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百態,每個階段各有體悟,在破碎的婚姻之後再次求得愛情,這個旅程,我希望我一定要做到一件事──我要你能因為我而綻放。只要這樣,就好了。反之,如果你因為我而枯萎,因為我而勞累,或因為我而時時必須勉強自己,那我也覺得傷心,不希望這樣下去。

昨晚因為孩子而睡不好。我已好睏,好不容易哄兩個孩子上床睡,聲音仍不斷傳來說睡不著,我被一次一次的叫醒,終於睡去後又突然聽見淒厲喊聲,我自動的跳起來,直到走到妹妹房間才回復意識,知道她流鼻血了!妹妹很驚慌,不壓鼻子,讓鼻血一直流下來,我慌張地大叫,怎麼沒有照爸比教妳的要壓住鼻子呢?她就哭鬧、生氣,我趕緊拿衛生紙壓住鼻樑,又被她推開,血就一直滴下。我跟她說不要生氣,靜下來,靜下來,那個時候,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子,不知道為什麼。我想,孩子從小,那段扭曲的婚姻並沒有給他們自愛和自尊,當自己不覺得自己了不起,就變成了什麼事情都只能隨波逐流,在心理上是缺乏自理能力的。要怎麼改變?說實在我也不知道,絕對不是喊一喊、說一說,我必須找個奇特的方法來重建他們的自信、自尊、自愛,讓他們看到更好的自己的可能,讓他們願意讓更好的自己被建立起來。最近在家裡一直四處貼毛筆字標語鼓勵哥哥,就是讓他知道,那個美好的自己,已經正在建立中了。

今早煮了你買的韓式牛骨湯給孩子們,用的是昨晚你從文具店買的小口徑鍋子,沒想到,煮到第二碗的時候,發出惡臭,好像是塑膠味,我才意識到是我操作不當,因為鍋子太小、爐火太寬,火燒到塑膠,融化了把柄,趕快把這個鍋子丟了,在廚房開電扇,將自己的手還有鼻孔裡的那些很臭的塑膠味儘量洗乾淨,然後把腦子也洗乾淨,想辦法忘掉剛剛到底吸了多少塑膠,也暫時忘掉到底哥哥剛剛吃那一碗有沒有不小心吃到塑膠──我得趕快開始今天的寫作工作。

早上10:27,經過幾次掙扎,中途還打了個盹,發冷然後又開暖氣,大家都幫忙,終於,上了今天第一篇文章,然後,我閉上眼睛,享受那回饋回來的大量的成就感,準備用它來自生動力。到了中午,寫完了第二篇,這時候,你來了,跟著來的是剛從五分街傳統市場回來的新鮮透抽、鯊魚醃、虱目魚、還有一盤現炒青菜。

然後天氣好了,天氣好到讓我對新的創業模式更是心安。今天看CNN,寫到病毒,連口氣都變了,非常的短促,透露著沮喪與無奈,提到人類已經不知道「新冠之後」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聯邦已將利率降至幾乎0,他們說,不知道供應鏈何時會斷掉,沒有人出來買東西就表示沒有人付錢,沒有人付錢就表示沒有人會被付薪水,沒有薪水就表示沒有房子會賣;科技產業或許可以在家工作、在網上購買,有的反而還因為新冠肺炎大發「宅在家」的橫財,但是實體的工作則通通的無情的不見了,他們是最無聲的一群,那,將是什麼意思?趁著陽光,今天我一直在想這件事,我躍躍欲試的想要先拿一個朋友來試試看,全力支持他,讓他開始做某一種自己的工作,我要他成為一個完完全全的獨立、不需要上班卻收入穩定的一個人。

下午努力之後,幫孩子們買好了晚餐和飲料,也完成了寫作的任務,成功的積了四天的「文字存糧」。我幫哥哥買了無糖珍珠奶茶,等在家裡,待他回家,半小時內吃完飯、喝些飲料,就送他去數學補習班。這是他停止之後第一次恢復去,我一直戰戰兢兢怕他臨時說不去了,還好,他順利去了,長達三個小時補習,回來好像感覺不錯,主動和我說,先前我說只須試試兩個月,他打算兩個月後繼續補下去,不會停了。嘩。等哥哥的時候,我帶妹妹到旁邊公園玩「鬼抓人」,一下她抓我,一下我抓她,然後我說,「爸比好累,我們看星星好不好。」妹妹說:「不要!」還是仰頭看,今天看到了更多星星。那顆金星還在,拿出APP對著其他星星照過去,就特別了,都不是我聽過的名字,有的是什麼天狼星、參宿四、五車五、還有第九行星,都不是太陽系的了。金星還是好亮,但和其他的星星相比,也只亮了一些,可見那些更遠個幾億倍的星星,有多麼龐大!這時候看到一對夫妻,牽著還沒上幼兒園的二歲兒子來公園,媽媽碰爸爸一下,爸爸就繼續往前走,再碰一下,爸爸就自動僵住凍結,小朋友看了,一直一直的嘎嘎嘎嘎的笑。我在想,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對夫妻開始會有嫌隙?會有疙瘩?開始沉積怨懟?應該就是這時候吧!但現在,他們都還默默不覺,或許,不想承認?

然後本來我們還要回家看Netflix,突然想起來妹妹必須練習科展的口語報告,明天就要和老師練習,大後天就要上台比賽!只好把今天剩下的時間都奉獻在科展上。其他同學現在在休息,但妹妹卻因為這個科展而到更多,像今晚,練習講這5分鐘,我們只有晚上這麼短時間準備,怎麼辦呢?我定下心,冷靜,自己先講講看,測出五分鐘可以講什麼,你也在旁邊,幫助我們,而妹妹果然很聰明的,聽我講一遍,馬上知道怎麼講,只是有點小害羞又小緊張,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試了兩三次,我們對症下藥,準備了一個「查、做、比」的三步驟的口訣,然後,我們又更進一步,發明了「小抄」,將大段落前面第一句都先寫下來,後面妹妹當場再自由發揮。然後妹妹再將小抄自己謄寫一遍,花光了整個晚上的時間,及時完成了。

哥哥好像也真的開始將課業念得「深深實實」了,今天帶回的兩張考卷,都是全班前幾名的了,他也高興的和我討論他們國文老師,問我有沒有寫過文言文的詩啊?我和他分享,老爸小學時代還真的曾嘗試寫過好多五言絕句、七言律詩,投稿過聯合報,當然都沒中。我想,當年不想在國外生小孩,就是希望孩子與我有共同的兒時回憶,可以像這樣子的回顧。如今,雖然這個小小家有著太多當年沒預料到的沉痛,離婚後還必須單親撫養兩個孩子至他們長大,但,有些美好,最後還是給了我們呢。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