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終於上了那篇文章《忍住生氣,是一個男子能給出的最大聲的甜言蜜語》,此文共1500字,大量的換行,後來一天內分享率有破10%,算還可以。對我來說這是一篇很快就可以寫出的迷你作品,點子是昨天洗澡時想到的────男性來自火星,女性來自金星,離婚後對立的男女恐怕再也難以和解,也因此大家雖然都說「有緣份可以再婚」但實際上的再婚率「非常非常低」(離婚及喪偶人口只有10至20%再婚)。那麼,我嘗試以「幽默」來化解對立,是合理且正確的。原本想到寫一種肉麻到好笑的幽默筆法,但寫著寫著又回到了我最喜歡的「愛情」,我拿洗澡後半段來抽絲剝繭的細細想,當一個男子不理女子,劇情怎麼走會是最感人。擦完身體吹完頭髮從浴室走出來已在心裡完成了文章大略架構,午夜就已將文章寫得差不多,今早再修,給你看過,你覺得OK,我就上去了。這只是第一篇,後面我會針對每個分歧點去寫,「愛,就是一切的解答」──幽默是解答,但愛,亦是。

早上來到你這裡,我的重量是輕的。今天是週末,你說,難得,要給我一段靜默時光好好的寫。我寫,且我不只寫,我開始從這篇愛情文章去展開去寫,接下來要做什麼,一個念頭,不要再扭來扭去,做直接的,且,不要想發明什麼,順著現在已經有的。就像過去十年網路上所有想做某某新點子的創業家,即便靠那個新點子切入市場,最終為了公司做大,還是走向了一般大眾都熟悉的東西,因為,一般大眾的人數是70億人,而我只有「一個人」,答案早就已經決定好了。面對這已經決定好的答案,我一人在70億人看來好像他們眼前一粒細小的微塵,連看都看不到它,就可以輕鬆吹掉它。他們不可能被一粒微塵改變他們的路徑,除非那一粒微塵跑來卡在他們熟悉的某個動作裡,才會有機會的。

你幫我播放了「詩的沙漏」之中的第二篇CD Cello Poems,詩中的大提琴,Michael Hoppe作品,老派的CD,好像聽見了光碟在機器裡面沙沙沙沙的轉動,好比轉動中的腳踏車輪,轉動在田梗小路,細碎稻花搭著風嘎入輪心,又搾開了淡淡的香,今天的我特別的想在這香味中待久一點,想待久的時候,這些每首4分鐘的音樂都變得太短了,一首一首的過去,每一首都撫摸了我的心的某個不一樣的部位,背後補個鋼琴就已經讓那音樂豐盈到前所未有,還在享受,它就離開了;換你來了,我和你說,我好想這時候就靜在這一刻,好不想離開這IKEA軟墊座椅,好想讓耳膜隨溫柔的提琴旋律如清水的洗滌;好想說,我們在這裡待8個小時都不要出門好不好。但我還沒問,自己都知道不行,下午要聚會,下午之前也想再去走一走。我就是這麼自我矛盾的,想每天過得不一樣,又想停下自己在某個最舒服的位子,就像今天早上。到了下午、晚上,這個位子就會不見了,明天早上,它還不一定回得來。還好,現在不論我想過得不一樣或一樣,你,都在,我身旁。即便晚上你我不能相見,你還是第二次將早餐掛在我門口,然後將我已先掛在門口的、請你幫忙處理的孩子的學校外套拿回家洗──今早你喜孜孜秀給我看,那外套正在浸,污漬去掉了80%。

天氣大好,我們來永康街,永康街耶!那是什麼感覺,我們原本是要去吃這附近的港式飲茶,卻走來了永康街,從它的底部開始走,往熱鬧處走,每間小店都在門口探頭一遍走,都沒有走進去。走到永康公園,正在辦小農市集,人非常多,聚集在小小的公園,連走路的地方都不夠,這就是永康街,一種難以形容的、狹窄的熱鬧感;這些人都是觀光客,卻齊聚在最local的台式小公園的公共廁所前面等人,但,我回想起來的,卻是十年前的那天。那天我也曾在這公園,和幾個人來,站在這裡,或坐著,我忘記了。只記得他們對我分析了一下這公園的地理位置「大有玄機」,它處於好幾條路的相會處,如何將人潮匯集在此,就用這個公園──我記得那天並不是假日,其他人都在上班,公園只有我們幾個成年人,那天我聽了那些理論,眼睛睜大大,非常有感,當時我還在努力想如何創業、如何獲利,聽了之後才知道原來創業有這麼巧妙的策略在後面,今後要好好的學習這些智慧,做出一個巧妙匯集人潮的集市。

