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有重大進展,我為正在建構中的DPAL做好了一個基本的網站皮,這網站皮很慢又難用但威力強大,我成功地修改了以後,換上我臨時用網路工具做的logo,看起來就好像一家店已經掛上招牌,每天自己經過,都可以欣賞一下,期待開店的那一天。我跟你說,我寫程式總會埋頭進去、久久不出,感覺是很快樂的。工程師都是快樂的。昨晚我就快樂到半夜一點,一點都不想睡,今早一醒,再次想到了這網站,打開來再看一眼,什麼煩惱又不見了──要過年了,不適合聯絡,我就埋頭把這個網站好好的弄好,過年後開始找廠商「進駐」。

我們家妹妹期末考已考完,這幾天她們班上認真的導師給她們寫一些課外的數學題,我第一次看到所謂「多明諾骨牌」,上網查了才知道是像骰子一樣的點數,兩個骰字面成一組,就是一張牌,然後這些牌有的橫有的豎的全拼在一起,成為一個新的大正方形或大長方形,然後將拼接的內部邊界消除,考孩子如何將邊界重新畫回來。我為了教女兒,今早真的把多明諾骨牌寫在白紙上,一張牌一張牌的剪下來,拼成一個大正方形,這時候女兒才說,喔,這個以前百世數學有教過。

接下來,我們開始解題,我一邊解一邊想起一個重要道理────平常我總是自認自己是聰明的,直到念電機系,碰到那些數學天才,才突然認知到自己的不足,但過了一陣子,我的自信就會回湧,讓我又繼續認為自己是聰明的。而,人性如此,當自己覺得自己還行,就看不到自己的「不行」────今早和妹妹拆解多明諾骨牌,我發現,厲害的人,就會去推敲這樣子排、那樣子擺,最後就會出問題,於是必須拿掉這一個、這一個,來避免那個、那個會衝突,而以上全部都是在「腦袋裡」就完成的,而非實際上畫出來的。但我的大腦碰到這種題,也可能是因為久而沒用以致生疏,竟然無法想這麼遠、這麼完整,只好用「猜」的────許多平凡人玩這種骨牌到最後都會用猜的,猜對了,就以為自己很行,殊不知,有些聰明人卻是用「想的」────世間之事也是這樣,我以為這樣走就行,但有些人就是看得比我更廣、更高、更會想,早就已經揣測想到了前面好幾步,如果連多明諾骨牌我都沒辦法完整的思考,那我憑什麼對自己規劃的人生或事業這麼有信心,或者不聽別人的意見?我以後要將此事稱為「多明諾骨牌領悟」,時時提醒自己。

此時,我家女兒的頭腦顯然比我還棒,盯著眼前這一題難解的多明諾骨牌,她居然可以想到比我更前面的,告訴我這個那個不行,因為什麼什麼,然後那個這個又不行,因為什麼什麼,看起來她都有在掌控中,但我們早上時間實在不夠用,只好先收起來;我鼓勵女兒後,也弄了好吃的早餐給她吃。今天特地弄了煎蛋,因為哥哥要考試,不給他吃甜的,還有玉米濃湯,再為她做了她最喜歡的巧克力醬加香蕉,還帶了兩個去學校。

昨天妹妹回來很高興的說美術老師說她的毛筆字是全年級最高的,99分,於是妹妹「正面的循環」就啟動了,這是以前婚姻中我多麼想為孩子創造的「循環」,卻一直沒辦法────今天妹妹收到這個分數,回來信心大起,興趣也大起,太興奮的妹妹,單單昨晚就寫了五大面的毛筆字,等我回到家,她第一件事情就是秀給我看她漂亮的毛筆字,哇,真的是好漂亮,而且我發現她後面寫的比前面又更漂亮了,只可惜這是毛筆字,如果是某個往後必須學的科目如英文、數學、科學或語文都好,她的智慧人生就這麼起飛了。所以,真正的信心是來自於「關鍵的人」,那個人很可能不是家長(我),我雖然我這個老爸總是一直沒有停過稱讚她,總是灌她信心,但真正讓她聽得進去的稱讚,總是得來自「外面的人」,因此我得繼續幫她「製造機會」去「遇見」那些會給她稱讚的老師、長輩、陌生人,得到外面的信心,她心中的火苗點燃,就起飛了。

