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醒來就覺得蠻高興的。昨天健身狀況不錯,今早沒有心梗,外面雖下雨,但沒有非常的冷,但以上都不是我高興的原因。高興的,是一種感覺,感覺「我的大復元」即將來了。

我開始看到以後每天的作息,幾天後的每天,我會先寫一篇日記,然後,會寫一篇公開的文章,那是連載的文,讓讀者留言看續集,盼再創去年一月達成的訂閱戶數,然後我會再寫第三篇,針對某產業或某來信讀者為他思考如何創造如同我們廣告公司小編那樣子的SaaS訂閱制。當年,我真的成功在廣告界創造出了小編訂閱制,在那之前,只看到公關業有所謂的retainer服務,幫企業剪報整理各相關新聞,每個月收多少錢,而廣告行銷都是一個案子多少錢,少有看過「每月付錢」,但我十年前開始拿到第一個案子後就不斷在想辦法做這件事,後來,尤其是中小企業,或大企業中比較沒錢的部門,我成功的「置入性聘僱」的讓他們慢慢接受了一位月薪制的小編,然後每個小編都可以同時服務好幾家企業,賺很多錢,讓聰明的廣告人都跳出來當(再也不必上班的)小編,充滿動力,而我身為那個母公司,也因此曾享受了收入越來越穩定的感覺,直到後來,資金入注,我們轉做更刺激的人工智慧,才放棄了這一塊。如今,我離婚,公司股票賣了,客戶送了,我轉往幫其他產業,做出一樣的成功。

早上寫給朋友的回信,是我們來回第八封了,信中我提到了兩位知名作家,都是我們希望能變成的──「麥爾坎·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提出了『Tipping Point』這麼巧絕的新理念,然後大量舉例去支持他的理念,接下來的『Blink』(決斷2秒間,探討超短時間內直覺反應的神奇)、『Outliers』(異數,探討偉人之所以超凡也是有時勢的成份)都是那樣。曾經,我也作夢想成為像他一樣的作者;我提出『甜蜜點理論』(Sweet Spot),借用了外國人常用的『甜蜜點』一字,形容網路上的成功都是剛剛好打中一個小小的點,那個點實在太小了,只能靠『多打』來『多中』。我寫這本書時,只能教大家要『多打』,但我其實更渴望的是有一天能發明出一個神奇的自動測試系統,經由觀察無數的trial and error(試錯)來告訴大家那個甜蜜點在哪裡?就像我年輕的時候,在舊金山灣區San Mateo很愛吃一家海邊的中國餐館叫『名廚』,剛好認識裡面一位年輕的台灣廚師,他透露,他們經常試新菜,請各廚師用上各種調味,每種味道各加一點,每人輪流煮,每天試吃並記錄每種調味料的量,直到某天吃到『味道跳了起來』,才定下固定配方,並正式加入菜單───這聽起來很廢話的背後,是一顆深深相信的心,深深相信『一定會有某種煮法,超級無敵好吃到跳起來』,不做到『跳起來』,就不推出那道菜。只可惜,時至今日,仍沒有看過有人發明任何在網路上的測試法。」

「說到葛拉威爾,想起另一位同樣知名的作家。七年前,有位很照顧我的總編輯,請我這個國外回來的幫忙她跨洋用Skype訪問當年Wired雜誌總編輯、長尾理論與『Freemium』理論的發明者Chris Anderson,我不是專業記者,所以我就亂問對方一堆創業和寫書相關的問題,全都是我自己想知道的。我發現,同樣是網路人,他果然就是技高一籌,印象中,他對我的問題,回答得駕輕就熟,一邊講答案,一邊尋找新的答案、還開始為下一本書鋪路;他其實開了好幾家公司了,每次都很特別的故意『做實驗』,嘗試新的商業模式。我和他暢聊他新開的一間機器人公司,他也提到他正在寫的第三本書,當時聽起來也會是一本影響力很大的書,談網路模式運用到硬體的供應鍊與工廠,不久後,《創客:新工業革命》果然出版了。」

總之,我有預感,我快要「大恢復」了,而且這個大復元,不只復元到離婚前,而是直接復元到還沒有結婚的時候呢。那個時候的我,完全就是傲氣,對成功不會有任何打折,如今尤其我晚了13年,年華錯失13年,更有預感那個復元的我並沒有打算再一次的讓步,對於自我要求向來非常高的我,復元之後,除了心臟還是很脆弱,身體不怎年輕,其他的部分會是一樣的。

