現在回去看上世紀二次世界大戰,同盟國的民主和希特勒的法西斯主義,不過就是不同的主義而已,或許,「全球化」也是一種主義,人類並非一定得自然這麼演進不可,它本身也是一種刻意宣揚的「主義」。我開始動搖了,或許,大家所信奉的主義,無論是什麼主義,在他們心中都是一種理所當然,才會這麼不合理的瘋狂的擁護它,你說是嗎?所以,與全球化的打對台的「隔離主義」,一定有人覺得那才是最自然的。你說,隔離起來是走倒退路,是要打仗的,怎麼可能是自然演進?但有人或許自然的認為,本來就該分成國家,讓各個國家競爭,各個種族競爭,排外,隔離,自己搞自己的,其實,才是最自然的不是嗎。這樣來看,隔離主義其實沒有這麼不合理,它就只是一個主義罷了。

而新型冠狀肺炎正在讓這種隔離主義,看起來愈來愈「自然」了,連我都開始覺得,以後,每一個國家自己封起來,經濟自己都自給自足,該有多「安全」呢!有多餘的,再去跟外國貿易,而不像現在,全球牽一髮動全身,一個感染者到處跑,沒跑到的地方也因為貨品或資金往來都受到牽連;一個美國不景氣,全球股市都要跌。現在各國已經學會「封國,封城」,多麼安全,多麼有效,以後「隔離」就和「安全」聯想在一起,而「全球化」就和「危險」聯想在一起。以前外國人或四處旅遊者是叫人羨慕的,現在外國人及四處旅遊者卻是叫人嫌惡的……以上令人傷心的發展,因為COVID-19,高效率的在2020年的第一季全部發展完成(今天是第一季最後一天)。

這樣子想,就和昨天與同學的媽媽講開了一樣,我就不會變得這麼極端了。我觀察自己,男子到了中年,好像都變得特別極端,為什麼呢?一方面是自己的信心越來越大,記憶力又年久失修,原本還有意識是自己的成見和偏見,現在都變成了理所當然的硬道理,然後就生氣周圍的人不聽他講,莫名其妙去擁護他認為的歪理,更令他無法接受,於是天天都生氣;這時候,一抓到機會和別人講話、而別人願聆聽,中年男子就會一直講一直講的停不下來……我要注意這件事,但我真的能注意嗎?。

3月12日開始每天寫文章,已寫半個月,這系列文章的表現真的不太好,已盡力,但成長非常慢,你笑,我每天一直按一直按、一直看最新數字,但是數字就不好,再怎麼看,它還是停在那邊,不好就是不好。我決定轉方向,可是以我這種一次寫五篇存糧稿量的,每次轉身,都是五天後才會看到。沒關係,我已打定主意蹲著慢慢寫。也夠專業的寫,塞上所有時間完成了該寫的幾篇文,也讓你招待,吃了早餐,吃了午餐,我一吃完你就說,回去書桌,回去書桌,你幫我做完廚事,最後你再多給我半小時,我也順利地把握時間多找了兩篇研究。

把握時間,下午和你出來走一走,步行到區公所辦一些文件──為孩子重新申請護照的文件真麻煩,我們就一樣一樣的慢慢辦,然後你說,要走到河的北邊,當作運動,好的,我就慢慢的慢慢的,上樓梯,上了橋,跨過了基隆河;過橋總是累,但這個畫面就送給所有願意雙腳走過去的人,看,順著河流往下游看,跟著河的弧度看,就算是陰天,仍得到了城市生活唯一的開闊;開闊,就是美,忍不住仍想起幾年前那架可憐的金門飛機也是這樣子的飛過這裡,從環東高架削過,往基隆河落下,那個最後的轉彎,機長上方看到的大概也是這條河的這個風景;他不知道他在犧牲自己之前,已經成功的盡量救了最多人,也保護了南港這塊地方。

