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你已提醒我今早會非常冷,我記在心裡。或許,我也把昨天家庭醫生跟我說的話都記在心裡,昨天他問我仍繼續健身保持身材嗎?我說是,但也發現自己有心臟病,於是我把我做過的檢查都跟他說了,包括運動心電圖及核醫查出缺氧,半年來所有心絞痛發作病史都跟他說,醫生稱讚我這麼有警覺,心絞痛就知道去檢查,但他也認為我應該繼續做下一步檢查,不應輕忽,「聽起來,這些症狀是有意義的耶。」他說。

今早我在鬧鐘響前五分鐘就起來上廁所,躺回床上已覺得胸口不舒服。昨晚兒子睡我旁邊,我不想叫他起床幫我叫救護車,想再等一下看看能否自行緩解,等5分鐘、10分鐘、15分鐘,仍是一樣,我開始考慮是否再含一顆硝化甘油舌下錠,可是兩天後就要去日本,若今早含了,一切好轉,代表什麼?我仍想試圖看看能否在沒吞藥的情況下自行緩解,那就表示沒這麼嚴重。沒想到這一次我躺了大概半小時,心絞痛仍在,哀,怎麼辦?眼前是滿檔的行程,今天要搭高鐵去高雄訪談一位離婚爸爸,大後天就要出發到日本,下週二還要去越南,沒有時間做任何的心導管檢查,所以,是否應該就吞一顆藥、然後不管一切放心的去玩呢?帶著舌下錠。確保每天早上都有暖氣,問好日本的急診室的電話,是不是就好了呢?如果早知真的會不幸發生了什麼,造成遺憾,我會寧可取消這些行程,不計成本,讓自己身體好好的,才是對得起家人。

心臟已經不舒服超過半個小時,這次無法在十分鐘、十五分鐘自行緩解,實在嚴重。我突然有個點子,如果現在就到醫院「驗血」,可能可以驗出心肌梗塞的高指數(由於心肌梗塞發作造成部份肌肉缺氧壞死,在48小時內皆可以從血液中驗出過高的CKMB及Troponin-T),如果沒有這個跡象,或許可以推測我自己在幻想或心絞痛其實沒這麼嚴重。此時,我自己趕快穿衣服;我已判斷決定,寧可損失今早的高鐵票,也不要讓日本之行做出錯誤決定。這個是此時此刻最科學的方案了──我穿好衣服,緩緩走去搭計程車,心臟還是很不舒服,坐上計程車,報給司機急診處,我就攤在椅子,閉上眼睛,希望不舒服緩解,這個時候我才打電話給你,聽到你的早上的「HELLO」聲,我就知道你和我一樣,很興奮地期待今天要高雄走一走,但我現在卻只能和你說,和你講個壞消息,不要緊張,我現在在醫院路上。後來,下計程車的時候,終於緩解了大半,走進急診處,跟護士說我有心臟病,他們立刻動作很快的幫我量血壓等等,帶我到病床上,立刻先做心電圖,醫生很快就來,我和他說個清楚後,就抽血了。

你知道心臟病的感覺是什麼嗎,就是當我坐在那邊,看到急診處的人,有護士、有志工阿婆、有老伯伯、年輕男子,他們互相認識,互相開玩笑,他們都好健康,也都很確認自己的生命不會馬上斷掉。但我看著他們的那時候,卻已經不舒服到整個世界都促狹地擠在一起了。我眼睛吊吊的看著他們,已經無法思考、也沒有辦法抵抗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我只能「羨慕」著他們,卻自己永遠到不了他們的樣子。但,自己明明還充滿力氣,身上沒有一處大痛,卻因為缺氧的心臟而覺得整個天都被悶住了、整個人被蓋住了,加上我對此病的瞭解,被一種「我正在過此生最後5分鐘」給時時威脅著。

謝謝你,火速親自跑到高鐵站去退了票,還趕來醫院,此時我剛從診室走出來等報告,當我靠在你身上,再顫動的任何大小心緒也全都安定的沉了,靜靜的等報告,等了一個多小時,報告出來──CPK、CKMB、Triponin-T全部都在標準值內,心電圖也沒有異常(雖然是靜止心電圖,不是運動心電圖),我放心了───應該說,我應該就夠安全的可以繼續,接下來和家人的旅遊行程,不致耽誤到孩子的愉樂,不會讓孩子失望,也算是盡力的對自己身體負責了。我們在醫院附近走了一下,原本現在應該已經在往高雄的路上,我們卻還在台北──這是一間傳統市場,我們欣喜看到才九點多竟已坐滿早起的成年人享用著傳統中式菜飯,我們買一張傳統蔥油餅,老伯伯冽開沒有牙齒的嘴爽朗笑說等一下烤好你們就可以一人切一半好好享受囉。

