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以後,形同有了3個家。幽暗森林路。重訪以前辦公室,我哪來的信心。粉紅色仙女來我家

面對這個非常感性、不理性、情緒化的離婚市場,即便我很會寫感性文章,也應該做理性的那塊──也就是網路創業者最擅長的、功能性(functional)的創新,這就是我該為這市場注入的創新物,必須是真的實際可用的、實際的功能。所謂好用,是客觀的好用,不是主觀認定它好用──因為以上這個小小領悟,我發現我的點子變得直白、簡約、實際,想出來要寫什麼書,書就是產品,順帶的,也突然想做2009年當時做過的Sweet 100活動,給婚姻。

今早你來我家,穿上我的粉紅色圍裙,夾上粉紅色髮夾,幫我清理桌子、水槽,叫我運動完趕快去洗澡、趕快去洗澡,洗完後看到你用酒精把餐桌和兩個孩子書桌都清理得光溜溜一片平整,心中不捨,好想和你說,家事我來就好,這些並不是你該做的;所以我把你拉過來,開始討論工作的事,討論了一下,我又得到了很多回饋,腦筋動起來了,好希望可以再與你坐下,講更多更多這樣的事,得到更多更多這樣的回饋,但我們又只剩最後15分鐘──我們一直都是站著講,坐不下來;講完後,還得趕快回去倒垃圾、清桌子,做那些做不完的家事。

而你,留在了家。你說,今早過後,孩子會以為這個家可能有「仙女」來過了,已經很乾淨的家,變得更乾淨。我想像一隻迪士尼仙女飛來飛去拿著魔術仗這裡點、那裡點,嗯,今天開始想改稱你為仙女了。

第一站來更新保險內容,我自己都覺得自己不對,連爸媽的生日都記不清楚,想查的時候,也查不到爸媽的身分證字號,孩子也是,只記得孩子的生日,卻不記得身份證字號,好像我記得的東西就永遠記得,不記得的就永遠不記得,但我們家就這麼幾個人、就這麼幾條資訊。我和熟識近十五年的保險員暢聊我這間公司的商業模式與市場機會,暢聊離婚人的苦痛案例,不知不覺就過了等待時間。

健身完,肚子餓,來這間餐廳好好享用素食,其實大失所望,我還是喜歡多樣式的炒菜,這些素食太精緻化,不過就是葷食連鎖餐廳的素食版,少了不只一種味道,而缺了太多太多不知道是味道還是什麼;我記得吃素以後人生的口味應該反而變多,所以今天吃的絕對不是素食。雖這樣說但我還是拿了四、五盤,吃飯的時候,沒有思考任何事情。沒有思考。

然後再訪我最後一個辦公室,電動門開,以前第一眼望進去就會看到我們同事坐那裡,而現在那間是空的,空得發黑。說實話,其實已空了半年以上,同事們早已各奔西東待得好好的了,過年到了至少都可以拿半年份以上的年終獎金了,但我卻仍還沒走出來。坐進這間小小的玻璃會議室,我一看再看,這裡重新微裝潢過麼?牆往後推了?怎麼以前印象這間小會議室應該非常促狹的,有時還悶到流汗,今天卻覺得特別寬敞、空氣新鮮──是我,變瘦了嗎?不,我猜,是因為我從以前60坪舊家搬到現在只有一半30坪的新家,習慣了小地方,小到有的地方連伸腳空間都沒有,而這裡,一般辦公室最基本也需要這樣的空間,就居然覺得無比寬敞了。我關上玻璃門,在這邊先沉澱、深呼吸──我沒有想到我竟還需要這樣的沉澱。

