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皮向下垂著,黯淡著,走著這一段明明正是妖豔大晴的小路,只因為剛在校門口,那個打扮妖艷又開著名車的貴婦,果然又只和妹妹道早安,視我像空氣,這種路,很容易就越走越黯淡,我只能用眼睛餘光去看前面是不是有認識的人,嗯,都沒有,和這些大人和小孩一個一個的擦身過,我往前踩掉一塊一塊的石板,自己覺得自己已到下一階段,離婚後獨力照顧兩個孩子的單親爸爸,我其實很有希望,後面應該還有更高的在等著我;我和眼前那些穿著高中校服的年輕女孩一樣,我的未來,因為我的安排,還有更高的在後面──徐徐如細水的為自己注入以上一段鼓勵,我抵達了家。

早上你幫我弄早餐,沒有蛋餅皮的蛋餅,好厲害。你為我打了兩顆蛋,你的三顆,各一條蛋餅,你又分我半條,等於我吃了一條半,吃完之後回去書桌繼續努力,11點多就完成了兩篇文。今天是週五,可以喘口氣,我已有下星期四篇「文章存糧」,這存糧可能還不夠好,畢竟已跑了一個星期又兩天,數字顯示,還不夠好,我已經有些調整的想法了;要調整的不只有文章,接下來我要進行整個我們的調整。今天是週五,比較有時間思考。另外我還想整理一下我的「視聽」,想將一些覺得不合理的、荒謬的,隔絕在外、不讓自己聽到,以維持高度專注。

現在這一批寫作,和我做了三年的爸爸事業有一處不太一樣,不只在於這次比較正面,而是它有「穩定的出招」,每天的寫作就是穩定出招,而爸爸事業則是出招不穩,不知道要做什麼;不知道要做什麼,就完全沒有機會。

中午,我們出來走走,你好高興喔,悶在家一久,憋得難過;我們開車出來,去哪裡都好,從東側切入市區,車子進入並經過了還沒擺出攤位的饒河街夜市,想找一攤炸臭豆腐買到車上解解饞,找不到;我們進入民生社區,記得我們剛認識第二次見面,我問你想住哪裡,你說「富錦街」,今天還是我們首次倆人到富錦街,沒找到好吃的,倒在延壽街找到一家我們沒想到的港式,有車位,停下,他們架了一塊木板,多擺了一桌露天座,我們就坐這桌,不能吃肉的我,只能捌開餛飩皮去夾出裡面兩隻小蝦吃,你也說這家不好吃,趁那囉唆的老闆娘沒注意,丟下吃不完的趕快溜了。走到巷口麵包店,忍不住買了一大片鳳梨餅,走不到100步就全吃下肚,然後到新中街,大多攤位沒開,只有一攤賣甜不辣的。有的攤位一坐下就知道很乾淨,年輕的老闆娘很注重這些,連甜不辣都在紙碗裡塞得整整齊齊滿滿的,醬汁也清清淨淨,她說生意大被影響,尤其白天人變得好少;我們回到麵包店買明天早餐,順著那音樂就開始跳起舞────這是一種很安心、而且有希望的。

一瓶可樂,我們兩人分著喝,慢慢地慢慢地走,這邊很多上班族,三三兩兩的走,大聲講話的就沒帶口罩,仔細聽他們聊天話題大概都是疫情,只有媽媽們現在還在講小孩的事。是的,小孩的事,再怎麼疫情嚴重,永遠都還是爸爸媽媽心中的中心;大人可以停班,但一定會想辦法讓孩子繼續上學的。到了超商,突然想起當時做7-11這個客戶,看他們回顧當年超商從無到後來分佈四處的強勢通路,心想,當年誰會知道未來的超商變「八爪章魚」?同樣的道理,現在也看不出來一個每天寫5000字文章的傢伙(我)怎麼可能變「八爪章魚」。但是他可以繼續的佔這個洞、繼續的挖下去;當別人在旁邊來來去去經過了連看都不看一眼、不屑一顧,最後卻挖出了石油直接載他噴到萬丈天高了。

