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狀肺炎,原本以為中國大陸做得不怎樣,一定會被西方世界笑或被西方世界罵;一直以為歐美人士夠理性,家族之間沒這麼緊密,大家有公德心有愛心,房子又大又有院子,怎麼看都比東方的條件優秀多了,萬萬沒想到病毒到了那邊如入無人之境,這一次,西方國家真的讓東方國家大大的失望了。我想,西方人其實仍是非常理性的,不過他們的理性是建立在個人主義的自私上,再加上過度的信賴,就引發恐怖的連鎖效應──也就是說,得病的人自私,沒得病的人又過度的信賴他人,一個非常有感染力的病毒就非常容易搭上去四處亂竄。

截至今天義大利已死了6000多人,後起的西班牙也死了3000人,更可怕的數字是:目前全球每天死亡人數已經接近「每天死2000人」,也就是每天發生一次911恐攻事件。

病毒對目前還沒太大事情的台灣來說也有一個不太好的副作用,這現象我剛回台灣就有觀察到,開始有人說「再也沒辦法住到世界其他地方,因為沒辦法接受樓下沒有7-11超商」,而經過這次疫情,大家更說住在台灣真好。Well,這就表示我更難說服我的孩子往全世界走、建立世界觀,這是一個愈來愈享受關起門來自己玩的,薪水不高,商業淺碟,而我現在還沒退休,仍需要和我的孩子一起往全球思維。對於全球思維者來說,2020年真的是太多太多壞消息了,沒得到肺炎,先被時局給氣炸,還好我家沒有電視、不需要聽新聞主播那尖銳的播報聲24-7,現在唯一刺激我的只剩下偶爾你與我報的新聞,或不小心看到LINE群組一些過激言論,不過我又想,這是時局的趨勢,世界的走向本來就是所有人類的共業,我一個人就像飄在海上一顆綠藻,好像不必去在乎載著我的海水是鹹還是甜,只求能繼續活著,繼續有海水載著。

早上11點,完成兩篇文章,我和你說,我們還是出去走走吧!你歡呼,我也是,如果可以在疫情最威脅的時候,都可以找出一種方法,出去走一走,安全的,那就可以讓自己保持活絡,身體和心靈。現在工作就是在家寫作,腦子是原料,眼睛與手指是生產線,只要腦子活絡,什麼好產品都可以製作出來。所以我們走出來了,天氣陰,雲很高,光線清楚,一口氣走過兩間學校,還有一棟興建中的工地,這是孩子兒時牽他們上學每天必經的空地,空好久了,地主招賣名字掛好久了,沒想到一陣子沒注意,已蓋出了一片兩層樓的混泥土建物,面積頗大,照片顯示這居然是一間幼兒園?現在看到都會聯想,萬一經濟不景氣怎辦?這一大棟,真會有人花錢來上課嗎。不景氣,什麼都變得悲觀了。

謝謝你陪我走過來,先來辦事,沉悶且無聊,我躲在大大的護目鏡和口罩後面,去公務機關,聽鴨子一樣嗓音的先生呼來喚去,他的工作就是每天處理這些表格一百次,太熟了,我派我的手出來應付,自己躲在口罩後面放空休息,所以很慢很慢,這位先生就更不耐煩了。後來的郵局也是一樣,我想大家一天下來被臉上的口罩悶這麼久,呼吸難免影響,不耐煩都是正常。你看到對面有一攤我們最近心心念念的炸臭豆腐,座位沿著人行道,坐滿剛剛中午放飯的上班族,我們防疫,外帶這些小吃,過馬路到對面小公園,一座木造涼亭,確保這裡空氣流通,才拔下口罩,大吃一頓。你認證,這臭豆腐是標準的小吃攤臭豆腐,那個辣椒醬和泡菜都是恰如其分,非常標準好吃,滷味也繼續的好,你最愛的肉圓也搞定,穿過南港車站,我介紹給你看,那是先前曾坐三天寫完整部康林長篇小說的星巴克。剛好星巴克旁邊角落貼了一張新的時光迴廊,看到南港舊照片,很難想像當年的南港站曾像現今鄉下、「南港」二個藍色大字印在白色壓克力燈箱、月台還是室外的。現在南港車站如此宏偉,老遠就看得到兩棟高聳入雲的辦公樓,我家兩個孩子都在這裡Citylink留下第一次和同學逛街的回憶,還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我們穿過車站,從後門出去,沿著後山的山腳脊,走往我們目的地。這地方叫「新南綠地」,它是一個山坡,上有草地,還有一棵姿態頗為婀娜的桂花樹,我們特地過馬路去看,因為在上面那山坡的草地上,好像有個深褐色袈裟男子,鋪上一片純白的毯,頭上花瓣碎落,蝴蝶飛在他身旁,只見他虔敬的面對樹幹低頭默禱,好像一幅超美的畫面,不過,我們靠近一看才發現,他好像在看報紙哈。再靠近一點,那人轉過頭,對我們旁邊的空氣咿咿呀呀說著什麼話,眼神渙散,停不下來,我意識到他可能是神經不正常的人,趕緊走開了。

