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逼企業接受,員工其實可以在家工作。孩子回來立刻下廚,自製義麵醬、味噌湯、蛤蜊

昨天,你帶我到河邊走走。我們住的離河邊非常近,這段基隆河曾發生過南港空難,上了國際媒體也拍成國家地理頻道紀錄片,那天早上,兩位英雄機師緊抓即將墜落的飛機,成功地避過南港建築群,撐至最後一刻將飛機鼻頭插進基隆河,只因為查出是機師自己關錯螺旋槳而再也不被本地人提起一句。當時機頭插進去的地方,其實就在那個高高的堤牆外。平常被這道水泥牆遮住,老忘記這裡有河,只需要爬一層樓梯上去,一層樓梯下去,此時中午12點,河邊卻意外的荒涼,一位男子站在橋墩下不知做什麼,另一名騎車經過還暫停在木棧道上不知在看什麼,你到現場非常放鬆,大聲的歡呼,好開闊,終於可以呼吸,是你喜歡的;我們走到南湖大橋,走上橋,再走下來,冬天的大衣捲到喉頭,擋住所有寒氣,隨著走路,漸漸溫暖,終於回到熱鬧的地面,剛好脫下大衣……。

過去九天真的經過太多事,想都想不完,未來我們還有無數日子一起慢慢的品嘗。

今早我就忙一樣事──下廚。昨天買了東西,包括我陌生的蜆類,今天得好好趁鮮煮它。不過,今天心理很怪,我準備著材料,很細心,一盤一盤的,洋蔥全都切丁,魚塊全部切好,右邊鹽水浸蛤蠣正在吐沙,左邊是正在滾沸中的味噌湯,義大利麵條已依指示3分鐘煮好涼在旁邊,蛋液已經和味醂醬油等都攪拌妥當,以上全部,流理台擺得滿滿滿的,看起來好專業,好像準備上料理節目,可是,這時候,我竟然,遲遲,不敢,下鍋。離上次下廚實在有點時日了,壓力叫我至少要煮的比上次好吃,尤其還在演講中提到自己學下廚,如果不好吃不就砸了招牌。但你提醒我,本來就是新手,煮出來可以吃就好了。於是我開始下鍋了,由於準備得太妥當,一點火,材料就可以理路清楚的一盤一盤往鍋裡倒去,每倒光一盤,就非常有成就感──顯然煮太多了,湯都快滿出來,炒鍋滿到炒不動,沒多久,海鮮義大利麵、鮮魚味噌湯、炒蝦仁還有孩子最愛的玉子燒,通通完成上桌。

孩子一起床就想玩手機,很難制止,直到端出一盤香噴噴的菜,猛冒著熱煙的,吸引哥哥過來坐好。沒多久他們又吵,我讓他們看Netflix,今天看了「金剛」電影,再看「你的名字」。看金剛的時候妹妹哭了兩次,覺得那隻金剛好可憐,而哥哥則愈看到血腥就愈興奮大聲叫好,苦笑我家兩個孩子好像是不同世界來的。

今天在下廚方面的確又有大突破,除了學會如何讓蛤蠣吐沙(有些加速法如加溫水或加油,後來只有一顆沒吐乾淨),第一次自己做味噌湯、第一次自己弄義大利麵醬,以上兩種東西都是平常買現成就有,自己做為什麼很好?因為下一次,我就可以加入一些自己的「特殊風味」,而那個就會變成,以後讓孩子記得的(專屬爸爸的)味覺記憶。做這種每日固定的(家事)工作,我來做,就希望做出自己的作品,難怪我喜歡當作家、創業家,可是,一個創業家要做出自己的特色,今早透過電話半小時詢問我的律師,卻得到了不太好的答案────如果想把專業服務包成一個可購買的產品,律師保守,說不行,且看看目前的平台,的確也都沒有在做專業服務的。但,創業家就是這樣,正因為沒有人在做,所以就是一個機會,現在我要處理的只剩下讓它變得合法,我就真的搞出新東西了。有些人不敢做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他們在這個小小的業界,我又不是來自業界,創業家永遠都不給業界一個damn,若可以顛覆,成功更是加倍的甜美。

做飯的時候就是會想到很多事,想到,孩子在前妻那裡的九天,他們被帶去吃過她家樓下早餐店,去和她爸爸出去玩,我就想起那一天,他們對我說過的那些話,在大庭廣眾的騎樓下,侮辱難堪的狂暴怒吼;現在,他們過著好像那些事從來沒有發生過、我這個人也好像沒有存在過一樣。也對,正因為我再也沒追究,再也沒去聲討,所以他們就真的以為那些事是對的,抹黑抹到自己都相信了自己所杜撰的,而他們身邊的旁人竟也相信。而我,明明被重重的傷了,卻必須輕輕的放下,裝作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我知道你會說,10年後,那些人不會記得那些事,20年後,他們更是不重要了,現在我必須放下來讓我自己能夠順利平安的度過我自己的人生至10年後、20年後───高手都是這樣過日子的。但,還沒有乾的傷口,如何蓋起來?還在飛的黑塵,如何視它不見?他們留下了那些未完成的,如果沒有你,如果你不存在,我無法想像我和我的孩子要如何一起度過。

