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開始,是窩在廚房揀菜,你已提醒我這批COSTCO買的大豆苗爛得快。揀菜,是在學人生技巧,分成「刪去法」和「選擇法」,菜幾乎都爛了,所以必須要用後者(選擇法),從一堆亂七八糟的爛菜中選出可吃的,用力拔起,丟進「好籃」,剩下的丟進「爛籃」。不過,就像人生所有事情,今天我的時間並不多,沒辦法慢慢揀,急起來,想快一點,容易本末倒置,反將爛的丟進好籃,好的丟進爛籃。有一個畫面會讓我愈揀愈高興:看到好籃中,漂亮的菜愈來愈多,成就感即生────原來揀菜這件事最重要的價值不是在揀菜本身,而是將這些體悟用在其他事情上。學會揀菜哲學,幫助我們,如何不要太完美,省時間為上,然後又不致做太糟。

今早就忙碌的煮菜,從九點做到十一點多,直至孩子送出大門,讓他們下樓去找他們媽媽,過程並不平順,因為我沒有先在腦裡想好到底要煮什麼。原本只想弄簡單的乾拌麵,哥哥吃椒麻,但妹妹不吃辣,所以我該怎麼弄出妹妹拌麵所需要的不辣的「醬」?最後,是你買的那一罐「甜麵醬」救了我,我在完全沒有食譜下,直接弄了杏鮑菇(妹妹最愛這個),然後先用滷包煮,煮完後才丟入炒鍋(好像應該反過來才對),用幾條長蔥與甜麵醬爆香做成醬汁,太淡而加了幾匙醬油,弄出了一個勉強可以拿來拌麵的醬。我送上桌,妹妹還在畫她的精緻漫畫,她把鬼滅之刃的瀰豆子畫得超可愛,於是我的拌麵是先吸引了哥哥聞香而來,我說這麵醬是爸爸我自己弄的,可能不太好吃,哥哥你等一下吃好吃的椒麻拌麵,但他不依,要先吃吃看妹妹的麵,沒想到他一試吃,竟喊:「不錯呀?不會難吃啊?」一口接一口,一邊吃一邊說他不敢相信這是我自己弄出來的拌麵,確定不是調好的料嗎?我試了一口,也發現真的很好吃,由於蔥爆香入味,甜麵醬加滷汁發威,形成了像是北京片皮鴨那種醬料。再給孩子們補了一大盤綠青青的剛剛揀好的大豆苗,最後還第一次試煎COSTCO買的海鮮煎餅。海鮮煎餅從粉開始攪,果然告失敗,但至少讓我知道,原來海鮮煎餅的原理是這樣子,攪好麵粉和湯料,煎一面,再煎另一面,用的是「芝麻油」,我可以用這概念,去做其他的煎餅。

但今早並不平順,著急的時候,做什麼事都會把液體濺出來,有時濺出水,濺出蛋液,或濺出熱湯、濺出熱油,噴在我的圍裙上還好,有的噴到地板上,有的噴上流理台,每次都必須停下並蹲下擦拭。洗碗的時候也是噴來濺去的,不知道為什麼……最後,我再煮掉剩下的魚,煮完不久後我急著去擦瓦斯爐,於是,就被燙到了───你可以感受到我的慌亂兼沮喪,已在廚房待了兩個半小時,我對我自己的設定開始有點不滿了──為何我一直都是那個「照顧者」?也就是說,無論怎麼做,我都必須像個小護士一樣的照顧大家,尤其上一段婚姻走到最深處,我就愈得不到平衡,想想,不能怪任何人,這是人性,因為每個人都需要被照顧,只付出一點點,就期盼事事被呵護。我想我對你而言,會不會也是一個賴皮鬼呢?因此,這其實是無解的,唯一的解套,就是每人應該自己獨立,不求別人照顧,但也絕對不要照顧別人;這樣子綜合下來,就不會走至無法自拔的互相埋怨的深處。而另外一條路就是,大量的照顧其他人,照顧更多的人,反正都要照顧──這又是我期許自己接下來的路線。

