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來做正事,妹妹得交科展了,她一個人一組,另一個組員就是一直意志堅定想給她科學觀念的爸爸(我)。先前和兒子以白米飯主題做過科展,大獲成功,校外得了大獎,我學到做科展也要符合時局,最感人的腳本就是,一個認真的孩子用科學方法幫他的媽媽分憂解勞,那次科展我幫孩子發明了新公式「鈞瀛公式」,最短14分鐘可以緊急煮好一鍋香噴噴白米飯,解除媽媽的危機,就得獎了。

這次想再重覆這招,上次和妹妹討論,決定從另一個令主婦們煩惱的「洗淨」這件事下手,加上現在最流行的有機天然,我們來發明一個「無毒洗碗精」。上週一度沮喪因為,我查了網路發現,網路上已有一大堆DIY自製安全無毒洗碗精的教學,沒什麼好發明的了,但今早又有重大發現──我發現目前網路上介紹的、那些媽媽們DIY做的所謂「自製洗碗精」,大多先用柑橘類的皮,讓它浸過酒精,萃取出精油,這部份還算天然,但接下來,她們竟然都會再以1:1的比例與另外一個神秘的成份「椰子油起泡劑」攪在一起。我查了一下發現,前者(柑橘類與酒精)好像只貢獻香氣,主要的洗淨功能其實都在後者(椰子油起泡劑),其實直接買後者就好了,而後者(椰子油起泡劑)其實並不天然,根本就是化學藥品,查一下網路可以發現媽媽們天真的好笑……大家都用同一個配方,以為用橘子皮加酒精就做出天然洗碗精,其實洗淨效果都是後面那個「椰子油起泡劑」所貢獻的,我也因為這樣而興奮起來了,意思是說,那,如果我想辦法把「椰子油起泡劑」弄不見,不要加,或換替代品,我這瓶就是世界上最最最天然的洗碗精了。此時你說,因為武漢肺炎,現在根本買不到酒精!我更大喜,有一篇正提到用「伏特加」來取代酒精,那就真的全都可以吃了。

我看了一圈,仍無結論,但已足夠讓我感受到──原來「天然」是一個超級騙人的行銷字眼,無知的一般民眾(包括我)對化學一無所知,以為自己做DIY的洗碗精是完全安全的,最後我們用的成份卻和外面有一半是一模一樣的。但洗碗精這種東西,是會吃下肚的,我自己是沒這麼注重,但我想像那些真的很怕死的、自以為天然而被騙的樣子就覺得他們很可憐──我必須要做一瓶真正誠實的洗碗精。

椰子油起泡劑是一種「界面活性劑」,一邊親油,一邊親水,水一沖就可以帶走油,此技術據說改變了近代洗淨,想取代它並不容易,我從這邊下手,查查有沒有其他洗淨方法?好像在哪看到有篇文章提到,如果不用洗碗精,還有哪些天然的方法洗碗,順便讀到一個教授對記者分享說他都用「洗衣皂」在洗碗,認為這樣子比洗碗精還「天然」…看完之後真覺得,大家一直想避開有毒的東西,但都不察其取代品其實「更毒」;其實,判斷天然與否並不難,大家都看得出哪些是可食用、天然的,不過大家腦子裡面總有「某些東西」,明明不一定是天然,卻老誤以為它們是安全的,一看到它們,完全不擔心,直接用了,用了之後又在網路上亂寫,這就是庶民文化問題之所在,而裡面唯一獲益的就是行銷人。

你建議我,面對這個超長的孩子寒假,為了保持進度,我們應該設定每個星期的目標。這個建議很好,我訂定下星期至少完成妹妹的科展,且想辦法談三件案子。但,孩子會讓我有機會做事嗎?原本想送孩子去十天寒假營,孩子們大聲抗議:「不要!」「我沒有要去喔!」「如果你逼我去也沒用!」想想,好啦,孩子就是多了兩個禮拜的寒假而已,這兩個禮拜我可以放他在那間放牛補習班裡、讓他每天跟著那些孩子吵吵鬧鬧的,也可以利用這兩星期,給自己珍愛的孩子一段改變一生的體驗;這兩個星期,我認真一點,為他們再添幾個新好習慣吧。

