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我莫名的緊張,此時,只要梳理一下時間就發現一切實在非必要,比方說我擔心今早出門手心忘了擦油會龜裂,其實只須撐一小時的運動時間就能回家,皮膚會裂到哪去?再來,會不會搭飛機的時候心臟怎樣,但說實在那只是二小時又四十五分鐘的舒適航程,應該比我在健身房的心跳還慢,有什麼好擔心。此外,國中的兒子在這次期末考試檢討區塊一個字都不想寫,退步了也不思進,心思都在手機,但孩子長大就只是再六年的事,還有什麼好折磨的?

今天在健身房非常小心,接下來兩週大部份時間不在台灣,有些器材不敢做到底,原因竟是怕:一、傷到膝蓋,接下來五天無法走路;無法走路,沒辦法玩行程,會讓孩子失望。二、將胸與背的肌肉練到太痠,造成錯亂,以為自己心絞痛而造成自己更緊張並引發真的心絞痛,沒辦法完成這次的旅行,也會讓孩子失望。我越來越覺得,接下來五天,我只希望將它好好的玩完;我不是玩,我是讓家人開心,而我這身體只是個「角色」,要把這齣眾所期待的歡樂過年日子給完成,留下美好回憶,任何原因讓它中間岔短,都是非常不好的,都是要令我們失落很久的。

明早就要起飛,今天肯定很忙,第一站先衝到銀行,為公司補些現金也為自己旅行換貨幣。哥哥妹妹都是上課最後一天,國中生哥哥竟早上就放學,準備搭公車回來,但他說還忘了帶一個單子,等一下要我再開車回去學校。此時我觀察自己,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已進入假期,可能剛考完期末考且兒子考不太理想,突然覺得我對兒子比以前更急迫的想去糾正他。我自我覺察,此時需要進入另外一個模式,放假了,應該如何幫助他扭轉、進步、變更好?處在這升學型的國中壓力大,寒假也要背國文國字和英文單字325個,放假一回來就要考模擬會考,到底我該用什麼樣的新態度、什麼樣的新規則?今早中華電信來家裡裝機,這不是我叫的,是家裡兒子因為網路太慢就請他爺爺去叫來了,既來了,就幫我換了一台更快的路由器,還安裝在全家都能收到訊號的地方,兒子一定高興極了。接下來我要如何控制他的手機時間?新的規則該是什麼呢?

我問了你,你的回答再次點醒我:「愛他,就好了。」就像一開始一樣,你總叫我「用愛灌溉」,這次,你引用我前天日記提到的「大草原」,這三個字將變成以後我們拿來開玩笑的關鍵字:「就像你愛大草原,大草原也愛你。」

來銀行辦事,你突然出現在我後面,當你出現,我也沒太驚訝,後來才想起你怎麼可能知道我正在銀行?我們換了日幣,換了美金,換了越南盾,越南盾居然可以換到210萬元。接著你帶我走入南港的舊區,經過中南街;你向來喜歡看網路評價選餐廳,這裡有一間碳烤燒餅店,評價極好,可惜沒開,我們縮在旁邊小吃店勉強挑了幾樣沒肉的小菜吃,你才知道我如此不喜歡坐在刺耳新聞播報聲的電視下吃飯,看到那些客人的眼睛,無論男女老幼,都用同樣傻愣愣的眼神盯著同一處,有點想笑也有點想哭。緩緩走回,剛回家的兒子已吃完外送,正躺著玩手機。生物要做寒假實驗,同學緊張的在團購比較容易種的葉子,我們家哥哥卻一派樂天,跟奶奶要幾顆蒜頭丟到水皿裡,就說他種好了。他說,奶奶提供的蒜頭有幾顆已經發芽,他把已經發芽的拔掉,丟進去繼續種,我說你怎知拔掉以後還會繼續發芽?他說他「猜」的,他「有感覺」它會發芽。突然心中一種幽默感湧上,我告訴兒子,唉,我覺得他有個別人沒有的特質。他問,是什麼特質?我笑,他真的是一個很「灑脫」的人,就像Tuttle教授一樣,換作是我絕無法像他那樣斷捨離,所有東西都丟,近視眼鏡也丟,一輛拖車環遊美國推廣純素食。我笑著對兒子說,可能是因為我自己太Over,總要在幾天前就緊張得準備,所以才會生出這樣一個灑脫又樂天的兒子?我再大笑,好吧,爸爸真希望擁有你的能力,但是,這寒假仍得背出325個英文單字,我們去日本就背200個,一天要背40個,為了示範,爸爸一天也背40個越南單字給他看好了。哥哥終於開始讀你買給他的那本東京旅遊書,但把手機藏在書裡面,用嘴巴來讓我認為他真的認真在看書,看來這次旅行應該無法和半年前剛離婚的大阪之旅,和孩子一起執行跟規劃了。