今早健身也很順利,舉到105公斤,做了背部,所有流程都完成,心臟沒有痛,很大的安全感與成就感,我想這和昨天寫程式所給的自信也是有關係的,回來,做完所有例行家事,清了地板,洗碗,洗衣服………今天做家事的感覺也不陰暗了,可能是習慣了,也有可能隨著孩子要放寒假,下週就要出去玩,一點點的喜悅終於來了:這是多久多久以來第一次和全家人去玩,我已經在計算還剩幾天的家事要做,然後就可以過年放假去玩了。

農曆新年,對於還在「婚內」(尚未離婚)的不和諧夫妻來說都是很辛苦的,每年,我們都忐忑,今年春節會怎麼過?見到我的親友的時候,她會不會擺臉色?而今年是離婚後的第一個過年,謝謝前妻將孩子都留給我一起生活,過年期間雖然孩子不在家,他們應該會想家,年後就會從他們媽媽那邊回到我和孩子住的家。但是,其他的某些爸爸媽媽,今年過年肯定沒有好過,有多少人是突然被離婚、突然被離家出走、突然沒辦法吃年夜飯的?有一個爸爸,今天亦正在開庭,決定是不是可以年夜飯帶回許久不見的孩子一起吃飯,這些特別的家庭,過年期間只能不斷地閃避各種親友。往年我們都是從除夕那一天起,孩子一整天與長輩一起,寫春聯、祭拜祖先,但今年離婚後,我們就自己變,自己避,規劃好從寒假開始第一天就到日本,玩五天回來剛好就過了大年初一,到大年初三我也會和你一起出國,今年過年就只剩大年初二在家裡,而那一天想必一定忙到什麼憂愁或回憶都沒時間了。

今晚就要辦《離婚後的2020交流之夜》,我在活動前重新思考,這場活動的重點到底在哪裡?我想起,重點就是,希望這種活動可以繼續系列的(免費的)辦下去,而要繼續辦下去的關鍵就是「人數」一定要累積上去,也就是說,不能來第一批,卻沒有第二批。顯然,我的第一批(12月21日辦的)由於時間不一樣(上次是週末,這次是週間晚上)所以那一批幾乎無法過來,只有兩位講者,以後若固定在周間,希望能繼續累積人數。

後來這活動怎樣了呢?場地在忠孝東路最鬧區,雖聽說此地落沒中但今晚,它還是非常熱鬧,各色的燈和各式的年輕人,各種人聲車聲,老大樓的九樓,一進門直接就是座位,相當促狹,但燈光打得不錯,有個舞台,做出台下與台上的區隔,我搬了兩張椅子上舞台,但後來分享者覺得在台下較自在。而我這次時間控得較佳,簡報經過一下午的修剪,讓我很快的講完我的部份。後來你評述,這次我講得太快,失去了上次那種感覺,沒讓聽眾聽懂,沒給聽眾反思,就結束了,於是後來大家講起「關鍵」都沒有提到我的故事,還好我仍有兩位優秀的分享者,離婚故事比我都俐落;他們在台下分享,我身為主持人將他們串到其他的來賓,讓來賓發問,也讓來賓分享他們故事。報名近30位,現場來了應該有20位,現場加LINE的也是20位左右,女生分享,男生也分享了──這次我主動將來賓發言適時導向我們主軸,沒有讓它太失焦,因此發言的人數還算多,此外我覺得最神奇的是,我抓住了一個突冒出的話題線頭,開始談「離婚後的新親密關係」(應該不應該交男女朋友),突然就吸引了來賓願意分享更多他們的離婚後交往經驗,或許他們是原本就想分享,也真有可能是這種話題(婚後交友、婚後親密關係)是更有前瞻性的「建設性話題」,大家都有興趣,誰聊起來都過癮。你笑,我看起來比其他人都high呢。

晚上回家,迎接我的是兩個躺在懶骨頭上玩手機的孩子,他們每天只能玩半小時,但今天顯然都超過了。哥哥是明天還有第二天期末考的國中生,我察覺我自己又在緊張了,昨天我已在擔心今天考期末考第一天的哥哥,要考國語、英文、數學,看起來完全沒有在念,仍要去補作文,他說那是他喜歡的作文課的最後一堂,一定要上,「就算沒念完,也一定要上。」我想想,這樣也好,有一個興趣,唉算了,放開心吧,已不容易再改變一個某程度上成形的孩子,即便想改變他,也得鋪長線、拉長時間,不能再用這種直率又急躁的方式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