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就是孩子已遲了兩星期的開學日,路邊看到某學校門口,一群家長圍在校門口準備。開學的確很緊張,疫情會不會更嚴重?嚴重到應該再度延後開學?無法預知未來,不知道,所以只好照常開學。剛好在和孩子說一個可能性────新冠肺炎的傳播力,可能某天仍得像大浪一樣,灌進了全球所有人口,每個人都無法倖免被「沖」一次。全球人口70億,目前得病皆是相對已開發的國家,致死率2%,那麼,我們已經知道,至少會有7000萬(1%)至一兩億(2%至2.5%)的人口死亡,這數字將超過14世紀的黑死病(7500萬人死亡)、二次世界大戰(7000萬人死亡)以及1918年西班牙流感(7000萬至1億人死亡),成為史上全球死亡人數最多的單一事件,但,考慮到全球人口這些年暴漲上升,這數字仍不能算「非常非常多」,幸好新冠肺炎的致死率不高,但,當新冠肺炎真的打向全球人口一次,由於身邊一定會有親人或朋友過世,太多可憐消息,即會發生一件比病毒更可怕的───那就是,當初第一個說要把邊界關掉的,第一個帶起頭要帶群眾抗議的,第一個說每個國家都要自己玩的,通通都會變成「英雄」、「先知」,由於他們的未卜先知,他們將得到失落的群眾不理性的擁戴,或許他們將領導21世紀的世界;而由於他們本來就是隔離主義者,因此他們應該會讓21世紀的地球變得更各自為政──而那條目前全世界皆通的互聯網,有一天,當美國都無法再保護它,也岌岌可危。

早上,我和孩子約8:25出發,妹妹突然說她還沒寫完數學,這個緊急時刻,哥哥一分鐘也不讓,說他等一下無論如何都要出門,肚子餓得都痛了呵,妹妹則告狀哥哥剛都在偷玩手機,哥哥又說完全沒有、一分鐘都沒有。看兄妹倆又開始衝突,我從25分,延到35分,延到45分,隨時都有可能因為哪個孩子大爆發而取消──那,會很可惜,因為今早,會是一場臨時但美好的安排:我約孩子在寒假最後一天起床到早上花市買盆栽,和你,一起。

我家兒子,就是最後一個與你見到面的家人,我不敢提醒他,是他自己說,今天真的要見到阿姨嗎?他說他OK。我們車子停到了你家後門,美麗的草皮前,妹妹大叫,出來了出來了,看到你慢慢走出來,竟捧了一盒剛切好的芭樂。你上了車,哥哥很大方,主動和你打招呼,我心裡的緊張瞬時消解,他們開始狼吞虎咽的吃芭樂,我們一起來麥當勞,各自點了自己要的,你播給兩個孩子聽你愛團的印度歌曲,這就是孩子們對你的印象──一個文青來著。這麼早的花市,沒準備要開放給一般客人,我們停進去貨車停車場;現在的花市,花兒特別的豔麗,左右兩邊的擺設不像「市場」,像美術館,不,比美術館更漂亮,每一種花都可以買回家,不買,是因為選了這個永遠都有另一個更漂亮的;花已經不一定有花瓣,有的是乾燥的果子,有的是純白色蓬鬆的棉感,不知是該植物的葉子、花、或種子,更多的是乾燥花,一把一把的,看到黃褐色的麥色就好像徜徉在一片麥田,醉了。你很厲害,叫出名字的不少,我們在廟會叮叮咚咚聲中穿過花市到另一邊的盆栽區,買了可以吃的迷迭香、辣椒、薰衣草等等,搞定後,還去樓上買了一些容器。

孩子還在寒假,但內湖科技園區的成年人正在上班,這裡的辦公大樓留下好寬的間距,陽光照在空曠的樓房之間,停好車,這裡就有一大片的坡地,鋪滿鮮綠色的草皮,被日照晒出了螢光,只有溫哥華的史丹利公園才看過這麼大片且有斜度的草皮,這裡的上班族,隨便一位,就可以在這麼一個簡潔大方的工作環境,做一些全球的事,這裡辦公樓,都是大片玻璃、大片白色的光滑牆面,走道和大廳都比市區辦公室還大,而這間知名咖啡廳,佔地不用說,從一端走到另外一端腳都會酸,這麼舒服的地方,我和你帶著兩個還不太熟的小毛頭,各點了一個餐,才發現原來飲料和pizza都應該自己做才有意思。妹妹拿一條彎彎的燈管,在燈光下順利地把功課寫完,哥哥玩手機,而這個文青阿姨你呢,也在另一管燈光下讀了一些「告別娑婆2」。

其實我知道,愈看這些,愈覺得我們有些距離,我也不否認,我還在學習中,而我的時間和精神都沒有這麼準備好去專注著往那裡學習,因為它對我直接的志向沒有直接的幫助,我只能先將它放在一邊。但,我知道,這是你最重要的「志業」,所以我可以感受你的無奈,那無奈有部份我也感覺到了一份,屬於我自己的。因此我也不會怪你的。然後你要往另一個志業去修習,我能做的也就是當你的練習對象,暫時也無法和你一起。多可惜,對不對?