可是我就是一個這麼矛盾的人呵,硬梆梆的強悍的人生勝利組,可以無窮盡投入資源到自己的目標,也可以無窮盡的去忽視那些無法達成目標的人,但,我的心靈卻是脆弱的,是孤單的,是渴望有人喜歡的。這樣子的我,就沒有人喜歡嗎?剛強的人會覺得我過於浪漫不實際,但浪漫不實際的人又會覺得我過於剛強。無論和誰,在大家眼中,我的價值觀都是和他南轅北轍的,但我又不可能情願自己人生就那樣糊裡糊塗地過去,那這樣子的我,要多少的勇氣,才能有一天可以完全安心、如實的把赤裸裸的自己放在別人的面前?

才一天沒出門,中午我們就真的待不下家裡,跑出來晃晃,戴著口罩,但到了吃飯還是得拔下來。我們一進韓式料理店,就要求被帶到一個最遠的桌子,這最遠的位子一坐下就剛好坐在電視機正前方,觀賞韓國的情境劇。我平常少看這種,一看,就黏住了,你在旁邊笑個不停。你對韓國藝人太熟悉,和我說那個劇應該是前一陣子的,那些熟悉的明星看起來都太年輕。我覺得韓國也真是個值得尊敬的國家,4000多萬人口,創下好幾個第一,儘管宗教狂熱與病毒擴散也是第一,然而,同樣的感染人數,義大利已經死了南韓的好幾倍多的人。我想,等疫情結束後,除了可以去日本,也應該開始去韓國。

吃完,你說要先離開,讓我靜默,留我一個人在美食街,找一個空曠處,透過大片窗戶看著我們住的小街(也看到正在走回家的你),這場景讓我很快進入狀況,寫了不少文,3月12日即將開始第一篇文章,我是打算寫長久的,所以不必太完美,只求能夠永續的寫下去。以後每天我會繼續寫三篇文章,靠你來幫我當「總指揮」,讓我可以控制好自己的呼吸,依時程吐出來。

冷颼颼的風,陰颼颼的街,我準時抵達女兒校門口,看到媽媽們,口罩上方露出的兩隻眼睛,對周圍的人很不安心、很不信任;我站在那裡,看著那些腦袋還在長大的小朋友,有的在那兒發呆,有的拉著他們媽媽的手,晃著身子,甩著書包,每個動作都讓我回想自己小時候──當一個孩子,等待著。而後,畢業了,上班了,強壯了,自立了,就暫時忘了太多事,和同事,什麼都滿足了,吃飯的時候多開心,笑咪咪的,口罩也不必戴了。今天接了女兒,我們要回到正常,今天就要開始你和妹妹的「英文課」,然後要找日文老師;我帶妹妹到了工作室,你已經都準備好了,準備了餅乾點心給妹妹,還給妹妹泡了一壺熱的玫瑰鮮奶茶,妹妹交給你,我很放心的到了書房,發現你已經幫我都拉好了電腦和手機的電源線,我坐進書房,聽見你和妹妹有說有笑,妹妹和你聊得很愉快,我就放心了。今天下午找了很多「資料」,包括上班族的研究、薪資的研究、對財富的研究、對賺錢心理學的研究,準備好3月12日之後,就要一直一直的下去了。

昨天全球股市因為COVID-19以及沙烏地阿拉伯掀起油價戰而跌得嚴重,更加深我的看法,那就是,上班族並不是專業的投資人,常把投資掛在嘴邊,簡直在自殺──那是因為現在沒有其他的方法,才會想去投資股市,若有其他方法,就和上班一樣這麼簡單的話,就不必進入金融那個看不見底的黑森林了。

和你一起上完晚上的課,有個領悟──所有事情,都可以容下另一件事情同步。如果一個主題,永遠都可以同步兩件事情或三件事情一起做,人生就更豐富,而且可以兼顧所有的機會。今天晚上的學習,因為是線上,耳朵所聽、眼睛所聞,都非常飽滿,非常清楚,然後就有了空間可以同時完成一點點讓朋友交給出版社的資料,結束之後,你找我練習氣學,我樂於當對象,你很認真的演練,而我站著,順便也練一練健身房教練教的站立姿勢。你問我是否感覺不錯,我細細的察覺,還真的感覺背有點熱、手指有點麻,也喜歡看到你,滿足的笑容。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