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機構邀請我和孩子參加一場「親子異言堂」,一般父母應該不會想參加這種吧──由心理師主持,讓孩子與父母「當庭辯論」,該不該開放3C手機時間給孩子玩遊戲等等。當了一個21世紀的父母就知道,這是禁忌的話題,因為父母根本擋不住孩子無止境的索求,求了手機,要了時間,不斷要更多更多,功課退步,書不讀,興趣也都放棄,為了手機時間而暴動,父母節節敗退、都要失守了,還要靠這些外人來攪局?但,為了讓孩子得到更專業的協助,我勇敢答應了;沒想到,今天問孩子,孩子竟說,不,他不想去,我莞薾────什麼?為何不想?他說他就是不想。但我已經答應社工了,如果不去可能會影響他們的活動,會很不好意思。這活動就在兩週後,我會繼續和你說,發生什麼事。

昨晚,夢到我想去海邊,自己一人脫隊過去,沒想到不可思議的我必須先爬下一段、險象環生的繩梯,然後再不可思議的我必須一個人經過一段黃沙沙的鐘乳石洞,然後不可思議在石洞裡我看到一隻受傷的小花豹,更不可思議的轉頭一看旁邊竟有好幾隻大花豹,怎麼可能在這種地方會有?果然牠們衝上來了,我慌張的跑,找到一扇破門衝進去把門關上。

然後夢到我得了某種傳染病,像是冠狀病毒那樣,而且還不只得了這種,又得了另外一種,兩種一起,已經不可思議。沒想到又得了第三種──無法停止的墜落感,令我不想醒來,幾個鬧鐘都叫不醒,迷糊又睡了一小時。這就是目前新型冠狀病毒給我的感受。台灣這邊皆以台灣為主,案例少少的大家就以為沒事,大概一半人把口罩都拔掉了,但我看外電可是全球每日死亡人數都破前一天的記錄,今天才剛剛打破每天死亡超過100人,這一直成長的數字叫人非常驚恐,我要自己腦袋要一直往前想、一直往前想,不然我腦子會像家裡附近的4G連線,對它聽寫半天吐不出文字,總要鈍個好幾秒。

早早去健身,很吃力的舉、推,例行練了胸、腿、背、腹,回家就吃了過多的澱粉麵包,然後開始挑戰這個最難的(和妹妹一起做的)科展,一開始是比較簡單的,網路上面已有好幾個媽媽教學,照她們的弄,先將柑橘類(我們選橘子)的皮剝掉,我號召哥哥跟妹妹一起,三個人剝了大大小小的60顆有機橘子,不到半小時就全剝完了。我們每人眼前一只銀色淺盤子,剝了橘皮丟裡面,完整的橘子則放在旁邊大鍋子,有些直接放到嘴裡吃掉了,這批橘子剛好非常甜又多汁,沒有籽,一邊剝一邊吃,有說有笑,我也發給孩子其他任務,將昨天買的瓶瓶罐罐上面標籤全部撕掉,將拿來醃烈酒和橘子皮的玻璃大瓶洗過後用吹風機吹乾──橘子買太多,我們後來只用上一半的橘子皮,為了醃這些橘子皮,卻需要用掉一瓶半的「生命之水」96%的伏特加烈酒,昨天好不容易買到兩瓶的,瞬間用完。加完酒,我將大玻璃瓶的蓋子裝上,多加了三層保鮮膜確保密封,放在陽台陰涼處。

下一步我還得研究一下該怎麼做,煩惱孩子們午餐怎麼吃,哥哥又在玩一些開玩笑的遊戲,舉起革命大旗要推翻爸爸(我),堆了好多書本在客廳中間,拿了兩隻亮燈當火在「燒書」,拿了柴犬娃娃當「祭品」;妹妹不想玩了,想做科展,哥哥就封妹妹為「大將軍」,讓她繼續玩───我不動聲色,但心裡老覺得這已經不太像是在玩;當我看到已經快長得比我高的孩子,拿著比手臂還長的鞋靶子,作勢要砍我的頭,我心中還是浮起一絲實際的威脅感──說不怕,是假的,但我也沒有阻止他,只能拉一下下那個無形且不太有效的繩子,讓他知道這樣做太過份,然後自己想辦法專注在眼前要做的科展、眼前要照顧的孩子其他事情上面。這時候,必須說我這個大人已經到了很煩躁,公事訊息不斷從手機進來,我卻得放下那些要事,專注在眼前的孩子,心中非常的不平衡──別人有過多的時間,而我這個離婚後獨力撫養兩個孩子的單親爸爸,時間卻這麼少到誇張,大事這麼多等著我做;等我或許有點時間,我已經用光精力。

讓孩子去看Netflix電影,今天他們看Willy Wanka,我趁機再回來科展,試圖研究出一個實驗方法,能幫我測出哪種洗碗精最乾淨。網路上的影片多用水,加了油,再滴一滴洗碗精,洗碗精會帶著浮油沉到水底。我用燒杯加了水,再滴上黃澄色的香油,卻只能一小部份沉水底,油和水和洗碗精上上下下的流動倒挺美的。我又試著製造一張髒髒的盤子,醬油倒進盤子,微波加熱30秒,這也蠻失敗的,因為冷水輕輕一沖就將黑色醬油幾乎沖淨,沖不掉的小部分,清水浸泡,才5秒鐘,都還沒動用到洗碗精,黑汙漬就不見了。這樣不行。此時真的好睏好睏了,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時間好像有聲音,齒輪碾得震天價響,因為這時間不只是今天的時間,不只是寒假時間,不只是科展的時間,其實是「我」這個人的時間──每天在家,理應有大量時間,為何我的時間仍必須過得這麼「滿」,實在無法接受──我在空轉,卻不知道為什麼空轉;而我明明白白的知道我自己在空轉,因為沒有聽到任何金錢落下的聲音。從前我接案子,直接聽到錢的聲音,它好近,每天都有,嘩啦嘩啦的數銅板,唰啦唰啦的數鈔票,但,在錢的聲音中,我也埋葬了近十年的青春。然而,今天,我離錢的聲音也未免太「遠」了吧?今天我困在家裡,唯一聽到的只有隔壁正在砰砰鏘鏘的大機器在鑽地,那聲音在今天似乎特別的暴激烈、暴大聲,提醒我今天是平時上班日,而那個難受噪音的來源竟是你住的工作室的正對面那個工地,聽到那個聲音,還得面對像大浪衝來的(對你的)愧疚感。

好吧,下午就做到這邊,把廚房整理乾淨,明天再繼續努力;離開家,來到工作室,工作室就在隔壁,我的管理員和我打招呼,隔壁的管理員也跟我打招呼,所有的事都好順利,這個基地已這麼的完整,那為什麼我還攪和不出東西?你弄了更好喝的「桃膠2.0」,然後煮了充滿我們回憶的蒙古火鍋給我吃;你自己在素食期間,還弄一盤蝦仁,炒得真美味,我們一起搭車來上課,再一起下課,那個為什麼,就先懸在那邊,看看明天怎麼處理它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