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幫兒子弄好了藍莓bagel,烤得很漂亮,最酥脆的口感卻只微焦,配上他最愛的海鮮濃湯,突發奇想,我竟開始和他──說英文了。昨天教他數學的經驗讓我知道他其實是可以學的,我有了信心,馬上就想,何不就將英文單字和片語融入我們日常生活當中,就和我平常和其他那些住美加的朋友聊天一樣?

住國外後期,接待故鄉來的親戚朋友,他們不知華僑生活,會訝異我在國外這麼久竟還是會講中文。剛回台灣,大家說我不像在國外住過的,我也自豪自己能將所有英文都翻成中文用最接地氣的語詞說出口,完全沒忘記中文。但,對我兒女來說,他們已經「太記得」中文了,滿腦子都是中文,裝不下了英文;我這個當年《雙語孩子王》作者,早就錯失自己寫的教孩子英文的黃金時段,造成他們英文程度在公立學校班上都到了中後段,當年他們媽媽堅信,學英文不需不需要進雙語班,也拒絕我請的白人家教,只需要訂「大家說英語」或天天背五個單字就可以了,於是就像婚姻中的所有事,我選擇了讓步,直到已離婚半年,今早才突然想起,我已經單親,我是主要監護人,沒人限制我講英文,我腦筋怎麼還沒轉過來?所以就開始跟孩子們開講(英文)了。孩子反應比預期佳,當我重複講幾個單字或片語,兒子會問:你在說什麼?這是什麼意思?我和他說明一下,他點點頭,以後這句話他就應該會聽懂了。如果以後他腦子有一萬句這樣的常用語,他就比別的孩子多了一些些基本盤了。

今年九月公開日記至今3個多月,和過去26年日記相比,近3個月的公開日記和舊日記之間的差異,除了不提人的姓名,就是我不再寫「未來計畫」。在過去的日記中我花很多篇幅在羅列自己的未來計畫,怕太無趣,所以一直不敢寫,但這次的計畫太重要,我還是寫下來好了:一、先寫單篇網路文章或影音分享,二、導向一場「我也是這樣想」的實體演講,吸引更多優質男士。三、累積這些文章成書。四、累積優質男士名單辦出活動。而在2019年最後一天,今早開始組構重出江湖第一篇文章是「不知道怎麼恨的男人」──「或許他不是這麼糟,因為,當他被叫罵的時候竟還是和顏悅色,沒有發脾氣,且偶爾還講一些肉麻的話。當對方問,你對我一直很差,你對我到底哪裡好?男人回答,我還在這邊忍耐,就是對你最好了。當然,最後的這句話並無法阻止後來發生的歧異……。」但我還需要評估一下這樣寫法是否真有兼顧兩性平衡,是否仍是太偏男性這一邊。

妹妹全班因流感停課,今天一天與我相依為命。哥哥去上學很久之後,她才起床,我也將該做的家事差不多了,與她輕鬆的聊天。妹妹問,怎樣才可以賺錢?我說,就是努力呀。妹妹問,那如果「努力偷懶」的話,就沒辦法賺錢啊。我大笑,努力偷懶不是努力,努力都是要勤勞的意思。妹妹說,她現在就要開始規劃了。我回答,這麼早啊?那,現在唯一可以努力的,就是先把書念好,專心而且努力的學習,學習什麼都好。我還沒講完,她就跑掉了。

今天妹妹指定去南港Citylink小約會,我們這對父女檔在開門前半小時就到了,進不去,到電影院走走,破例讓她玩夾娃機,跟妹妹說,只能花50元,無論夾到或沒夾到都這樣,後來夾到第四顆硬幣,夾到一個毛毛的袋子,門開了,妹妹要體驗「第一個走進去」的感覺,我們趕在10:59站在門口,看到保全準時的開門,對對講機說「開門了、開門了」,迎賓的服務人員鞠躬。妹妹對這裡的店已熟悉,跑到五樓的精緻店,跑到六樓的低價商店,再去三樓的無印良品,我催趕再催趕,才終於拉她去吃韓式料理,妹妹心情很好,吃了幾乎兩碗石鍋飯,最後來到遊樂場,看她玩著這些小孩子的遊戲已經意態闌珊,我突然意識到,說不定這是她最後一次玩遊樂場,至少。可能是最後一次,讓我這個爸爸帶著她來遊樂場!我們用某個夢幻遊戲機台拍張照,妹妹沒有因為和爸爸拍照而興奮,我在想,說不定這也是最後一次這樣和女兒拍貼紙照了──結果,拍了一張,也沒有印出任何貼紙。

下午,我走來到隔壁工作室,你等我很久了,泡了一杯很特別的「佳葉龍茶」給我,喝起來像茶,有茶的後韻,卻是極低咖啡因,且有含高量的胺基丁酸和咖啡因相抵銷。你還加了蜂蜜,邀我坐在新的IKEA椅上,我坐左邊那張,你坐右邊那張,你說,睡個覺吧,我就真的睡了。一來就睡覺,我滿臉不好意思,但你能理解。