週末來了,今天台灣新增近30例,但是大家應有覺悟了,然後我也挺準的,CNN報導「接下就看看川普怎麼和中國索賠」,印證一個月前我預言的美國不只罵病毒源頭中國,而且還會向它索賠;現在川普天天堅稱此病毒為「China virus」,因為和冠狀病毒一樣都是「C」開頭,非常好教、非常好記,可是這個China virus跟當年西班牙流感不一樣的原因,在於美國到處都是華人,至今大家皆仍稱自己為中國華人,川普這個是嚴重污名化,華人全都避不了,然後接下來,配合上來的是經濟上面的污名化,中國來的產品、中國來的品牌、中國來的資金、中國來的移民………通通變成病毒,這部分繼續想下去會讓人直噴冷汗,讓人生氣到了一種,被封了喉、噤了聲、完全不知該怎麼辦的境界。但是台灣這邊的人,卻沾沾自喜地認為哈,跟自己無關,中國被罵,台灣得利,事實上大家不知道自己的性命和財產都在走鋼索。

這種「人為」的(政治)危機,令我更覺得我該更激烈的確保自己的成功,所以我對公司做一點整理:今天我開口向我優秀的助理說再見了。這是一個非常非常痛苦的決定,對我來說,是切掉了公司「最後的光榮」,從此以後我變得一無所有。即便這樣子,我依然沒辦法走太遠。然後我也開始發現腦子有點失靈,我們家哥哥明明和我說星期五老師準時下課,但我在安排時間的時候卻一直記得他會晚點回來,當我打算和爸媽尋求支援載他,也無法「線性」的交辦,而想要所有資訊一把抓起來。也就是說我沒辦法一條線一條線的拆說;以前我可以專注一個點挖下去,現在只是更「貪心」的想要一把抓完滿天的星星,我研判應該是因為事情太多,壓力窘迫,慌忙漫天,經常悶著發怒,恐懼未知就把我拉下去滑鐵盧,以上全部揪在一起混合出來的結果,就是現在這一顆不太靈光的腦袋了。

是不是初老?老人都是這麼討厭的吧,老人越來越容易生氣,老人也越來越容易感到對世局、對人生、對周遭無力。生氣是因為,腦子已經不靈光,就一直一直的滿眼睛看到別人不照自己認為的合理去走,很是討厭,令人生氣,而別人對自己不合理,有時不過就是針對自己腦子已經不靈光所作的正常回應而已。我連哥哥這件事情都會忘,會不會表示我的文章也已經糊成像一團義大利麵泥?只剩一層薄薄的軀殼在偽裝完美的姿勢,裡頭卻進行著連主人都無法控制的糜爛當中?時間到了沒人來接的哥哥,也拒絕自己回家,希望我老遠的過去,我帶了一塊艋舺雞排,飆車去接了哥哥,車上讓他吃──只求今天趕快處理完,不去在乎了。

前幾天有點怪症狀,怕帶給大家麻煩,因此今晚和這群認識逾十年的創業家朋友,「隔空」吃飯。他們坐在福州菜餐廳,我則在工作室,總共1小時又17分鐘的視訊,最後我還入鏡一起「合照」一張。我從我們附近的「海角47號」點了五樣熱炒,和朋友們在鏡頭前面大吃一頓。我是不知道朋友覺得如何,我自己是覺得「很有FU」;熱騰騰的美食在嘴巴裡,還在呼滋呼滋的咬,香氣和煙霧從齒縫冒出,一邊嘴巴要講到最近的近況,感覺就和現場聊天差不多。每一個朋友都是創業型的,有人拿到資金看接下來怎麼達標,有人有新的項目要投資,有人準備向政府募款建立新平台,雖然講到疫情,大家都有點沉重,有人說美國失業率會飆升到20%(想像那可怕的社會動盪),但也有朋友最近放空,賺了一些。我也學到一點──這是我在給一個朋友建議時自己想到的。Groupon當初的業務要切入各餐廳其實很容易,因為大家都已經知道有一個叫做Groupon的網站可以幫餐廳一次賣幾萬張餐卷,缺點只有太多人湧向該餐廳(對餐廳來說當然不介意),那麼,其實對新創者來說,只需要買新聞一則,讓大家知道有這樣的一個爆紅奇景,然後業績就可以簡單進來了。我推自己的產品,應也如此。

那到底新冠疫情現在如何呢?有一個重要的指標──台灣今天有30例,打破當日成長紀錄,而香港同時也多了40幾例,同樣是打破當日成長紀錄,而這兩地都是因為從歐美各國旅行回來而傳染的──可見,海外已經非常非常的不安全,已經非常非常的廣了。而同時間,美國一天之內就成長了4000例,到了8000多例,而德國一天就成長了2000例,都是已經顯然失控,接下來一天成長2萬例、10萬例都可期待,而那時候,台灣又會變什麼樣子呢?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