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那個「多米諾骨牌領悟」不只透露我自己笨而我自己不知,也透露別人笨而他自己不知。當我對一些人提及我的日記,這麼重要的東西,他們不知它重要,至今沒看過;當我暗示了某些工作非常困難,比想像的難,對方也不察,其實都是在暗示著,對方沒辦法領悟到我所領悟的,我已看到前方一切,而對方還在後面無法看到;並不是他不在意我,而是他根本沒想到這麼一步、這麼的層面。所以,我不要再為了被忽視、被曲解而感到生氣,當我被如此對待,就表示我有可能比對方聰明太多,我不應該信心衰落,我應該信心增強。

今早趕將家事以及日記全部做完,因為今早有個無比重要的約會:第一次安排你,和我的爸、媽見面。這幾個月來你帶我見過幾乎所有你方家人和重要朋友,而我這廂除了媒人老師和同事,只有我家女兒見過你,其他人有人甚至不知道你的存在(除非他有看日記嘿)。這次和父母見面,我承認我比所有人都緊張,精心設計安排下,我讓父母先到我這邊,再帶他們到你已經進駐並找到位子的星巴克。我們特選了這一間光線特別明亮、挑高好幾層的星巴克,旁邊是剛抵達辦公區的上班族,排長長的隊伍買外帶,座位區幾乎沒人,而你已在玻璃門內等,如同當時第一次和你在外面吃飯;你打開了玻璃門,就如同當時你為我打開了門一樣,而這次,變成我們一起打開了這扇通往未來之門。

排隊的人兒中有一位是老朋友創業家兄弟,對這位老朋友來說,軟體園區是事業的場地,是成功的回憶,對我來說,這裡曾是早期小型成功的回憶,30歲就當總經理的回憶,但後來全都刷成了「家」的顏色,變成了生活的回憶,畢竟我不再是在南港上班,我是在南港持家養兒(女)。身為一個離婚後獨力撫養孩子的全職爸爸,經常牽著剛放學的孩子來這裡吃點心,身邊全是上班族──大家都在賺錢,只有我在花錢。

我的爸媽也準備到未來了,他們從這個被群山環繞、擁有濕冷冬天的河邊新住宅區,搬往更明亮又開闊的西部河邊的新住宅區了,對他們來說,孩子(我)已對「婚姻」這件事重新定義,斷掉過去不成功的婚姻,變得更成功、更開闊、更自由,於是我年邁的爸媽也跟著自由了。這自由空氣,飄動在今天每個成員之間,被這間星巴克的明亮光線給更加的強化,於是今天我們聊的,大部分都是「學習」。這可能也是近期我與自己父母講最多話的一次,我興高采烈分享著我的學習,也得到父母的認同。

不過這還是累人的,帶爸媽看過我們的工作室,我就自己回家了,回去做點工作。下週公司行號還沒放假,孩子已先放寒假;孩子放寒假的第一天,我們就會搭機出去了,所以今天有好多要忙的,忙一些事情是和父權協會有關的,這部分我還在學習怎麼和你交接,讓整件事情可以更低成本更順暢的運作,我也已確認,往後和這協會合力舉辦的一些交流活動,以協會為「主辦單位」,而英雄爸爸公司退為「協辦、支援單位」,因為公司不再出成本,同樣的也不再想從這種活動產生收入;當初我本來就是想開「英雄爸爸公司」而不是「英雄爸爸協會」,21世紀想幹大事就必須利用創業投資之風氣,將原本的爸爸申冤志業,變成幫助both爸爸與媽媽的離婚事業,要在2020年走出一條路。

