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又多貼了幾則標語在我家兒子的書桌附近。前幾天數學考差的兒子又說,其實題目他都會,只是粗心而已,我就馬上揮毫:「粗心是我們最大敵人」。然後他說他作業寫完、書念完,休息沒事做,正在欣賞某工藝職人精神,我又馬上動毛筆:「休息的每一分鐘,都找個題目來想。(這是)用腦者的職人精神。」還有上次寫的:「深深實實的刻進記憶體,為了2年後的那一場大戰」、「如何拔除粗心大意?A:叫出漫天蔽地的細心,大軍壓陣要它完全閉嘴」。

昨晚,妹妹睡了,哥哥睡不著,突然不知為何他聊起他的曾祖父,也就是我的爺爺。哥哥問,曾祖父真的長得很「胖」嗎?他想看更多曾祖父的照片,且不要是佛桌上唯一的那張,我說沒問題,晚上11點整開始翻箱倒櫃,在手寫日記的防潮箱裡發現一本之前做人生紀念箱所整理起來的簡單相簿,從我出生的1976年開始,每年放一張代表照片──哥哥感激的接了過來,馬上開始翻。

我將哥哥興奮的樣子即時實況轉播給你,你也覺得很溫馨。其實哥哥小時候應該已看過這些照片,但這次是他「主動」看,和從前被「強迫」看,感覺就是不一樣;哥哥這次看得非常的詳細,看到了他爺爺奶奶年輕的模樣,大呼,奶奶以前長得這麼像明星!原來爺爺以前的髮型長這樣。更好笑的是,他開始尋找到底是哪一年,奶奶開始變胖;又是哪一年,爺爺的頭髮變少,而我在旁邊不作聲響的,微笑已經變得又寬又大,掛上了兩邊耳垂了。

今早真的考驗著我以後的時間安排,非常期待,以後,每天將從「一篇」文章,暴增至「三篇」,可是我仍得照樣做家務事。為了寫這些文章,我得回顧自己,一回顧,則讓我更看到自己曾經遭遇過什麼,原來這麼多,原來這十幾年並沒有白活,料還不少,湯汁熬得挺濃,透過文字更可以無所保留的奔流出來,然後,我還搜尋了更多的新梗,把新梗和舊梗混在一起,文章更豐富了──還剩一天就要上線,我提點自己:這些是寫長久的,不急一時,不必完美,重要的是能夠一直寫。就像你跟我說你看的長壽肥皂劇一樣,劇情可以一直下去。

所以,今早我趁小朋友還在家的時候就拚命的趕做家事了,把可以做的先拚命做完,然後出門就停,回家後就不再碰家事,馬上投入文章──我還需要更多的「存糧」;去年一月我其實有5篇存糧,也就是今天上的是5天前寫的,今天寫的要5天後才會上,約莫今早10點多,算是寫完了第一篇,也設置好了訂閱系統,然後才開始收拾並洗好晚盤,將衣服從洗衣機送往烘衣機───我心裡響起你的聲音,我知道,你一定會說,我為何不交辦出來、讓團隊來幫我?我仍然有一個小小迷你團隊不是麼?但,幫忙這種事,是非常細緻,非常巧妙,我也說不清楚哪裡需要幫,況且現在我已不是在經營公司了,我有一個獨特的目標與方向,我真覺得我應該就此放棄了這輩子再尋找任何團隊幫忙的念頭,決心自己把這些一肩挑起、一手包辦完成,再兼著把小孩顧好,把家顧好,把文章寫好,把事業做起來,反正我這個人還算快手快腳,這些也算自己一個手工藝作品,一種職人精神,是吧。

昨天認為自己即將「大復元」,跟著復元的是一些「自我保護機制」,才知道,原來人類這麼容易將自己暴露在危險中────比方說,最近幾個月我開始喜歡喝零卡可樂,超商終於有了一個我真正喜歡喝的,帶兩個孩子到超商拿飲料,我也跟著買可樂。可樂喝起來有點刺激,又不會增加熱量,新習慣大概已經有三個月,而昨天、前天,我都喝了一瓶至兩瓶的可樂。今早來到工作室,帶著要請你幫忙處理污垢的兒子的運動長褲,坐下之後沒時間說話、開始寫文章,你也貼心的幫我送上────又一瓶冒著氣泡的新鮮可樂!我才想到,不行,已清醒的我,想起自己的胃不好,由於心臟病不敢全麻、一陣子沒有做胃鏡,再喝可樂就真的是在自殺了。另外也發現你一直提醒我烘碗機可能過熱,塑膠製的容器可能不妥,我一直不以為意,心裡想的是,甫離婚後萬事皆廢、孩子離心的心情有如想跳樓那般,比較之下,烘碗機熱一下散發什麼化學物質根本就沒有大礙了。但今天洗碗,我突然清醒,突然想起它的嚴重性────這才知道,原來一個心情低落者,很容易就放自己在一處危險之中,最後,真的就會因此而生病,然後,他自己必定不知所以然的,就離世了,這也算是某種大自然的物競天擇。而現在,大自然是在考驗我,離婚這種苦痛,有人可以是長痛,有人可以是短痛,我讓「它」拖多久,決定了我在人世間的競爭力;拖愈久,我愈遜,愈應該從地球上被淘汰。

