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回家,哥哥嚅嚅拿出聯絡簿和組距,數學考了全班倒數名次,我擔心他已經沒動力,於是我做了一件自己當年都不喜歡的事────要求他找一家補習班去補數學。我可以理解孩子不喜歡補習班,因為當年的我也不喜歡,所以我不補習,放學就在家自修,一樣考到全校第一名──只要愛上念書,深深實實的學習,然後就停不下來了,到了40幾歲都是同樣的精神奮鬥,不像其他補習長大的孩子,當補習班遠去、媽媽遠去、聯考遠去,就再也不奮鬥了。他的媽媽、我的前妻的看法:當然要補習呀!別人都在補習呀!初一寒假都開始補理化了啊!大家都在補,只有我們家在退補習班的呀!但,哥哥就是從小被逼,因此只想混著逃,榮譽心養不起來,又不知怎麼出去而只能死待在這條叫做「升學」的道路上,天天過得提心吊膽;他愛面子,裝一副漫不在乎、率性放棄,為自己找到一個舒服的定位────這就真的危險了。

昨晚開始,我真正看到,要把孩子轉回來,不是完全沒機會,只是可能需要再使出一股洪荒之力。我現在做得到洪荒之力嗎?為孩子鋪一條升學以外的新路,並不在我原本時間規劃中,但它為什麼不該在我忙碌的時間規劃中?現在放棄,還太早,孩子仍然來得及的,還是很有機會享受美好人生的。在這條學業康莊大道之外,仍有很多其他小路可以走。他是沒辦法自己走的,一定得由我來幫他規劃,謝謝你,真的謝謝你,昨晚已很累了還幫我開始找了(他們可能會喜歡的)影音製作、還有日文。

早上幫妹妹精心包了兩片巧克力土司和一片草莓吐司,各放進一只乾淨的透明三明治袋,用膠帶妥善黏好,很精緻的放進了她的麻紗午餐袋,然後當我正享受著當一個爸爸照顧兒女的愉快感,妹妹卻突然莫名其妙地把三明治拿出來,丟在地上,哭叫「不要」,堅持不帶。我馬上偵測到自己心靈守損,彷彿掉了一塊肉的那種的傷心,後來平復,因為猜到,女兒可能是因為怕同學搶來吃,才堅持只帶一個小的,不要帶大的,於是我取回那個自己包好的大吐司,將那個傷心,自己吃了下去,繼續開心的送女兒去學校,開心的跟她說再見,開心的祝她美好一天。

今早要上第一篇文章,不難,因為早已先寫好;現在需要的是更多的(文章)「存糧」,所以早上上了日記和上了文章,趕快開始立定安住身心,快快開始寫文章。

就怪了,這文章,卻寫不下手了。我又開始整理家裡,瞄了新聞一眼,發現一則新聞CNN才剛發佈3分鐘,一看,OMG,Tom Hanks和太太(也是明星)在澳洲一起被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在這分鐘之前,無論全球十幾萬人被感染,幾千人死亡,那些人,都是我不認識的陌生人;而在這一分鐘之後,我們突然得知,有一個我們都蠻欣賞、而且希望他不要死掉的人,染了這個神秘的新型冠狀病毒,接下來的幾天、十幾天、二十幾天,我們在關心冠狀病毒同時,也會特別的關注Tom Hanks,想知道他怎麼樣了,很怕他的病情會變更糟,這,才真正的感受到,原來這病毒真是可怕;無論那個致死率是多低,無論目前只感染當地人口0.1%或0.01%,只要有一個認識的、真正關心的人在裡面?那就會是真正的、極大的恐慌和危機。然後NBA也取消了排好的賽程,放諸歷史可能除了世界大戰外都沒有這樣過,連世界大戰期間都不見得會取消的,卻必須取消,原本這是一個發音如此美妙的「2020」年,居然發生了這麼大事,未來的人來看2020,會知道一切,會好像現在看柏林圍牆倒塌、東日本311大地震那樣的理所當然,但,目前仍身在其中的我們全部,包括Tom Hanks,包括川普,包括習近平,都不知道這「水」還有多深,也都不知道目前每天正在更新中的這段歷史,以後到底會寫成什麼樣子。

可是,我個人在過去兩天,倒享受一段暫時沒有新冠肺炎在腦袋的日子,沒有在想它了,想的都是事業──事業和病毒也是有點關係的,趁現在衝一波,別人恐慌,我做準備;別人躲子彈,我先挖戰壕。昨天還在和我家兒子討論補習班,今早還在和爸媽討論舊家房子是否出租而暫不要賣,等到冠狀病毒的主力部隊真的登陸到我們家,應該無法這麼悠閒了吧。

