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大選並未因為結束而安靜下來,撕裂嚴重得令人擔憂。雙聖、Jojo Rabbit,魚頭火鍋和你

連平常不關心的我,這次都強烈的感覺到,昨天剛結束的總統大選,讓台灣的裂痕更大,選後的台灣並沒有cool down。從朋友傳來的臉書文章,紛紛不談「以後我們和平相處」,而都是忿忿寫下「以後再也不理你了」、「從此分道揚鑣」,這樣的論點被朋友透過LINE傳出去,不知道是誰開始寫的,但這個message chain的存在本身就證明了此論點才是這裡民眾大家一致心聲,希望再也不要「看到對方」。

問題是,怎可能不看到對方?一打開電視、翻開報紙、打開政論節目,全都是「對方」,有的是在公司、在家裡、在FB、在LINE,天天都聽到或看到「對方」,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總統大選後一天,前晚和你說好早早來吃早餐,這間Swensens雙聖,你訝異竟還沒倒光,這就是我們今早一定要來的動力,不然這間充滿美國原木風格的雙聖不知什麼時候又要消失。牆上掛滿舊金山黑白照片,原木鋪在地上與牆上,桌子和椅子都是固定式,由於是給亞洲身材的,全部都小一號,好在這塊小沙發還足夠塞進我電腦包和屁股。

大選後一天,早早來排隊吃早餐的是什麼樣的人?看到一家子,各玩各的手機,即便投給同一派,手機上滑到的朋友訊息應該也都是不同派的吧。剛剛我們是到星巴克點了飲料等了一段時間才被叫進來,才拿到的這兩人座,多麼難得,滿座的餐廳還算安安靜靜,只有刀盤的清脆響聲,但不知為何一坐下就馬上覺得又煩又悶,才讓我注意到右前方的那桌,傳出了特別大聲的對話。偷瞄了一眼是六個年輕人,四男二女,聽起來像大學生或大學剛畢業,每人從不同學校,應是某候選人的競選團隊,在餐桌上熱情的談自己的所愛。他們學成年人語氣「年輕人要小心一點講話」卻又特別旁若無人的大聲講;他們急速又大聲的聲音,尚且還好,比較冒犯是一種完全不在乎周邊的傲氣,裡面六位有三位一直狂咳嗽狂打噴涕,我只能在旁邊默默接受這一些。從這些年輕人可看出現在民眾的心態──無論站哪一方,大家都認為自己支持的這一位,本來就應該支持他啊,有什麼理由不支持他呢,而當別人支持「另一位」,那肯定是此人腦袋有問題。於是這次總統大選和看NBA球賽不大一樣,通常看球賽,一個是喜歡的隊,另一個是討厭的隊,但這一次,選民心中的選項,已經不只是喜歡和討厭,而是「另一個令我害怕」,這就危險了,因為討厭不會讓人失去理性,然而「恐懼」卻會;討厭只是一時,恐懼卻是好幾年,好幾十年,難以消除。因此,我預言這恐懼會持續下去,而恐懼會讓一邊想讓另外一邊永遠銷聲匿跡,無論用上何種方法,因此,老百姓似乎不會因為選後就可以安靜的過日子,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呢?

你問我,我的回答真的如我想的,小老百姓只想讓自己和家人(和你)一起過日子,但今天,從餐廳走出來,除了可能被傳染感冒以外,走在這條東湖的康寧路上,感覺是深深的、深深的無奈,似乎被大量的不理性給包圍,以前是孤單,現在則快要「窒息」,只有你的圍巾依然給我溫暖,我也依然緊緊戴著你為我準備的口罩,然後你拿正在看的張德芬的書上的概念問我,今年的願望是什麼?我沒想太久就說,單親在家全職照顧小孩的我,只希望志業能成功,趕快得到收入,不必賺太多錢,每月足夠就好。這時候你說,NO,這樣的許願,就表示你「現在還沒有達到」,送出去的祝福「太匱乏」。所以應該說成「現在已經有了」,應該說「現在已經做得很好了」,所以我重講:「我已經做了這麼多年努力,今年我有更多的經驗,也都準備好了好幾樣事情,都正在做了,好事今年『正在發生中』。」

