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在玩還是平常,有些事我總是沒有意會到──比方說,當初決定旅行時都是「我」訂日期,孩子一放寒假即刻出發;然後,是「我」堅持要順我家孩子玩日本、來東京,其他國家不考慮;然後亦是「我」堅持一定每天要吃到旅館早餐、讓孩子覺得難忘美好。以上這些或許一開始我自知,但不久後就忘光光;我們當時總自知並驚訝家人如此願意讓步與忍耐,但這份感謝之情立刻隨時間忘了精光,還因為後面沒有收到讓步與忍耐而驚訝,這就是為什麼你告訴我念恩的重要性,人的眼睛根本不準,人的記憶力根本不靠譜,只能靠時時刻刻念恩,才能回報到每一份善意的意,照顧到每一份有情的情。昨天我過了比較不愉快的一天,今早我就轉回來了。

家人的確總不是完美的,相較於前妻家人,她們自大到覺得自己永遠是很強,而我們家的人絕不自大,但仍會一直注意別人是不是超強。比方說日文是不是超強,身為台灣人講日文又能講到好到哪裡去?但這種事就是要被看,我們就是無法用「質性」來討論和思維,一定得「量化」成分數或排名;很多藝術,並不是什麼都要比出高下的。覺察之後,往後我就要更小心的思惟,不要再進入這循環。今早我自己更早起,算一算昨晚再次只睡四個半小時。起來完成日記,剪了昨天的影片,錄了26分鐘,裁成兩部分,應該是我2013年7月23日開始錄每日影片以來錄最長的一次。今天我不能遲到,因為昨天是我叫大家一定得這麼早起床、吃早餐然後出發,才趕得及今天四個行程。而今天我果然沒遲到,日記提早寫完,孩子提早叫──我這個爸爸給了孩子很多「起床名言」過,比方說時間是客觀的,時間是有限的,或,鬧鐘在叫,應該要尊敬它;如果要晚起,必須和鬧鐘說對不起。今天又多了一句:要怎麼起床得靠自己發明新的方法。我和孩子說過,時間,是不等人的。看似無情?但我覺得,時間也是非常「寬容」的,任何不愉快的,只要給它一點點時間,就會雲淡風輕了。我很早開始叫哥哥起床,開的是28度的高溫暖氣,要烤醒孩子,還算有效。昨天在唐吉柯德為妹妹買了一雙臨時鞋子,今天翻收據才看到,這雙鞋竟這麼便宜,折算起來才台幣兩百多元,比昨天吃的任何一道菜都便宜。所以在物價高日本,也有一些美好的小驚喜。

爬上高塔,是城市旅行一定得有的橋段,好像「高」就是一種景點,因為人類能將這些地面上的建築物如電扶梯等等送到100層樓以上的高空,在高空做出一個完整的生存空間,就是美好。東京「晴空塔」開幕的2014年正是我還在做網路行銷,當時它網站是知名的Parallax案例,做得特美,六年後我帶著家人上塔,但我原本設計是從旅館走20多分鐘、跨過一座橋來用雙腳走向那龐大建築,看著它愈來愈近。但今天陰雨,還是決定搭UBER,這位司機左右繞了好多街才轉到明明就直線可到的晴空塔,比預計的還貴了好多,沒想到日本也有這樣的司機,後來弟弟向UBER抱怨,得到一些退款。晴空塔一進去先經過好幾條的電扶梯,日本常有這種一人型電扶梯,窄窄的帶我們一段一段上到五樓,準備上塔,據說有四部電梯以四季取名,我們搭到春天,春天花了50秒帶我們抵達350公尺高的瞭望台,在塔上我們順著他們設計的一處一處玩,和台北101上去後就隨興走,這裡每一個停留點都有規畫過。我們從350公尺竟看得到我們的旅館,就像第一天從旅館大陽台看到整支晴空塔那麼震撼,再往450公尺走,最讚的是為三個孩子一人買下一塊金色紀念幣,刻上他們名字。

第一個景點結束,我堅持請弟弟再叫了UBER,這次司機載我們,25分鐘往內陸開到了須賀神社。這是角川書店推出「你的名字」繪製時參考的場景地點,男女主角走在一條長長的紅色欄桿樓梯,擦身而過。此神社留在住宅區之間,非常的安靜,天上是烏鴉的呱呱呱聲,很大聲;懸掛的祈願小木板上面畫的大多是「你的名字」,可見它圈粉無數,這就是動畫的力量,21世紀新傳播模式。此時我們看到一個不像日本人的亞洲年輕男子獨自在細雨中拍照,我主動幫他拍。這位小哥哥來自深圳,他女朋友是台灣人,住台中,最近回家過年。總之,這段巡訪是一個蠻特別的回憶,小朋友原本覺得他們弟弟叔叔說得很好笑花了7000多日幣車資來這裡,但後來他們會發現,這是多麼獨特的。

