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妹妹一起熬夜做出,第一個「可以吃的洗碗精」,好鹹!自製橘子醬、臭豆腐趁熱快遞給你

的確雖然我對「Remote Work」(遠距工作)已經太遲,但我的確非常需要它,從現在開始10年,我很有可能都需要一直待在家裡!這是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非常非常嚴峻;即便我身懷絕技想服務,或任何人想聘我,也不可能再進駐任何公司,連開個會都有困難;這樣的情況下,我該怎麼安然在家,然後工作?

今早真的不錯,你幫我接待了會計師事務所,將他帶到窗明几淨的樓下大廳,很舒服;蓋完章,走出來,外面正在割草,撲鼻的草香,達達達達的割草機,噴出藍色的煙,旁邊還有一個阿嬤戴著塑膠手套在種花,還有陽光,輕輕的小翅膀飛舞,跟著幾片花絮的飄,美好的聲音,美好的早晨,全部在一起的系統,讓我舒服的工作,我是被逼的,但如果世上所有人都可以這樣,該有多好?新型冠狀病毒可能已永久的改變職場一些事,這才是開始而已。目前有很多遠距工作的群組,但大部分都過小,過於低階,像一群不想工作的人,或一群以Digital Nomad為名一邊旅行一邊玩樂的,如我弟所寫的文章,有害於遠端工作的形象。

早上我叫妹妹先在旁邊和她哥哥看Netflix,我自己先處理她的科展;我須要先找到「製造污垢」的方法,才能測試今天要調製出的洗碗精到底是否可以洗淨污垢,怎麼弄呢?後來決定,既然我們都已買了五根刻度型試管,就應該繼續滴油在裡頭,和水,然後加入洗碗精,觀察那些油如何的改變體積(被洗碗精帶走);如果沒辦法測量清潔劑讓油汙減少多少,無法數字化,那就用「質化」的觀察,觀察油汙和洗碗精互動也可以啦。此外我還試了好幾種油,除了香油,還用了沙拉油、醬油。

中午,上班族出來吃飯,我卻捧著一碗剛從鍋裡舀出來的自己煮的臭豆腐,蓋上保鮮膜,要來送給你吃,發現我急沖沖的忘了戴口罩出門。那位穿短褲的、黑框眼鏡的小姐仍坐那邊,大概已坐了三小時,不知在等什麼,工地從來沒有停過,我們也習慣了。我開始喜歡這感覺,一片欣欣向榮,因為我們住在這已經佔地30年的軟體園區旁邊,這裡好幾家上市公司,不會因為區區的新型冠狀病毒就停擺;而這條路仍保有這城市從日治時代以來的習慣,種滿綠樹,我迎上外頭的陽光之前,還看到天上飄下幾片落葉。

我拿著不完美的刻度試管,自己先試了一次;先放水和油,然後一個一個原料試一試,真的不容易,因為顯然我搖一搖,油水與原料(洗碗精)就會混合,其實我已經知道實驗的結果了,我可以故意讓需要比較模糊的多搖一點就會變得比較模糊、不需要太模糊的就不要搖這麼多就不會變得太模糊──後來想想,這就是個小學生的實驗,老師不會太認真,評審委員都不會太麼認真,重點是這實驗的創意,還有洞見,還有學習。我都忘了當時我和兒子做的白米飯煮飯公式也是亂七八糟、一點都不嚴謹。上次只求有,這次要求好,弄得自己很痛苦;別忘記,這次是要教育女兒的。

女兒終於看完哆啦A夢,下午3:30,她終於說要做科展了。我早就已先做一遍,將所有試管洗乾淨,帶著她重新再做一遍。我請她親手書寫標籤,請她幫我為每個試管加水、加油、加洗碗精。我一邊做這些實驗,一邊心想,真希望人生的問題就和這些化學問題一樣簡單。人生的問題,離婚後單親撫養小孩,沒有任何「公式」可以處理的,也不像實驗會有「結論」──而這種人生的問題,才是真的需要做實驗的。這下,我不就正在做實驗嗎?

帶孩子出去吃晚飯,順路買實驗要用的白醋,回來暫時先不做實驗了,因為做實驗所買的一大鍋的橘子,今天必須先趁新鮮開始做「果醬」。果醬的瓶子還沒送來,好像因為肺炎疫情,連24小時出貨也延遲一再,似乎沒人在意。我拿出一半的橘子,就已接近1公斤,於是量了它一半的糖(500克),開小火,開始攪啊攪的,攪的時候產生漩渦,是橘色的,想到三個月前,我面對的是一個紅色的漩渦,那時候學做草莓果醬,心情和現在不一樣,用這個鍋子的熟練度也不一樣,對生命的感受更不一樣,對孩子的感受,還有和你,亦不一樣────離婚真好,每個月都不一樣。

攪了至少半小時,或許40分鐘,或許更久,終於,原本清清的橘子水漸漸變成了膏糊狀,濃稠起來,開始收汁,最後,那個最後的金黃色的果醬,真的好漂亮好漂亮,好像卡通裡面誘人的食物跑到了現實世界,鮮豔的顏色,手機還照不下來。忍不住開了一片吐司,弄了一點熱熱的塗上去,吃一口,也拿一盤到隔壁,給你吃一口。這是今天拿著冒煙的菜到你那邊第二次了。

做了果醬,又想做點晚餐給小朋友吃,煎了「阿爸蛋餅」,還有紅豆煎餅,開始洗碗,洗完後成就感很大──有感,什麼科學實驗,做得好不好都不重要了,最厲害的還是「做完」二字。因為我們都不是真正的科學家,這也不是真正的科學實驗,能夠做完一件事情,就是最成功,那個成就就是最甜美,所以趕快把它做完吧。把碗洗完,把東西整理好,然後,趕快帶著妹妹把科展實驗也一起在今天就做完吧!

結果,我們真的在通亮的廚房做到晚上10點多,完成了科展所有實驗,該拍照的都拍了。我們的「可以吃的洗碗精」,比較起來,無法發泡泡,也沒有撲鼻的香氣,但好像還真的可以清潔一點點。有趣的是,因為它是用伏特加、有機橘皮再加上食用小蘇打粉、食用醋所調製成的,的確可食,我就吃了一口,哇,好鹹!比我加太多鹽的蛋餅都還鹹。我猜是因為小蘇打粉還是加了太濃,雖然它和醋是一半一半,但小蘇打粉的鹹味超過了醋的酸味,超過太多,讓橘子精油那邊已經無法幫上忙。

完成了以後,我的心境馬上跟著改轉──洗澡的時候我竟又不想做遠距工作相關的了,因為看了那些遠距工作社團、那些人,我追不上了。我這幾年已然變成了不折不扣的離婚專門,這是小眾,YES,但遠距工作也是小眾。我的小眾已經夠大眾、且每年都有新的怨偶產生,我不應該因為此處似無商業模式、爸爸們不想掏錢買東西,就生大沮喪而整個放棄過去一切努力。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