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晨醒來上廁所心臟又不舒服,這次可怕的是我躺回去後就忘記此事了,那個不舒服就那樣因為睡著而不見了,那,是不是我的生命也可能因為睡著而不見了?常聽人說「某某人在睡夢中心肌梗塞去世」,我懷疑他們都不是真的在睡夢中過世的。他們應該曾在那個早晨醒來過,但家人不知道;他們不舒服,卻因為昏沉睏著想睡,若去拿藥、叫家人,搞得沸沸揚揚就沒得睡了,所以他們自己決定再度睡了回去,以致錯過黃金救援(自救與他救)時機,就在那些不清不楚的早晨,天涼涼的,把自己的生命睡掉了。

這是自己的命、自己的身體,去了醫院只會聽見兩種話,一種是叫我別擔心,已經照了600切的斷層掃描,鈣化指數0、心臟只有一條血管塞25%,根本就沒事。一種是去進行劉真那個「心導管」來看清楚一點,而心導管有致死率,1%,一間醫院聽說每年都有幾個人因心導管而死,劉真也是。我這個並不是手術,只是檢查而已,萬一不幸中獎對我人生就是100% loss而不是1%。上次心臟不舒服去急診驗出來的CKMB和Triponin皆正常,意思是並未發生過心肌梗塞,綜合以上,加上COVID-19疫情,我短期內應該都不會回醫院複檢。這是對的決定嗎?是嗎?

又是周末了。周末可以靠岸,稍微喘息。時間過很快,我的mr6.com,前陣子還在考慮用哪一個網域、怎麼寫,現在寫了兩星期,已經習慣每天上一篇文章,往目標前進。這是我唯一會做的招,只要每天要做的事,我就一定蒙著頭做下去,做下去則之前的躊躇一掃而空,清清淨淨的確認了就是這條路無誤。早上幫兩個小朋友準備了一模一樣的早餐,他們喜歡吃小七的麻婆豆腐飯,有花椒在上面,我特地幫他們加了「蛋白」,再給他們倆一人一瓶桂格堅果燕麥,哥哥全吃光,妹妹仍挑食;哥哥都吃光了她還在算她的麻婆豆腐飯上面的豆腐總共有30塊,叫我算算看,我算起來才27塊;然後旁邊擺的是長得很像豆腐的蛋白,開始和我討論蛋白是怎麼做出來的?聊了半天,妹妹又什麼都沒吃,我只好將她早餐完整的送進大垃圾袋,然後再吸塵一次地板,等日文家教來上第二堂課,教五十音的第六到第十音;此時外面雷雨加強到最狂暴,你寫訊來說那個雨水「是用倒的」,還好,日文老師依約騎機車順利抵達我們家地下室,

英雄爸爸事業,我還是會做,但由於新冠肺炎,我暫時趕快去忙這個歷史大事所隱含的機會,所有HERO PAPA的東西暫停在原處,但我的腦子還在轉動──今天突然有個領悟,不知道哪裡來的,終於了解為何男人不喜歡和其他朋友談自己離婚或婚姻出問題之事,而女性卻很願意出去分享,其實,男性女性在behaviour的差異都是父權社會的遺毒。怎麼說呢?男人覺得,婚姻這種事應該在他的管理控制之下的,當它出了錯,錯不在對方,而在自己做不好;當他和別人說他婚姻有問題,卻說是別人的問題,這讓他自己都覺得彆扭,好像一艘船的船長突然跑去和別人說他的船因為船員而失去控制,明明在船長室開船的還是他呀(他認為)。而女性,即便已完全獨立且比她男伴更有能力,潛意識裡仍覺得她是應該「配合」對方的,也因此她有很充份的理由去和大家宣說對方的問題,而大家也不會覺得奇怪,只會更同理女性怎麼「跟了」(雖然不應用此字)這麼一個爛男人──以上這些全都是父權時代的遺毒,而包括我也在它之下。因為這些遺毒仍在,就像在空氣無所不在,我更加深了決心,不要陷入那樣的關係裡面。

