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像砂紙,靠磨擦來奉獻溫暖和價值;我需要帶頭大哥。帶孩子二度採買實驗器材,10條夢想

今早再次睡了個滿臉通紅,睡到沒有一絲雜質,醒來後坐上書桌,心緒透透澈澈的。今早我先思考一下目前自己和自己的僵局,這是連續第五天還是第七天,鬧鐘響一小時以上我都醒不來,但想想,這是過去六個月來第一次晚上睡足8小時。因為過去六個月我幾乎沒在晚上12點前睡過,得要睡到早上8點才達8小時而我鮮少睡到8點過,到底我在忙什麼,到底這僵局是什麼,到底我該如何走。

如果我追不上大眾,不想追大眾所喜所愛的「內容」,就只能建造「系統」,或稱平台,讓大眾依附在上面。做「內容」需要對讀者的認同,假不了的,但做「系統」則不必。《Lost My Name》不是一個內容,它是系統、是平台,就像Facebook建造一個讓大眾在有限的人造世界中發揮自己、送給自己朋友自己的內容,但Facebook或甚至Klook這種的都是建了系統還要「談人」,但如果我做「內容式系統」則不需要談人,只要自己和自己談好,像出書一樣──然而,這「內容式系統」有多少作家想做、多少出版社想做,但繼《Lost My Name》後,連他們自己那間公司都複製不太出自己當年的成就,但也有可能只是像Tones And I,還沒找到自己神曲為何爆紅的甜蜜點而已,至少Alan Walker是成功的──一首Faded後,他能夠再做出好幾首,無論是他做的、或是他的製作團隊做的,至少大眾聽來,各神曲各有創意、各為不同、水準同等。

11年前、2009年時期,我離開工作、賦閒在家,當時其實見了好幾個人,包括Ben,還有一位叫Daniel大哥,以及一位Eric大哥,這幾位都是看了當時比較紅的部落格,主動來信邀約我聊聊合作機會,結果變成他們為我開導。記得和Daniel大哥在怡客咖啡見過十幾次面,每次都抄了好多筆記;和Eric大哥也見過三、四次,他都請我吃超貴的五星飯店自助餐、幾千萬元的跑車接送。還有Ben兄至少也見了四、五次。這些資深人士,雖然都蠻臭屁的,但他們不像當時一些人與我見面只想請教我網路走向,而是反過來告訴我、提供我一些人生不一樣的思考,或許也間接幫助我後來決定頭埋下去賺客戶的錢,為我帶來了後來的財務成就(至少撐了近十年)。但而今我需要更上一層的指導,自己悶著頭想,實在不通──我看到好幾樣東西好像能做,做下去又發現不太能做;這段時間耗下來,我只學會了什麼「不能做」,卻仍然沒人跑來告訴我「什麼一定要做、你就去做吧」──不過,今晚我和你聊了,才發現,或許我不再需要Eric大哥、Daniel大哥、還是什麼新大哥,我只需要你。

孩子一起床,我就拉他們出門,哥哥上網找「奇怪的歌曲」在車上聽,他說很多奇怪的歌曲都是印度歌,印度歌真的蠻好聽,舌頭做奇怪的捲舌,歡欣的氣氛,都蠻正面的;我想趁機介紹給哥哥上次和你去世界音樂節聽過就將你「圈粉」的Raghu Dixit。孩子就是孩子,他們在他們視角下的世界,也給大人(我)一些新奇感,比方說哥哥最近在作文補習班寫了一篇作文,這女老師是個文青,可能很會教,先教思想,再教寫作;我以為哥哥會寫些抱怨話,沒想到他寫的作文,充滿了童稚對未來的期盼,包括去日本玩的部份,也用不錯的文字寫出他覺得明年的關鍵字是「煩」,因為明年他上初二,離初三愈來愈近了,一定會很煩──明年也是我當年離開台灣移民的一年,我會好好的和他說說。原本上週前都是妹妹在迷「鬼滅之刃」,幾天前哥哥也開始追劇了,我樂見其成,因為這樣哥哥就和妹妹有共通的話題;每每聽到哥哥請教妹妹,哪個角色為何那樣做,已經看了三輪的妹妹就會馬上為他回答解惑,我這個爸爸看在旁邊,微笑了。

