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切切且實實際際的,我已經run out of time。每次我一有事情做不完,汗水就微微的滲出一點,卡在毛細孔,以致全身都是汗黏的;我確定已將時間搾至最後一秒,昨晚快到半夜兩點才睡,在兩點之前,我都忘了已經站了多久沒有坐下,才可以將實驗完成這麼多,瓶瓶罐罐都洗好擺好,腦袋裡的構思從未停過,但時間仍不夠,如果今早不是孩子還在睡,萬一孩子早了些起床,我的時間就馬上全都卡死出包了。

不公平。每個人都生活在他自己的時間裡,有的人得忙成這樣,有的人都不必忙。當我忙的時候我最擔心我家孩子沒有忙的「習慣」──哦不,他們很忙,他們把這多出來兩週的寒假時間「忙」得滿滿的,忙什麼?忙手機,忙畫畫,忙鬧,忙玩,不過,我想,只要爸爸(我)是這樣子一直忙一直忙的人,小朋友應該也會被影響的。他們叫我什麼都陪伴,當我陪伴他們的時候,他們看我著急的樣,看我在做事的樣,聽我講話的速度,一定也會變成我──昨天,他們其實也用了那新買來的1200片長條形積木蓋好了驚人的城牆,哥哥也用電腦製作了「羊之呼吸帝國」的「身分證」,唯妙唯肖;孩子們也看了一部電影,當然肯定也玩足了他們每天的手機時間,還看了鬼滅之刃幾次了,其實,真的,一天下來,也做了很多事情了。只要我繼續把時間填滿,不可能不成功的;只要小朋友繼續把時間填滿,不可能不成功的。

再忙,仍有自信,I always get things done。今早起床我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乘著像風的愛,我坐上去,一口氣寫了六張愛心,用繩子串起來,粗粗糙糙的,趕上時間送給你(而我收到更棒的禮物,小卡片和戒指)。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我特別想與你一起過。以往我只把它當作一個商人的日子,當時年輕的我對這日子還蠻cynical的,但今天我只想和你一起過,還好爸媽來支援,帶孩子去他們即將住的淡水走走、搭八里渡輪,讓我可以和你出去走走。今天是上班日,我們趁沒人,來到了捷運站旁、平時應該人潮滿滿的溫泉。泡過溫泉後,黏汗都洗淨,第一道涼風吹來就吹得乾乾爽爽的了,舒服之中,思考跟著變得好慢;窗外的木製風車轉著,我覺得我的思考轉得比它還慢。

這是關鍵時刻,今天是週五,下週二就要辦下一場活動,這是一場已經辦過三年的標準的「看不見孩子的爸媽」系列活動,但因為肺炎疫情,報名狀況非常低落,我也不好意思向各群組宣傳。另發現,現在的離婚社群有一個傾向───「會認真聽我說話的人,其實是一個想『教』我的人。」想教我的人非常多,完全不缺;如果我願意「被教」,我可以找到很多很多願意聽我抱怨的傾聽者,當我抱怨,她/他也向我抱怨,但這感覺其實並不好,氣場不正向,這代表什麼缺口呢?大家還需要讀到什麼呢?

溫泉區在山腳下,我們聽Google的話,泡完溫泉,轉個頭直接上山,山路將我們帶往更遠的東北方,山路一段一段的拉高,到了這座草山景點最集中處,於是,怎麼彎曲的山路,都還是柏油路和好鮮豔的雙黃線,時有小字號的小型公車經過。然後山路突然停止爬升,我們卻沒有回到平地,還在山上;這是已乾枯的竹子湖,形成平原,我們車停在平原正中央,環繞四周的山巒都離我們好遠,遠方山頂爬滿你最喜歡的灰白色雲霧,正呼呼飄動著卻對這平原沒有威脅──它實在太大了,獨棟房子散佈在這平原上,全都是快炒店,每家名字都是兩個字,只有一樓是餐廳,想像是不是老闆一家住在二樓,每天打開窗子看到一公里外青翠樹木被風搖動著和他打招呼。一整片的海芋花田,純白色的,情侶好幾對與我們擦身過,對著花兒指指點點,聽水流在溝涇間流動。