新型冠狀肺炎病毒,昨天美國正式超越中國大陸變成總感染數最多之國,因為它人口最多,本來就應該個案最多,但現在就造成一個問題(雖然目前並沒有太多人提此事、沒有任何跡象),那就是,這個最大受害者(美國)有「理由」去領導世界做出任何對冠狀病毒的後續「報復」行動,但,要對誰報復?病毒不是國家,沒有文明,沒有軍隊,沒有錢,沒有政治利用價值,這時候,最怕的就是美國向中國「索賠」,那會引發很恐怖的後續效應。德國在二戰前之所以支持希特勒,就是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各國向德國索賠1000多億馬克且要在66年內賠完,造成希特勒上台引發二戰,然後希臘還在去年要向德國索賠二戰損失3000億歐元!前天美國傳出突然出現一日來領失業金人數打破單日歷史紀錄,實際失業人口可能更多,這肯定是在暗示滔天黑潮正在攪滾中,只是沒報出來而已;而失業之後,收入來源頓失,這些人最容易被政客所煽動,去從事一些激進的、報復的。我不知道為什麼過去一個禮拜我停在那裡不動,其實我早就極度看壞,早就應該買「黃金」,下個星期應該趕快處理。應該趕快處理。

看到Medium有一篇轉載Amazon的貨倉員工的話,這幾天都在傳這類的文章,她說,一半的人都沒來工作,有的可能染冠了,她有一位單親媽媽同事也因為怕被隔離無法照顧baby所以不敢來上班了。那麼,還繼續來上班的人是誰?她說,很有可能都是染冠卻因為必須賺錢而勉強過來的,所以她處在非常危險的工作環境中,每一樣貨品都被1000隻流汗的手摸過。但她不知該怎麼辦。她想在家,但她就會失去工作;她繼續工作,就有可能染冠──我想,有很多人是不具備在家工作的技能的,但這位,至少她還可以在倉庫工作,那,那些大量的失業人口,代表什麼商機呢?或許根本就沒有商機,現在,大家都即將慘跌了。我真的要準備好世界大蕭條且進入幾十年的戰爭的準備,直到我老了可能都還繼續在戰爭中──的準備。那要怎麼準備?

一直到了下午,我才覺得我終於的、終於的「睡飽了」。那感覺像是一個星期以來第一次睡飽,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你說大概有一個半小時,睡起來手無力,心神清晰得沒有一點雜質,你說要點一個炸的來放肆一下,才跟我說就已經點好了,我笑著,走到冰箱就拿了一罐我戒了兩天的可樂,瞬間喝掉半罐──睡前我又看了Netflix的二戰全彩紀錄片,嘩,人生有可能變成那樣慘,那我們還在這邊「撐」著什麼呢。當然這些消極很快就過去,我又開始用全新開封的腦袋咕滋咕滋的思考了──在我人生的這一天,我43歲,遇見了此生應該很難得一見的新型冠狀病毒,我爺爺奶奶是民國七年或八年之前出生,經歷過二次世界大戰,但88歲才去世的奶奶就沒有經歷到COVID-19。我爸爸媽媽則在戰後一兩年出生,標準的baby boomer,但他們現在近70歲就碰上了COVID-19。換句話說,只要生日是在19世紀中之後、20世紀、21世紀,都會碰上人類最大的浩劫,不是世界大戰,就是COVID-19,或兩者皆有。而我家的孩子,十幾歲經歷了COVID-19,到了他們七、八十歲之前,是否又會經歷另一場世界大戰呢?

在我人生的這一天,我感覺如何?相信很多人看到病毒曲線往上猛攀,會哭著「人生怎麼突然變成這樣?」為何原本好好的世界、可以活得安全又長久的人生,出門有安全的車,出國有安全的飛機,生病有各種醫療可救命,健身吃素風潮下已經比以前都健康,卻在2020年初莫名其妙的碰上COVID-19而可能面臨在最近會死掉的可能性?還好,我有寫日記的習慣,彷彿已經準備著這一天很久。我雖然擔憂且沮喪,但因為長期的「準備」而到今天似乎沒有這麼的沉痛,所以我才更應該趁此時好好的思考現在應該做什麼,我相信時局再變得更慘,大家更慌、更沮、更哭,我更相對穩定,那我應該做什麼?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