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一個白領工作者是否擁有「專業能力」,已經過時,總覺得,現在更需要的是一種「智慧」,擁有此智慧,比擁有專業能力還更可以切入任何行業,坐得穩穩的;以前看起來叫「通才」,好像去哪裡都沒有特別有影響力,但,現代就是欠缺這種廣知一切者,洞悉這間公司所需要的,一個人獨力解決問題。可以說是顧問,卻有執行者的雙手,還有年輕人的犀利。

今早有點誇張,叫兒子起床,短短半小時已用掉一天三分之二精力,一次就把我三天腎上腺素的儲備全部用光,早上6:00叫了兒子第一聲後我已陷在廚房,廚房烤了麵包加了果醬還弄了妹妹的點心,兒子還在床上,一個聲音也沒,鬧鐘至少響了10幾種不同的聲音給他,我氣急敗壞地叫,聲嘶力竭地叫,叫到氣喘吁吁,叫到心跳飆速,他還是迷迷糊糊的聲音咕噥了一句「再一分鐘」。再叫一次,他說現在才15分;我回到廚房,他總算起來,怪我沒有及時把東西放到餐桌上,以後他不必這麼「早」起來。然後我說下次就放他去遲到,他嗆沒在怕的,然後我想想的確他是對的,他真的會直接遲到且習慣了遲到。於是我堂堂一個大人,只能再次心狹情窄、無路可走;他再怪我沒有提醒他加值,怪我沒有拿口罩給他,終於出門後,掉滿地的水彩,手機忘了帶,我卻笑出來了──唉,這就是孩子。

沒問題的,我繼續用愛灌溉,啟動他的自愛。但我身體不好,每天早上睡不飽情況下還這樣叫叫叫的肯定會積勞成疾,這是下一個很嚴峻的,不要每次過了早上30分鐘送出門了我笑了一下就忘記。記得。記得。

今天上的文章,又寫入了職場的領域,還是「沒中」。目前出的九篇,只有中間兩篇「中」,都不是觀點型的,而是知識型的,意思是說我從前的觀點式寫作已失去功效,如果有效,觀點式文章應該要超過知識型的,引爆社群轉寄;現在既然失效,我就只能用知識型的了。不行,我還得繼續摸索。到底是什麼變了呢?有可能是最近幾年,民心、人心已經不一樣,對職場的看法和幾年前我當老闆的時候已然不一樣,我沒有揣摩到位,加上新型冠狀病毒以及最近的政治態勢也都轉變甚劇,太久沒看電視的我,抓不到感覺,而我的一群讀者,反而因為經常看電視、PTT而轉得特別的快。一快,一慢,我和他們的距離愈來愈遠了。

中午帶妹妹出來,她想買一點文具,我先為她準備好護目鏡,來購物中心Citylink,拍了八、九張英文看板,交給你來教她;妹妹這邊有三家「愛店」,再加上21世紀烤雞總共四家。我們坐在烤雞的露天座,算是安全的座位,上班族因為陷在男女同事群群哈哈哈當中,口罩都沒在臉上。因為心臟病改吃素,只能吃沙拉和幾根薯條,但看到妹妹竟幾乎吃掉半隻雞,欣慰了。我們到了無印良品,再到Miniso,再到大創,妹妹買東西,總是要考慮得好細好細,看到她在貨架前面站著看好久,好不容易拿起了商品,和我解釋了老半天說這個商品有多好,講完後,想了一想,還是把它放了回去。這動作重複了十幾次,我很有耐心的等在旁邊,一語不發的看著她,有時候看她的眼睛,正靜靜的看著貨架,不禁又笑了出來。這個時間,前妻可以自由,玩自己的,享受人生,我卻卡在這,陪在處女座龜毛的小妹妹身邊,哎,是多麼美好,多麼美好呀!

回到家,我已經美好到累到癱瘓,妹妹本來也喊睏,我反而比她先睏倒,不支倒桌,趴在桌上睡了,睡了好久好久,妹妹竟然不睡,一直在整理書桌。我猜是因為你幫哥哥把書桌整理得太乾淨,我們不敢動妹妹的,上次動了,她找不到東西大生氣。

送走妹妹去補習,回到工作室,今天有個有趣的起頭,我們開始討論訂閱制,為朋友量身訂製,幫助他賺外快。那,訂閱制到底如何運用到每個人身上呢?我們討論的這個,是親子之中比較不受大家注意的某個領域,它也可以形成一套成功的訂閱制嗎?講一講,我整個人熱起來了,是的,可以的,而且,這樣的訂閱,對所有家有孩子的父母來說,很合理,很簡單,沒壓力,而且令人期待,一個月只要付一點錢,可以得到源源不絕的。訂閱制最美的並不是當作分期付款,而是原本必須一次付一大筆的被拆成碎碎細細幾乎不像有威脅性的收費模式,於是,原本一個競爭激烈的領域,居然就可以用這麼小的「子彈」就淵遠流長了,然後,這樣子的開始,本身也是幫這個主角打廣告,那個小領域只是下手處,之後這樣一路可以佔領整個親子領域。

我就是需要動動這張「嘴巴」來幫忙自己「思考」,只要讓我有機會討論,動嘴巴,腦子就會動,動得非常快。這時候我們剛剛按下外送APP的點餐鍵,正在等餐。我們常開玩笑,叫了外送,在它來之前,我們可以完成什麼呢?這時候心情是最好的,等一下就有好吃的可以吃,七道菜還有你鮮炒的蝦子與豆豆───原來,從叫了餐到送來之間的短短20分鐘,我們竟然可以想到了一個這麼巨大的商業模式!

不過今天在家裡工作上又出了一些狀況,和昨天一樣,我太注重享受(昨天跑出去吃吃走走,今晚則點了外送七道菜大吃一頓)而等到晚上才發現漏準備一篇,今天只能放空,明早太多事了,得投注在明天要上的文章。這是多難keep up的事情,但我愈覺得難,這就愈是門檻;大家都做不到,而我最後仍總是會準時做完的。

妹妹的科展據說是全五年級唯一的優勝,等於是全五年級第一名的意思。科展竟有這麼好的成果,我也嚇一跳,妹妹則早就聽我這套多次,很理所當然的說,當然了,因為我們這個「可以吃的洗碗精」可能是全世界第一個,全世界第一個竟然出現在東亞小島的盆地城市的東側山腳下的一邊小小的學校。我也告訴妹妹,我們就是因為「發明了新東西」才有如此好的成就,現在我們可能被大家都注意到了,想得獎的那些家長們一定都在好奇妹妹的科展到底是什麼、怎能如此優秀。我要趁這個機會更好好鼓勵妹妹與哥哥,於是我又寫了幾張毛筆字,貼起來給他們看:「我們家盛產發明家」、「所有的訓練,都是為了為人間帶來從來沒看過的新作品、新發明」、「真正的學霸,外面的人不會稱他學霸,而稱他為努力的怪咖」。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