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戀愛的方式與他人不同。明天總統大選,解讀老者,草莓吐司。閃避與寬宏收服充滿恨的人

昨晚又做了一個深刻的夢,夢到和你一起參加某活動,拿一張墊子蓆地而坐,你看起來悶悶的,我問了再問才知道了夢裡的你去了哪裡。你說你去見一個孩子,孩子天真,一眼看出我們才剛剛開始,此時不知為何談到分手,我竟和你說那就這樣吧,你沒回答,我就知道「不妙」──醒來,我覺得很高興,因為夢裡不是事實。

但,身為一個離婚後獨自撫養兩個孩子的單親爸爸,我們談戀愛的方式無法等同一般人。在我心中已無法抱著一般情侶思維,以致愈投入希望就愈帶來無助,全是因為我自己的狀態(撫養小孩)本身就是無助的。這是一個奇特的體驗,若不是離婚者是感覺不出來的,所以我公開日記也是對的,讓大家看得到一個離婚男子如何勇敢對愛,你又如何勇敢的照顧我。我又有一個點子了──我不想公開以前日記,但我可以「片面公開」,讓大家搜尋關鍵字,好比說搜尋「痛苦」二字,看看結婚前後與離婚前後的消長,看看哪段時間一直提及此字,提了幾次,可畫出一張極富寓意的圖表。

昨天妹妹最喜歡的超商賣的草莓夾心吐司賣完了,今早自己拿白吐司塗上草莓果醬,面對妹妹這個挑吃貨,我很「小心處理」,先將兩片吐司塗滿草莓果醬,塗到一點縫隙也沒有,兩面都塗,時時留意保持麵包鬆軟觸感,送進微波爐,上頭覆蓋足夠水分,短短微波20秒上桌。妹妹吃之前,給這兩片吐司詳詳細細上上下下的端詳了一遍,手指去戳吐司表面,我笑,別這樣,好像挑剔的美食家哦。她吃了一口,說,有點粉粉的、怪怪的,要我自己吃吃看,我只好吃了一口,天哪怎麼如此美味,那個草莓醬和溫熱麵包融合一起,草莓的後韻十足,忍不住再多咬幾口。後來我多準備兩片放進袋子讓帶妹妹帶去學校肚子餓了可以吃,據說,後來她吃完了,還給那個全班第二小的同學吃十分之一,同學說超好吃!我這個爸爸被這種「小作品」大受鼓舞,開始在想,還有什麼點心,下週可以做來吃。

帶小朋友走路上課,舊家豪宅一位鄰居老者也牽著狗來散步,和我打招呼,說好久沒看見我。我看著老者慈祥又愉悅的面容,心裡開始上演小劇場──對老者來說,幾個女兒各有成就,有的是主播,有的是主管,過年過節家裡總是熱熱鬧鬧;此日他一人走在荒涼大道遛狗,大概常和朋友說,我人生到這邊,現在只剩求個「好好的走」就好。他是想分享給大家一種他對於「降落」的領悟,沒錯,每個人都希望人生最終是「慢慢的降落」,就和這個老者一樣;但,就算這位老者,真的就能夠如他所願的「慢慢的降落」嗎?還是有可能仍是突然間的病痛,或許就發生在今日,猝不及防就走了?人生總是要摔一下下的,這樣說來,人生,或許最佳方式就是這種突然間的,才能夠大聲的做個結束。

早上訂下寒假帶孩子去日本自由行的博物館門票,以前做好課城,看到當時後起的kkday所做的,還以為它和我一樣賣活動,結果現在他們其實是自由旅行的小型門票的代售平台,中間抽佣金,我不知道這塊市場到底多大,但我突然從這裡看到了一個新點子──現在我點子都無法用理推的,得靠這種突然間雷電打到,那就是,爸爸們和我現在一樣,對這種離婚的事,不想動,只想等,就和他們對付「產品說明書」一樣,不想去看,只是懶。若有類似這樣平台,讓爸爸們如同我今早坐在女兒早餐桌前直接滑一滑手機就可以訂完,爸爸們很快就可以被幫助、被服務,且這是一個可以募資的點子。

