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唯一好消息是人們尊重生命。總統大選日,處處擁擠濃厚慶典氣氛,赴三重首次見家人

21世紀是一個重新調整的世紀,關鍵詞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人類厭煩過去70年來戰後商業掛帥的積極氣氛,想滿足心靈上的空虛(大部份的空虛來自兒時成長,物質小康但心靈受損),於是找上了民族主義、隔離主義,試著從中彌補喊到疲軟無感的資本主義、全球化、世界博愛的缺口。在這個新世界,過去已建立的的商業活動及消費模式會繼續下去,比方說旅遊、航空、食品,繼續發展並且維持,但是那些新創的、大膽的,由於普眾人們漸漸失去了自省力,看不到自己對「不同」的嫌惡,上癮了鄉民丟石頭的霸凌習性,而讓那些獨立思考的創業者頓時失去奧援,市面上瀰漫著膚淺的詭辯氣氛,還有依著庶民膚淺的普世價值而發光的投機份子。法治制度將不再保護弱小的人,而被有人策略性自稱弱者,在不想自己殺人的前提下,法治將成為這些人無止境攻擊對手發洩私自歧慾的借刀殺人工具,而媒體擁有史上最高的權利地位,亦卻被對立者利用,即便它有自己的敵人「新媒體」但後者從來沒打算讓這場爛仗停止過,誰停了爛仗,誰就不再擁有傳播力。

那,為何我們仍然應該對這世界充滿信心?和上世紀20年代不同,21世紀的20年代(今年開始),人們已經建立了「正義」的價值觀,雖然這兩個字常被善操弄者拿來號召群眾打壓異己,但是個人主義亦已經盛行,儘管是盲從型的個人主義,意見相左的大眾至少有個「共識」──死命保護並維持生命,且不只是人的生命,還包括動物的生命、地球的生命,此意識到了最高點,在這樣前提下,人類也前所未有的懂得保護「討厭的人」的生命,即使是在極權的地方面對反對人士,依然選擇只囚禁而不濫殺,同時,人們同樣珍惜「自己的」生命,不會再像上世紀隨隨便便被煽動而為了任何圖騰去壯烈犧牲自己,於是,「避免戰爭」就變成了普世的共同努力,雖然這努力也仍然容易被反向煽動,讓它根本就像一張紙薄。

你有時候就是會讓我一笑。你用雙手捧著我的臉,跟我說:「這,就是你最年輕的一刻!」我大喜,謝謝你,但你講了幾次,我開始不解,什麼意思,我今天的臉真的有這麼年輕嗎?這時候,你不慌不忙的說,等一下再看到你,你就老了幾分鐘,明天看到你,你就老了一天,所以現在不就是你最年輕的時刻嗎?嘩,如果每天都可以和你說上幾句話,我這顆心真的都被你弄得好年輕了起來。

今早,才八點多,我們輕步出門,一出門就嚇一跳,路上的人車都非常多,像是農曆新年慶典氣氛,不,這城市每次過年都空了街,所以現在可能比過年還要多人呢,只是大家沒有穿紅色的衣,因為今天是總統大選日,大家是要去投票的。我能理解你所說的,在這裡,不投票好像也已經變成一個不太好的示範,當你和其他人說「我不投票」,就等著被罵,這是此地投票率接近80%的原因。和你早早見面,先走到公車亭,已經太多人等在這裡,我們就搭計程車了,往三重,去見紀錄片導演。高速公路帶我們高速的跨過這城市最擁擠的一塊土地,喔不,可能是這島嶼最擁擠的一塊土地了,才二十分鐘就越過15公里,來你老家這邊的乾麵小店再一次,它居然七點就開了,而且此刻滿座,少婦側揹環保袋笑容滿面,男子失神落魄的,有的一位,有的兩三位,有的扳著臉,有的沉默,會這麼早起來跑投票所大概都在著急什麼吧。而我們,早上吃乾麵,沒壓力,唏哩呼嚕的吃完,一邊吃還一邊說今天麵是不是因為選舉而給了特別多。

紀錄片導演的家也在這裡,今天首次來訪,其實這個家也是一樁婚姻事件的發生點,年輕爸爸接來國中女兒,在這間屋子裡獨力養育長大,其實要養大兩個孩子,只需要短短的「六年」。女兒去上學的時候,年輕爸爸辭掉全職工作,和一隻貓在窩在這間老宅接案,從事最先進的工作,創作著對大地、對人性的關懷,用上了高科技多媒體,家裡唯一先進的家具就是這一台比平常電腦螢幕貴五倍的彎曲型特寬螢幕,據說一台兩三萬元,就是導演剪片用的生計工具。

在這裡,四個男生為了這支紀錄片開會,前方是臨時立起來的塑膠桌,一人一杯雪碧,而我屁股下的椅子是導演臨時去樓上搬下來的,但完全不影響我們討論,因為這是一個這麼大的主題,我們四人必須謹慎的面對,可是因為有伴,從此以後不再像從前一樣這麼孤單。唯一讓我擔心的是我自己的角色,是我一人要去承擔版權風險,得和問律師問清楚。這部紀錄片會提到可憐的爸爸,也有可憐的媽媽,爸爸的相對人是另一個媽媽,媽媽的相對人是另一個爸爸,全都是這部片的風險。但是,我的血是熱的,熱的血是不會擔心到這種事的,還有三個季的拍攝時間,我還在奮鬥,沒什麼好擔心的。