不過,下午狀況並不好,帶孩子們去買下學期參考書,妹妹自己拿好了自修,乖乖的,哥哥則極不配合,一進書店就嗆幹嘛要買,什麼都不想買,要買就我自己幫他拿;我真的幫他一一挑了、拿了,買單的時候,他在阿姨面前叫,不要吵他,不要買這些──我覺得,我的孩子就是很「敢」在他人面前胡鬧,完全沒有自愛心或愛惜面子的問題,無論我怎麼跟他說,他下一句的開頭永遠是「你(指我)也不怎樣」、「你自己不也是這樣」、「你自己呢」、「你難道就很好嗎」、「你沒有以身作則」……,明明在講他的事,卻因為他提到「我」,竟就讓我開始花口水去辯解自己,然後他就輕鬆把我擋掉了。我察覺下學期肯定比上學期還胡亂,我也開始跟孩子說,如果不喜歡升學教育,我很OK,那就轉學,轉到可以讓孩子每天快樂發揮的地方,寧可這樣,也不要在升學學校裡面痛苦的度過童年,錯過了成長立業的黃金歲月。

在車上,我再檢討自己,為什麼今天我心裡要如此生氣(只是心裡氣,並未表現出來)?我想,不只因為孩子買參考書在店裡吼,或許也和他們一天一直開我玩笑、唱媽媽國歌,然後想想也是他們今天從早就持續的進行了從來沒有停過的聲音轟炸,我一直沒察覺它是病態的,直到我終於生氣,全車進入靜默,我才想起,今天從早上過到下午了,不曾有過五分鐘的靜。在安靜中,從後照鏡偷偷瞄向孩子,這時候的不說話的他,綣曲著身子,臉有一半側向後車廂,他在想什麼呢?或許他也和我一樣,覺得走不出去,被如此沒有終點的循環折磨著;他是「心理上」走不出去,已在他成長的過程中形成,已不是我這個臨時接掌唯一照護人角色的單親爸爸、給他任何東西所可以改變的。我也知道前妻就是意圖要把我丟給難管的孩子,把我璀璨的未來弄成平庸;她知道這是我最介意的,她樂於把我這隻老鷹打到地上去,好一個親痛仇快,等著哪天可以大聲對我說,你真的,沒什麼了不起。

今天另一個任務是要帶妹妹打籃球。離婚後我們搬家出來,竟忘了帶籃球,今天先回舊家拿了,籃球一年沒打,已經消氣,找到充氣筒,但沒球針;繞到東湖文具店買好球針,趕回家穿好球鞋才發現,球針的孔無法插進打氣筒。這時候,打籃球意志甚堅的妹妹,想到用「黏」的,將球針硬就用雙面膠黏上打氣孔,看看打不打得進空氣?這看起來不太可行的方法,沒想到,不屈不撓試了幾次,竟然真的打進了一些空氣!但最後還是消氣了,我們很沮喪,這時候我才發現打氣筒的頂部原來就附了一個球針!妹妹大笑,我也大笑,我們很快地把球打好氣,趕上最後陽光,抵達國小操場。妹妹竟說,她希望自己投籃就好,不要碰到同學,但不幸我們仍遇見鄰居小兒子,我們三人一起打,我打了滿身汗,妹妹也投了好多球,還傳了幾球「棒球」。籃球場永遠都是那樣,一定會有人來邀比賽,開始打比賽,我退到旁邊和其他媽媽言不及義的聊天,妹妹就待在原處不知道該怎麼跑位。回家後我再帶兩個孩子出去走走,他們在Netflix看完又一部電影「地獄」,是今天看的第三部電影。目前他們的寒假還真是空前的豐富,input很多,但是否學到什麼好東西,我還得設計一下。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