我們在此處待了30分鐘以上,總算要從這邊離開時,久等的家人有點火氣:往原宿竹下通要經過兩段地鐵,時間很趕,雨愈飄愈惱人,我們還走在一條連小雜貨店都沒有開門的無名住宅巷弄裡,卻有好幾個白人也走進這裡。我只能說,我不想再追求什麼正確,我只想追求最大化,立刻的,像你的名字這樣子的,名滿天下。我想更快的起來,更快的讓世人看到我在做的。

來原宿,走一段巷子後,直到看到一段明顯熱鬧的小節,很多外國人,我就知道我來了。明顯這邊比較適合小學生、中學生,全是糖果、甜點,草莓在這邊特別做成專題開幾家專賣店。我們先來「卡哇伊動物餐廳」,在3樓,全粉紅色,裡面空間狹小卻養上四、五種動物,一開始我不敢摸最大隻的「水豚君」(哥哥一直強調這是來自南美洲的動物),後來右手拿著每杯500元的飼料(後來我們買了四杯)牠就被吸引了,認真的爬過來,非常熱情,而且不會傷害人。水豚君的頭特別大,吃相好溫馴好可愛,接下來由於家裡兩個小女生都一直避,不敢摸,家裡的大哥哥被拱上來摸了。接下來他說因為摸過了大隻的,小隻的也沒問題了;哥哥抱了一隻長長的雪貂在他大腿上睡覺,媽媽、弟弟也都抱了一隻,工作人員在大家大腿上鋪了一條毛巾。然後還有「狐獴」,再摸了「天竺鼠」,妹妹則一直很害怕的在旁邊看著,亦不靠近。弟弟和媽媽愈抱愈開心。爸爸負責從販賣機拿免費飲料發給大家,半小時後,兩點半餐廳準時趕我們出來,肚子好餓,本來要吃有評價的豬排,但我再次建議用眼睛選而不是用網路選,瞄到旁邊有一間地下室的烏龍麵,走進地下室發現這是一間台灣現在開了不少的手打烏龍麵,燈光點亮櫃台的方式一點沒打折。這間看來是越南人開的,或許在日本人眼中已是髒亂但我們看來仍蠻整潔的,簡單地點了牛肉烏龍和咖哩烏龍,我點了沙拉的冷屋龍麵,原本只要充肌卻又意外吃到了超好吃的,妹妹和哥哥都說比台灣的還好吃。沙拉麵條非常的有韌性,每一口麵都像在跳舞,醬料不會特別重口味但就是溫順好吃,還有那片又大又香的豆皮;從地下室再經過狹窄樓梯爬上樓,還再爬上二樓來到這間賣彩虹棉花糖的,店家規定只能在店內享用,吃到流口水都吃不完的超大型棉花糖,此時覺得好累,但因為時間已趕完、已買之門票已用完,放鬆多了。

妹妹急著下一站「秋葉原」,這站是因為妹妹想買鬼滅之刃動漫周邊商品,不知整個東京哪裡有?鬼滅之刃餐廳是那家厲害的動畫公司自己開的,有幾家但都太遠。所以就設定去動漫天堂秋葉原,但我其實完全不知道這個宅宅天堂秋葉原到底會是什麼樣子。到了之後我真的很吃驚,如網路說的這裡只有宅宅男子、外國人、以及穿著女僕裝的年輕女生在發傳單。我們先問了一間超大電器行的店員,她指出「Animate」這間顯然是秋葉原最專門的店,到現場看到這高達六、七層樓的店和其他超大店相比也只是相對小的小店,專攻動漫,妹妹對著門口一張大大的鬼滅之刃海報歡呼!我們到了專賣周邊的五、六樓,在六樓一塊櫃架終於看到一小區塊,妹妹只在興奮跳叫,說這是鬼滅之刃,那是鬼滅之刃,是我直接幫她挑了五樣東西,都不太貴。然後讓其他家人先離開自己找餐廳,我自己帶妹妹繼續逛,先找了Softmap電器行卻沒賣任何,反而看到一堆兒童不宜的漫畫,我趕緊拉了妹妹閃避;先到旁邊Mister Donut坐下吃一個雙巧克力甜甜圈,就在這家店,妹妹給我看了鬼滅之刃第一集。我一直不敢看的,感受了這部現在超夯的動畫到底怎麼樣用感人的溫情來打穿現代不易感動的青少年?可以看得出來此作者很會安排故事,很俐落,兩三下就將最感人部分交代清楚。我們繼續往另一條路逛去,看到一間中古店,進去就拿著鬼滅之刃的logo問店員,這裡每項東西隨便都是5000日元、10000日圓,怎麼回事?這時鬼滅之刃專櫃旁邊站了一個台灣口音的、個子不高的宅男,他在打電話叫他同伴等一下趕快過來。我請教他為何這些都這麼貴?他說因為這個動漫(鬼滅之刃)實在太夯,現在一個東西都一物難求(真的?),這些都是比較會收集的人去夾娃娃機或玩扭蛋去夾的,在這邊賣難得的二手商品。我才意識到天啊有這些人在忙這些事!這顆地球上有很多事是愈想愈辛苦、為愈想愈無力,但這些人,現在是最快樂的。