我們走路來看電影《Jojo Rabbit》,大選後一天,早早來看早上場電影的,又是什麼樣的人?發現好幾位是獨自一人,有女的,也有男的,自己一人坐在巨大螢幕前。此片的預告片提到納粹,我愛看二戰的中國及全球歷史,沒想到,這電影其實並不是如此搞笑的,它還是得沉重的描述一段納粹謀害猶太人的事實,還好,這種「不舒服」並沒有太長,因為電影時間設定在德軍敗勢已定,同盟國和蘇聯即將從東西兩邊進入柏林之時,男孩的媽媽差一點就撐到最後一天卻被發現叛國而吊死,是最傷心的一幕,但看到納粹小男孩對猶太女生的愛情又覺得暖暖的,你說得對,這種議題,「搞笑」才是答案,而愛,也是答案──這樣的領悟,剛剛好可用在我現在在做的離婚議題上面。

看完這部反戰電影,還是得回到現實的、充滿危機的真實的地球、真實的台灣、真實的家庭。我跟你說,唉,我辛苦生活在一個辛苦的時間,為什麼呢,我也不知道怎麼說起,總之今天心中的壓力是很大的,所以一直想找地方玩,多一點回憶,多點和你相處,多一點其他的話題,不要再一直想了,但今天你比較不舒服,我們還是回到了家。下午我們都充足睡飽兩小時,醒來我趕快坐到電腦前,總覺得該做點事情,卻又不知道怎麼做,這時候,訊息仍傳來顯示,過了大選之後民眾分歧仍很嚴重,大家仍然在射大砲,我已嗅到趨勢,我好想寫些搞笑或愛與和平的東西,但又沒辦法即時在今天寫出──我知道這一錯過,就將錯過10年,但我一直維持自己不去碰這話題,也因此好像不該在這時候慌張進場,一個不小心,寫出來的就不是搞笑或愛與和平了。

外送為我們送來150元的魚頭火鍋,讓我真的溫暖了;你幫我夾鼻頭,再送我離開,時間真快,又得離開你,這次回到家,又有一些先前沒有的特殊的感覺。感覺是,從一個被人看的地方,回到一個孤單無人的地方,但這時機,孤單似乎是比較好的,當我孤單的時候,至少沒有任何外界的聲音來打擾了,就不會必須處理心中的漣漪,讓我可以專心做對的事情。等我打開門走進這個沒有人的家裡,家具竟又有點陌生了,暫時無法把自己放進這個地方,可是,因為寂靜,所以知道,它仍是我的家,雖然孩子回來之後可能還是會刺激我,但畢竟是孩子,我知道怎麼平緩處理,然後我可以繼續清靜。

慶幸在這時候,我做的是一個好的事業,它和全球一起,而且,只要在這邊做得好、收入好,這志業可以變更大、做更大的事,這就是今天告訴自己要專注的:我也沒有選項,如果我現在岔開,我的錢馬上就花完,只能先放下雜念,好好的把原本要做的好好的做出來。

你特別引用了Jojo Rabbit電影裡面的句子:「愛是世界上最強韌的東西。」「你會發現金屬才是世界上最強韌的東西,接著是炸藥,然後肌肉。而且,我就算看到愛,也不知道。」「JoJo,愛來的時候,你會知道,你會有感覺,那是種痛。在你的肚子,好像肚子裡充滿蝴蝶。」這些聽在這個時候,都是好暖心的。

剛從他們媽媽那邊回來的小朋友們,開門了,我靜靜的待在房裡,緊張,好像在防什麼。我不知道孩子們的第一句話會是什麼,但我知道後面就會順了,我會一路忙孩子忙到上床睡覺。果然,今天回來很順的,我突然看到,我自己必須撐著,才能照顧好兩個孩子,如果我亂搞亂做的,孩子就失去了他們的天(我),我還是努力做現在最大的、一致的市場──離婚人。

昨天和你討論我的「定位」。我晚上才知道,其實我不是一個為了性別權利而奮鬥的革命者,我只是一個有愛的男人。我甚至並沒有想要推廣「愛」,我只想誠摯的告訴大家,我是一個有愛的男人,就這樣子而已,這樣我就滿足了。這件事在我所做的所有志業上可以看得出來,而我不想與大家辯駁這件事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