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為全家人煮了一桌飯,最難忘的畫面竟是我看到,連我家兩個孩子似乎都為他們爸爸(我)感到驕傲:前幾個月完全不會煮飯的人,昨晚可以煮飯給這麼多人吃,讓他們覺得,以和爸爸(我)住得最靠近的人為榮。煮完,洗過澡,臉上還是油的,晚上再洗臉一次,得再多洗好幾次才能洗掉蔥蒜味,但心裡那種覺得被愛、被感謝,等於為我上了一層保護膜,在這時代,保護了我,讓我可以被裹著安心入睡。

新冠肺癌讓美國也緊張了,弟弟說,比爾蓋茲及矽谷一幫聰明的創投界人士都發twitter對表達關切,而紐約時報認為華盛頓州可能已有數百人感染而不自知,其實我早也覺得這種事很扯,不只美國,台灣也是,很容易懂的,病毒在人們還沒有症狀就已經開始在人群中傳染,所以我們怎麼可以用「這裡只有三十幾例」、「案例不在我家附近」、「沒關係我們這邊都還沒有案例」,就不戴口罩還到處走?一個還沒發明疫苗或解藥的病毒,已不是菁英份子可以控制的了,全民只要最沒意識的10%到處走動,只要有1%的人心態不正確想藉被感染而放假、不上課、或想紅,故意沒遮掩的去接觸、又因為沒有症狀而繼續四處跑來跑去,那病毒只會更快的偷偷潛入所有人的身體。這次若全球大爆發,要怪的是人類自己,因為大家明明已有足夠時間,趁病毒仍被困在中國時早就知道它的運作型態,但大家仍繼續的全民糊塗,無視潛伏期。我現在能做就是開始長期在家煮飯(我自己也太慢這樣做了),今天為了訓練自己,早上都動鍋,試著投入最少,煮給兩個孩子吃竟還是動了五個盤子、四副餐具,然後又全部洗淨了。晚上也會繼續煮飯。

天氣很好,心事就沒這麼重。我想有一天,當肺炎真的遠去之後的某個晴朗的日子,這條貫穿城市東西部正中央的幹道兩旁,一定只會有更多的店面,像今天這樣的緊閉鐵捲門、掛上大大的「租」字,他們都是顧不了寒冬的犧牲者,或許是時代的犧牲者。不過,寒冬沒啥好怕,只要每次都堅決站在時代的大浪之頂,就不怕變成那大浪腳下來不及逃跑的犧牲者──真正的24小時宅在家的世代來了,Uber一定沒想到原本只是在他們叫車服務之外順便做的UberEats,竟這樣建立了一個驚人的外送網,宅在家的世代,不只餐館食物,還有好多需要它幫我們送。

今天的機會,要謝謝你給了我──你說,好神奇,我才剛向你許願接下來要練習「無稿演講」,沒想到就來了兩個演講機會,都是在台上沒有簡報的情況下,空講18至23分鐘,時間剛好都是在暑假。今天來到這裡見主辦單位,主辦單位聽了我的故事,她們覺得最有趣的果然還是離婚後我和孩子的互動,我「變成了一個好爸爸」。我聽了,心中了解,當我把我的故事說出來,外面的人聽了,最記得的是哪一段,以後我就應該接受,用那個來當作我的故事,那樣才可以找到我這個人的人生故事的「甜蜜點」。從前我也不喜歡這樣,講我變成一個好爸爸,聽眾就會推敲:「從前他不是好爸爸」。這就是一般人對爸爸的印象,我很難說服對方,當她看不見的時候我是好爸爸,但我可以說服她,她今天看到的眼前的我真的已經變成一個好爸爸。總之,我的故事這樣講,遠比講什麼前妻霸凌、我怎麼受害、這些人如何害我心臟病、以前寫網路正面文章現在又多負面──都還要馬上命中。

戴著口罩開車,整個世界就是安靜的;我均勻的呼吸,吸氣,呼氣,目前還是順暢的;我的車緩緩的向前,下午是唯一不必太趕忙的時間,可以好慢地將車子安全開到目的地,忍不住又開到了全聯社,加買了一些東西晚上煮,我重複在腦袋裡面思考今天到底該買什麼,有一個結論──冰箱裡面目前塞滿各種青菜以及豆類替代蛋白質通通已經夠多了,我需要的是調味料、料理包,來把冰箱裡面那些過多的生鮮炒掉,我不能再買任何食材了,只能買調味料!