中午卻進入了一個奇怪的狀態,我還在整理剛剛買的1000多元的家樂福外送,一一放入冰箱上層下層,準備晚上煮菜,由於還沒開始寫文章,我就有點緊張了。我本來就應該這麼緊張的,因為我在家裡,不是在度假,不是只做家事,我在家是必須要「工作」的!但我發現,我變更忙;我的所有事情都沒有進展,比方說妹妹的日文課,已經弄了一兩個月沒有結果,好像什麼都沒有結果,一回顧,效率之低,嚇出一身冷汗。於是我明明在一個安靜的家,卻整個人進入了一個非常奇怪的狀態,非常煩躁,尤其到了台北時間近中午,早上Tom Hanks被感染、NBA中鋒被感染而停賽再加上川普發表一場據說是憤怒且指摘「Foreign Virus」的演說及道瓊期貨再跌千點這些事情開始漣漪效應傳開,大家突然間互傳「好嚴重」,弟弟說他想趕回美國處理,有公司的都很怕會倒下,沒公司的也怕沒錢賺了,我更是煩躁至頂了,直到——─

直到,我讓自己先暫停,不要再寫了。先安住身心,週末再來寫,也就是往後延。往後延了,今天只需要確定自己有去把一頭亂髮剪一剪了,然後把自己連續幾天只睡五小時的疲倦補一補了。我知道冠狀病毒我已經看壞後勢一陣子了,我不會覺得特別的差,還有後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是今天我必須先穩住身心,才看到的前方的敵人是怎麼在移動的。

今天在Mr. 6上的第一篇文章,上去了,開始了,感覺不錯,分享率還可以,來到工作室,聽見外面工地還是依然這麼熱鬧的叮叮咚咚的敲打,知道地球還在轉。然後你弄了四道菜:豆乾炒三色豆、紅燒板豆腐、蘆筍蝦仁、香炒高麗菜,都好可口,晚上就要煮飯的我,一直問你,怎麼樣把菜炒這麼甜?怎麼將豆腐煎得這麼剛剛好?然後你說你在家快悶壞了,我們出來走走。剛好天空放晴,陽光灑落大地,我們的車經由架高在半空中的橋,沿著基隆河,飛向城市的心,覺得路上的車子比較少了,要不,馬路上的人也絕對是比較少了,上次是大家說中國大陸開工可能不順,現在換個地方,變成「美國」正在不順了,大家遠距工作,學校暫停兩三週,這病毒就是這樣,一波、一波的打向各國,各地區,一下子這邊在火山爆發,一下子那邊又鬧海嘯,每一次鬧,全球都有感。還有更大的在後面嗎?這問題就像現在問,股票還會再跌嗎,是沒有答案的。我還是做些比較又深又實的準備為佳──我的文章啊,我的文章。

我來理髮、買菜,然後我們都坐進了Komeda Coffee。這個地方,所有人都不戴口罩,熱情的講病毒;我是聽不到他們講什麼,但那談得口沫橫飛的,他們都沒在怕的。我只是想,如果現在不出來,往後出來的機會可能更少了。我們待了約莫一個半小時,我還打了一盹;除了吃蛋糕和喝咖啡,你我都緊緊戴著口罩。

電子商務最偉大的地方就是──無限的貨架,無限貨架有三個層次,第一,每樣商品可以提供無限多種的尺寸、顏色、種類,在一個網頁就可以選擇任何然後下訂。第二,可以擺出各式各樣的商品,平常根本就放不下的,在線上全部都可以放得下。因此當年有所謂「長尾理論」,冷門的商品,全都可以賣,加起來還超過那個最熱門的商品。第三,可以賣一些根本「不存在」的商品,先擺出來,等到真的有客人買了再去進貨都來得及。同樣的道理,如果可以開一家公司,公司本身就做一件事,讓自己的員工可以無限制地多,然後,這些員工都在家工作、或都在不一樣的城市工作,那公司會是極其成功,完全顛覆以往的經營模式,那會是,等同於電子商務的、人類職場的偉大革命。

晚上我順利下廚,不太看食譜,憑上次學到的炒,先弄了櫛瓜,下鹽和下胡椒非常豪氣,弄出來,兩個孩子吃光光,然後煮了白飯和蒸蛋,孩子一樣吃光光。接下來更厲害的來了,我弄了麻婆豆腐,哥哥讚不絕口,拚命添飯,他說這道「非常非常成功」,吃得很盡興;而妹妹則是愛上下一道:「醬燒韓國魚板」,我炒入大量的洋蔥,調味成功,香甜夠後韻。最後我自己弄給自己一盤炒毛豆,隨興加了「豆瓣」,竟也非常好吃,最後我弄了「阿爸滷味」作為ending,過了一小時妹妹吵著吃,弄了兩盤她才過癮,我才終於知道,為家人下廚,若家人都能吃個精光,是多麼有成就感的。

謝謝你,晚上,真的幫我找到了日文家教了,排在這個週六早上即開始上課!然後也找到一位做圖的「電繪」家教,很便宜,正再聯絡中。忙著處理時,瞄到訊息傳來,弟弟打算明天跑美國一趟,趁它還沒封掉亞洲班機以前,先到美國處理一下事情。我驚駭,這樣會讓我們更加危險,但,危機時期也必須處理危機,看來,愈成功的人,愈避不了新型冠狀病毒,大概就是這樣子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