過了橋,已不是南港,是另一個老地方,有它自己的歷史,這一直是個辛苦的社區,物價就便宜很多;我們買到了僅僅10元的紅豆餅,多久沒有這樣的東西了?看到了肥大的老鼠,大剌剌趴在水溝蓋上,轉眼就不見了。圖書館裡一位大叔,桌上放兩罐喝空的「咖啡廣場」塑膠瓶,懶洋洋半躺著看YouTube影片,打算坐一整天,然後看累了,拔下耳機,出去抽根煙;這裡的有機超市是我們的最愛,聽說是全台灣第一間門市,位在不起眼的巷內、菜市場口,隔壁就是教室、托兒所,還有賣黑糖饅頭的,妹妹剛好想吃,我就多買一個。我們又買一大袋生鮮,臨時決定今天要煮飯給孩子吃。我們自己享用一袋炸物,炸後有塗醬,上計程車,你幫我籤了一塊,遞給我,再從我手上拿走已經吃掉的空竹籤,等一下再籤一塊來和我吃完的空竹籤交換,一口一口接力吃,司機說,你們一上車就一直吃,好像好好吃喔。

下午真的累了,你告訴我只剩5分鐘要接妹妹,我自己多加2分鐘,總共7分鐘開始在懶骨頭上午睡,花了1分鐘準備入睡,居然真的迷迷糊糊的睡了,鬧鐘響的時候我覺得有點快,問你?真的時間到了?你點點頭,苦笑著,是的。當個全職的家長,睡飽就是一種奢侈。走吧。接到妹妹,我馬上回了訊息給那兩個搶她麵包的雙胞胎同學的媽媽:「Hello媽媽,謝謝您開明的處理,有的,今天很不一樣,我家女兒很開心說早上你們家女兒就和她分享了好吃的饅頭,然後她下午拿出吐司,也為了感謝早上而分享了兩口給你們家女兒吃。聽她的形容我覺得蠻溫暖的。」

回來,送妹妹到你那邊上每週英文家教,我自己回家裡煮菜,我特別注意看過,是5點開始煮的,希望2小時內弄完,但後來還是弄了長達3個半小時,到8點半才全部洗完整理完將廚房恢復原狀。今天煮得很成功,我弄了炒烏龍麵、櫻花蝦高麗菜、花椒乾炒豆干香菇、乾煎杏鮑菇……是從你那邊得到的靈感。這次煮菜我又懂了幾樣事情了:第一,我對下廚沒天份,老是記不得順序,食譜看好幾次仍搞不清楚到底要加什麼,今天兩道菜一道忘了加蔥,一道忘了加醬油,我應該「算了」,以後記重點就好,反正每個師傅的食譜都不一樣,前後都不一樣,我要順著我的專長。第二,該加重味道就加重,不用怕,今天放鹽放得很豪邁,然後再回來看看味道怎麼樣,後來發現不錯,因為做菜就好像寫文章,加強語氣,大家才了解你想給哪個方向的口味。第三,放鬆心情,依我剛剛那些大刀闊斧的方法,不用扭扭捏捏的。所以今天最成功的烏龍麵,我其實分成三階段炒,先炒了臨時從家樂福外送來的豬肉條(給孩子吃),再炒胡蘿蔔和菇類(油放多),再加入調好的高湯醬料,再下了煮好的烏龍麵;我開始可以體會為什麼那些食譜的「重點」向來不在多少量,而是加了什麼。

總之,今晚將時間都給了兒女、為他們煮飯,他們說很好吃,妹妹已在你那邊吃半飽,仍吃了半碗麵,哥哥更整碗吃光光「兩次」,一直說好好吃。是的,我完成任務了,但我才發現,明早要和爸媽搬家到淡水,這麼大的事,我卻忘記要先寫好文章。如果明天是要去越南玩,我肯定先寫了,為何我就是這麼不在意?惱恨自己。

今天結論,雖然時間都塞滿了到極限,但,事情都有做完,且都做得很好,雖然文章沒有依預期成效,但我鼓勵自己一定愈做愈好的。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