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近發現,城市東側的河邊這裡,我們稱作「家」的地方,早上竟聽得見鳥叫聲。從前住盆地中間,我是聽不到鳥叫聲的,但現在的家,竟有,可能是因為這裡接近大後山,或在河邊,早上可以被鳥兒啾啾聲叫醒。如果是比較涼的早晨,搭著涼風,那聲音就是清脆的;如果是溫暖的晴天,它就變成了更熱情的早安。離婚前,我還住在那個永遠醒不來的噩夢裡,那段時間,我記得,聽到鳥聲,還會羨慕鳥,雖然牠們生命不長,但牠們不需要這麼痛苦,和朋友家人四處飛飛、覓食、睡覺、啾啾叫,多好呀。還好今天已經離婚了,即便時局再差,即便自己被關在家,即便再苦思苦惱,聽到鳥聲,覺得好美好。

星期四我就要聽社工的話帶我們家哥哥去臨床心理師評估,這個評估,在現在這個氣氛,我會覺得非常不捨,很掙扎,不確定對他的長期影響為何。我們家哥哥已被我說服,他是願意去的,現在是我感到不妥了────哥哥最近一個月較少大發脾氣,和妹妹的關係在過去一個月寒假也因為他開始看「鬼滅之刃」而變得緊密,但,有些從以前離婚前家裡帶來的,還是繼續發生著──找不到學費單先怪我,找到後愛面子就賴給我、誣說是在我桌上找到的(應該是後來才故意放在那邊的),原本此事我不追究,就此打住,但硬要我向他說對不起(來證明我承認是我拿的),以上的表現,和前妻是一模一樣的;這樣的個性,心理師要怎麼用某種心理問題來判定?這是個性,不是病。

早上特別的約會,送妹妹上學後立刻去載你,到晴朗的內湖的科技園區,這裡的街名都是陽光啦、湖啦、光啦,都好應景的,非常空曠美好。我們在新穎辦公大樓之間一條小巷,你問我為何左轉到這裡,我說我也不知道,然後那棟墨綠色的台達電大樓就在眼前,我就憶起貴人之一的前Google總經理、我史丹佛大學姐張成秀女士,在心中向她恩情憶念道謝後,車子一個迴轉就找到一個非常好的停車位。旁邊的星巴克,挑高的空間、整片牆打掉換成落地大窗,難怪大家喜歡來這裡,位子並不多,但來到這裡的每一個人都可以公平的享受到他們的落地大窗。窗外,再多的上班族都無法把馬路佔滿,前方過個窄街又是一棟整片的玻璃帷幕大樓,是一間銀行,每個座位的窗子,都落地到腳部,但裡面的上班族大部份窗簾竟緊閉著。

坐下,你告訴我,我們來得夠早,還有一小時才和邀請的主辦單位開會,我們花半小時聊天、喝飲料,剩下半小時,決心寫些文章,我也成功了──靜下心來,立定方向,這個年代最好的引子就是賺錢,最艱困的年代,若能賺錢,仍能讓大家保持高昂。我想做這件事,因為我曾經度過那樣的日子:想破頭,想不出來怎麼賺第一桶金,哪裡都沒有答案,都沒有知音。表面看起來,我們好像沒有路可以走,好像怎麼都走不出來,其實,這是因為我們「設定錯誤」。那個最對的人,最對的工作,其實早就在那邊等著你,通常它在哪裡呢?都像逛IKEA,想找捷徑出口,往往就在轉身那個從來沒有想到的地方;而那個地方一旦看到了它,就會發現,它就是你全部想要的,而且還附贈更多。

我找到了你,不也是這樣的過程?那個沒想到的地方,站著你。你就是我全部想要的,還附贈了更多我想都沒有想過的,好。

然後我赴約,走到一棟更棒的樓,更高的三層樓挑高,一樓全部做成咖啡廳,這在辦公大樓是很少見的,後來得知這棟「見龍」大樓是由見龍公司老闆娘,比照五星級飯店氣氛弄了一個如此溫柔的咖啡空間。這空間的空氣實在更好、更空曠,門外的清風,新新鮮鮮的灌進來,在三層樓的中庭挑高捲了好幾圈,慢慢降下來讓我們呼吸個夠。白領男女,一個一個悠閑的走過,從玻璃大門到電梯,好像星光大道的鋪了一條好長的地毯,陽光打在上面,每天上班走過這一段,應該很難愉快不起來吧。我坐下,太喜歡這裡的陽光,拿起手機自拍,照片裡面,自己的輪廓被陽光細細的爬得沒有一點陰影,我覺得我都快要變成透明的了。