你已經帶我來這地區好幾次,這是第一次,我用我的雙腳,走了五分鐘。從剛剛導演老公寓低矮的大門頭一低走出,經過了幾條小巷,每個巷口都有攤位,經過了五金行和雜貨店,店裡都是凌亂的貨架且和住家客廳不分,欣賞著這樣不熟悉的街廓,我的腳步沒停,走5分鐘,感受這裡特殊的風景,好多風味,走到樓下,我還沒脫下剛剛的角色,Mr.6兼創業家兼什麼的,但現在必須脫下,我得轉換成你的男朋友,轉換成一個讓家人們想看的一位男士。我拍拍自己臉頰,得再醒一點,要進門了,門口有一個正在撿紙板的駝背阿婆,門內牆壁上蓋上各種的「搬家」二字,掛著滿欄杆的「信箱」二字,但你的聲音卻從我身後傳來:「你走錯家了。」我迎向笑咪咪的你,讓你帶上樓了。

和家人見面,我的感覺是什麼?暫時無法完全說明清楚,直接的感覺是──「好順」。非常順,順到像喝一碗豆腐花湯,連同那糖液都順乎乎的流進口裡,可以從12點抵達,到下午3點半離開卻覺得一氣呵成,這不符我以往參加的所有面對面的聚會,應該說聚會很少有這麼順的,更何況這次和這麼多長輩一起,大家都想看我,卻因為整個家的氣氛都太正面了,歡樂充滿了,沒有一點牽掛,還沒認真打量過我這個蠻重要的角色,或開始防備我這個如此陌生的外人,就已經先迫不及待的拉我進入這個歡樂的圈子,因為歡樂是沒有任何的要求的,且歡樂也真的解百憂。我感嘆最深的就在我走向你熟悉的、這個老家的廁所,經過四間黑漆漆的臥室,卻覺得它們是亮的;廁所與廚房都打掃得亮晶晶,好像每個分子都散發著某種愉悅。這愉悅最明顯的呈現就在這個家最小的小姪女身上,她就是這個家的代表人物,之前的媒人長官形容她為「怡然」,這形容詞不只形容這孩子,也非常貼切的形容了這個家了。這是一個多少人想達到的境界,沒想到只要恬淡簡樸就達成了。

和你合騎一部機車到旁邊家樂福,到四樓的Hot 7鐵板燒,這是我第一次吃這間,是長輩的心意,而這鐵板燒不必面向鐵板,總共九個人可以相視對坐。過程中其實我已經不是從我的角度在看今天,而是從「你」的角度────家中最小的女兒,突然到了今年有了理想對象,離結婚不遠,大家的驚喜與好奇全部集中在此,而你原本帥帥氣氣的獨立個性,如今看在親密的家人眼裡是否是完全不一樣了呢。很圓滿的結束,你帶著我搭你熟悉的公車,此時雖然已到下午,選舉還在熱鬧著,路上仍熙熙攘攘著,先搭一段公車才到捷運站卻不搭捷運,而搭上知名的「306」,從這麼遠的西邊跨過整座城市回到我們所住的東邊,我們在車上有太足夠的時間好好的坐著,當然就睡了,我們兩人的頭都睡得低低的,睡了半小時,醒來無限清爽,車子剛好到了松山的饒河夜市附近,你依了我,下車,逛夜市吧。

饒河夜市離我兒時長大的地方不遠,但我小時候不敢吃夜市,14歲移民出國對台灣小吃最為思念,8年無法返台,13年後真的搬回來,我還真的在父母幫忙下在夜市旁邊新大樓買了一棟「起家厝」,28歲至32歲間,我在這裡實現了結婚、生子、生女、事業暴衝起飛。饒河街夜市我們逛了大概有一百次以上,這是第一次和你,我們享用炸花枝、烤甜不辣、沒加肉的潤餅、中藥辣的蒸臭豆腐,是不是太久沒來饒河街夜市?從來沒有這麼「怡然」的逛夜市經驗,每一口都是絕美好味,有你在旁邊,好像永遠都是這麼美味的。我真的好滿足了,帶著滿足回到家。

晚上我們就靜靜的在工作室,你在書房用功,一坐就兩三個小時,我將你送我的低音大提琴CD從第一首聽到第十六首,總共聽了三、四遍,我自己也敲了不少東西,處理了一些事業,你給我的Coke Zero也喝了三分之二瓶,竟然是愈來愈熱,也不知在熱什麼,手心冒汗,手汗在筆電表面上磨著。

有趣的是,今天是總統大選,現在是晚上九點,應該已經開票了?剛剛我們在饒河街夜市經過電視至少兩三處,都在播放大選計票,我頭低低的,只瞄到螢幕上有藍色和綠色,什麼票數都沒看到。而現在至今沒有去看任何新聞,打算繼續維持我堅決不看新聞的「野人實驗」。至於我今天到底有沒有去投票,只有你知道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