帶孩子早早來採買科展,得先讓孩子飽餐,來到「爸爸嘴」,享用便宜的鮭魚炒飯和生魚片丼飯,連附贈的味噌湯都超好吃。一大早就好多人坐在騎樓下享用這樣的海鮮早餐,吃完後再去排隊旁邊台式甜甜圈──先填飽肚子,才開始做事,帶著愉快的孩子,到隔壁瓶瓶罐罐,瞬間就買好了幾根試管,再開車從西邊來北邊,到新興的內湖買了食用小蘇打粉。我已確定了科展最後那個天然洗碗精的「配方」,其中A部分是有機橘子和伏特加萃取出的精油,B部分則是小蘇打粉配上白醋,百分之百都是確定可以吃的。現在只剩,這樣子的天然洗碗精是否可以真的「洗淨」碗盤?這部分要做實驗之後,才可以確定它的效能,請見我們明天分曉。

妹妹問,我的B部分是參考網路上寫的「小蘇打加白醋」,會不會被認為是「抄網路上的」?這問題很好,只能說,我沒有化學基礎,只能參考網路上已有的做法,但,網路上從來沒有人把「A」跟「B」加在一起過,人世間的東西不都是這樣嗎?答案都在網路上,但大家就是誤以為椰子油起泡劑已經是天然的,所以從來沒有想要將它換成其他的真正可以食用的配方(如小蘇打加白醋),而有人則認為小蘇打加醋就是真正天然的配方,誤認其他所有香氣都是不天然,其實是可以用天然的方式萃取精油香氣的,所以我們變成第一個把A加B的團隊,這,也是一個成就,而且是合理的、對我們這種人(小學生)可以做得到的。

但哥哥認為這不是他的科展,當年他做科展妹妹也沒幫忙,所以他今天堅決不下車,吃完東西後他就帶飲料回車上,寧可悶在車內等。到內湖我要求他下車幫妹妹買原料,他說了很多理由,但我還是成功說服他下車了。和孩子一起的日子,這種「說服」、「盧」都會讓我心裡不斷的磨擦,磨擦之後就損耗,心筋的損耗變成是我人生註定的了,我應該承認我的人生就像「砂紙」一樣,靠磨擦來貢獻價值。

今天天氣真的好到可以去除萬霧,連新型冠狀病毒,沒有看電視的(像我),也彷彿覺得,夏天已經來了,它已經遠去了。不過,當真正的夏天真的來了,當病毒慢慢消逝,大家應該會用同樣封鎖的概念去看下一個冬天,最後一定會發生「沒病毒但繼續封鎖」,更可怕的是民間流傳各種流言,而這下沒有病毒了,所以惡毒也就沒有任何限度、沒有任何標準、沒有任何數字,要怎麼講就怎麼講,要怎麼講都有人相信───在這個時代,看了什麼都生氣,想寫書真的很困難;要我閉嘴,然後繼續順群眾之意寫作,簡直要我的命。

我離開家,讓爸媽連續第二天帶孩子們去公園走走,看到他們傳來的照片我很欣慰──離婚後反而讓祖孫融洽了。我趕來顧搬家,將我最後一個辦公室的東西搬到工作室,看到熟悉的同事,再看到要搬過來的東西只剩下大約一坪而已,而且只剩「東西」,「人」已經沒了。我也看到帳戶的現金也跟著差不多要沒了。想起這是一間從2008年11月就創立的、以我的名字為名的公司,十年來我一直努力維持帳戶內的存款,以前的我,怎麼放手讓我公司的存款剩這麼少?但今天的我,終於要放手了。

晚上,我們走到隔壁吃東西,餐廳幾乎沒人,員工比顧客多,我們再添一杯飲料,到那個座位,眺望我們住的街道的夜景,你希望我寫出十個畫面,要變成新的Dreamboard夢想板。上一版的夢想板,效果很好,我們已完成了或半完成了好幾項,這樣和你討論,我的腦袋就動起來了,我一連講了七個,都不是賺錢的,你提醒之後,最後三個都是商業模式。且我第一次剖析自己,必須要寫自己真的相信的理念、寫得最好,而離婚這塊理念我真正相信的部份是「拯救離婚男人」,沒市場,不易做,所以「此路不通」,我必須跳出離婚市場,去寫其他的題目,才寫得出來的。這是我三個月前不可能悟到的,當時我還在痛苦,覺得唯一不枉過去13年婚姻青春就是靠死抱住它、將它變成閃亮亮的事業,但,我在其中找不到「我喜歡、而大眾又接受」的主題,要不就是我喜歡、大眾反對,而大眾喜歡的我又覺得噁心至極,換個主題是好的,而那個主題可能就是────Work from home。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