這一段真的是此城市最後尚未開發的寶地,被一大段的工地圍牆圍住,牆上的合成照都非常的吸引人,比方說這一段將蓋出一片非常廣大的社會住宅,對面就是流行音樂中心,再走一段,就是現在COVID-19疫情中最「流行」的衛生福利部,大家會認為它建在這麼一個奇怪的山腳下,可是我們今天還要再更走進去一點,往那座知名的南港公園去,它的入口,有一座三個大門的中式牌樓,上面寫著大大的南港公園四字,此牌樓從外面看來很唐突,怎麼一個古老的東西建在一個新開發的公園前面,一走進裡頭,經過了水塘,經過大草坪,經過湖邊寫生,再從那邊往回看,又會覺得這牌樓建得真好,它前面腳下是整個一大片漂亮的水塘,有水有草還有樹木,求偶中的鴿子、白色的水鴨還有更純白的長頸長腿的鷺鷥,通通都在我們眼睛前。

最後一站是倉庫,倉庫在你整理之後已經整齊到沒話說,每個紙箱上寫得清清楚楚裡面裝的是什麼,突然間我實在太驕傲了。而你要來倉庫,竟是希望繼續幫我處理完不要的商業書,整理出20本,然後用手機在二手書店一一輸入ISBN編號,再將它們全部裝進一只紙箱綑好包好,送去郵局。唯一可惜是郵局的服務人員不耐煩(但要謝謝她幫我們綑好紙箱),我們又是躲在口罩後面,用「慢」來消化她的「煩」。

後面還有一站:松山車站。這是你第一次或第二次來這,但這地方好像又變得不一樣了,餐館幾乎沒人,小攤位也沒人在逛,於是我們可以很快的買到我們渴望的小點心,一條芋頭蛋糕,兩杯飲料,孩子們明天的早餐bagel,拿著好幾袋往東邊回家去,再帶妹妹來工作室給你上英文課(還吃了你特別幫她弄的豐盛的韓式炒飯和醬燒玉米蛋餅)。妹妹今天得知科展得了優勝,全班最佳,很愉快,最近英文課她也變得更認真,希望你能把她教到英文超強。她好像放了很大希望,認為和你可以很快的學到完美,講到這裡我就傷心,我知道此時學英文已來不太及,但我仍藉好多好多的「長大故事」給妹妹最高的希望,有天自己可以變成ABC級的英文,在國外通行無阻,做學問,和全球交流。從前我父母給我的支持是直接的「你是很厲害的人」,到了我,就是得用這麼巧妙方式來讓她知道自己的獨特,進而努力削尖琢磨自己。

晚上上課,學到,懺悔是一個很重要的方法,真正的懺悔,是很丟臉、很痛苦的,這樣才有用,就能將對與錯看得清清楚楚,沒有對與錯模糊的。我有沒有學會懺悔呢?

先寫出去,自然就會收到更多資訊,讓我這個作者可以撥雲見日。今天繼續昨天的理路寫文章,結果,有個留言者說:「我喜歡這個故事,每個人都想著如何在天空飛,卻沒人想著如何腳踏實地。」是的,腳踏實地就是我所信奉的。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