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跟孩子說,從新加坡對醫院各位置抽樣病毒濃度實驗、北京巴士密閉空間口沫傳染事件,新冠肺炎的口沫傳染可能只是在很倒楣的即時狀況下,只要戴著口罩就不會有事,但,只要病人將自己口水或體液留在某物體上,人早就離開,病毒卻還會存在,很久很久,其他人一摸就帶走,而人不可能一直在洗手,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無論手是否乾淨,『再也不要』用手摸眼睛和嘴巴」,去除這個習慣,出外再戴好口罩,搞不好病毒就完全不會進來了。

這就是一個單親照顧兩個孩子的爸爸,什麼都要管。氣溫回升到25度,幫我自動解決了週一叫孩子起床的難題,兩個孩子順利坐上餐桌,吃我弄的摩斯牌的濃湯加罐頭玉米、現烤吐司,不過,妹妹出了一點狀況。今早真是妹妹的「特慘日」,她一開始以為只是忘了帶數學習作,她正考慮是否要我回家拿到學校給她,怕丟臉,又怕沒交作業;後來發現她連週記都忘了帶,不行了,所以,已經走到了校門口,只能將車子路邊一丟,父女兩人趕快跑回家拿──她用跑的,我在後面拖著腳跟儘快,中間的過程一下子手撞到東西、東西全掉在地上,一下拿不到鑰匙。人生一定要大忘掉、大特慘一次,以後妹妹就不會讓它再發生:我要為孩子多設計這樣的教訓。

車庫感應器剛好沒電,回來花了一點時間修理,然後發現,今天的自信心不高,動力不高,累奄奄的;心臟問題,一滴咖啡不能喝,無法給自己一個咖啡shot來去除疲累,怎麼辦?不行,做創業一定是要充滿希望的做、一定會贏的信心,要能先「預支」了成功之後那種舒服的感覺,先享受那個,此後,即便需要再多的努力,也好像在依著下坡軌道推車,會很順。所以。今早我得想辦法治轉它,再開始那個真正的工作──我先靜下,然後,靠感覺,等待,那個對的時間,治轉好了,工作才能開始,這樣,我的有限時間有機會變得非常的精緻、非常的濃縮,只要我小心翼翼的處理每一分鐘!所以我送走孩子,回到自己一人的家,不讓家事先撲倒我,我沒有收拾桌子,沒有清地板,反而和你通知我要先當「趴趴熊」(趴下小睡),只有這種睡法才不會睡太久,半小時後自動醒來身體立直,我再一次細細的感受問自己「現在是否OK了?是否可以開始工作了?」還故意讓自己餓著,好精神可以維續得更久,到了中午,絕對足不出戶,不浪費時間在外走路亂看,點了餐,並利用等餐的時間、效率達到最高,衝了一段,再享用豐盛的、外送到府的素食午餐。而你那邊昨晚來了一個年輕的同學,正和她在隔壁吃著難得早午餐,時代不同了,在現場點這間知名早午餐的妳們,竟必須等老半天,因為訂單都被我們UberEats和FoodPanda外送的搶走了。是的,這是在家裡的時代,在家裡消費,也在家裡創造財富。

我開始工作,開始寫作,做了一段後,發現繼續把家事丟在一旁也不是辦法,再次又穿上手套、開始洗碗──做家事永遠是對的,永遠都是很有幫助的,腦筋馬上開始轉得快,讓它轉得快的油料就是成就感,做家事特別容易得到立即的成就感,只要認真的做、大量的做,一天會被不斷的成就感給煤料猛添猛加到火車停不下來。然後,和你聊到上班族,真的,辛苦的上班族,大家都會算得精,哇,公司每個月要付這麼多薪水,那我自己薪水這麼低,身旁同事薪水都這麼低,為何公司還需要每個月承擔這麼高的薪資?很快的,基層員工就算出───一定是主管!拿了我們幾倍的薪水!當員工知道主管領的是自己兩倍甚至三倍、四倍,大部分的小員工心裡都會變得非常不平(所以薪資絕對得機密),明明每天工作比他更長時,做的事情更關鍵,為什麼讓那個只會發號施令的主管可以領這麼高薪?但這些員工有所不知,職場的薪水,重要的是:一、延續性:大老闆永遠希望養一兩位永遠跟在身邊的大主管。二、少數管理多數:大老闆永遠希望讓少數來管理多數,比較好掌權。三、獨立自主解決問題:薪水高就可以讓大老闆更放心的讓大主管全面領導他部門,不需要上頭再插手,以省時間去做更多的事。也就是說,上班族以為自己忠心耿耿侍奉的這個「唯一老闆」,但老闆卻不可能視它作「唯一」;上班族又以為自己已領到了老闆可以給他的最有誠意的薪水?但說實在大老闆只是將他它當作其中一個外包商,甚至外包商還可以拿更高的薪水──這告訴我們什麼事呢?那就是,不需要對一個老闆太「忠誠」,而應該找到更多的老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家小編,每個人都可以月入六萬、七萬,只需要接三、四間公司,服務三、四位老闆。