我們在車上好好享受傳統蔥油餅,回到工作室,我和今天原本要見面訪談的高雄爸爸改為電話訪談,講了一小時,我們還是來到了高鐵站。我還是想暫離這低溫14度的台北,去高雄走一走,不想錯過原本計畫的美好,不想被旅館罰款款;我們倆今早經歷太多,兩人都在高鐵列車上睡了一覺,抵達了高雄左營站,是完美的晴天,好像回到了上週的台北,而高雄人卻說今天實在「超冷的」。擅長找網路的你很會找,找到了一間評價高達九分的新潮旅館,價格不貴;以前搭過一次高雄捷運,覺得它超慢,但和你出來,再次覺得一切都順到超快的,我們到「美麗島站」下車還在出口享用到了春捲(其實是潤餅)和碗糕。

你當導遊,我們從旅館走往海邊,可以的攤位就坐下吃了幾口,原來最近吃過兩次的饒河街夜市超好吃的烤黑輪,這邊每一間都是這樣烤的,也吃了提拉米蘇霜淇淋和臭豆腐等。你帶我去坐船。這渡輪才7分鐘,載遊客也載摩托車,到了對面、狹長形狀的旗津半島,跟著韓國日本觀光客走過一條最熱鬧的觀光街,原以為遊客變少了,來到這裡人還是相當多,更多的是攤販,立起大大小小攬客的旗子,賣的東西都是差不多的,你說算一算這裡大概兩百攤吧,驚喜發現這條路走到底竟有沙灘和海水,沙是黑色的;我們坐上了海灘邊的木板棧道,天上兩隻風箏,還有被染成橘黃色的烏雲,今天看不到你最愛的夕陽,只有前方層層疊疊的輪船,還有玩水的狗狗和好多好多的年輕人。這個觀光景點,你是舊地重遊,當年曾趁工作空隙借個腳踏車繞這裡一圈,我也似曾來過,已經是不太好的回憶,但我們用味蕾再次好好的體驗這裡,全部都超好的。我們坐在木棧道一陣子,你說我們不能坐太久,因為等一下太陽一落,天會黑得很快。

等返回的渡輪,看著對岸的高雄城。水邊,就是很容易湧上感覺,對岸的房子並不特別好看,大廈的線條是陌生的,燈光也是陌生的,因為稀稀落落,不忍多看一眼以免打破心裡那團含住了很久的悲寂。不過一座城市可以和海水這麼近,就可以多了一點點聲音,船鳴的聲音、浪水的聲音、海風的聲音,搭上晃動的船,帶我們來另一個港口,高雄第二倉庫「Warehouse 2」,正式名稱是棧貳庫,改裝後變成文創場地,裡面擺著慵懶的爵士音樂,還有全白色但沒在營業的旋轉木馬,總是要這樣比較新潮一點的地方,讓新潮的我們可以心裡稍微覺得相應一點點,也找到比較乾淨的廁所可以坐一下。

我在這裡細細的回想了一下今天辛苦的一天。思考到底生命意義在哪裡,今早才走出急診室的,才能理解為何你叫我寫那幾篇說明自己人生的「大文章」。昨天和新成立的群組分享了當時我寫的那篇《愛是一切傷痛的解答》,大家覺得很有療癒效果,我也在此發心要多寫些精緻的大文章了。精緻的大文章就像你今天帶來的這本《待在家裡也不錯》,司法系背景的女作者寫她的生活和她的老公,就是最平日的日常,最容易觸動與伸進「她」的心,造成擴散、口耳相傳,讀了這書,好像感覺到一個活生生的人、可愛的樣子在讀者面前,讓人心生喜愛,人生有了指引的燈塔。而我先前不想寫這種書,因為我想的都是「更大的書」,比方說一直在構思的這本行銷男性的短篇小說集,意圖一網打盡世間所有對男生的刻板印象,而這樣一個企劃非常偉大卻非常不像「我」。

逛過文創,你說我們今天已收集了好多交通工具,有計程車、高鐵、捷運,現在我們又收集到「輕軌」。行駛在草地上面的鐵軌,車身很長,像毛毛蟲會捲起來。我看著眼前走來走去車廂內的人發呆,你說,我累了對不對,我想和你說,不,我不是累了,我是羨慕了,我又開始羨慕這些活得好端端的人,多美,多美的生命。然後你摸我的頭,我好喜歡這樣,讓你順著頭髮,撫著一回又一回,你說,這是氣功老師教的,可以減壓。然後,你讓我靠在你肩上,好像躺在軟軟的大草原,聞到有愛的、淡淡的草香,然後你用手壓在我胸前,讓我又好鎮定,然後看著我的眼睛告訴我:「Everything will be OK. Everything will be OK.」

後來我們又多走了好幾段行程,搭十站捷運來「衛武營」,一開始以為今天沒歌劇活動、沒有人來,沒想到繞了一圈看到愈來愈多來走路的當地人,然後看到一處,滿地是躺椅,有些人已經帶了零食坐定在此,原來等一下要放映露天電影,今日電影是「陣頭」。哎,和你一起,我們永遠都那麼幸運。我們七點半開始看,約莫一小時,先離開,將六合夜市從「尾」走到「頭」,享用了東山滷味、炒鱔魚、生炒花枝、度小月、鯊魚煙、最後再一杯知名的木瓜牛奶,你說要學我們家妹妹喝草莓牛奶,酸酸的很好喝,回到旅館我只覺得I’ve been through too much today,怎麼可以到了這麼的疲倦。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