後來的確我買了好幾包調味料,但是,又忍不住了,先看到一種一個真空包,各種蛤蠣、鮮蚵、蝦子等,從馬來西亞、大陸、泰國等地收集過來在台南包裝起來,太方便了,我決定炒進今天的炒飯裡。然後我看到妹妹最愛的魚板,忍不住買了。然後我再走到肉類冰櫃之前,一片鮮紅色的,肉,有的帶骨頭,有的沒有;有的切塊狀,有的是肉排,絞肉也要分成粗的和細的,我看了非常非常的久,心想哥哥妹妹還是要吃肉的,但是我居然買不下手,最後折衷在冷凍櫃裡買了一個看不見血紅色的冷凍豬肉,廠商號稱在屠宰過程中「盡人道」──我現在已領悟,屠宰就是屠宰,哪有分人道和不人道的。

我發現當我是廚藝幼稚園的時候,廚藝小學的東西我是學不起來的。現在我已從幼稚園升小學了,下午接妹妹前,我上網細細的學食譜,仔細再研究了一遍高麗菜好吃秘訣,這次我才覺得我真正開始看懂了,原來,為什麼我炒不好?第一,我炒菜的時候,不懂得要加水致滾沸,把爆香全部逼出來!第二,爆香的時候原來是要轉小火,而不是大火。然後第三,可以在冷鍋時就放入蒜末,不必等到油爆熱後再丟。

晚上開始煮飯,今天不打算用料理包了,全部都是自己從頭開始炒。雖然花了如此多時間看過食譜,到了當下,馬上又患了健忘症,我對食譜真的就是沒感覺──後來我是有浸過高麗菜、爆香用小火、蒜片微焦立刻澆清水,炒飯時我也實踐用鍋鏟壓飯,但,還是不夠好吃。不過哥哥妹妹已經說OK,今天三道菜:黑胡椒香蒜鮭魚、蒜苗炒肉絲、黑木耳高麗菜,孩子說,三個大概打成平手,都蠻好吃。最後炒飯,仍沒味道,只好再用椒麻重炒,哥哥又全部吃光光了。我在8:30左右完成全部清理,算一算今天再次花了四個小時,從備料到全部乾淨。

今天寫給朋友信,寫了很多SaaS:「半年前我跑矽谷兩趟,參加好幾場創投活動、見了幾位創投,他們直接了當的跟我說,只要我手上有一間SaaS公司,無論是做什麼的,只要擁有一批固定月付制的會員,他們就有興趣,資金也不是問題。但這個好消息的另一面就是,即便我公司正在做多麼偉大的事情,如果手上只有幾家零散的大客戶、沒有任何固定月付制的會員,那抱歉,他們連談都不想跟我談了。」

我也想起我自己在這方面也算是有點經驗的:「我之前經營的廣告公司也是用某種訂閱制在搞的,與其和企業客戶簽合約,我改為請企業付我每月固定費用,企業就可以不必再自己請行銷人員當小編了,且費用低於一位全職小編的薪水,還可以隨時換人。而我這裡,則需要找齊一批小編,訓練他們可以同時服務超過一家企業………全盛時期我們有100多位候補小編,服務中的小編高達20幾位,有些小編若可以服務多家企業而維持水準,他們就可以賺超多(當然我公司也賺超多)。記得當時有一位台大畢業的優秀文青小編,不到30歲,我們每個月付給她的費用是13萬元,即便出國留學了也可以繼續月入8萬元,想想,當時也曾是訂閱制的先鋒呢!」

再來是我接下來的目標和理想:「原本上班就已經是一種訂閱制,只是我們只有一個『用戶』,那就是我們所服務的公司、我們的老闆,他訂閱我,每個月付我薪水。但,如果我們如此具技能,為何只限於一個用戶,為何只能為一個老闆工作?只要我們再多三個用戶,薪水砍一半,我們的收入就變成原本的兩倍!如果我們變成一百個用戶,讓大家可以用原本十分之一的價錢就取得我們的美好,那我們收入就可以一翻變成原本的10倍!在家裡的大家,是不是可以想想,如何將自己的技能『規模化』,變成被熱情訂閱的Ben Thompson呢?」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