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有了光,望出窗外才知道昨晚住的這間Crowne Plaza旁邊是一大片新興區,除了正前方是舊墓場,左方是大垃圾場,兩旁皆已清空,旁邊是非常大的塑膠草皮足球場,聽說這裡正在建F1賽車場,非常非常大片的黃土顏色。旁邊的住宅區已先進駐,有自己的籃球場,籃框全是新的,導遊說這些住宅樓每坪台幣20萬,大概等於高雄房價。導遊也驕傲指著一條高架說這是他們第一條捷運,準備通車了。今天天氣變熱,導遊說肺炎病毒最怕高溫,天氣回暖,人的信心就會回來了;今天剛好也是越南這邊從新年回來後的第一天開工,晨霧尚未完全散去,車流還沒擠上路面,喇叭還沒開始亂響,我們已經在路上了。

在越南最後完整一日,也是我春節前後的旅行、從東京到河內的最後一天完整一日。你笑說其實還有一團越南九日團,會去北越、中越、南越;我說,明天就要回台灣了,我們的新生活要開始了,你說,是辛苦的「辛」嗎?我說,是幸福的「幸」。聽旅行團那個阿嬤說,這一天的心情是「歸心似箭」,因為武漢肺炎疫情不明朗,今日股票開盤大跌700點(註:晚上CNN說目前中國內地病例7700例、死亡170例,其他20個國家則共有100例),她說還是回到家較安心,但我怎麼覺得我有點不想回到太負面的世界(家)裡,想待在這裡哈。這病毒帶來各種恐慌,看到你一直透過WI-FI分享器上網滑臉書,十則有九則是關於病毒的各種訊息,一半以上是某某專家或某某網路上面發表的文章,讓資訊更驚悚又凌亂。網路上這種事,傳播者的分析能力有限,原始作者又很有心,加油添醋之下就愈傳愈多,最棒的方法就是找個地方躲起來、靜靜等它過去,所以我雙手環抱胸前,瞇上眼,今天一天一上遊覽車就想睡著。

愈刻意,就愈睡不著。腦袋亂,然後景點還是到了,景點到了還是得下去玩。接下來的「陸龍灣」,我眼睛似已習慣了這裡建築的古意,習慣了這類似桂林的山水,所以今天用「摸」的,我摸了水,比昨天的還冰,還舔了它,吃起來是沒味道的淡水;我們的舢舨經過矮扁的洞,馬上伸長手去摸頂,每一個洞都認真的摸,摸起來大多光滑,不大自然,有的濕處,摸起來也只摸到水,石紋不明顯,反而剛剛古色古香的木造建築,摸起來那粗粗糙糙的嚇一跳。

出了洞口,水面又開闊起來,這才發現四周都是高聳岩壁,我們小船受困其中,此時湖面竟有一小島,小島上有一座大約五層樓的古廟,上面寫著「高山靈祠」四個繁體中文字,據說是某個越南電影拍攝場景,這美景值得,它根本就像三峽(應該說像我想像中的三峽),想像中的三國時代,想像中的戈壁──廟宇屋頂及牆壁都是石頭的灰色,整片都是灰色,不仔細看還以為是周圍山壁的一部份,而仔細看看出了廟宇屋頂的精雕細刻和後面大自然大氣的岩壁對比,巧奪天工。後來又有另一座小廟更甚,直接就一間,建在湖中央,四面環水,不清楚是否是後來才建的。這趟小船花了兩個小時在山洞裡面和岩壁之間,雖戴著他們贈送的斗笠,仍然擋不住累;你慫恿我開始划船,我拿起槳開始幫忙划,和你一起,一二一二,超過好幾艘,最後仍沒有比別人早上岸;上岸後,我們被請了一人一杯現剖椰子,拉著痠腳上車,才覺得舒暢。

