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很抱歉,早期做社群行銷,我一直宣傳所謂的「病毒行銷」;我總是很興奮的說,在Facebook臉書時代,朋友都被打通了,謝謝臉書幫我們鋪好了朋友便道,行銷終於可以像病毒一樣,一個人「讚」一聲,就好像他「咳」了一聲,那個廣告就像病毒一樣的馬上傳染出去了,一傳百,百傳萬。我在演講台上至少一百次、兩百次的宣揚這樣的道理,用戲謔的口吻,因為,在21世紀哪有什麼病毒會失去控制呢?而這個「病毒行銷」也真的就像它的名字一樣,既恐怖又有效,幫我們取得很多不可能的案子,也真的給我們機會、預算去嘗試一些驚人的「梗」,製造「病毒」(其實是有趣的廣告素材,不是真的毒),用臉書傳出去。有的時候做得太成功,我們中央這邊可以看到每一秒都有十個、百個「中毒」,呈等比級數的往上快速爆增。

但今天,我們看到,新型冠狀病毒正在用同樣的方式肆虐人類。你給我看義大利的報導,標題「新冠逝者孤獨地死去,孤獨地被埋葬」,那是整個無奈,我不敢相信義大利突然已經死了2000多人,昨天一天就死了300多人,記者各種的形容,來告訴大家有多少亡故者在「排隊」。

我知道,雖然沒有數字顯示有沒有孩子過世,但應該是「一個都沒有」的。因為孩子的過世,總是讓人最遺憾,會立刻馬上爆出一則又一則落淚的故事的。但這就披露了更可憐的處境──比較起來,老人的過世,似乎就不被當作是「可憐的故事」,所以,他們才會死得這麼孤單。或許連在家裡,大家都默默的接受了那些老人在上星期還是健健康康的、正常的過生活的,哪知道這星期就過世了,這種的「靜音」,一個老人真的很安靜,但如果是集體2000多個老人的「靜音」,就非常非常的大聲了。

今天在工作室又翻了一本你書架上的書,講的是已於兩年前過世的一位菲比抗癌天使,過世前如何收到陳文茜和劉若英的花,一克拉鑽戒,還有彭于晏。我在想,如果死者不是一位正值青春年華美麗18歲姑娘,或許就得不到陳文茜到臨終病褟一起抽花朵謝謝每個家人的愛。而我讀到這裡也跟著流眼淚了,同樣是因為那是一個18歲姑娘,得這樣的早早離去卻原聲原味說出這麼灑脫的交待,對凡人而言如此隨手即得的愛情,對菲比又如此的遙不可及。但,有多少個同樣的罹癌者是安靜又孤寂的離世呢?他們在世間即便到最後,都沒有得到過任何愛過呢?

我已經累積這星期所有的文章,很滿足,但下週的新文,我決定開始轉而寫疫情,這時候還是需要給社會一些希望的。

今早送孩子上學,繞過去買了蛋餅燒餅油條豆漿,一半給你吃。早餐店完全不見任何蕭條,事實上整個台灣仍完全照常,問過外商的朋友,總公司早已停班,台灣照樣上班,但我總覺得這是「最後的享受」,就是因為台灣相對的比較少案例,目前離100(人)還有一段距離,所以門戶大開,老外照來,來來去去的;觀光景點看得到,路上也看得到,健身房我已經沒去了但想必四處都有。台灣人這兩天猛罵跑出去玩的學生帶病回來,這些學生感染多少人目前還不知道,但和那些旅者同一班飛機的其實有更多更多的人,早就擴散到哪裡去也不知道。如果還真的就此都沒有擴散,那可能真的是因為氣溫,因為明明路上都仍不是百分之百的戴口罩。

今天天氣特別好,晴朗得好徹底,往外看,兩隻鳥在搞曖昧;帶著黑斑點的白鳥,停在對面的欄杆,先是一隻飛過來,另外一隻若無其事飛到牠另外一邊,和牠的對象隔了十隻鳥身左右的距離,然後慢慢地、慢慢的「挪」靠近,然後牠們兩隻就開始「聊天」了。我對你實況轉播:「現在還在聊………其中一隻,坐下來了。另外一隻,若無其事地……嗯,正在自己看風景。」牠們倆鳥待了大約3分鐘,然後,果然是鳥性,一轉眼就不見了,兩隻都不見了。

早上我現在都給自己一段圈圈時光,送女兒回來後,立刻投入「正事」,絕不開任何新聞,不回任何訊息,外界的東西,盡量連看都不要看,這時候只有你可以聯絡到我,而你還是給了我一些訊息,比方說舊金山灣區已封城!比方說,台灣突然新增八例,或十例!都是到國外玩回來的且沒有自我隔離。其實我覺得比較震驚的不是他們沒有自我隔離,而是為什麼「出國就一定會被感染」,可見外面已經全是糟糟糕糕的了。我在想,就像現在的中國大陸一樣,當疫情已經過去(假設它真的已經過去),它就會變成最輕鬆的「看熱鬧」,看著美國現在正在辛苦中。等到美國也過去,最後才輪到台灣辛苦的話,那就會是真正的辛苦,因為大家都復甦了,只有我們還被關在家裡,還在舔自己的傷口。

疫情對心理的影響非常巨大,所以我絕對不能讓它影響到我。我相信很多人都那樣想,所以所有關於疫情的文章,除非是新聞類,不然點擊率可能都偏低。這時候不應該講疫情,反而應該講其他。我看連渣打銀行發來的電子報,都變成短短的寫道:「股票崩跌顯示投資人難以衡量病毒帶來的風險。情緒面轉為極度看空。」以上每一個字都飽含著恐懼。我只能閉上眼睛想,這世界有太多比我聰明的人,他們此刻應該比我更擔心、更無助,他們的大腦袋現在一定拚命的在想,這一切是什麼意思,該怎麼解決?這時候,我應該繼續的做和別人不一樣的事,趁這時候跑一大段,跑別人沒在跑的路。

我努力的跑了兩篇文章,完成了,肚子幾乎空空的餓到近中午,你來了,很貼心的幫我弄了鱸魚,好好吃,薑蔥紅燒的調味,醬料是你自己調製的;然後那個蛋好創新,裡面加豆包,好飽滿,只用了三顆蛋就一整大盤的豐盛好看!然後是那道從你家帶回的炒菜心,真是爽口,剛炒起熱的,我吃了半盤就煞不住。

這幾天,我看到我的日子「變慢了」。應該說,日子還是過得非常快,快到令我發慌,一下子就到了三月中旬且過去,但,也因為這些快日子,每一天我都在寫作,每一天我都寫兩篇,讓我搭著這麼快的快車,瞬間切出了四篇文章,日子過得快卻過得紮紮實實。沒錯,這就是方法。我很高興自己身體力行。

弟弟建議我可以買比特幣,我真的有在查了,但我的帳戶竟又再次要求一堆認證,護照啦,地址證明啦,錢過去以後不知道是不是已經漲回來了;看來也似乎應該買美國股票,但美國股票的帳戶十七年前的早就忘了密碼,連使用者名都忘了。好吧,對我個人來說,寫作就是目前最穩當的投資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