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叫起床,兩個孩子呈現不同樣貌,哥哥很快醒,直起身子讓我拔矯正隱形眼鏡,拔完之後冷一聲:「關燈。」妹妹則大吼大叫歇斯底里拳頭搥我。總之我想方設法的為兩個孩子總共四顆眼睛拔了眼鏡,耗掉不少心神又傷了一小塊心,扶著被打紅的手臂,我卻──笑出來了。孩子們就是很可愛、很天真啊,他們就是這樣子啊。我一邊笑,一邊領會,無論我家孩子變怎樣,當了他們十幾年爸爸的我,說什麼都的確有些責任的,不能總是怪前任主要照護者。

新的座右銘是「一項一項來」,事情實在太多,這種座右銘讓我知道,事情一定是做得完的,只要我認真去做──譬如妹妹的科展真有必要好好做嗎?對我這個成年人來說,應有更重要的該煩惱吧?一般父母都想先賺錢,生計優先吧?你也勸我,放過自己吧。我偏偏想好好的做這個科展,讓孩子記得些什麼,帶走些什麼,留下些什麼。同樣一件事,世上有很多「更簡單」的做法,為我換來同等或更多的收益,但我有時就是不管收益的;決定做這件事,最重要的是把它做完,不計收益──難怪我這麼沒錢。

健身房和籃球場裡的人都分成兩派,男子和女子,心裡想的,天差地遠。今天在健身房我再次不小心卡在一群「大媽」裡面運動,聽她們講老公、講家事、嫌了又嫌,我快受不了的時候,心裡不禁冒出一句激烈的感言:「This is like a plague。」男女構造不同,男人到老皆因為生理而不至放棄對另一半的追求,這種癡勁足以將恨化為愛,但,我卻聽到這位主角(大媽)已沒有任何愛的動力,只藉由年輕男子(包括她兒子)的認識及(心理)鍾愛,讓她對同年紀的男子(她老公)的怨恨得以排解;以前這種事是被撚熄掉的,現在被她大聲宣揚出來,變成可怕的生化武器;我看著這位不斷宣揚她理念的大媽,我猜她老公以前應該覺得她的眼睛好美,一種互相欣賞讓他們走入婚姻,直到今天,雖有年歲,但眼睛的線條依然笑得彎彎的,但竟變成訕笑,不自然的自誇自擂,就不太美了………健身的時候,我想盡辦法不去聽大媽的聲音,努力聽著我提著重量時那條鋼線的滑動,「唰……唰……」像舊式縫紉機,靜悄悄的滑動著梭子,連這麼沉重的重量,也可以唰一聲就如此安靜的滑到了另一邊,當年以為海枯石爛永誌不渝的愛,都是可以改的,因為人心太容易改變了,改得當事人都不知不情──所以,我也能改變啊。當我舉這個重量,不就是在改變自己的「心」嗎。如果當年還在那段辛苦婚姻中的我,沒有來舉這個重量,沒有將衰掉的新陳代謝造成一圈肥肉給成功剷除掉,我的心也不會像今天這麼年輕──或許我也差點變成另一個大媽呢。

健身的時候,社工剛好打來,和我約時間送孩子去心理評估。這次我真的很掙扎了,這是社工根據孩子老師那邊的訊息而建議的,好像非得去不可了,但身為孩子的爸爸,自然不願帶孩子去進行這樣的評估,即便我曾被說服,但到了最後一刻(此刻),我仍可能變成擋在孩子前面「保護他」的那個人,因為我是爸爸,我可以感同身受如果我是孩子,當然不願被評估,而我這個爸爸有義務幫助孩子抵擋。接下來該怎辦?我又煩躁起來了,此時只能告訴自己,一下一下,一下一下,一定有做完的一刻,就和這些健身器材,前面還有成山成堆的好幾個動作要做,每個動作皆還有15至30下,沒關係,我告訴自己,只要一項一項做,一定做得完,做完後就一定會全身舒暢,可以享受。於是,今天後來成功的征服了「109公斤」,比先前記錄又多了4公斤;撐109公斤時我差點抬不起來,那重量怎麼像巨石完全壓死在那邊,但調了另一角度我還是安全的撐起來了,第一次撐,會害怕,沒有做到很深,下次再站穩一點這個109公斤。