你和家人常吃的兩間快炒餐廳都沒開,我們試了Google評價高達4分的「頂湖」,正是剛剛最明顯的、閒適的站在平原正中間的那棟紅色斜屋頂的,問了店家,二樓果然是住家。我們坐進剩下唯一露天座位,其它位子都滿座了。難得吃山中熱炒,覺得點五道不夠,來的每一道卻是三四人份巨量,你一邊給我看雲南小鎮沙溪的影片,要不是Jeep拍了這支廣告,我無法這麼完整的看到你曾住過的那58號小院所在地沙溪、和它這樣初次的見面──原來是如此古老的街廓,人人互相認識,有空就來中間叫做四方街的看戲或看人;你每天都如何的在一個比竹子湖更大幾百倍、更高海拔的綠色大地健走一小時。然後我們被影片帶入了「隔壁老樊」所唱的這首「你的姑娘」,在沙溪這地方,此曲特別應景,在陽明山這間熱炒店的戶外,抬起頭來還有點愕然,因為突然間,我還真以為自己在沙溪了。你說在中國內地有些歌手不很紅,但超市愛播放他們的歌,聽到耳熟了;我看了這老樊所寫的文字,實在不是我可以達到之程度,那我就只能每天寫日記,然後當離婚世界的第一線記者,這個角度,讓我可以得值。

美好的地方,美好的天氣,此時已確定,今天已是美好的情人節,於是我們從南邊一點的出口下山了,這條路大家都走,路太大,太熱鬧,少了野意,經過沙溪認識的台灣姐姐開的飲料店,關門沒開;到底有幾家店因為疫情而關門不開的,它們又要關到何時?回家的路上,還沒黃昏,上面已先灰陰了滿天空,沒多久,下起了一點點雨。原本是否我們今天太早回家的疑慮?一掃而空,還慶幸剛剛已經享受了今天最後的陽光;當其他人現在才上山,我們早已在回家路上,車上仍繼續循環播放隔壁老樊的歌──今天我們過得這麼好,值得一首主題歌。

你知道我累了,下車買一瓶零卡可樂給我,離開了,讓我在地下室睡了一下,驅除倦念,腦袋清明,每根思緒洗了乾乾淨淨,來健身房,現在人數是早上的二倍多,還繼續湧入更多剛下班的男男女女,我的精神比早上更好,此時看出來了,有些做法,比較起來,你比我成熟多了。你懂得不回答,我就不會繼續煩膩,然後就會打開;總要經過長時間之後我才會自行的了解到,你是為了我。從照相也看得出來,你總看到一些我沒看到的風景,總要等到一整天完全結束,我才從你寄來的照片發現,噢,原來當時你看到了這個?今天,當我們在那間山頂「頂湖」熱炒店,我們坐的那道牆邊,牆是用小小的、八角形的窗格組成,紅色的窗格,看出去是綠色,照例不遺漏的全都被你捕捉下來,這才知道,我看到的世界,太淺,不是真正的完整的世界。

今天外帶了太多美好,來健身房,我一口氣舉到114公斤破個人紀錄。在健身房看到別人無論是高是矮,是壯是弱,每人面對的都只剩綁在自己身上的這個重量,今天就算只舉40公斤,可能我是剛開始的初學者,半年後可能會壯到讓大家認不出來──所以誰都沒時間去笑別人、或自豪自己,沒有一個姿勢不是難受的,沒有一個器材不會讓我感到痛的,眼前這個重量實在太巨大了,但這巨大也蠻容易打敗,只要順利舉完20下(以前是15下,現在增加到20下)就是完成了。

市況也是這樣,不是乎?回車子的電梯,看到推著孩子的年輕媽媽,孩子都還在嬰兒車裡,才步出電梯就冷冷又狠狠的兇她老公,去,快去買麵包,老公默默的離開去買……我想,男人總覺得自己不會是那個人(爛男人),沒想到,最後還是得變成他以前聽過的那樣的人(爛男人),這也不是女人的錯,我在長篇小說自序寫的,這是「整個社會」一同的習性,本身是父權時代的遺毒,得等到下個世紀往回看,才會看得到這個時代我們都有一點點偏了。所以這個時候,我不必和社會對撞,只要做好我該做的「善事」────謝謝你了解我,謝謝你包容我,我在這麼容易掉眼淚的玻璃心的後面,卻有一顆非常強悍的正義心,所以我繞了一圈,又忍不住想做這個志業了。

美國CDC總裁對目前新型冠狀病毒發表看法,預言此病毒可能變成一個社區性的病毒,就是你我都有可能像得到感冒那樣的得到此病,目前只勉強的用不合理的隔離機制在「爭取研究時間」,不久後,尤其上班、開學、通航後,一不小心,加上無法像中國內地那樣的嚴密控管,就可能立刻爆發,這樣看來,我認為,現在大家有點鬆了,有點放心了,反而應該趁對此病毒資訊已足,更積極的做新一輪的準備────目前所知,它傳染力非常強,但由於致死率低,可推測電力、網路線、甚至餐廳等應該都會維持開放,如同現在中國大陸一樣,不致像電影演的人都死光光了,連電力也沒了。不過,雖然致死率低,但它的潛伏期、傳染力還有對長者的致死率皆足夠讓民眾非常恐慌,恐慌到沒辦法工作,恐慌到要求每個人都關在家裡,趕在這個恐慌發生在美國還有台灣之前,我們應該再做什麼準備?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