下午我一有機會離開家,就先去運動。今天健身得特別激烈,結束後帶著微痛的身子走回工作室,瞌了短短一覺,微痛變得非常痛,行動都不方便了。你說,難得這段暫離孩子的靜默時光,叫我好好的寫出文章,然後你把自己閉關在書房,過一陣子就走出來查查我的「進度」,然後看到我又在敲日記,你無奈的說,下次再沒寫文章,就不和我見面了啦───我覺得我找到一個真正完美的伴侶了。真的。

最近最值得寫的一篇文章就是關於「遠距工作」,因為武漢病毒,許多原本上班的白領被留置、被隔離,無法工作,我弟弟做的事業本來就是遠距工作,我有建議過他,而他跟我說前幾天在Hacker News被推到第一名的文章就是點出中國大陸這波封城和封航班將會是史上最狂野的「遠距工作大實驗」,這篇文章也很快被台灣這邊的網路媒體「抄」過去,顯然也非常夯。我覺得這趨勢還真的蠻符合我的英雄爸爸志業,因為我自己不是因為被隔離,而是被單親養育孩子之責任給grounded被逼在家、無法出門,有多少個離婚後單親撫養孩子的爸爸媽媽希望也需要在家工作呢?

我形容一個情境,是我昨天所體驗到的──某天在這條開滿餐廳的市場路上,突然出現好多好多的人,都是差不多年紀的,個個帶著口罩,表情茫然;如此多人,猶如喪屍,灌滿了整條小巷,過了一陣子,我才意會到現在是中午十二點整,從他們身上的掛牌,可以看出都是從旁邊辦公大樓吐出來的白領上班族,有銀行界的,有科技界的,有外商的,有電子廠的,正飢腸轆轆覓食找東西吃,大家都會有大約一小時在這邊,然後消失不見。雖然說21世紀人人皆應有自由,可是,大家集體忘記,白領上班就是人類歷史上最龐大的自由限制──自每天早上九點或十點起,把自己挶限在一個五坪的個人辦公空間,眼睛視野不會超過一個屏幕和它方圓一公尺。然後這樣的去等待下午六點、七點,終於可以收拾離開,明天再重覆一次,換來的是一個固定的收入,偶爾有紅利。這是每一個人的生活,有誰不是?不是的人非常少,不是麼?但,那是因為,你在裡面,看不到外面;你在中午12點走上街頭覓食,但你從未在早上10點半或下午3點鐘來到同一個街頭;你只看得到誰在你的辦公室,卻看不到有誰「不在」這裡────今天,我在早上10點半,站在同一條市場巷子,就看到至少好幾桌的人坐在那裡悠閒的喝咖啡,大部分顯然是媽媽們,在這邊吃早午餐;從她們表情和動作,可以看出她們並不需要趕任何時間,不需要趕中午,不需要趕下午,我先前從未看過這樣的姿態,直到自己離婚後成為全職照顧孩子的單親爸爸,我就「看到」了。不只媽媽們,看,還有中年男子,穿著隨意,買份報紙,坐在旁邊,如果要不是其中一名男子剛好是我家隔壁的鄰居,我還真以為這些還未至退休之齡的男人都是游手好閑的。這位隔壁鄰居,分家產分到三間房子,每月月初大概就有至少15萬至20萬租金送上來,還沒包括他那些停車位,像他這樣的男子不知道還有幾位,也是在這個時間,「游手好閒」的走來走去的。

最值得注意的是,同一間咖啡館,早上10點半,還有一些看起來穿著輕便、神情悠閒的年輕人,有男,有女,看起來皆不到30歲,居然也坐在這邊,啜著一杯150元的咖啡──這些人的標誌就是,眼前一定有一台敞開的筆記電腦,而且他的眼睛,閃閃發光,如果偷瞄一眼他電腦裡做什麼,會發現他們一定是在打字或使用滑鼠,有的用繪圖板────他們是在工作,或塞著耳機正在電話會議,蠻大的機率還會遇上一位說著極流利的英文的。我知道他們是誰,因為我跟他們一樣,每天都找固定找一個地方坐坐,這就是現在最常見的工作模式,是上班族所不知道的,所謂的work from home(從家裡工作)。這些人都會去買和上班族一樣的珍珠奶茶,吃和上班族一樣的便當,但,大家都會盡量在上班族不在的時候,湧入這些咖啡廳、街道,以免和剛剛形容的那一團上班族喪屍碰在一起,失去了這種生活應該有的悠閒氣味。如果武漢肺炎有帶來任何的好處,那,可能就是它可以逼迫企業體去接受、讓更多全職員工轉變成「從家裡工作」,變成這樣的悠閒,卻仍可以達到比以前更高效能。解鈴仍需繫鈴人,平時不願「放人」的企業,而今因為不願任由員工在家隔離還照拿薪水,終於被迫接受了遠距工作,而這轉折點,就在2020。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