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蜜月九天,趁最後的太陽,帶你走過我的過往。趕在孩子回家前撤退變回爸爸像,想念著你

今天會是不完整的一天,那我們要做什麼呢。早上帶你來到我的舊家,讓你在樓下點杯飲料喝著,我自己帶著我們昨天老街買的小吃來樓上看爸媽。他們不久後就要往美麗的海邊搬了,原本不捨的,看到媽媽特別愉快的笑容,我懂了,也放下了。媽媽幫我整理出一些過往文件,看到2004年回台灣第一份工作,我是要當企管講師的,因為擅寫文章而被總編輯派到倫敦獨力採訪大師管理論壇,每位大師一篇文章,攝影也是我──那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掛「攝影者」角色在公開文章中。還有2008年底我為網路創業家設計的程式課程講義(被罵爆),以及2010年我初創米斯特六當時所辦的行銷料理包課程講義。

這三件事看來是分開的,那它們為我帶來什麼感想?感想就是,老天,過去我每兩年就做了新的東西,每四年就大跳躍,而但,自從開始當小老闆,整整「十年」我沒再跳躍過。從2010年以後到今天2020年,我到底除了脫掉了我的婚姻外,還做了什麼瞇仔?我也觀察我現在做事和那時候不大一樣,以前的我最自豪「說做就做」,雖然亂做一通,但因為速度很快,總是可以「做出一點什麼」。現在去回想它,當時做的不見得對,但至少都做得出來,可是現在,我變得很猶豫,大部分都在腦海裡面構思,構思之後哪裡不對,就予丟棄,什麼都沒有做──愈老我就愈變成這樣子了。難道這就是為什麼人高峰總是發生在年輕時?這時候,你給我看一部影片,是歐美律師在講離婚的教學影片,看!他們拍的多好,要是以前,我早就拍下去了,現在構思了半天,一部片都沒有拍。

趁著陽光,早上將我熟悉的地方,帶你全走了一遍,讓你參觀過了我舊家大廳、一樓稱作「才藝教室」的咖啡廳,來了我常來的診所;經過了超商,一個大大的手寫牌子寫道「口罩已經賣完」,來到診所,也有一只大牌子寫道「近期到過中國大陸的請主動告知」,風聲鶴唳,連那個家財萬貫的超有錢鄰居竟也為了買限量「三個口罩」而站在細雨中排隊。此時網路上又傳出了另類的呼籲──其實台灣人可以不用帶口罩,因為此處還沒有社區感染。然而病菌還是繼續的傳播,自己可能生病,無論是不是肺炎,自己就應該戴口罩,但大家都是自私的,只怕別人傳自己,自己有問題卻裝作沒事──只要是人類,總是一樣的樣兒的。

帶你來吃這十幾年來吃過無數次的陳家涼麵,可惜錯過了對面的無名蛋餅,到PK咖啡時我問,是不是這杯杏仁茶有提神之效,還是剛剛看醫生吃的抗生素有提神之效?你提醒我,不是的,我感到提神是因為剛剛短暫的電話聊天。我想沒錯,今早和一位有意離婚的媽媽討論如何離婚,我覺得我和其他更專業的專業人士不一樣的地方是,我可以在非常初期的時候就幫上忙,而一個人動了想離婚的心念、念頭初始之際,我所提供的幫忙、提供的建議是非常直接的────去建立一條新的「關係」。如何?這大概是諮商師絕對不敢提的建議,更是律師連說都不敢說的,可是,我卻很誠實地將它講出來,並且繼續用好多真實故事來支持這個論點,因為,我發現,這些日子所遇見的離婚案例,幾乎全都支持這個論點(應該在離婚前先交新朋友、建立新關係)。

時間到下午兩點,我們早已回到家,此時家裡門口看起來像正在逃難離開的船隊,東西擺滿了「沙灘」,包括你的兩只行李箱、兩只袋子,都準備「撤退」,還有一大袋的垃圾,眼睛之內全是我熟悉的、我們旅行的各項「物資」,全部都準備拖出去,趁孩子還沒回家,趕快從這個家搬到你的家──此時,你還在幫我清理我的浴室、和我說浴室玻璃已經擦得好乾淨。剛好,窗外天氣開始陰灰,方才我們享受過最後的陽光,陽光完成了照亮我們倆的任務,將會收起來,然後我不會忘記,當我帶著你的行李回隔壁,在綠色的沙發稍息,你語重心長的告訴我:「面對現實。」我的確有這麼一段時間思考了這麼一下,一切都是因為財務。如果財務好了,一切都會順利,可是財務要怎麼好?到底要怎麼做事業?

你寄給我看一則,有位牧師在英國中部抵擋了黑死病北傳,所有的村民寫下墓誌銘,這個牧師寫的是:「讓善良繼續傳遞下去。」這篇文章是大陸人寫的,她說,當人沒有信仰,大逃難來臨時只剩下「裸奔」,你說這觀點真好,而我更喜歡她寫的一句話:「即便是死,也要善良,也不能喪失對人之愛。」這句話我覺得與自己非常相應,正是我想做的事。這時候你只對我說:好好的愛你自己的孩子。是的,他們只剩半個小時就要回來,而我承認,此時我好緊張。

九天前,和我們全家到日本玩回來的兩個孩子,讓前妻接走,度過九天寒假,讓我可以和你到越南逍遙五天,回台灣再過了無憂無慮的三天,這幾乎是我離開孩子最久的一次,接近下午4點,孩子電鈴響起,我看到了九天不見的他們,他們的聲音和形影,我都有些陌生──他們不是陌生人,陌生人是「我自己」,因為我同時是一個離婚後獨力撫養孩子的單親爸爸,又是一個和你約會中的戀愛男子,兩個角色,兩個世界,每次我一穿上後者的衣服,穿久了,就徹底的忘了前者,前者就變得好陌生──孩子可能倒不覺得爸爸陌生,一回來和爸比我大聲談笑,然後自己開始畫畫,畫完再給我看,我瞬間變超忙。孩子就是孩子,他們不想碰也不想吃我們從越南帶回來的東西,也不對爸爸我過去九天看到什麼、玩到什麼感興趣,此時我一邊「一打二」應付兩小孩,一邊覺得累,好多天好多的疲倦一次噴湧上,兩個孩子的水彩筆筆桿都還在動,我已先坐在他們面前開始瞌睡。

晚上帶孩子們到家樂福超市,大買特買兩大袋,很多是我前些日子煮過的、熟悉的青菜,譬如杏鮑菇,妹妹特別說她想吃蛤蠣,我買了一包新鮮的,店家教我要在煮之前一小時先浸鹽水讓它吐沙,吐沙後才能煮──原本今天下午我根本就不在一個想要煮飯顧小孩的「煮夫模式」,沒想到孩子回家兩小時,我自動就恢復回到「煮夫」樣,自動開始想煮飯。

晚上我繼續做一些準備,讓我的線上日記被更永久的存放在網路上。這些準備讓我感到心安,即便孩子吵著寒假手機時間延長至一小時,我依然擋著、依然心安──人就像船,只要錨定,再大的風浪也不再激盪。哦,今晚我們家電視機也第一次開張了,仍沒有連到節目,而是連到「Netflix」,兒子看完他第一部Netflix電影,但你呢?你回家了,幫我做公事,幫我查資料,也寫了文章,但看不到你、聽不到你,留了一個小傷口在我心裡,不大,血緩緩的流;我望向你的窗,依然被樹擋著,看不到你。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