當我真的趕在妹妹補習班開始前,將你送到了遠方的教室,再將剛剛睡了一整程而精神飽滿的妹妹,送到她的補習班,成了一個完美的圓,我就知道,以後已經不一樣了。當我帶著你買的盆栽回到家,和哥哥在家前面的陽台一個一個擺好在白色的大長盆裡,他開始澆花,然後我把你的盆栽收好,稍晚你回來再拿給你,我的感覺就是,我已經看到你,加入了我們;我們兩人總是這麼勇敢的踏出一個又一個的「第一步」,我們的人生秘訣很簡單──只要灑了種子一次又一次,花也將開了一朵又一朵。

回來,繼續開花,兒子主動說要看Netflix裡面的比爾蓋茲紀錄片Inside Bill’s Brain。我先懷疑他是否真的要看,所以把他手機沒收,他真的繼續的看了。這片子,我們大概曾經試著想開始看三到四次,每次都是看到比爾蓋姿超速開車那晚開始看,但這次我們真的看了───看到樹林中的散步訪談,到他的豪宅書房訪談,在他的會議室一邊寫白板訪談,開始講污水系統,拉到他的小時候,訪談太太、姐姐與妹妹。第一集他完全沒講到比爾蓋茲創辦微軟那段,講都沒講,但卻已特別的啟發,激動極了。對我來說:一、永遠都用創新來解決問題,就算是全世界最有錢的比爾蓋茲,面對自己想解決的問題,錢還是不夠,只能用創新;創新,還是一個最強的解決方案!二、就算遇見了最困難、看起來不可能做的(如幫助離婚爸爸們),只要願意相信應該是那樣子,嘴裡含著眼鏡的、左手不斷地抄寫,最後一定會想出來,最後的成果也永遠是甜的。三、如比爾蓋茲這種超級超級的成功,來自於做出「當代人想不到(或不敢做、不願做)的」。當你開始做當代人想得到或已經正在做的事,那就不會出現超級超級的成功。所以,要超級超級的成功,其實「很簡單」,只要做了一件別人沒想到的,堅持做,那麼,遲早會成功。

這樣的成功人士英雄紀錄片,讓我對成功更加渴望,而且讓我變得非常「樂觀、有希望」,願意將我的跑道拉得更長,而非急著去做出一般人所稱的那個小成功(有錢、有名、得到掌聲),而要做真正的大事。在美國這樣的思維司空見慣,但回亞洲,我常常忘記了,而我高興的是,我已經想起來了。而我的兒子好像也跟著想起來了。他對比爾蓋茲是有興趣的,且因為此片將他的特質連結到他的兒時,對我孩子應也有啟發作用,譬如比爾蓋茲和她媽媽衝突最多,猶如我兒子和我衝突最多,當初對爸爸的誤解,或許未來某天也會因為我的離去而成為人生中最糟的一天,但這不是我最感到溫暖的──我趁機提醒兒子,還是要跟著主流學上去,看,比爾蓋茲的太太Melinda,原來是杜克大學22歲就拿到MBA的高材生,進入微軟後繼續受到注意,比爾蓋茲其實找了一位完全匹配他聰明才智和積極創業性格的伴侶來作為他需要的那個事業夥伴。我也想到了你,覺得──我很幸運。

讓女兒在公園和她朋友玩了一小時,她碰到幾個討厭的小朋友霸佔那個最好玩的斜斜的轉盤,讓她們都不能玩。今天的公園真的爆多人,好像大家都趕在開學前一天好好的玩──回到了家,我還在考慮是否今天該下廚?做過一次飯,就會覺得,下一次不煮,好像我就沒有盡責;然後我找不到一個理由來解釋為何我不做飯,即便或許其他地方我很成功,只要今天沒煮飯,好像就不完美了。一小時內,我就弄好了,煎櫛瓜、櫻花蝦嗆鍋高麗菜、三杯花枝丸、蒸蛋,還有附贈的:煎豆皮。(妹妹評語,她平常不吃豆皮,但這個煎的豆皮她願意吃)。這就是今天所上的菜。我有在思考,如何利用時間打帶跑,發現電鍋除了煮白米飯,還可以再跟著蒸至少一樣,所以今天大嘗試,兩杯水的飯,順風搭了1.5杯水(其中大多是高湯)加三顆蛋與一點點醬油變成蒸蛋,同時放進電鍋,蒸的時候我就來炒菜,先弄了簡單的櫛瓜、煎豆皮,再用三杯粉料聽他們指示加入米酒和水、將我的食材醃過20分鐘才下鍋,非常入味。然後是妹妹喜歡的嗆鍋高麗菜,我上網發現,弄這種高麗菜,中間要突然加「醋」,後面再拌些蠔油和醬油,就炒出了一個有個性的味道了,但和「開飯」那種餐廳比起來仍有一段差距──但我至少確定完全沒加任何味精、味素,無論天然還是不天然的都沒有加。而今天我這個下廚的最大的「獎賞」就是────兩個小朋友把蒸蛋、櫛瓜全吃到盤底,妹妹還添了兩碗飯,且我一次擺出所有菜,覺得我這個離婚後單獨撫養兩個孩子的單心爸爸,已經像個媽媽了,真的有媽媽的水準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