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世事感到無力,只須移掉心中的慌亂即可。妹妹怪夢,剝蝦,社工來,閨蜜手機,無聲的眼淚

2020第一天上學日,流感在家的妹妹竟在五點多就起床,比哥哥還早,問她怎麼,她說她睡不著,是否為流感藥副作用呢。於是很特別的事情發生了,妹妹起床了,還叫哥哥起床,哥哥也神奇的,因為妹妹早起,不必人家叫,6:05便已下床。今早的畫面就是妹妹和哥哥對坐在餐桌,哥哥吃早餐,妹妹戴著口罩看哥哥吃早餐,好像一個大人盯孩子,而哥哥早起的原因之一或許是我和他說過社工建議爸爸(我)不要再叫孩子起床,讓孩子養成自行負責,我家哥哥愛面子,社工下午就要來訪,今早他就自動起床了。

不過早早起床的妹妹才續航一小時就沒電了,她回床睡,半小時後她說剛剛有做夢耶,夢到在高速公路跑步,還模仿夢中跑步的姿勢給我看,很累的跑步姿勢,一邊跑一邊大喘;她記得在夢裡經過了一個我們常經過的黃色東西,「一條一條黃色的很多洞」,那是我們從市區回南港常經過的高架橋身。醒來後的妹妹一量,居然又是39.5度,可是她說她並未很不舒服,也不覺得發冷或發燙;我們趕快吃了藥。

被女兒所綁,今天沒時間做事,但有一些片段的時間思考。今天妹妹戴著口罩走出門,我走在她們前面,就在思考,思考到一個概念:「和平,就是最大的格局」──和平的訴求,無論在什麼時代來看,都會覺得其訴求者真是高智慧,儘管那個和平說不定只是當事人當下不知該如何做的權宜之計,但基本上只要當下「忍住」、訴求和平,在往後歷史裡都是會被尊敬的。這是歷史教我們的事。另外一個點子:怎麼判斷一個家是不是「厭男」,就和怎麼判斷一個家是否「仇女」,是婚前很必要的事,不然,進入婚姻,女生會被父權欺負,男子也同樣被排擠。還有個點子,「分手後就把對方狠狠的甩了再也不聯絡」,其實並不非不想看到對方,而可能是不想看到「自己」。看到對方,就看到了自己的猙獰,與其看到,不如適時地相信自己仍是那張濃妝艷抹過的美麗模樣,相信它才是真正的自己,這樣子才能保有信心人生仍幸福美好。昨晚睡夢中亦有另個點子,我必須把我所幽默闡述的那個男子,寫成少數的一小撮人,說明他們是特別的。其實無論這撮人是50%的好男人,或者是5%,或是0.5%,只要不是0%,每一個讀者都會覺得是他自己,這就出現了寫作上的彈性空間,以及商業模式上的機會。

早上來健身,身邊帶著妹妹與她閨蜜同學,我只能將她和同學留在座位區緊緊戴著口罩寫功課,我自己運動。原來,重量這種事情,舉不起來,很多時候都是因為心中的慌亂。一旦心中沒把握,一慌,一緊張,鐵片就會變得好重好重,這時候,我發現,做到最後一輪,由於已經到了最後,壓力低,撐一下就結束,所以我很專注在每一下,慌亂自然就降低了,而力量也自然變大。我想到,做事不也是這樣子?慌亂的時候,思考的力量就變小,此時我其實只需要「把慌亂拿掉」,是的,只需要把慌亂拿掉,力量就回來了。

最近吃火鍋有個習慣,把所有的蝦子先放到旁邊的空碗,為什麼呢?放涼半個小時,我就可以用雙手去將蝦殼剝掉,而我總是剝給我愛的其他人吃的。今天帶了妹妹的同學一起,我準備兩只空碗,幫兩個小女生剝了14隻蝦,一人7隻。從前婚姻,在婚禮的那一天總會有一道帶殼的蝦,新郎此時要剝蝦給新娘,彷彿某種測試;而那天一剝,今後就得繼續剝蝦給兒女了(甜)。

