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晴,很多事待做,我要鎮定,看著前方,選重要的做,求解決。今早寫空性領悟寫到10點多,也讓孩子睡到10點多,孩子這個年紀睡10小時沒關係的,但得給他們充足運動,決定等他們起床以後就把他們帶出門。

出門之前得弄一頓豐盛早午餐給他們吃,在所有事情之中這是比較不重要的,但我還是會很努力的做,來開始這麼重要的一天。今早我煎了三個蛋餅(現在取做「阿爸蛋餅」),每個蛋餅裡有兩顆蛋,第一個加了鹽和醬油,太鹹,第二個只加鹽,第三個只加醬油,我發現只加醬油的會比較順口,卻缺了一點火味和蛋香;若只加鹽又好像缺了更多味道。我還加了昨天你幫我買的香椿醬,哥哥幾乎整條吃掉;多炒一盤香菇,妹妹說太鹹。再煎兩塊BeyondMeat素肉肉排,拿現在做菜的經驗來煎這肉排,變得非常簡單,開最小火,像阿基師說的「盯著它」,感覺對了就翻面,煎了兩次都成功,兩個孩子吃得開心。那些幾小匙什麼、幾公克什麼的食譜,不如一個有經驗的廚師,用眼睛看、用鼻子聞、用嘴巴嘗,來打那個很狹窄的爆好吃點。

廚房全都擦乾淨,家裡整理一塵不染,過了中午才終於可以照早上計畫帶孩子出門,一出門就發現原來妹妹半小時後要補習,只好再次請假;儘管我這個家長心虛萬分,孩子卻是很興奮的,太興奮了以致兄妹倆猛惡作劇,每分鐘都歡騰到沸騰,靜個一秒鐘都無法,兩人一邊打來打去,按下車窗笑旁邊的摩托車騎士。我原本想讓你和我們同車,但臨時覺得孩子今日狀況還沒準備好,還是讓我獨自面對他們好了,以免你像電影演的也變成他們惡作劇的對象。經高速公路很快抵達城西的老街道,這家化工用品店,兒子在復興小學念小一、萬聖節打扮成科學家,我們就在這裡買的。當時也是我巧思鼓勵他扮成科學家,但我再巧思引導也救不了孩子在大環境必然的走窄──瞬間過了六年,現在孩子快長得和我一樣高了(最近一個月覺得他肯定又長高了)。我告訴店家我們要做DIY自製洗碗精,店家馬上指向地上一堆「椰子油起泡劑」,大小都有,店家也自己在做洗碗精,正在用酒精醃橘子皮,醃了兩週了,還讓我們手塗一些橘子皮分離出的自然精油,好香。最後我什麼化學原料都沒買,只買了5只慕絲瓶(後來加到9只)、3個燒杯,因為我們是做全天然洗碗精,原料都去超市買,買可以吃的,不過我後來還是買了兩罐「椰子油起泡劑」當作「對照組」;這次我打算調出至少六至八個「對照組」,和我們最後的全天然洗碗精做比對。

我帶孩子來看、昨天才剛和你來過的「梵谷光影展」,請孩子特別注意後面會有一聲槍響,代表梵谷最後拿槍自殺,當你們看到那幅「綠綠的,紫紫的」(那幅其實叫「麥田群鴉」)要小心別被槍響嚇一跳,兩個孩子果然是我生的,摀住耳朵,看到明顯不是「綠綠的,紫紫的」的作品「星空」才放下摀住耳朵的手,看到綠綠的又馬上塞住耳朵。看完,妹妹說,梵谷好可憐,不過我希望給孩子感受到的不是可憐、不是美麗,而是「偉大」,我覺得他們應該是有感覺到的。我們走遍梵谷展附近所有的超市,都沒有賣伏特加。上網查過,要分解橘子皮內的精油得用75%以上的酒精,而目前最高濃度的伏特加酒叫做「生命之水」,波蘭產的,用途多在夜店,要做好幾層不同酒精濃度的調酒時會用上,給飲者一種層次感,以上是「橡木桶」銷售小姐跟我說的,她好奇為何我這個聽起來不懂喝酒的人幹嘛買酒精濃度96%的「生命之水」,還一次買兩瓶?若我不解釋我和女兒做科展,她大概會以為我就像最近在搶酒精的那些人、搶不到95%酒精只好來搶96%的生命之水。