我們的毛手套緊緊牽著妹妹的毛手套,在秋葉原這邊進入了一個地鐵電車的鐵橋的下方,有點像地下道的通道,燈光昏暗,人影在這通道趕路,我也加速不讓寒風再冷到我們;妹妹說她好累哦,看了我的腳,說,爸比你走的一步是我的兩步,我說,有一天,妳走的一步也會是爸爸的兩步,一邊裝著老的樣子說像這樣老老的慢慢的走。妹妹形容此下感受說,在日本買鬼滅之刃,和在台灣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我猜,是一種收集,一種探索,一種興趣被支持吧。最後來到弟弟找到的一間居酒屋集合,弟弟那邊已點了31樣東西,平均每一樣真的大約一兩百元台幣,對於薪水是台灣兩三倍的日本上班族來說,這應該是比小吃更便宜的東西,還可以坐在一個非常舒適、有裝潢過的環境享用它們,配上美妙的酒。這樣來看,日本才是美食之國,而這點兒子聽到他也大為贊同。

回程的電車,特別愉快,因為終於要回旅館了。我們上車的地點是起站,家人散坐在一個車廂的不同處,都有位子,沒想到列車慢慢的擠進更多的人,雖只有兩站,但實在太驚險了,因為要下車時,我們沒注意到突然間電車全部已擠滿這麼多人,差點沒辦法聯絡到所有家人一起下車。媽媽剛剛說她已在咳嗽、疑似感冒,此時武漢肺炎已讓大陸幾個三級城市封城,狀似嚴重,仍一則新聞都不看的我,聽家人擔憂提起,於是從秋葉原開始就籠罩在一種末世的恐懼中,剛剛在藥房要買口罩,對方說全部賣完,我們又更恐懼──終於到了要回旅館前的最後一個車站,終於輕鬆了,全家人走在地鐵站的兩台自動販賣機前面,走不開,銅板一顆顆投下去,熱的可可都已經不驚訝,它還有熱的玉米湯、熱的紅豆湯,加熱後的鐵罐不會特別熱,也沒有特別甜,滑順可口。還有冰淇淋。

這幾天到底過得怎樣?今晚,只覺得無法相信三天已經都過去了。我一直和家人提醒今天已經完成所有都市行程,問大家滿意嗎?我問了兩個孩子,他們都誠懇的說「好豐富,好精彩」。回顧這幾天發生什麼,就發現果然非常豐富。昨天三處(築地市場、銀座無印良品、台場),今天四處(晴空塔、須賀神社、原宿竹下通、秋葉原),連前晚的雷門、淺草寺、吃河豚也非常的精彩。但現在只覺得好累、好累。雖在地鐵上我都有找機會睡了一兩站,但今晚累到無法再自己走出旅館到對面買拌手禮。我必須睡覺了。但仍是連續第三晚凌晨一點才睡,大概又只能睡4個半小時。但當我今天「忙」著玩又「懼」著躲在口罩裡防肺炎(東京地鐵仍只有不到20%的人戴口罩,戴的多數是講中文的),你卻驚人的把我家裡所有的冷氣濾網拆下一一清洗過,還換洗了所有的床單被單,還有玻璃?照片一直過來,我一直在非常occupied的狀態卻不想只是和你說謝謝、抱歉……我無法握著你的手,或抱著你,只能在心裡緊緊緊緊的記著,這次絕對不能忘。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