到了中午,我們大概又沒時間吃午餐了,匆匆出門,開車,讓輪子經過整座城到森林公園,這裡已有我們的回憶,你說,這是一個挖地挖得太淺而種不出高樹的公園,稱不上森林,我們來這裡的公部門領文件,他們正在睡午覺,熄燈熄得一片黑了,我們趁機趕快來補吃中飯,意外撞見你的長官喜歡吃的「稻香園」。這間真的好吃,槽溜魚塊、沒加肉的乾扁四季豆、合菜玳瑁,還有兩份餅,每道菜的口味都到了另一境界。你向來不說你喜歡吃什麼,我得要看你點,觀察你,才會學到你到印度餐廳喜歡它的烙餅,來到中式餐廳喜歡吃抓餅。今天我們一邊吃但你表情嚴肅,一邊線上和對方客服人員來回寫訊,你正在幫我訂下週日本最後一天的行程;這一天我留給了東京近郊的箱根,沒辦法了,只能用包車的方式解決交通問題。

沒想到你一插手幫我訂,從餐廳,一路訂到政府機關,再訂到車上,接近過年車子特別多,今天又是星期五,我又已經很昏沉,開回來的路上,非常辛苦。你仍專心幫我辦事、不發一語,車子想辦法和其他車子擠到了城東,把你放下來,才看到今天天空是灰色的,灰色的天空下面還有飄動的黑雲,就是沒下雨,壓抑著、蓄著某種難以表達的情緒。他們說,在日本選搭交通工具,便宜的一定慢,快的則一定貴,我們要求有玩又可以送機場的,這筆錢一定不便宜,看到其他所有在票券平台買下來的近十項加起來的總和都比這筆錢還少,我花不太下,更昏了。

昏沉的我終於將空車開回到家附近,今天還有好幾件重要事(包括銀行增資)還沒辦,但我已經沒力氣,就在妹妹學校前的路樹下,車椅一躺,睡了。這種40分鐘的睡眠,今天好像無法為我飽足充電,走出車門,沒有太神清氣爽,但至少接到的女兒是很愉悅的,我的精神足夠帶她再次回到城內接哥哥,一路聽她說話,一講到考試的成績,女兒突然激動起來說些像是誰管你、才不管你的話,無論我怎麼鼓勵她都沒用。吵累了,她在後座睡了,我在前座算錢,頭又更痛了,已經整顆頭都在痛。

等到接到哥哥,我靈機一動,問他們想不想吃饒河夜市?我總是傾向帶孩子去一些剛剛和你去過的景點;上週和你前腳才去過饒河夜市,後腳就想今晚帶孩子來同一處逛逛,因為和你一起的時光總是這麼美好,即便是逛了千百次的饒河夜市,所以我當然想帶孩子們來了。今天兩個孩子都說了期末考的成績,妹妹退步,她說有同學每一科都比她好,哥哥也是退步,他說了他的名次,也和以往一樣,不願聽我如何鼓勵他弱科再加強,只繼續的告訴我他某科考得多好。我一察覺此事就停嘴,鼓勵他們,還和他們開個玩笑──考得好就吃大餐,考不好,今晚爸比請你們吃夜市。

沒想到和兩個孩子逛這個、人潮和攤販都比以前少很多的饒河夜市,極為愉快。我們決定點的前幾樣都是我們三人的共識,深海烤魷魚、特濃起司薯條、骰子牛、炸芋泥,兩兄妹還一人一盤蛤蜊加王子麵,哥哥再吃炸臭豆腐、拔絲地瓜等,他們買了便宜的手機殼回家畫,哥哥為手機貼了保護膜,我又看到一件我們三人父子(女)可以穿的帽T……這樣逛下來,夜市竟也花了我不少錢,我再去家庭醫生那邊拿些備用的藥,讓接下來的兩趟出國之旅可以順利,孩子們在旁邊有機超市喝飲料坐著等。照理來說今天就這樣,但剛剛我和醫師聊起自己的心臟,醫師說這些症狀「是有意義的」,要我追蹤檢查,我心情降到谷底,接下來我沒時間處理啊,怎麼辦。

晚上你送了孩子明天的早餐過來,我只給你一小盒拔絲地瓜;我好期待明天要和你到高雄走一走,好期待。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