醒來你告訴我「神展開」這本書,作者王郁惠是位能力極強的才女,會寫劇本,會畫畫,會寫星座文章且是大量的文章。之前你所給我看過的南北交點,那文筆已讓我特別注意過。我覺得,你的生命會一直齊聚有趣的人,或許不是因為直接被你吸引而來,而是因為喜歡學習的你總會好好的「抓住」生命中所有的來客,當她們進入了你生命,你會繼續跟著她們每個人,看她的書,參加她的活動,然後你也因此得到了她們的祝福,繼續的滾雪球帶入更多的人。我參與了這雪球,對我來是更大量的體悟學習。

像這樣的靈性星座老師,使用大量專業名詞,儼然一位真正的學問家,這學問其實是尚未被主流接受的,我得學會另一種方式來欣賞這樣的人。我做到了:雖不相信,但可以接受她是美麗的。她的女兒景雯19歲,飽受肌肉症之苦,在這樣的媽媽的安全環抱下是安全的,在媽媽保護下的這些影音直播與出書、演講活動,可以讓她自己人生達到最好的發揮,而這個媽媽的確有足夠能力讓女兒達到她一生可以達到的最高影響力,進而從中得到愉悅,這句話寫得多好:「每一個人的坎坷,都是偽裝過的禮物。」

你笑,今天是一年最後一天,在走出這個門之前我一定要寫下2020年的心願,我說好。但,2020年該有什麼新心願?和自己十年前的2010年對照,再和二十年前的2000年對照,甚至和1990年對照,真的蠻紓壓的,也看得更開闊,因為每個十年可以做的事實在太多了,下一個十年肯定也會非常多。我發現過去每一個decade的開始,都是非常特別的──從2000年開始(那年我23歲),因為還在史丹佛研究所尚未畢業,什麼事業都做不了,眼睜睜看著矽谷泡沫破裂乃至一年後我終於畢業出來只剩一片廢墟,回頭來看那一年(2000年),我依然做了一些奠定後來的了不起的事情如我辦了校刊、我談了第一段戀愛等。到了2010年(那年我33歲)我的廣告公司剛剛起飛並成立第一個辦公室,忙著其中也被帶著無法脫身,此後將被綁在不斷的接案循環六年以上,但那年(2010年)我也對非接案的產品下了最大的功夫(當年稱行銷料理包),且我讓家人第一次安心我真正的當了一個老闆,學做老闆的每件事。有趣的是,如果再往前一點,到1990年(那年我13歲),我正念初一準備升初二,隔年我就會出國,而那年是我在台灣的求學人生中最燦爛的,幾次全校第一名奠定往後的自信心,而和我同月生、小我整整30歲的兒子也將在2020年進入了和我1990年一樣的階段──初一升初二。從這樣格局可看出,2020年(今年)的我肯定不會孤單,它會是我第二個事業、第二段伴侶、第二份重大人生的起始點,它不一定會馬上起始,但它絕對不會什麼都沒開始──2020年,我帶著如同今日洗淨的身體和心,瞪著我們工作室新書架上面的丹布朗的《起源》二字,我許了一個重新開始、新的起源之願。

進入傍晚,今晚有跨年煙火,我早早就請公司唯一全職同事早點放假回家休息,你也趕快離開到今晚之處以免塞車,那我呢?今晚我本來就有打算了,那是一個簡單的計畫──以往每年12月31日孩子們皆和他們爺爺奶奶一起度過,連續好幾年都在大電視螢幕前一路「嗨」到午夜12點,孩子們總是一定可以撐到12點,一起看過好幾次的「電視煙火」,那今晚,我們就真正去身歷其境,感受真正的台北101煙火好不好呢!孩子們很懷疑,更懷疑的是大人們。晚餐我們齊聚家旁邊排隊近一小時吃一桌菜,紛問等一下開車去跨年不會卡在路中間嗎?不下車真的看得到煙火嗎?塞車回得來嗎?其實我心中的困惑與懷疑更大,從來沒這樣做過,但我竟有一股創業家的率性,覺得這種事情,等一下好好用眼睛觀察,摸著石頭過河,到現場見機行事,到時候再想辦法解決之。

於是,車子載著兩個孩子,我們三人上路,先在超商買了一大袋零食,我買了翠果子和辣花生等,孩子不怎麼想吃,只吃芒果乾和抹茶法蘭酥,寧可待在車上拿我手機點播他們愛聽的音樂。其實這年紀,哥哥根本沒太多歌單,妹妹有,但妹妹的歌單大約也只有10首至15首,全是她們班上每週兩位同學音樂課報告過的歌曲,還有你提供的歌曲。妹妹很可愛,只要是別人介紹的歌曲,她都很喜歡,發自內心的喜歡的去聽,唯一不喜歡的都是我覺得超好聽的、她口中的「老歌」、「聽起來就是爸比你那個年代的人才會聽的歌」,包括張惠妹的慢歌,都屬於這兩位2000年末期出生的小朋友口中所謂的「老歌」。