對著成功女士,我再講了一次自己的故事,講了之後,自己也發現,故事真的好像有點單薄──基本上我的故事就是一個離婚後照顧孩子的單親爸爸故事,這樣的單親爸爸外面一大堆。主辦單位提醒我,他們稱那是「相」,大格局有大格局的相,先有這樣的高度,才能吸引人的注意。我想到我這個「人」(國際觀、參與網路歷史、幫助大家趨勢觀)和我所經過的「事」(離婚、獨力撫養孩子、困在家),似乎不在同一個層次,我不知道怎麼將我原本所做的事業「大格局」,接連到我的離婚人生的「小格局」。若我只講我的離婚故事,對我而言是「大」,但來自各方的大家卻覺得「小」──尤其對商業人士來說,有些人真的認為離婚或單親孩子就是因為原生家庭不夠好、苦了一生是註定活該,有些也認為離婚單親或什麼都是個人虛弱,陷在裡面就表示此人沒出息,而一腳在心靈,一腳在商業的我,要怎麼把這件事情講得出來,兩周後就要交講稿,我得給出一個答案。加油。

疫情再劇,我們還是得來採買。採買應該是安全的,今天練習一下。和你來內湖最大間的Costco,我戴口罩,戴了「護目鏡」,而看看這裡,大概90%的人戴了口罩,仍有10%的人不知哪裡來的自信,年輕媽媽一家人都不帶口罩還有說有笑的完全沒彆扭到,而這邊的人真的非常非常非常的多,眼睛框框裡永遠都裝了100個人以上在前面走動著,某些視框應該有到兩三百人,因為是Costco,也不少外國人。我們再怎麼會買,仍因為家裡冰箱容量有限,無法買太多。

接妹妹的路上,路過舊家豪宅大樓一樓,那是我最夢想中最棒的店面位置,問過價了,租一間每月5萬元,兩間店面都租每月10萬元,就可以享有這個街角還有前面的大片空地以及那個代表著爸爸撐載著一家人的銅像,我原本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租下這10萬元的店面,搞個英雄爸爸咖啡廳,而這個店面在過去八年從來沒有出租過,應該會「等我」吧?沒想到,竟在今天,被我看到,它,開始,裝潢了!釘槍在打釘子的聲音「噠!噠!噠!」好像釘在我的心門上。我其實也早就猜到了,當我真的發達了,很多事情其實也都來不及了──喜歡東西保不住,思念的地方回不來。

謝謝你再次安排了靜默時間,下午我在車上充足了睡了近一小時,才可以在傍晚,精神非常好的、猛力的寫了一段文字。寫的時候,覺得好像回到了看《窮爸爸富爸爸》的感覺。我其實忘了它內容,但我記得它感覺──重點是,我現在竟成了那個寫作的人,為何我可以?應該說,為何我「不可以」呢。這感覺就像昨天炒飯的時候,下鍋炒了一陣子,再於飯中間挖出一個洞,淋上事先調好的醬油、蠔油和油膏混合,讓鍋子先受熱予它再將旁邊的飯拌進來一起炒──其實多年來我已經累積太多的經驗,都準備好了,就像那圍成一圈的炒飯,都在等待的那一大匙的醬料(就是這本書),淋下去之後,鍋子加熱,炒進了經驗,就是成了「作品」,那將這是一本前所未有的致富之書。
Why not?我的確是可以寫的。這次我蠻勇悍,有點當仁不讓──突然間一種動力來了:我想去處理那個,我一直沒被接受的「財務觀」,為它另外立一宗派。如果被笑,至少,我也提供給一般人,多了一條從未聽過的路走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