21世紀的人與人之間就是欠一個信任,今天下午已先行在苦惱一件事──我想起之前很確定,那年冬天那段時間曾經發生某事,當時我很需要對方幫忙,但對方死都不肯;冬天結束到了夏天,那時候明明就講好了一個停止日期,對方卻在過去之後還硬說要我多付好幾天,但,我就是一直會被這樣的事情發生,而發生的時候我總是讓步、用錢解決。現在叫我回想,我竟然完全不記得當年冬天到底怎麼處理的,只記得當時有咬咬自己的肉說,一定要記得這一刻,一定要記得這一刻,但現在我就是不記得了。我就是無法記得別人對自己的痛,才會一再而再的留著,但也就是這樣,或許我得到了一些別人很難得到的快樂不是嗎。且,也因為這樣,我也獲得了一些以心相待的合作夥伴、就像你這樣子的不是嗎。

有些人,生下來不必做什麼學習,就自動念得別人的恩情,自動對人好,但有些人,無論手上掛了多少串珠或脖上吊了多大的十字架,念了十年、二十年都一樣,還是會對別人很差,好像怎麼學都學不會。當然你可以說,如果他沒有學,可能狀況會更糟。好,所以我現在創業想牢牢記住的一個關鍵字就是「功能型」三個字,我不再去告訴大家什麼是對,實在沒什麼好說的了,我就是做出大家要的那個「功能」,讓客觀的功能來解決大家眼前的問題。

此事到今晚果然就像我預期一樣,突然又激烈起來。事因是在,我要求交接,只是一句簡單問話,就被拿來大做文章,說我不尊重、損害人格,我知道自己又踏入了陷阱,只能先煞住。我和你報告,我自己成功的先walk away,做點其他的事,先緩緩,再回來。我相信這招永遠有效。因為,事情永遠都有辦法解決的;世界很大,方法太多了,就是不要在那個狹窄的巷內計較,用最寬宏的道路讓對方走過去,也讓自己走過去,不但互相不傷害,還吸了很多「好空氣」離開──這是我向你學的。

太久沒有入注咖啡因,僅僅一杯不小心的星巴克抹茶冰沙就讓自己達到空前亢奮,你坐在我正對面,剛剛一起在園區裡大冒險享用台灣小吃,走了好幾攤的年貨市集,首次回到你以前工作過的軟體園區大走廊,而現在我們坐回這挑高三層樓的星巴克,享受了一段頭腦清醒的時光,頭腦清醒的想出一些方向,寫下來了,但也「自食惡果」,由於頭腦太清醒以致後面只剩下亢奮的愉悅多巴胺,什麼也回想不起來,什麼都記不下來,所有的思緒就這樣子在腦中閃過去連看都沒看清楚它裡面寫什麼,就再也找不回了。車子停到妹妹學校門口,上面的路樹突然掉了一顆種子,「叩」一聲落在車頂上,也沒有打醒我。

明天就要總統選舉,我下午還在問你,明天計劃是什麼,才想起明天是選舉日。大家都催票,明確表露自己是「哪一邊」的,顯見這次全民之間的分歧,比以往還更嚴重,戰線拉入了小學生一起,而這裡面,網路肯定是始作俑者,我自己是網路前期,也是網路輿論受害者,自然知道網路是什麼,也知道它絕對不會在明天(選舉完)就結束的。當然,我要做的事並沒有這個問題,甚至沒有國界的問題,因為它是全人類共同的問題。

回來,我突發奇想的和孩子們說,只要你們看《射鵰英雄傳》30頁,就送你們「半小時的手機時間」。哥哥沒有太大反應,妹妹卻說她馬上就來看,我說沒關係改天有時間再看,她說一定現在就看!結果,大概只看了第一面(是第七頁)就說她看不懂,放下書,改拿另一本有注音又大字的「安妮日記」。我苦笑,看來引誘他們看武俠小說快速加強作文、讓他們不再一直盯手機的「詭計」只能下次再行之。

近午夜我則和妹妹一起看一部好笑影片「農人老五哥」,這網紅很特別,是個土里土氣的農夫,口音類似廣東音,他不是故意要幽默,他講話天然就很好笑了。我們看他在田裡抓「野味」,對著土裡罐予汽水或啤酒,每支影片都十幾分鐘,好長,剛剛一支影片是在抓鯰魚的,下一段變成抓鱔魚,然後現在是在抓牛蛙,他很貪心的一直灌,一隻又一隻的抓。而觀眾(我和妹妹)也很有耐心的一直看著他抓的過程,看我們自己這麼呆的看,就更好笑了,我和妹妹笑到肚子痛!哥哥都被吸引過來!也請他看了一部。但我知道,今晚我們父子父女三人無論多麼緊密的笑成一團,明天,孩子們一離開家,再接回來的,就又不是這個歡樂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