美好時光,就是和你一起,載你來上課,這後山以及寬敞的高速公路,是我們每週都可以欣賞一次的免費生態電影;第一次來這裡要照著地圖,無暇亂看,當這次已不需要地圖的時候,終於可以好好欣賞這裡一大片的、穿過山巒的大路,基本上兩邊都沒有被人為破壞,保存了還算原始的樣貌;穿了幾個山洞,一條大路就這樣子開過去了,一下子就讓我們成功繞到城的南邊外,看到了最大的公司HTC以及陪我度過30至40歲的104人力銀行,然後送你到了河邊的住宅,這是景美溪畔,溪的對面又是城內,是城的最南端,剛好是你以前的學校。

我駕著空車,原路繞回嶄新的城東,走入嶄新的健身房,讓今天更完美──重點不在今天做了什麼健身,而是今天來健身,做了,讓我的好感覺得以延續,而這延續讓我更確認自己是一個身體好的傢伙。心理作用。今天的健身房,所有人都沒有戴口罩,只有女教練戴著;男教練上次明明有戴,這次全都不戴了。健身中的人,喘不過氣,連頭髮銀白的老阿嬤都勇猛的捨去口罩,那種肌肉超大塊的壯猛年輕男更是很難想像自己得肺炎,所以也很有把握的不戴且下巴抬高高的四處走動、猛作深呼吸。由於中國大陸今天已達不到50個人新感染,幾乎停住,讓我真的開始覺得「應該不會再嚴重了」,南韓也慢下了,美國還在飆,義大利還在飆,但遲早大概也會慢下的,這時候我預言的「後續」也開始了──果然有美國官員要求中國道歉,接下來(我猜)可能要求中國賠款,再接下來就是各說各話,然後又要戰了。這才是比病毒更可怕的。趁這個時間,趁病毒還在going on,大家還沒心情秋後算帳搞種族歧視之時,趕快緊抓「在家工作」讓大家迷上。

接回妹妹,路上巧遇自己的爸媽,妹妹比我更興奮,我也欣慰的看著祖孫好感情,載她爺爺奶奶到東湖去排隊買口罩,運氣很好,他們搶到了最後兩個口罩,讓後面排隊的人都嘆氣,然後和妹妹也順利找到停車位,讓她玩一下夾娃娃,她省下最後兩顆銅板買飲料點心,我也從傳統攤位買了六條你最愛的櫛瓜回來,在家裡開始動廚,除了櫛瓜還初次炒看看我最愛吃的「乾煸四季豆」,網路偏方教我用烤箱代替炸,效果可以,這時候連你也來了,你帶來了幫孩子們買的吐司,剛好來配我現做的新鮮草莓熱果醬,還有你特別熬給爸媽喝的黑豆水等等,而我們兩人變雙主廚站在廚房,史上第一次,我們一起送菜出來給全家老小享用。

妹妹又掉了一顆臼齒(乳齒),這次她自己當醫師,沒有打麻藥,自己轉一圈牙齒就掉下來,她還笑咪咪的學醫生,在牙齒處咬一團衛生紙,還專業的拿牙刷為掉下的臼齒刷牙,把肉和血都刷掉。哥哥這邊也繼續唸書,寫完了今天份的數學練習卷,我又在他書桌附近貼了三、四張新標語,我發現他很能接受了──他居然自己發現自己「唸得不夠實」,接受了我的建議,且似認同他為的是二年後的那一場大戰(會考)。我也開始覺得,我們的努力,至終全部都會come together匯聚一處。人,也是。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