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過了午夜12點,和你還在聊天。我和你說了我想到的新事業規劃,我蠻喜歡這個規劃的,因為可以自行製作內容,累積成價值,且可以產出分散式的、可scale up的商業模式。最重要的是還可以讓我去匡正、教育目前社會對爸爸們的負面刻板印象。你提出很多尖銳的問題,一題接一題,我能回答的就答,回答不出來,我就噘嘴,往下看,其實心裡是高興的,因為我如果能解決你提出的「所有的」問題,那這個點子就無敵堅強了。昨晚我是抱著這樣一個安心感睡去的。

今天天氣就冷了,我們已將這個情人節一連度過兩天,過得滿滿的。然後今天又要出門了,更多成長等著我們。我們來到南京東路,這條既是我長大的地方,兒時上學的地方,三十年後自己孩子長大的地方,更是你過去十幾年常來的地方。我們和這條路顯然結下了很深的緣。今天在這裡吃飯,然後悠閒的走,後巷、前巷,大路、小路,冷空氣飄,視線都是灰,路人不多,擦身而過,因為大家都被口罩遮住,聲音都被口罩悶在裡面,整條街特別的靜,但你還是認出熟人,打招呼,然後驚喜發現這間路口鐵板燒竟是「青菜吃到飽」,我們兩人吃了五份高麗菜、三份豆芽菜,吃素也可以吃得這麼愉快。

昨天中國大陸新增肺炎人數,從前一天增加5000多件陡降至一天才2500多件,當然這和前幾天改變算法,將不舒服但尚未證實得病的人都算進去,可能造成增加人數減少,但,這樣的好消息,至少讓大家似乎又有了希望,好像此病毒有可能正在減緩中?儘管上週每日死亡人數才剛剛破百,而昨天一天就死了140人,等到未來某天每天都死1000人就會是很恐怖的畫面──還好此時顯然病毒仍被contain在中國大陸,其他國家的案例如新加坡、南韓、香港等等都離破百例還有一段距離,因此WHO稱讚中國bought the world more time來對抗此病毒。由於病毒目前為何散佈這麼快速的原因仍不明,我們甚至都在懷疑是否自己已經先得過、然後自己痊癒了,尤其當時在日本我已經喉嚨不舒服,到越南幾天後自己好了,但你也分析,照這樣看來我身邊的人應該都會有症狀,不可能每個人都好好的──這樣也好,這病毒由於大家都在猜測,慢慢的,大家都有更好的邏輯推論能力。另,之前弟弟第一時間就告訴我Hacker News被推到第一名的那篇文章,現在已廣被媒體引用──「World’s largest work-from-home experiment」正在進行中!我悔恨自己沒趕上這波。弟弟很熱心的幫我問了Cjin他們,他們也回覆目前似乎沒有積極的個人推廣者,也「應該」要有這樣的一位推廣者。嗯,那好。或許我又熱起來了,想來推廣推廣。

我們來到這家咖啡館,第一次來,上網查震驚它被60幾則評論都評成五顆星(後來才知道是因為打卡評論就送小巧克力蛋糕),它有城市東邊的熱鬧,再滲了民生社區的文靜,單車族友善,這天氣不適合騎車,午后空位多。它的熱巧克力,只苦不甜,非常好喝;電台的歌聲從藏在天花板很內裡的喇叭微微流出來一點點,不多,剛剛好,在微微睏意的午后,這種剛剛好的安靜,感覺實在太surreal超現實了。讀著最新病毒情報,口罩一下子戴,一下子又脫掉、吸兩口新鮮空氣,你靜靜的聽你的作業,我思慮著遠距工作的大機會,我寫道:「因應現在武漢病毒、全球可能都要在家工作,或許應該用一些簡單的AI概念來做一套work-from-home的機制,目前病毒只限制在大陸,但美國CDC認為此病毒有可能在後面擴散到全世界,造成恐慌、所有人都被逼著在家工作。」我寫道:「顯然是一個還在發展中的機會。目前大家都認為應該會沒事,但如果它真的到全世界了,那全世界的人都會被逼著『立刻全部在家工作』,目前的上班機制根本無法支持這樣的變卦。」明天會發生什麼,不知道,今天我卻不能睡著,一睡了就錯過了;原本我是萎的,病毒來了我是怕的,但創業之火又燃起的時候我又變成「樂」的,無怪這變成了非常超現實的一個下午。