車子從東側切入101大樓方向,從松山悄悄的滑入,嗯,路上都沒車呢,只有路邊開始有人,成群結眾的一大塊黑壓壓的在路邊走動,他們往哪裡走,那就是101的方向。後來才知道,路上都沒車而我們還可以開車在這邊,是因為等一下接近午夜此處會全部交通管制,車子進不來也出不去。我車子悄悄切進,才發現一件事────雖然台北很多大樓的窗口都看得到101,但從「地面」上想要看到101,還真的很困難;這裡隨便一棟4層樓公寓就可以擋住半片天空,我在巷內繞來繞去,偶爾看到了101身影,但無法暫泊;等到可以暫泊的地方,卻又無法看到101。有時候看到的101是「假」的──看仔細一點,那大樓的頭頂是101沒錯,但101前面卻整片被新蓋好的南山人壽大樓擋住。我們車子停到信義區某小公園的某一處角,可以看到101的上半截大約1/3處,從10:30左右開始──等待,哥哥妹妹在車上開始和同學視訊聊天,哥哥打給以前國小同學,說現在的國中同學太文靜、不像以前玩得起來呵,而妹妹當然是打給新閨蜜。

隨著進入晚上11點,車邊走動的人開始多起來,都往同一個方向,都是成群結眾,都吱吱喳喳,頭上還戴著發光的燈。哥哥很能等,但妹妹開始說她想回家,後來妹妹沒聲音了,哥哥繼續和同學即時實況講電話。此時我徵求哥哥同意,離開了我們所在的觀景位,想找「更好的」──我的貪念是,依剛剛走過一次的路線,再走一次,從松仁路往南,信義路右轉,在倒數的時候車子剛好抵達信義路旁的台北101大樓的腳下,那該是多完美的計畫,這樣不就可以看到無敵大的煙火了!但這超級天真的想法馬上幻滅,當我們車子還沒抵達松仁路就被警察擋下,才發現整塊區域已被封起來;一個小時前車子還可以經過的,現在全是黑壓壓的群眾。

怎麼辦?哥哥開始生氣,我跟他說,不能生氣,這就是冒險,一開始是有計算過的冒險,沒想到我們不知道這裡會封路,於是變成沒有計算的冒險。失敗也是一種回憶,今晚可能我們的回憶就這樣了,明年我們學會,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我一邊和哥哥說,一邊仍使勁想辦法找到視野的破口,找到101,我繞到北側,再到東北側,被長達兩分鐘或三分鐘的紅綠燈擋下過幾次,被後面的車子叭叭,還被突然跑到路中間的行人驚嚇,就在大約11:59,哥哥絕望的歎息從後座傳來,我們就剛剛好,被紅燈停在一個路口,覺得奇怪怎麼左邊人行道的人這麼多,都往右邊同一個方向看?瞧,他們手機都舉了起來了。我們跟著往右一看,嘩,我們剛好停在一個很棒的破口,看到整棟101大樓!平常總希望紅燈短一點,此時真希望紅燈能無限長──但這個紅燈只剩「30秒」而離煙火卻還有「1分鐘」,紅燈轉綠燈了,沒辦法,我試著賴皮一下,但交警嗶嗶哨聲逼我往前,只好左轉,走進一條深深的巷子,變成屁股對101了,愈走愈遠,還因為相會車卡住,此時離煙火只剩30秒,還好我又找到一條小巷,一個左轉再左轉,又從另一條深長的巷子起死回生,面向101走回來了。此時時鐘顯示12:01,煙火正開始了,我們剛好────排在第一輛車,眼前就是一半的101大樓,看得到煙火。哥哥歡呼,拿起手機錄,然後綠燈了,我們右轉,看到整棟正在煙火中的101出現在我們眼前,煙火照亮了天空,也映亮了我和哥哥車窗內的兩雙眼睛(妹妹在睡覺)。

現場看煙火和電視上最不一樣的,除了體驗黑壓壓的人群像喪屍往同一方向走動,以及那現場煙火爆破聲音之外,最棒的是,不一樣顏色的煙火,會把天空染成那個顏色,然後再換顏色。我最喜歡綠色和粉紅色,當它爆出星火,整片天空的那種粉紅和鮮綠,非常非常迷人,空無的一片空氣都美到令人摒息說不出一句話了。有趣的是,放煙火時,時間為之靜止,警察都轉頭向天上看著,我的車子也就大剌剌停在十字路中間,綠燈也不走,後面也不按喇叭,估計大家都正嘴巴微張的、看著天空,還有媽媽帶著小孩還推著嬰兒車站在斑馬線上對著煙火發呆,不怕被車子撞到────即便年輕時曾來現場看過煙火,但每一次的現場,永遠都還是比想像中的更震撼。直到我們終於還是被後面的車子急促喇叭聲驚回神,只好不情願的往前離去。很棒的是,這樣的安排,讓我們在煙火還沒有放完,就已經回到了回家的大馬路,直接開回家,完全沒有塞車──我和孩子們可能是今晚最靠近煙火,又最快回到遙遠家中的一家人呢。

而你呢,善良的你,跨年的方式是平靜且虔敬的。從教室回來,你一直在家,參加線上活動,跟著跨年,當我還在車上忙著找101,我不知道,此時你已經寫了一封長長的信送到我的信箱。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