其實進來這裡,我已感受到目前財務上的嚴峻,先前我自己因為離婚且每天卡住帶小孩而崩潰,自己站不起來,現在我心理(在你幫助下)恢復大半,心臟也幫我撐著,讓我可以張開眼睛看一看自己現在在做什麼咧,才發現,啊,天,我哪來的信心啊!哪裡來的信心?哪裡來的信心,讓我在沒有收入,仍可以每天閒雲野鶴細數城內種種,和你悠閑的討論怎樣切入,然後還自嫌一月排太滿,二月沒時間,不斷地燒錢。我當然現在就應該馬上開始專注賺錢了!這個情緒也影響到後來晚上,和你討論到一些公司的事,雷電大作,原本只要處理漏開發票,又岔心來爭辯一些其他瑣碎,我到底哪裡來的信心,這樣的安排啊?稍微清醒了後,我做了一些調整,雖然還是要辦一些免費的活動,可是後面「開源節流」一定不能手軟,不管大家怎麼叫我慢慢來,最後都是「我」要付錢的,所以我一定要加速、一定要快快來,我生氣自己把自己放縱成這樣子了。

去學校接妹妹,坐著看她吃完摩斯漢堡,過了一小時,正要送她去補習,突然哥哥班導師打過來,我嚇一跳接起電話,是哥哥的聲音,他說老師叫他一定要打回家,他沒有寫某科作業。我的惶然又開始了,疲倦,連坐車上都覺得踩著油門和煞車的腳都累到抬不起來,緩緩的開回家,今晚不用說不能下廚,我連走出去的力氣都沒有。天黑了後,我終於累到趴下,才意識到我過的是「兩個生活」,你這邊,還有孩子這邊───等等想和你見面,還必須花九牛二虎之力規劃,若加上長輩那邊,就「三個」了。其他人只需要負責一個家,我則要負責「三個」,而三個家之間彼此沒有非常程度的透明與信任,我這些年所存的資源就如沙漏中的細沙,沒有任何憐憫也沒有遲疑的,往外面流,往外面流。

醒來之後,才再一次看到,你這個仙女,今天在我們家幫忙了多少事。看,電風扇完全潔白的,再看,我敲打的鍵盤,上面一點黑污都沒有了;鍵盤是我謀生工具,你好像幫了一位吉他手茶擦拭了他的吉他,這樣的感動。你也幫哥哥妹妹房間拂過灰塵,將兩片書桌都擦得晶亮,然後站在巷口,將你在淘寶幫我買的東西送進車上,我開始在想,有了你,還有其他同事、家人,還有以前夥伴願意將所有員工都接濟過去,其實,大家都是在幫忙我的。現在關鍵,是在「我自己」身上,因為大家再怎樣也只能幫忙我,真正要往前推動的還是「我本人」。整間公司的初心是我,概念是我,規畫也是我,所以責任也在我──我接收了這麼多的幫忙,不能再讓大家失望!

不知道是荷爾蒙,還是哪個其他什麼激素,正在主導我的決策。創業的人,一旦低落,判斷就都不一樣了,原本分析過自己這樣做是對的,一旦激素低落,就覺得我是錯的,甚至錯到發傻了。但真的錯了嗎?還是其實是對的?回想起我做過的那些事,一下勇敢往前做,一下又收手,或許不是因為我自己腦袋不清,而是我體內激素一下高一下低。

帶著一個國中生,伴他長大,好比走進一條幽暗的森林小徑,這條路在三十年前我自己曾經走過,但印象中之前沒這麼可怕,而今,我走過一樣的路,卻發現自己已經發抖到不行,而前面還有好長的一段要走,又深,又黑,看不見盡頭,且沒有人可以保證中間的路會不會讓我們失去性命。可是,我又不能回頭逃,後面早就沒有路了,帶著孩子,自己一個人,還是得往前走。

晚上你突然說,我們是夥伴,所以買東西、整理這些都是小事,你告訴我,我「有這種感恩心態很好」,不過,你希望「既然我們已經這樣合作,那就一起發揮極致的效果吧」。有一種幸福,叫做好有未來的幸福,但這是在我們討論公事之前。我要自己牢牢緊緊的記得這句話。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