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的開始,昨晚我們都做了夢,你說你夢到賣手扒雞給客人,客人只想吃煎的不想吃烤的。我也夢了,夢到以前公司最成功其中一個主管,大概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從你幫我整理的倉庫看到了公司的相簿,夢到在某個孩子郊遊活動碰到他,他玩得很認真,我則不想玩;玩的時候還不想玩,就很痛苦,被關在那邊,跟著四處走,無法回家。可能也是相簿看到從前員工旅遊拍的照片,我這個老闆和同事玩不太起來的感覺。在夢裡我想問這位主管他現在在做什麼?但因為自己狀況是離婚的,又不想問了,因為這個人比較主流,很有自信,很有能力,我則覺得現在的我,什麼都沒在做,一事無成,不宜和他透露太多。離開了夢,醒來了,卻爬不起來,不想爬起來面對現實,覺得整晚被這個夢給整個佔了,沒睡飽,想清靜的再睡一下下。

兩小時後,我上台分享,來到當年另一個更成功的主管的公司,優秀的他,將爆紅行銷愈做愈好,才剛得了一個病毒行銷廣告獎。而所有的行銷公司最大敵人都是員工流動,我希望今天的分享對向心力有幫助────我不再講行銷,改講「離婚」之後的茅塞頓開。這是上次第一次和第二次離婚活動的演講內容,這次卻對一群未婚的年輕人講,不錯的是,一小時後,竟然有三位同仁舉手發問,可見這題目引發了他們的好奇心:「假設未來會很糟糕,未來就一定會快樂嗎?」「如果還有機會,還會再結婚嗎?」我猜,對現場的年輕男女來說,我這個已結婚十幾年、有兩個大孩子然後又已離婚的男人,幾乎是另一個世界的異類,而我願意來這裡無所遮掩的分享我離婚的心境,他們對我更感興趣(比那些離婚爸媽對我都更感興趣),他們看我,好像在看一個雲南深山原住民分享他家點點滴滴,因為陌生,所以有趣,但又不完全陌生因為──以後可能自己都用得上呢!是的,我開始覺察,由於這些故事都是如此的特別,因此,當我今天說了一個故事、一個情境,台下幾個人今晚、明早、或未來某天可能就會回來一直想一直想那個情境,所以,我說得格外小心。我想,目前市場上可像我一樣冷靜的、詼諧的說說離婚的事的,實在很少,幾乎只有我一個。這樣來看,這就是我可以帶給現世的價值──「離婚代言人」。要繼續發展這,就必須站在平等的天平上,男、女皆幫助;我的主要對象亦不限於離婚男女,而對全體的普羅大眾(就像今天這一群人)──如此廣又通澈,我更有興趣了。

這位成功的年輕老闆,我問他,手下幾十個員工,萬一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來了台灣,大家要隔離,怎打算?他舉例,大陸那邊的廣告公司其實都是準時開工的,之所以準時開工是因為所有人都在家工作,照樣可以完成「已經簽的案子」,而「還沒簽的案子」才是問題所在,因為隔離而可能造成不容易去拜訪新客戶,客戶也不想接新的東西,或許連最基本的「預算」都因為疫情而砍光,大家都在囤糧渡寒冬。因此這位年輕老闆的看法就是──先算自己可以撐多久,確保自己可以撐過一段時間,比方說,20世紀初的西班牙病毒得等「一年半」才消失。我心驚,一年半,我一個人都沒辦法這麼久,既沒辦法這麼久,怎能讓它就禁閉了我呢?疫情不會斷了網路,他說昨天才剛因為韓劇完結篇,大陸三大網路爆量到斷線,可見大家在家還是善用網路在追劇,「網路就是新的馬路」,馬路沒車沒商機,沒關係,全到網路上,商機都來了。我們應該都要趁這個機會,如CNN說的,趁現在執行一直無法執行的職場大改革reform,讓「在家工作」變常態,「在家」也可以很有商機。

二月已過一半,實在很快,疫情繼續發展,我實在需要趕快。我今天實在不想下廚,但即便不下廚,我還是得和妹妹寫完科展的報告,還有明天一場活動,這麼多活動,不如一步一步的照實來走,別想跳躍。事情一定做得完的。事情一定趕得上的。我只覺得抱歉,今天一收假,一直沒有和你說話,我埋頭做完事情、趕上時間,只能在心裡「心電感應」你;人生沒有心電感應,有的只是信任信賴。

大家都戴著口罩,沒戴口罩的人就變得突兀,突兀感覺甚至覺得,為什麼他的臉下面有長一些「奇怪的器官」(其實是鼻子和嘴巴),好像人類的臉應該就只有眼睛和口罩,才是正常的了。別小看這種事,過了三個月,搞不好一些人的審美觀就被永久的改變了,會覺得戴口罩比沒戴口罩還漂亮。記得兩個星期前上課,講者沒戴口罩,我還覺得這樣比較舒服些,到了今天,講者沒帶口罩,我就覺得他怪怪的;所以我今天在台上開了一個玩笑(也是事實,就是我在越南遇見鑽石公主號,目前可能已超過20%乘客都感染了冠狀病毒)所以全場我都戴口罩,明天也會戴口罩,一層隱約的顧慮就這樣消除掉了。

下午回家,還是來下廚了,再次做「阿爸滷味」,從網路上學到另一招,大量的薑與蔥蒜,先炒香,加入醬油和冰糖。上次死鹹,這次我加甜了點,醬油也沒加這麼多,且使用薄鹽醬油(網路上說醬油是滷味的靈魂,他們推薦薄鹽醬油),然後把剛剛炒的油全部倒進滷汁一起滷。第一次起鍋試吃,滷汁的味道非常驚艷,是一種香香的、帶甜的薑味,滷料則未入味,第二次我加入黑香菇等提味材料,試吃之後發現仍沒味道,只有豆皮勉強可以,不過,一給給妹妹吃,妹妹竟說:「哇,這次很成功耶。」但下一句她又說:「我本來就只吃香菇而已。」電鍋在煮滷味,我沒有閒著,多炒了幾道菜,包括自稱的「Amazing fish」,哥哥說還不錯呢,我承認是用照燒雞的醬料弄的;然後再用剝殼後的毛豆炒了腐竹再炒了牛腩,牛腩是買現成的(今天第一次嘗試用外送UberEats買大潤發超市的生鮮食品到家中),其他我自己調味,還加了可樂,結果哥哥也說好吃、非常好吃!「只有牛腩好吃,其他普通。」我炒菜還是少一根筋,味道如何衝上去我還不知道,可是剛才放涼一陣後,我吃了一口可樂毛豆又覺得它味道非常好,滷味也是。今天又學會一個新技術,直接在電鍋鍋底鋪上紙巾,就可以做水煮蛋,只是我要弄兩次才會熟。

夜深,和妹妹兩人送去了剛弄好的滷味,你請妹妹喝奶茶和藍莓bagel。這是妹妹第一次拜訪工作室,面對這個突來的小貴賓,你好有愛,而我看著你們倆坐在綠色沙發,這畫面實在過於可愛,怎麼拍照或錄影都抓不下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