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出來的幽暗森林路,送走孩子,到爸媽那邊,出來了還是走不出來,回家做了一堆家事,想休息還是無法休息,直到一定得趴了,什麼也不管的就趴了下去瞇,瞇醒了,一時間竟不知道自己在哪兒。是早上遲到了嗎,怎沒人叫我?還是半夜驚醒,那麼眼前亮亮的是怎麼回事?我到底在哪裡,才想起,剛剛累到趴下睡,現在是早上,是一個安全的早上。

安全的早上,一人在家,剛趴醒朦朧中,腦中忽然出現一個畫面,史丹佛教堂旁邊的Main Quad建築物其中一棟,亞洲語文學院,那時候走進那屋子,滿鼻子幾十年老房子的霉味,被暖氣的暖味又給包著,房間裡是一位英文說得很漂亮的亞裔主任,和他對話,或者聽他說話;我是一個工科學生,為什麼會到亞洲學院,更不解的是為何這回憶已過了整整20年,當它第一次又在我腦袋打開,居然像兩小時前才剛發生一樣這麼清晰,如此陳舊的歲月竟像一顆露水看得這麼的沁透見底,其實已過了整整20年,一切都過了,一切都過了。想起這點,我又得承受折返來襲的回馬槍,滲雜各種髒污的、幾層樓高的海浪,直到海水將我嘩嚨嘩嚨的打了一張臉,才能站起來,好好看一看,現在的我,到底是在哪裡?

是在哪裡?就是在人生最精華時段已經過去的這裡,在我離婚後的半年。那這到底是在哪裡?就是在公司營運結束後、新創一人公司開始的半年。那,到底又是在哪裡?是在你開始更積極的陪我、開始起飛了之後半個月。所以,是在哪裡吪?就是在其他創業者暫時到不了,或不敢做、不好意思做、不方便做的這個專屬於我的「離婚市場」裡──這裡,什麼都還沒有,太多條路以致於不知道該選哪一條的十字路口裡。

找不到自己,我皺起眉頭,又更進一步整張臉都皺起來了,眼睛緊閉,找自己,找自己。突然想到,以後有一天,會覺得這個時候的我,很值得想念,所以此時,我又拿起手機,對自己拍了一張,外面的陽光照在我臉上,光線特好,可是陽光顯然沒有照進我心裡,我整張臉像抓餅一樣抓在一起,額頭因為爆起的血管而隆起幾條線,非常的糾結,非常的走不出來。

然後我開始處理銀行,設定新的帳號,計算了財務,順了半天,有些豁然開朗了。這時候,我累積到現在中午好不容易撥開烏雲所看到的陽光,卻必須在10分鐘內離開。然後我得在8分鐘內好好想出東西。每次都是這樣子。或許,好東西都是必須這樣子才能想出來的。

和你來到我們都熟悉的松山,最好坐的地點還是春水堂,而春水堂現在價格,每份套餐三百多元,加買小菜,加購飲料補差價,金額跳出來我嚇一跳,詢問一下真的沒算錯嗎。在這裡,我們可以悠閒的說話,討論我們昨天還沒討論完的,更多的溝通,更多的了解,然後你讓我打開電腦,完成了整篇2月18日與協會一起的活動文案。「雖然早已不在,你在我心中不曾離開。」我寫道:「身為一個父母離異的破碎家庭中長大的孩子,長大以後,又是為什麼,他們都毅然決然的踏上了『尋父之旅』,且帶著的禮物竟不是怨,不是恨,而是愛呢?今年冬天最後一場溫暖的分享,就在農曆年後的這一天的台北,兩個20幾歲孩子的分享,將溫暖所有父母的心。有了他們的分享,各位不必再擔心,因為,今天的苦痛,明天都會過去,而,最在意的那個骨肉,他將生得如此美麗,且他對你的愛,一直還在。」惟此文案後來被夥伴修掉一些些,因為其中一位尋父的孩子,對父親並不愛。

我是自己在那邊想像,想得自己都流出眼淚。是的,我的淚水又跟著來了。你笑我是一個住在淚水中的男人。我想,這是一個讓我非常觸動的題目;我繼續住在這裡,不要再搬走了。然後另一篇文案,也是我一人坐在星巴克一大片玻璃前、面對慶城街往往來來的行人就這樣完成了。這篇很潦草,卻也就是潦草才得以自然寫出我的感受──「下班了,夜深了,離婚前後,像是一個不正常的人,只能自己面對,想去喝個酒,想去認識人,卻不想這麼隨便;想學習,想上課,卻滿腦子仍被離婚霸佔不去。」我寫道:「2020年我們想辦一系列的免費交流,就在週間晚上,每週都有,讓待在家的家管、在外面上班的上班族、不愉快的爸爸媽媽,都可以來這裡。這裡我們全都是離婚人,但是我們超正面。破除陰影,甩開烏雲,飛向,美麗的晴天!」

這段我覺得寫得有點趣味。「如果世界的趨勢就是要離婚,那我們為何要憂心?恭喜我們,在年華漸漸反身離去,還可以搭上這一波最夯的潮流!」

再過幾天就是選舉,今天經過哥哥的初中,看到從國中校門走出來穿著一模一樣制服運動服的學生們,我想起哥哥和我提到他們同學在模仿候選人,覺得他們這麼小就這麼深入政治,且用的語言都是那些不好的;從前我們覺得不好的語言,現在變成隨口拿來開玩笑的口頭禪;以前的次文化,現在變成主文明,我相當慶幸我們家至今未裝電視,或許受益的不只是孩子們,還包括我這個唯一的大人,可以獲得別的大人沒有的清靜;在紛紛擾擾中,我完全沒被打擾,因為我什麼都不知道──有趣的是,孩子前幾天還問我,如果家裡一直不爽電視,怎麼知道「總統是誰」?我說,只要走出門,任何一家自助餐廳都可以立刻看到新聞;在台灣是不必怕看不到新聞的。孩子說,也是。不過,以前會覺得在台灣看不到世界新聞,但美國這週剛剛暗殺了伊朗將軍恐引起全球強烈動盪,這些新聞我看最好也別讓孩子看到,所以在台灣這個看不太到國際新聞的特殊之地,也是好的。

乾淨整齊,就是我這個年紀,很想讓自己維持的。奇怪。當我走路,我希望自己就像自己整理的家裡一樣這麼的一塵不染,但我所做的事情不是整理家裡,而是創業,那可是會愈做愈混沌的。因為創業,就一定要揚起塵埃;揚起塵埃,才表示我是真正的舉足輕重,這不是很矛盾嗎。也就是說我注定接下來只會越來越忙、越來越急、越來越想要揚起塵埃,為自己埋下了未來不快樂的因素,而我無法煞車停止自己,因為我必須得趕快變成舉足輕重。

而你真的與眾不同,我不知道是怎樣的緣份才能遇見這麼有智慧、才氣還有靈巧的你,昨天因公爭執後你今天就做了你說的「調頻」,你細觀察我身為管理者的幾個特質(明明可以叫別人做的事,卻常常忘記或交辦下去),舉例說明了我「常常都自己動手做,包括搬桌子,寫程式,寫文案,上架活動,打電話,談案子」,且還記得我「人生終極目標就是跟另一半做專案或是開公司營運」,卻沒有準備好那可能會帶來的衝擊,而你卻已經在調整自己從「角色錯亂」到「切換角色」並且繼續的「認識這一位絕對跟人家不一樣的老闆」。每當我覺得有點疲憊,你又給了我信心,於是我一定會更加倍努力來珍惜你。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