可是後來,我做的,還是一家接案型的廣告公司,那是因為2009年的最後,我急了,什麼錢都願意賺了,意志甚堅,於是上天庇佑如我願的賺到了錢。賺錢了後,時間就過得特別快了,三年就過去了公司最好的光景,再三年繼續勉強賺一些,再三年處理下滑的危機,就這樣忽悠過了九個大年頭。今天回來這裡,我的心情,或許沒有2009年這麼徬徨,但絕對沒有輕鬆到哪裡去;因為如今我的壓力不只財務,還包括親子教育──站在這裡,壓力就一直來了:觀光客嘴裡說出來、灌滿我滿耳朵的標準英文,還有滿眼睛的,家教很不錯的孩子們。

你之前建議的對,現在至今,至少沒有將自己的「地點」固定在某一處,不像這邊市集的攤位,或永康街某家小店,即便已做出一點品牌名氣,一坐,就是坐在這裡一整天;若開店面,一開,就被綁在這裡好幾年,入場要成本,退場也要成本,進去就出不來了。我們的好處是,雖然花比較多錢,但可以四處移動,就像今天,想在哪裡辦活動,就去那邊租個場地就辦了。今天我們帶一杯芋香牛奶,點了一桌台南小吃,然後從永康街轉進了金華街,還可以找到一間邊陲的咖啡館,還坐滿著人,外國女孩一人獨佔沙發翹腳看小說。我忍不住睡意,趴著先睡,你翻著最新的非典型醫學的暢銷書。最近我有一個特質,白天睡覺有沒有睡著自己都不知道,以為沒睡著,當看到後座的人不知何時已離去,自己臉上留下了深深的壓痕,我才知道我應該睡過了。

青田七六是在青田街七巷六號,古式建築翻成古典下午茶店,禪意就在這屋裡渾然天成,我們訂到的「書齋」是從前教授寫論文的書房,顯然原本只是一個人的房間,現在卻擺上一長桌,可讓十個人對坐,我們去掉兩個位子,變成八張椅子,仍把這所謂包廂塞得滿滿的剛剛好。我坐在裡面位,從裡面望出去,那層次不可思議──先是木造的走廊,走廊的一牆之外是玻璃屋頂、光線充沛的的陽光屋,陽光屋再出去還有幾張露天雅座,然後再遠處是一個戶外吧台。可能是這位教授的收藏,院子裡也有幾大塊的地層標本,和外面巷子只隔一道高度只到腰間的矮牆,當陽光漸少,這裡和四周融為一體,簡直像森林中的小屋了──真的是一處太棒的聊天場所,我們拿來做成12月21日當天活動之後的第二次相聚,來了八位,包括我在內共三男五女,後來走了一位,再來了一位,八張椅子沒有空過。餐廳這邊很嚴謹,2點半之後才放人進來,5點一到就要趕人走,大家根本正聊得興高采烈,回到巷內再走出去,全身仍有剛剛木屋帶出來的清香。

今天的討論,讓離婚的人或正在離婚邊緣的人都得到了心理上的解療,離婚已久的,成為剛離婚的導師;離婚過的,就是還沒離婚的參考典範。我聽完之後發現,雖然人說婚姻百種,清官難斷家務事,但大家的婚姻到最後都不脫幾個「模板」,因為每個決定,之所以這樣決定,都是人性使然。所以,我的唯一感想是,我有機會做出一套「婚姻百科」,好像「本草綱目」那樣,記載所有婚姻過程的所有「症狀」及其所有病灶,該怎麼解,該怎麼緩,之後又會發生什麼事,通通告訴他/她。但我更想做的是聯誼這塊,今天也有詳細的問過了來賓。但你對這件事情也有一個更好的建議,你希望我抱持的態度是:「本來我是想要做這個交友的,交友來和另外一人在一起,但是發現如果都自己根本的問題都還沒有解決,那麼結果還是一樣的。」

師大夜市是今晚最後的落腳,我吃了你大學時代和好同學常去的滷味,並不是燈籠滷味,但那店家自己自信的炒調了一大盤,顯然更好吃。此時已累,腳步很慢,一直勾到腳,仍用最後的意識去買了一頂鴨舌帽,好似,頭髮愈來愈少,對我的心理的影響絕對不像想像中這麼低,或許我的壓力絕對不只財務和孩子教育,還有「頭髮」。你幫我挑帽子,我試戴了白色、淺白色、褐色、再深一點的褐色,輪流戴了幾頂,你確定是位於中間的褐色最好看,我們就買下了,今後要開始「練習戴帽子」。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