妹妹下午放學,我帶哥哥去看醫生,妹妹趴在木地板上,用壓克力原料在剛到貨的帆布畫框上面作畫,等我帶哥哥回來,她居然已經完成了兩幅非常有創意的作品,其中一幅是一人正在用望遠鏡窺天,其他地方都是白晝,只有望遠鏡望出去的是星空。這樣的創意非常驚人,哥哥在旁一邊說還不錯一邊則開始批判這裡那裡可以更好一點,看到哥哥在妹妹畫作旁邊走來走去一發不可收拾,我趕緊擋在他們倆中間,保護著畫,繼續和哥哥說,藝術家不需要贏別人,你有覺得草間彌生和宮崎駿哪個比較好嗎?或是梵谷與畢卡索哪個比較強嗎?如果要贏,要比賽,那考試是一個好方法,就在考試上更加努力吧。我發現哥哥另外有潛力變優點的缺點,就是他「很會用嘴巴做事」,今天下午回家他一直用嘴巴和我辯東講西的,我也一邊和他開玩笑,然後我對這個非典型的孩子,心裡不斷的轉念。

下午原本都還可以細細的觀察,到了傍晚已覺得快來不及,事情做不完了,我開始做一份特別的「行程簡報」,想給四歲的小姪女瞭解這次我們安排的日本東京自由行到底是去哪裡玩,然後我更沒有時間了,叫外送給孩子們吃,仍沒時間整理行李,叫孩子們自己整理自己行李,我還在整理各種訂好的自由行票券,早上我還在擔心我的心臟,到了晚上我只想把事情完成,沒時間去管心臟。這時候,真的對你抱歉,你想幫我,但我忙到沒辦法交辦任務給你,直到我求救,叫不到明天早上五點到機場的計程車,怎麼辦?你接手了,不到半小時,就用某個特殊的APP幫我叫到了可以讓全家一起去機場的大車。

到了晚上,哥哥和妹妹終於開始有一點要旅行的模樣了,開始整理行李,五分鐘就整理完了,看起來好像只像到外縣市住一夜那派輕鬆,哥哥也終於開始讀你送的東京旅遊書,沒夾著手機在看了;我也將我最後整理好的票券全部寄給你,請你一張一張的彩色列印出來,我去工作室,看你將它們全部裝進透明檔案夾裡,可以翻閱。你還是覺得幫我幫得不夠多。這時候,我在我們工作室裡,我知道即將離別五天,你剛好在聽《海上鋼琴師》的主題曲,Ennio Morricone是最愛作曲家之一,那首招牌曲由悶住的小喇叭聲來吹奏,突顯了這個夜晚的靜,你伸出手,按著我的頭頂,再順著頭髮,撫了下來。我求,多撫幾次,閉上眼睛,深深的一吸一吐,覺得好像飛到了何處,但不能飛遠,你的聲音叫醒了我:「該回家了。」

謝謝你。我會記得帶回你想要的。回頭見。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