與女兒和她閨蜜的約會,送她們到購物商城,她們不喜歡我跟,我自己回家,過了不到一半時間又接到妹妹電話,好想哭的聲音說她閨蜜手機掉到地上,玻璃四分五裂,她細小的聲音數數著,告訴我那手機表面玻璃「裂了13條線」,怎麼辦?我可感覺到閨蜜很難過且希望立刻將手機修好,妹妹也很想幫她,但我問閨蜜可否問她媽媽或家人是否要修,若允許修,我們再載她去即時送修。但閨蜜遲遲沒聯絡家人,卻非常想修的樣子。我知道此事嚴重,自己考慮了好久,才決定將2200元給了妹妹,讓她先拿去修,然後跟小女生說,請她回去和媽媽說這件事。我打算事後也作為機會教育的告訴妹妹,如果閨蜜不講,有所困難,她不必追討,作為一種對朋友觀察之學習。剛剛這樣的態勢,至少我這樣做,有先幫助女兒照顧到一個好朋友,畢竟女兒現在狀況不穩定,閨蜜對她來講很重要,先讓女兒將該做的做足了,再用這個當作機會教育,這樣妹妹比較能接受,畢竟她還是很懂得為家裡想,是很懂得幫大人省錢的好孩子。將閨蜜送回她家後,我開始和妹妹溝通此事,果然如我預測,很順,妹妹馬上聽懂也聽進去了,也切身覺得這樣似不對了,整個晚上都在問我該怎麼辦,反而我必須再拉回來和她說,沒人是故意的,自此之後我們知道每個朋友的缺點是什麼,我們可以幫助她,也因此知道界限在哪裡。我還和妹妹講了一個未來故事,她20歲生日那年,她三個時期的閨蜜,小學的這位,高中最要好的蘇同學(虛構),大學最要好的Samantha(首次登場)首次互相見到面,卻發現彼此不對盤,那是因為閨蜜常是互補的,妹妹可以配合,但她們之間不一定可以配合;朋友與自己皆各有優點缺點,互相互補,瞭解,注意,勸上,成長。

你是一個很有計劃的人,這兩天我忙在家,你將2020年的相簿名稱取好名字,而這名字怎麼那麼順,一點都不意外的叫做「盛開的心靈」。然後你寫了十點今年的心願,也如此精準明確,相信這一年你都會一直拿出來檢討比對。而我呢,我自己為何寫不出2020的10個心願?如果硬要我寫,也是應付應付的心願,是為什麼?我現在滿滿的大腦無法回答這問題,隱約是因為,所有心願都無法穩住我,只有「一個」心願能。

下午天氣大好,這樣來回接送妹妹和閨蜜,就算停在購物商城旁邊,打雙黃燈暫泊在路邊,我仍沒辦法寫任何文字──實在是太疲倦了,只有力氣閉上眼睛,已經沒有力氣,再去做任何組文構字。然而明明我電腦已敞開,網路已經連上,手已經在鍵盤上,一切READY,可以將腦子裡美妙音符輸入至電腦、提供讀者成為好東西,但我現在就是腦梗著,沒辦法輸出。想起從前那段在舊金山工作後辭掉半年創業的日子,我開車到超市,也是這樣停在超市門口,隨便一個停車場就有空曠的視野,構出充足的心理空間,加上沁鮮的空氣,每根腦神經想說什麼,說得再小聲,我都可以清晰的聽見。

下午,社工阿姨依約來了,我照例也把自己關在房間裡,讓孩子和阿姨暢聊。這次因為他們坐餐桌讓我不時聽到說話聲,我一句都不想聽到,在房裡播起了YouTube音樂──好久好久沒聽以前愛聽的那幾首提琴演奏,我聽了HAUSER,聽了Chris Botti,最感性的那個小小的我又被拉回來坐在台前,終於準備上工了!然後社工走了,可能是因為輕鬆,今晚哥哥已叫了外送,我竟還是自己興奮下廚,把兩片Beyond Meat、一片Omni Pork都煎掉,我發現,原來,有幾個方法,不需要完整的大肆下廚,仍可弄出一些東西,比方說我只要開中火,翻炒時輕一點,別濺到流理台,只須用一種調味料,然後用剪刀來剪蒜頭,不必拿出砧板和刀……就可以進行小規模的燒菜,速度快,事後清潔也快。今天也是我煎Beyond Meat最成功的一次,秘訣就是,中火,油用多,頻繁的翻面。

晚上妹妹一度量到39.8度,才差0.2度就到了40度。吸藥前,她突然說「爸比等一下」然後臉揪成一團,眼睛跑出清澈的大顆眼淚,一顆一顆的掉下,掉到餐桌上一滴一滴的破碎,難怪有人形容眼淚是珍珠,雖然妹妹一聲未發的掉眼淚,眼淚破碎卻是有聲。妹妹說,她怕她會死掉,我努力的安慰她流感總會燒個兩天,而現在只離第一次看醫生24小時而已,要她快快去睡,我半夜再為她量過,退燒了,吁。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