走到書店,買些標籤紙來貼燒杯。孩子一到書店就靜下來了,一排排逛著;我繞著新書區看了半圈,看看最近都是什麼書在架上?不禁有感,最近出版社大概都認定所有讀者都是女生了,男生看這些感情書,心裡更孤單──那感覺大概像是當我站在美國機場,咳嗽咳不停、長得又像華人,就當場被歧視了,這正是我在新書區的感受。我看到爸爸群組他們恨之入骨的「口口律師」的長篇小說,看到一些莫名其妙的年輕人對全球當權者或商人的挑釁喊話──身為一個主流又商業又有既定價值觀的男性讀者,看這些書名,我猜,他們眼睛應該很痠、很辛苦;最近看到你與身邊女性介紹《賢妻良母失敗記》、陶晶瑩的《二十一》……我猜都會讓男性讀者相當鬱卒,而我的筆,就是來寫一些讓男女都能接受、皆能感到療癒的兩性婚姻書──這是昨天的決定。

肚子餓了,將孩子們帶來這間素食餐廳,這是第一次。孩子被這餐廳的簡陋給嚇住,我想我或許太早帶他們來了──而我又滿足了一次,他們的高麗菜和茼蒿,還有豆腐,味道清淡,但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吃完,所有食物揉和在肚子裡竟是一整團好舒服,應該是因為它不只有機,還是用愛去烹調的;哥哥妹妹原本打算只看我吃,妹妹看著看著也說她要吃,我幫她付了錢,讓她也吞了一碗。我們再到樓下有機超市,為了做出可以吃的洗碗精,我們連橘皮都講究到要使用無農藥的有機橘子,買了總共七大袋的有機橘子,接近50、60顆,你建議的很好,橘子買那麼多,可以做成橘子果醬,不要浪費。

新型冠狀病毒肆虐,這個時間點,實在不太應該到處拜訪公共場所,但今天我仍想帶孩子們來一來與你來過的「記得我」咖啡,可能因為和你來的感覺都太好,很自然就會想帶孩子再來一次,我自己可以回顧,孩子也可以感受到我感受過的美好──結果這間咖啡廳果然5分鐘內就收服了兩個頑強的孩子,看著孩子對這咖啡廳大讚不已,我心裡一直笑;每個抽屜都擺有一本畫冊,附上彩色鉛筆、橡皮擦,打開畫冊更不得了,客人的畫作,高手如雲,各種畫風,每張都很有創意,美術字寫得和誠品一樣漂亮。哥哥看傻眼了,妹妹拿著手機幾乎拍了每一頁,然後兩個喜歡畫畫的兄妹馬上搖起筆桿開始在空白頁作畫──可能在這些大人面前、自信心不夠,妹妹畫起來小小的,哥哥畫一下就不畫了。東西很好喝,肉桂奶茶裡面插上一根天然肉桂棒(吃起來像樹枝)當攪拌棒兼吸館,對我來說更棒的是,背景音樂全都是90年代末、2000年至2004年之間的歌曲,帶我回到青春,心中浪在翻湧;兩個孩子和我一起等到晚上7點,聽他們的現場音樂,這位歌手唱的歌又全是我愛的,先唱了「月光」,還唱了你給我的「慢慢喜歡你」。晚上我還被另一件事激勵,兒子找到的來自澳洲的網路神曲「Dance Money」的歌手兼作曲者「Tones and I」原本是街頭藝人,前面一首和後面一首都沒有很好聽,就靠一首「Dance Monkey」起來;另外我也查到電音天王Alan Walker竟完全沒有音樂底子,連DJ技巧也在爆紅後為了表演而學的,甚至背後疑似是商業操作、他本人疑似不知如何製曲等等。

不過,在這個暗的地方,為什麼我還是如此孤單呢?為何我還是覺得可以再被懂得更多、再被觸摸著更深呢?可以沒有言語的,是的,或許,最好是沒有言語的,人生都已走到這樣,我還蠻想賴著、想被照顧,這有什麼好羞恥的,speak for myself,我值得的,你也會支持我的。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