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好,我的朋友不多,不太喜歡和人交流,所以你那邊提供我更多人世百態,最近尤其聽多了幾位「離婚男子」的「醜態」,大約都是,離婚後,玩起來了,招術拙劣,可議性高,但他的確就這樣,同時或逐一成功的交往了好幾位姑娘,有的比他小好多歲。我心想,其實,一個離婚的男子,可以過得非常有「尊嚴」,得到大家的好奇還有支持,只要──他不要去碰男女關係。一旦碰了,尤其是這樣厚著臉皮,想抓住青春的尾巴,大玩特玩的,等於就把自己推到了「另外一個世界」。在那個世界,或許他以為得到了很多很多(的愛),或許他得到了爆多成就感和自信心,由於社經地位高、經驗豐富再加上手頭寬裕而可以「攻無不克」,但那些友情、感情,都只能一時;他儘管累積了更豐富的人生體驗,卻無法累積實際的感情,無論是親情、人情、友情、愛情,通通都沒有。

我也要謝謝你,謝謝你參與我這麼多事情,讓我覺得我並不是孤單前行,也希望這些不會太無聊,或者太快。

中午,接到妹妹,帶她去上週沒去成的「迪卡儂」運動量販店。我開玩笑的說,今天應該不會剛好再掉牙齒了吧?(這三個星期掉了三、四顆牙齒,一週前本來要來逛,就是因為臨時掉牙緊急跑牙科)中午仍因為疫情,請她吃麥當勞Drive-Thru,在車上吃,我們很厲害,都沒有滴下醬汁、沒有蘸到椅子。妹妹真的很喜歡運動用品店,在「迪卡儂」外面的迷你跑道就來回跑了一趟,請我幫她測秒數(9秒),然後一下試試腳踏車,一下又踩踩球,東看看西看看;我想起以前我也愛來「迪卡儂」,看籃球,看網球、棒球、羽毛球、乒乓球……以上的球我在加拿大都會玩,很愛看,但前妻不愛運動,一直杯葛阻止我帶孩子玩這些,於是,一段沒有自主的婚姻,厲害到可以改變一個人的興趣,多久了,我對「迪卡儂」已經沒感覺,原本今天亦只想進來一下滿足了妹妹就離開,看到妹妹這麼高興東玩西玩,我也才想起「迪卡儂」的趣味。妹妹最後竟只買一個小籃框和一顆小球,可以在家投球,而我買了整套泳具以去和喜歡游泳的你一起游泳,也買了一顆小學生專用的5號籃球。走出來,妹妹想投幾球,叫爸比我「妙傳」給她,她高興的投了幾球,或我運球讓她「偷球」,而中間過程我很快就喘到有點心梗,用心理去將它緩下,勉強壓著,沒有發作──我想,懂的愛人的人,一定會想辦法去參與對方喜歡的事,而不懂的愛的,只希望對方配合。配合了十三年,對方仍嫌我配合得不夠,是她凡事都配合我。

帶妹妹回到家,她自動開始寫功課,寫一陣子,一直說,哎,她不想寫功課了,不想寫功課!其實她已是很認真的小學生了,今天剛剛數學小考考得不錯,老師送她兩張「鬼滅」貼紙,她高興得不得了,貼在床架,立志要繼續考得好,「貼滿整個床」。她說她不想寫功課,只是哀一下而已,她一定還會繼續寫下去的,所以我馬上又大筆一揮,寫下:「不想做,只要硬做下去,力量立刻趕過來,源源不絕。絕對正確!」

送走妹妹到補習班,我回家再吸塵、摺完所有衣服,和你一起跨過河,到老社區的有機超市補點貨,尤其今天好想吃豆腐干,買了一堆,冰回自己的冰箱。再來到工作室的時候,你已經幫我炒了四樣菜,有鮭魚、洋蔥香菇、黑葉白菜、櫛瓜等等──我有一個感想:我已在這個離婚後單親照顧小孩的家,和你一起,建立了一個堡壘基地。這個堡壘基地,除了照顧兩個孩子、讓我們兩人繼續學習之外,還可以營運出新的收入模式,一切都在這個700萬人口的城市的東側的基隆河畔及獅形山腳下,我們安住。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