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美國的新聞就是世界的新聞,昨天電影明星以及NBA球員都染冠後,今天更多的消息都是重量級的,包括川普和染病的巴西代表團見面,謠傳川普發燒,加拿大總理的太太好像也得了,我想,或許這個病就是要傳給上流社會、台上的那些權貴名流的,因為那些人的應酬永遠滿檔,平常我們出去透透氣頂多坐在咖啡廳一小時,而他們這樣的機會可能一天就要來個五六場,而且見的人都是幾十人、幾百人、幾千人,所以病毒更容易很快在他們之間傳出去,且他們年紀都在60歲以上,其實是會非常非常的影響到全球穩定。昨天我都在問此時是否該買美國股票,得到答案都是:不行,現在太危險。弟弟也不去美國了。

這是在今天早上,到了今天晚上,我相信又會有些新的消息;果然,美國一動,全世界跟著撼動,那些人都是我們熟悉的人,不安提升到最高。或許是這個原因,昨天下午有點鼻水,趕快穿上衣服,晚上睡前和今天早上都感到肌肉一絲絲的痠痠的,臉上油油的,感覺上就是快要感冒了,不確定是否昨晚下廚太猛還是真有「什麼」,加上今天外面又下大雨,斗大的雨滴,劇烈的聲響,把所有的樂觀都壓扁在地上了,但我告訴自己,今天要安住身心,先把文章寫好,專注把文章寫好。以後也是。昨天第一篇文章的分享率還可以,但訂閱戶零。今早第二篇,抓到了訣竅和重點,訂閱戶進來了,馬上信心就來了。這個週末可以準備下星期的五篇,盡量多準備,盡量有存糧。我開始了。

這次滷的「阿爸滷味」很成功,拿了一鍋到舊家請爸媽吃,再另外準備一小鍋,和昨天炒了兩樣成功的菜弄熱後,打算拿到工作室和你一起享用。寫文章,加上做家事,時間很快來到12:30,你那邊靜悄悄的。今天我也做了一個決定,不要再去健身房了,奇怪,前幾天我還覺得可以戴口罩去健身房,為什麼今天突然不要?這是心理上的轉變,當我心理上覺得,到了一個地方,幾乎肯定絕對有機會染上新型冠狀病毒,那麼,當然就不會去了。沒有人會希望自己一定得染上這個病毒的。可是,為什麼我心理上會有這樣的錯覺(一定會染上)呢?大概也是因為,太多「名人」中獎,給我心理上一種偏差的印象,我還不是很確定為何有這樣的印象,或許以後心理學家才會知道。但現在台灣的確是危險的,對歐美航班自由飛,完全沒擋,目前台灣都沒有增加個例,有點不可置信。

今天,我對環境感「回神」,不再是個哀天喊地的、剛離婚又深陷孩子的單親爸,我心靈因為開始寫文章而自由了,尤其因為文章又有人看而奔放了。而當我寫上班族的事,我想起之前管理公司,有些人的心態就是:我已經做完我該做的份了,已經做完正常的量了,我已經值得稱讚了,我已經值得拿獎金了,我已經值得了。但是他不知道,除非是大企業,而且是非常老舊的大企業,不需要進入商業競爭,不需要隨時組織改整,不然,公司需要的是上班族往「全局」去看,必須是「我們有沒有一起做完『我們』所有的事」,而不是「我有沒有做完『我』的事」。

下午繼續的過得很快,基本上我的下午,睡了一覺就加速不見了,接妹妹的時候還遲到,麻煩了你叫了熊貓外送來了摩斯漢堡,那是哥哥妹妹的晚餐。我帶了一罐手洗液,再加一包濕紙巾,讓他們在車上清好手才能吃。

「巨變」變成共識,原本以為西方國家一定會對疫情更小心翼翼,沒想到,當病毒抵達歐美大陸,他們依然不戴口罩就算了,更可怕的是,他們竟然已經不再追蹤,也不太認真去算「目前有幾例」。得病的美國女孩在CNN上透露,她去看醫生,醫生說是普通流感,測流感陰性,不知道可去哪裡檢查COVID-19,於是她加入一個實驗性的服務,本來是在測流感的,最近順便測COVID-19,她才因此確診。然後這個美國人竟是在家,也沒去醫院住,只買藥房的成藥,就慢慢的好起來了。意思是說她根本沒有照X光,所謂的慢慢好起來也是自我覺察,如果這位小姐沒去快篩,其實也不會計入COVID-19名單……然後CNN將這樣的「經驗」廣為人知,大家都會照樣的處理已出症狀的自己,我簡直只能用「震驚」來形容,但我應該不是最生氣、最擔心的人。比方說一位住在英國的台灣媽媽,聽到首相一副「自己顧自己吧」的宣佈,什麼都不禁,什麼都不算,那個媽媽已經非常崩潰。現在,有人罵美國,有人罵中國,我覺得這病毒真的正在人類鋪底,正在醞釀後面的大變動,現在,只要跳出來大聲說:「人類即將巨變!」(如謝金河),一定會是正確的。所以,我也來喊一下:人類即將巨變!

英國首相說出這樣的話,想像這句話如果出自中國總理,會被全球罵多慘,可是西方人就是這樣的一個仗勢,因為技術是他們的,系統是他們的,世界觀是他們開始的,於是,面對這個前所未有的快速散播但又不會致死的病毒,他們怎麼做,立刻又變成了一種強勢的「新標準」,但我們現在也不是笨蛋了,連得病的人數都不知道,就只剩永遠帶著口罩這條路了;他們不戴口罩,那就只剩下────乖乖讓100%全球人口都被病毒洗過一次這條路了。老人性命迎來了前所未有的威脅,或許有心臟問題的我也是,除非我斷絕一切聯絡,不再和任何人吃飯,自己也不再外食──怎麼可能。

和朋友開始找出版社。我很久沒有這樣認真的找出版社,從前很認真找,是因為一旦有出版社願意出書,就覺得一定會功成名就。但現在已經知道,出書,不會功成名就,出版社願意出,只是過了第一關,後面還有第二關到第十關,才能實現想像中的那一張滿滿玫瑰的畫面。而真悲慘,我從來沒有實現過。

這個星期沒運動了,只能靠節食,可樂也不能喝了,所以買白開水,身體感覺一點點發熱,幾次穿脫大外套,多次量體溫全都是正常,有點頭痛。沒有其他。

世界這個局勢,我塞了一個Netflix框框在我的大螢幕角落,開始看「全彩二次大戰」紀錄片,還蠻應景的。看了第一集而已,講到納粹德國一開始的閃電戰打至英法聯軍大撤退,我聽到幾點比較重要的:一、德國那個時候的兵力其實比較弱,但是靠surprise、出其不意,以及一種快速切入快速攻克的「心理效應」,幾天內擊潰當時歐洲第一陸軍的法國。二、心理戰包括給那些士兵吃安非他命,讓他們可以趕路三天三夜不用睡覺。三、德國軍人向來要求打一場完美戰爭,但這一次他們捨棄完美,直接打進去,攻其不備,於是,把英法聯軍打至海灘邊,還和法國傀儡政權簽了一紙停戰協議,希特勒還刻意選在一戰的投降地點。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