不知道為何,今早回到家,想為孩子做飯菜,可能是因為明天孩子又要回到他們媽媽那邊,今天兩個孩子已經笑得好可愛,像太陽一樣,我看到兒子在超商幫我拿著零卡可樂,沒有手了,一邊小心的烘他自己的餐,感動不已;週末孩子離去,想在他們離開前給他們弄點東西。妹妹一直說我做的「阿爸滷味」好吃,那是幾個月前剛嘗試下廚做過的,記得當時看了網路上某食譜,沙拉油和醬油要加一樣多,讓我用掉半罐的沙拉油,這次我求更健康,加了醬油,再加三倍水,沒再加任何沙拉油,然後加足冰糖,還有滷包多放一包──用電鍋滾了三次之後,顯然──這個「阿爸滷味」太鹹,鹹得死板板。不過,我今天煮的當下,還以為自己煮菜技術有進步的,一度以為體會到真的要「敢加鹽」,做完所有該做的爆香,鹽似是最後提味的重要元素,不過,我也慘痛學到,在流理台上試吃的鹹度和在餐桌上略有不同,最後我做了辣炒高麗菜、杏鮑菇紅蘿蔔、阿爸滷味,全、都、太、鹹,妹妹一邊貪吃著滷味,另一手一邊抓緊水杯要喝水,我自責。不過,這次不但細細準備所有的材料,下鍋的時候也有層次感,除了爆香,有些材料還在第二階段才疊上去,再炒一下,才上第三階段,每一階段都試吃一口,體會到味覺如何一層層的疊上去,每樣食材貢獻了什麼味道。就像健身一項一項的做,下廚也是一項一項來,不急,到最後還是會整整齊齊的上桌的。

我和哥哥說,今天完成一樣寒假作業就好,他決定先寫「自傳」,500字,向我要靈感,我說沒問題,讓我們來個嚇人的起頭吧;我這個寫作的,瞇上眼只10秒鐘就開始講些風花雪月的句子,他說好好好,或不好不好不好,我蠻訝異我居然和兒子這樣子說:「我們家雖然住在好幾個不同的地方,但我們的愛不會因為距離而改變」、「爸爸鼓勵我要做大人物,我總想著,當每個人都是大人物,還有誰可以清掃地上的枯葉,做一些微不足道但美好的小事情?」、「這就是我,同時間有不同的元素,可大可小,可高可低,可用右腦也可用左腦,就像我的名字兩個字本身就一個穩定一個冒險。」

今天運動回來就一直在弄餐點,等我洗完碗將流理台整理得一塵不染,竟然已經下午2:30。這可以解釋成我對下廚很有興趣,也可以解釋成我對時間的敏感度已經變得非常低。妹妹吵著要吃「阿爸滷味」,這時候她牙齒開始痛,臼齒有一顆搖到流血,趕緊帶她去看牙醫。這牙醫是你介紹,診所漂亮,醫師親切,我們等了大概有兩個小時,妹妹很有耐心;她很痛,仍坐著耐心等,牙醫建議直接拔掉,噴了冰冰的,再來就是鉗子,妹妹的右手緊緊握著我的雙手,後來妹妹說,那時候她嚇到腿軟,還好只拔不到2秒,醫生就夾出了有點血紅的牙齒,塞個紗布,就好了。妹妹突然在這個莫名其妙的下午就有了一個莫名其妙拔牙體驗,我問她下次是否還是要這樣拔,她確定的用力的點了一下頭。

明天是元宵,今晚提前慶祝,弟弟帶小姪女過來和姐姐看電影,一起看冰雪奇緣,然後看COCO可可夜總會。哥哥要上英文課,很乖的上車去上課,回家再一起吃熱湯圓、刨冰。雖然新家很小,仍塞得下所有的家人,一人一個位子,吃東西和看電影,還有你,我送了過去滷味,你給我你下午幫我買的杏仁茶和杏仁凍,過了兩小時我又再送了湯圓過去,你不會是一個人的,我們每一週、每一月,都有新的期待。

晚上政府發出國家級緊報給所有人的手機,小心1月31日當天鑽石公主號遊輪乘客下船走過的幾個景點,目前這艘鑽石公主號竟成了中國內地外最多人感染的地方,比任何國家都高(已60幾例),其實我們早在1月27日就在河內的下龍灣親眼看見這遊輪了。我嗅到現在分兩派,一派是緊張得不得了,認為疫情(目前3萬多人感染,每日15%左右成長而昨日降到12%,死亡500多人包括一位33歲的醫師)還會再嚴重十倍,甚至有人說會死五千萬至一億人(那得有至少40億人、全球一半人口感染),而另一派則認為疫情會在十天內達到高峰且開始下降。無論怎樣,目前此時此刻,由於case仍在增加中,這是大家最分歧的一刻,也是最一致的一刻────一致的恐慌,一致的停擺,一致的觀望。如果我要做什麼大事,關鍵就在接下來幾天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