旅行團的人也有意思,快到最後一天,才開始認得同團的有兩家人,一個六人組,一個十人組,兩組對比呈現不一樣的風貌;六人組的相對平和,那位奶奶看起來溫和有氣質,十人組的聒噪一點點,他們的阿媽也常常吼或教訓一些事。我和你做了一個驚人的預測──我猜十人組的其中一對年輕夫妻可能很快會「離婚」!你驚訝問,為什麼?我說因為他們家三兄弟出來,各帶妻小,比較之下非常清楚,其中一位弟弟的太太、也是其中一位孩子的媽媽從第一天起在機上就對她孩子大吼大叫,她經常說「不要這麼自私,不要擋住別人」,聲音包著渾然天成的怒氣,而我觀察她往往自己一人行動,和她伴侶離最遠,也不常和家族一起;老公隔早自己來健身,保養身材,而她的孩子相對其他堂兄堂妹也看起來最易憤怒與躁動。剛剛又看見這位年輕媽媽的眼神,即便自己在超市仍帶著一種憤怒,我覺得她並不快樂,也從她老公的樣子看到了許多爸爸的無奈,所以判斷他們一定必定肯定會離婚。

而比較溫和的那六人組一家,今天才知道他們三位子女有兩位已上大學,都是台大;我可以完全體會他們的驕傲與自在,因為以前我們家參加旅行團也是那樣子的感覺,但我要提醒我自己現在已經不一樣────我不再是一個成功家庭的「那個兒子」,我是一個(可能會)失敗的家庭的「那個爸爸」,所以我聽完這家庭的美好之後,只發出該發出的讚賞,然後就再次靜默了。

我們都準備回河內了,你從旅行團的小冊子發現似乎還有一個「寧平碧寺」行程沒去,你說了三次,似不甘心,我就開口幫你問了一下導遊,還真的果然,他們漏了這個行程。導遊不太情願的走回原路、回到剛剛的地方,我很愧疚,覺得整團已在趕時間,我卻讓大家再跑一處,我開始摳指甲,此時你抓住我的手指,讓我不要再摳了,然後你在車上一直抓住我手指,一直說:You did a good job!而你真的永遠是對的,這個行程果然好,這是一個真正的古廟,依著山壁而建,讓當年的僧人可以獲得絕對的平靜;它分成下廟、中廟和上廟,看著你走進木造的中堂裡,只有自然光線,沒多點燈,有點陰暗但莊嚴;你虔敬的禮拜並添了香油錢,無一錯過。中廟要比下廟要再小一點點,然後到了上廟甚至需要經過鐘乳石洞,最高點只剩下一處小小的壇,可以看出都是歷史非常悠久的。越南這裡沒有地震,只要躲過越戰時期美軍轟炸,所有文物都可以保存下來,而保存下來也全是寫中文的,遊客看得懂,當地人都看不懂。越南人可能很樂天,這種景點,當地人比遊客多,而當地年輕人所有人都正在冽嘴而笑,很少看到有人在罵人、碎碎念或皺眉頭的,但這些年輕人也個個把頭髮梳高高、油油的一條一條,大多都是瘦子,七分褲緊緊的包著細細的腿,女性的眼神大多不避諱,對遊客直直的看進去,比男性還要好奇這世界。

行程最後我們回到旅館,對面剛好一家大型超市,我和你互相拉著驚險的過了沒有紅綠燈的馬路,過來之後發現是小小破破的,還有生肉現切見血;我體驗了你可愛的地方,什麼事情都樣上網查一下,一進這超市,你就要我查了「越南胡椒粉推薦」、「越南超市必買」、「越南杯麵推薦」,然後,以上這些主題,還真的分別都有某人寫過文章────網路過了10年,內容真的已經累積了太多太多,這是人類共同收集起來的成果。我們真的只須輕鬆的跟著「前人的腳步」,就找到了「明玉綠豆糕」等等正確選項。我也看到超市有賣一顆Jackfruit,只是他們不願意切,我怎可能抱回這一顆比最大的西瓜都還重的奇特水果。還好今天陸續買到三袋不同品牌的Jackfruit乾,它是我們的回憶,對我們有特殊的意義,回旅館房間我們就忍不住拆開吃了,這鮮黃色的水果,吃好幾口停不住。

晚餐是飯店的自助餐,該有的好料都有,已不是越南特色,我們拼命地享受。原先那些韓國團、新加坡團都不見了,出現的是其他的台灣團,是台商,打高爾夫球的,男子居多,皮膚黝黑、說話霸氣,對越南人不怎禮貌,也沒有戴口罩。我想起其實東南亞幾十年來都是華人的後花園,多少人離開家鄉台灣,利用兩地落差,可以在異地(越南)較為輕鬆的獲致成功,也算是一種國際觀的展現。只是我眼前遇見的這些人好像不是從我家鄉來的,他們的模樣比其他韓國觀光客甚至越南本地人都要陌生。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