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西海岸露天咖啡那個VIP座位叫人難忘,它比其他座位再高了五個台階,上面有燈籠和晒魚網,30度的氣溫,如果不在海邊,如果不是有這一層厚厚的霧(可能是空污的霧霾),陽光也不會這麼的親切,高掛在天,卻把海水染成和夕陽快結束一樣的淡淡的橘,時間仍非常的早,其他地方的光線像中午的亮度,太陽卻已經長得像夕陽,如此沉靜的一片海,沒什麼浪,粼粼波光分成兩種色,被陽光照到的是淺黃橘色,沒被照到的是淺灰藍色。在那顆微微暮暮的陽光下,我看著你;從你的身上,看到好多好多;你可能覺得自己不完美,但你的幽默、你的理解甚至,你的手指…都是如此不可思議的像白玉鐲那樣一點瑕疵都沒有的完美,任何拿出去都是嚇死人的,但是,很多有形或無形的事物阻擋了你,讓我才可以等到這一切的美並在這個下午,享受著它們。

喝一口飲料我們立刻就戴起口罩,直到喝到下一口再掀開口罩,即便在海風吹撫的空曠處,我們仍不掉輕心;我都抱著「下次說不定就禁足、無法出門了」,慢慢的等夕陽,慢慢的等,結果它總是比想像的還快,很快的我們就等到了5:30 ,你看著APP說再過半小時6:05就夕陽下山,沒想到,到了5:45,太陽就消失不見了!原來是霧霾太重,太陽很快就降到霧霾之後,瞬間提早天黑,終止了海邊情歌,氣氛不一樣了;從VIP座高高在上往下看,遊客不見了,剩下一桌是老闆全家人和兩隻狗,男男女女大人小孩自在的散坐,他們的家就在這,沒地方去了,夾在中間,這條跑滿砂石車的產業道路,漲潮的海水拍打著石頭,他們痛快地喝酒吃肉、聊不完的話,我和你則被一大群黑色小海蠅纏著,提醒我們該走了。

路上,你播給我更多的懷舊歌曲,沒想到這些90年代、2000年代初的歌曲,可以讓我突然覺得這條路像是美國的101或280高速公路。更期待的是回家,一整週都盼的「電影時間」,用投影機,在臥室床前打出了一塊比所有電視都大的屏幕,你讓我看了《The Inventor》,HBO紀錄片,當年19歲的Elizabeth Holme,史丹佛輟學生,如何靠謊言募得Theranos,怎麼燒了九億美元,看完後我只有一半認同導演想要將觀眾導往的方向,可想而見,華爾街日報、Fortune記者背後的動機不只在踢爆顯然大大犯錯的Theranos,而是要抨擊所有的「獨角獸」,不經上市公司規範,獨擁巨大資金關門做事,很多舞弊的風險。但我看到的,卻是一種「這就是矽谷」──很多時候,這樣的資金運作還真的能夠「喊水會結凍」,喊出夢想一定會實現。而經過他們對那位「騙子」的手法之拆解,我終於看到為什麼那些了不起的夢想可以實現,也看到如何一般平凡的只要有點動機的人就可以操作之。Elizabeth有著金髮女孩的天賦,收服了那些有權有勢的老男人進入她的董事會背書,但是背後那個巴基斯坦印裔的Sunny,大她三十歲,從她還沒創辦公司就是她的秘密男友,可能或許才是背後的罪魁禍首,因為,這個一心想當偉人的女生,不太可能傻到去闖這麼大的風險,且顯然過程中也沒有賺到任何錢,而那個秘密男朋友搞不好中間時候就已經賺到一大筆,最後Theranos倒了,他還讓Elizabeth扛全部,和她分手,全身而退,沒有成為大家的箭靶。那傢伙或許才是高手中的高手、最會操作矽谷的人。

總之,有人幸災樂禍認為這是一部「揭穿矽谷真相」,但我卻覺得是矽谷的悲劇,看完以後其實蠻難過的。矽谷的夢想共築,會是我一生想要努力護衛的價值,西元2000年網路泡沫破滅後,那種責任感又跑出來了,原來我一直是這樣子的。那我從此片又學到什麼?無論怎麼樣,夢想都要喊得非常明確、簡單,尤其是誠實的好夢,怎麼可以喊得比假的還要假、還要複雜呢?如果是真實誠正的夢想,就直直白白的說吧!