說不定,下一個周末,我們就無法在外面走動了。說不定,現在就是我們最後的「自由」。特記之。

小憩過後,精神滿注,這時候,特別想做一些「簡單」的事情。腦筋愈清楚的時候,愈覺得應該做愈簡單的事,也特別覺得,如果可以想出一個簡單的方法,即可以掌握某個大機會。現在我看到的是兩個機會:一個是我已經努力追求三年的「爸爸受困」的機會,追三年,也困了三年,尚待找到一個下手處。另一個機會則是離婚後必須獨立撫養小孩、被關在家裡,最近更因為新型冠狀肺癌而自動發揚光大的「在家工作」的機會──這兩個都是真實的機會,但是我一定要找到一個簡單的下手處,做下去,即可順著往上堆疊;我寧可不要動,花時間去想到那個最最簡單的下手處,再動。

開了十幾年的虹光觀邸,你一直都跟著,在這個被大雨淋成灰色的雨牆當中,警車慢慢開過,卻沒有車或人讓它監看;氣溫降到10度,我們提著從越南帶回的禮物拜訪,觀邸主人則分享她剛去學了「薩滿」課回來。我有一感,在工業時代,不只商品工業化,連生活的場域、工具,也全都商業化、公版化。如果我是一個上班族而我在寫日記,我可能每天都寫我去麥當勞吃飯、去Whole Foods買菜,然後買的東西也每次都一樣──上班後,全球的民眾都在長得差不多的辦公室、使用著同樣牌子的高科技產品,再也沒有當地的味道,也沒有家的特色────直到,像這一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大家都被關了起來,才開始感受家,的美好。

薩滿是南美印加古人對生命的態度,它的概念裡沒有天堂地獄之分,所有事情竟沒有對與錯、好與壞,只有「強度」──強或弱。這些學習它的人,從各地聚來台東某民宿,聽說二十幾位,其實原各有所屬,各有所信,或者,他們其實一直都沒有一定信什麼、沒有設立任何界線。對他們來說,人生是豐富的調味,可以同時是佛教徒也可以同時信基督。在這地方,充滿了「小」的風情。或許,這是我所要開始推廣的一種,在後工業時代,人們開始必須在家裡,透過網路,「作準備」。是的,「準備」或許是現在要做的最重要事──為目前還沒出現的、一起先做準備,為夏天還沒有出現的下個冬天做準備。然後悲觀一點的想,也為可能發生的更多的「人為災害」(比方說「戰爭」)做準備,甚至,為可能斷掉的網路,最絕望的隔離,最後的最後,來做準備。

他們說,這波病毒可能也是在「物競天擇」,篩下來的是精神層次比較高的人……這些理論都很新穎,我還蠻享受這樣的聊,坐著聽著這些揣測,本身也是一段療癒;若沒有這個肺炎,民間不會流傳這麼多「理論」,當病毒肆虐,生物醫學會大突破,宗教也會跟著大突破;亂世之時,宗教本來就容易興盛,在網路傳播下,人人都可以大鳴大放,更豐富起來──若身邊親人死於肺炎,而自己又無工作且須被隔離,這實在不是一顆平常的心智可以支撐下去的你說是不?或許我真的是因為病毒威脅而軟腦了,我怎麼覺得,現在的確應該做這個市場,而且遠距工作,是遠比離婚還要更大更廣,更是此時歷史的關鍵,更像是目前超級趨勢。我已不是在做遠距工作,我已在看人類可能的後網路時代的更獨立的自我,為它立下新的趨勢觀察。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