弄完,已近中午12:30 ,我一邊吃自己煮剩的蝦肉、魚肉,吃得老飽了,對家裡做最後的整理,弄得乾乾淨淨,即將進入和你真正的週末休息。在休息前,先整理一下事業目標──最近有一個比較趕的事業目標,企圖在下禮拜一就開始貼出第一篇文章,但看起來是非常困難的。好吧,我要自己別這麼趕,延到3月12日再開始好了。此時,終於,可以去找你了。你自己先過來了,你分享一件有趣的事───過去四天,毫無自覺的,你竟沒有踏出門過!我嚇一跳,真的?日子過得真快,特別是在家的日子,所以,唯一讓它不要過這麼快的方法,就是堅持每天都夾雜一些瑣碎任務,跟著急流一起沖。

我們出門,找尋的是一個清閉的空間,一定要是戶外,不然明天要下雨了;我們決定往北走,難得的,原本要去十分瀑布,但你建議了一個更有趣的地方──猴硐。對,這地方!你這麼喜歡貓,連你都沒有去過那裡;而我曾去過它的周邊,也是沒有去過那裡。或許我先前沒這麼喜歡貓,但現在我也早就開始喜歡了,不過,今天初初和你行車到了山腳下,感覺很奇怪,腦子很清醒,又喝了一杯可樂,情緒輕鬆,聊天順暢,我們說到了什麼,不知為何,我竟說了一句:「廢話。」你也馬上嚇一跳,向我確認,我真說了「廢話」?而因為這兩個字剛剛才講,連我的嘴巴剛說、耳朵剛聽,都還是溫熱的,所以我也確認我真的有說了這兩個字──奇怪,這並不是平常我會說的,但我的確說出來了。你說,是潛意識,而我,還是茫然。此後半小時,我小心翼翼的注意山路,不敢有一點閃神。

車子微微上坡,右邊是基隆河的上游,到了上游仍相當寬大,而我們繼續往更上游走,就會是今天的目的地;左側經過一大排的公寓,相連一起,看到這裡總覺得怪,為何有人住在這樣郊區山裡也要擠住到四層樓的連棟公寓?雖然我人都已經長大且都開始老了,但,有一部份的我,還是一個沒有安全感的孩子──尤其當我一聞到潮濕的空氣。車子經過一段山路,你看著地圖,地圖顯示附近有個「猴子溜滑梯」,一看,不就在左邊嗎?那是一座山中的國民小學,水泥牆被濕氣爬得斑駁不已,牆前一個好大的猴子溜滑梯,幾個孩子在陰灰灰、帶著濕氣的山風當中,歡言笑語的追逐,我立刻,起了一種悲涼心──從來沒有真正住過山上,但小時候去過無數次山上,或到家裡以前在汐止山上的別墅度夜,那悲涼是來自兒時的不安全感,而那,至今一直在,因為它不時回來找我。

今天有趣的是,我不知道,當我們的車子慢慢被「猴硐」吸引過去,其實在那裡,早就有著我們熟悉的朋友,在那裡等我們了。停好車,發現猴硐不大,蠻集中的,規畫完整,想看貓的不怕看不到貓,想吃東西或了解風土民情的也全都在這裡可以一次觀光完成,此時,在陰陰灰灰的歡言笑語中,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走過去──咦,那不是Charles和小青青嗎?