中午,在同樣的投影屏幕,再看了一部你推薦的紀錄片,2012年奧斯卡紀錄片大獎的「Searching for Sugar Man」,這是在講一個70年代出了兩張自己作詞作曲的專輯卻完全沒紅的Sixto Rodriguez的故事,後來他的歌卻意外於四千萬人口的南非爆紅,紅了二十五年之久,當地人卻遙傳這個歌手早就在舞台上自殺了,直到90年代真的有個鐵粉開始尋找他,竟在美國底特律找到了當時還在工地做工的本尊,並邀請他來南非開演唱會。看到那些爆滿會場的粉絲不可置信的高聲叫喊,每個觀眾應該都落淚了,而Rodriguez本人站上那個千萬人吼叫的舞台,佝僂的身影,平靜的神情,好像他一生一直等待這一刻……紀錄片旁白更教人感動不止,努力留下作品,總有一天會等到舞台。我想你可能故意要介紹這片給我,要我在多麼沉蕪的世界都繼續的寫作,因為每個人終究會等到那一天、那個舞台的。這電影另個要點是Rodriguez有三個愛他的女兒,女兒也跟著他巡演全世界,女兒說,從小雖然爸爸必須搬家27次,房屋都很破,但帶著她們去參觀美術館、博物館,從來沒少過,好像爸爸一直想讓她們體驗知識份子的生活與思維。

下午我們再出去走走,回到三重老家,然後,又再次往西海岸了。到了八里,車子攀上隨便一條高架,就看到了海;海總是比山美的,我想。但這個八里沒有地方讓我們停車,繞一圈又順著關渡大橋往回程方向,回到你工作的地方,因為最近老闆震撼彈,這裡即將拆除,怕明天就沒了,要你再來看一次最後的美好;這裡從零開始,現在玻璃木屋辦公室,還有生態池、草地,理念都做完了,沒想到卻得這樣一個熄燈結束。今天氣氛說輕鬆也不對,主管不見了,員工還在,聽不見的聲音,是最傷心的聲音。

你想去貴子坑走走,這在旁邊的北投山上,從溫泉旅館那條路旁邊一條小巷,車子一鑽入就直直的頭也不回的直奔山上了,做了幾個大彎,每一拐馬上爬升到更高,不像台灣的山路永遠可以上山之後下山,這條路怎麼愈爬愈高卻走愈窄,到了最高處,沒路了……路旁停了幾輛雙B名車,停在一座小菜園旁,幾位車主正在這間沒有門牌的鐵皮屋裡歡聲喝茶。

來到士林夜市,下去向老朋友買滷味,我們還算守規矩,緊緊戴著口罩,買了就上車,可是滿街卻很多很多年輕人,一大團黑壓壓的過馬路,很多人仍不戴口罩的,其中也不知道有沒有混雜亞洲其他國家的觀光客。

此時你有一個合理的觀察,自從我暫停健身一週多,居然沒有喊過心臟痛,什麼意思?有可能先前真的是重量訓練壓迫到,也有可能是心跳只要不要超過一分鐘120下就不易在平日感覺到窘迫,當然,亦有可能是氣溫回暖,今晚第一天為孩子們開了輕度的冷氣。可是我不能不健身,最近只是因為寫作忙碌,疫情讓我不敢上健身房,怎麼辦?晚上,你說你要去追劇了,而我則要回到孩子的奔忙、一點沒得閑的生活,我覺得這個週末過得還不夠,思考不夠,怎麼辦。

剛剛哥哥問我和你周末都在做什麼,我就把Searching for Sugar Man和The Inventor兩部紀錄片說明給他聽,還給他看了那兩部紀錄片的預告片,他聽得津津有味。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