好朋友就是好朋友,居然如此莫名其妙的,在這海島東北角深山裡的這個叫做猴硐的地方,時間還剛剛好的,碰頭了。以前曾在台南自旅,剛好表哥表姐一家在同棟大樓的餐館打卡,我沒有過去致意,表姐兩個月後突然癌逝,這種巧遇永遠都不能馬虎看待。Charles拍了一張照片,在「躲貓貓」喝飲料,這是在哪裡呢?我們草草的看了紀錄影片,就跨過車站的路橋,沿途一直有貓,你好可愛的,一直在和貓貓說話,每句話我都好想笑,果然是照顧過好幾隻貓的老手,你總能精準的形容貓的表情,而貓兒也真的好像都聽得懂你的話。原來更精彩的是車站另一側的「貓村」,真的是村,沿著石壁建上去,從一條巷子到下一條得爬石階;而這些民宅就讓遊客直接走過他們家門口,老人居民直接躺在躺椅上,或許以前曾過礦工辛苦日子,而今一切暢然,對物質不求,只求趁此午后涼風躺著看iPad電影,享受剩餘人生;有些民宅直接空在那邊,有的外面堆得亂七八糟,有自己再養自己的貓,有的收留了眼盲或肢障的貓。繞半圈再上一層,這裡連續幾間民宅都改裝成咖啡廳了,還有紀念品店,走到「躲貓貓」的時候Charles剛好轉過身和我揮手,好像已等了很久,小青青也say嗨,可愛的小朋友們馬上給我看剛剛買的貓禮物。你是初次見面,竟沒有違和感,反而我還比較緊張一點──我想,和你可以這麼有緣份的,與我最好的朋友們在這山中這樣的見面,讓他們也認識了你,我的人生又從離婚後的碎片,拼回了一些東西了。離開他們,有些悵然,但我想,就是這樣的相會才更有意思。我們還想大逛後山,先走,還好我們還沒到三貂嶺,就發現那間咖啡廳已經關了,五點就關了,沒辦法,只好用山下的基隆廟口夜市來補回來。

基隆,廟口,夜市,住著每一個人年輕的回憶。年輕時一定是騎摩托車或被摩托車載過來的,連我這個住國外很久的、也在第一次返台灣由好同學任傳生騎車帶我來過,那次還去了九份。你的回憶則更特別,和家人常在港口對面某間滷味吃了好幾次,那間滷味竟好像還在,縮小了,味道相似於十幾年前,但你也不太確定了。我們帶滷味來到港口邊,看著一艘叫「藍色公路」的大遊艇,找了一區左右沒什麼人坐的,慢慢的吃。遠方停著一艘觀光郵輪,以前很是嚮往,但現在可能得等等了,因為那就是歷劫歸來的寶瓶星號。

基隆夜市人明顯變少,但是敢來的人,都非常敢;看到本土質樸的一家子老小都沒戴口罩,率性的又如此自在的和這麼多觀光客擠在一起,和我們緊張又一直懷疑的眼神形成非常大的對比。他們走夜市中間,我們只敢走騎樓下,避過所有人潮;的確,當現在COVID-19新冠病毒仍在進行中,未來未卜,連矽谷最聰明的那群人,也真的分成了兩批人:一批非常的緊張(像我一樣),從各種角度判斷這個有可能是最可怕的,用最可怕的假設去準備,連一片牢牢實實戴在臉上的口罩再加上一直洗手一直洗手可能都覺得不夠,可是另外一批人,則認為「分母」遠遠之大,COVID-19真的就只是比較嚴重的流感罷了。弟弟轉來矽谷聰明人Ryan Shea用兩張圖比較流感和COVID-19,他說,完全不能比,太可怕了,但他底下的留言都很不客氣,同樣聰明的其他人質問,你知道分母很重要吧?你知道要先知道到底多少人感染才算得出致死率吧?

總之,那些樂觀派的,在這個時候顯然特別的享受,因為其他人都不見了,不來跟他們擠了。不過,想想,如果前者對了,未來真的是破歷史紀錄的可怕,那,眼前夜市這些人(說不定包括我們)都會被掃掉Wipe out、消失不見,然後,十年後來逛夜市的,會是另外一批,也就是今天躲在家裡不敢出門的人,而十年後的基隆廟口夜市,將依然人群稀疏,因為世界已經不一樣了。

我們再買兩瓶可樂,喝掉其中一瓶,有說有笑的回家。你驚訝從基隆河的上游回到我們所住的中游,路程竟只需要二十幾分鐘,比我們往西到城市另一端還快。有你在,真的很好,因為我將我下週要開始進行的事業規畫講給你聽,你再問我幾個尖銳的問題,我當場跟著修正,接下來,怎樣可以將這個文章寫得又長又久,關鍵就是,我「一個一個產業寫」,這樣就寫不完了,而且不需要互動,不需要影音,不需要開ZOOM上課討論,我只需要開放問問題,以某個產業做例子,可能可以怎麼做,便成了永續的寫作──假定我還能參與這世界的未來的話。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