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討厭也有好處,就不會再怕被討厭了。舊辦公室,男人沒這麼糟,燙衣哲學,妹停課,哥數學

早上煎一片很貴的Beyond Meat素漢堡排給哥哥吃,佐美國來的海鮮巧達濃湯,還有不必洗的水種生菜,都是一時之選的超級早餐,不過奇怪的是哥哥沒吃完就說他吃不下了,我訝異,在他出門後我拿起來吃一口一片200元台幣的素肉排才發現,啊,因為退冰不夠,外面焦香,裡面卻是冷的──我發現哥哥有個優點,我煮菜常失誤,不是很好吃,但他竟會幫我想,不會馬上告訴我,甚至會昧著事實點點頭說還可以、不難吃。雖然他其他事情常遮遮掩掩,真真假假分不清,但他也用這方法來對我貼心的照顧了。

帶妹妹走到學校,看到不理睬我的某個媽媽,臉部線條真叫人無法接受,我又花了一些力氣,在走回家的路上慢慢平復,心想,我真的不要再拘束於我眼睛看得到的人上面,剛好,我的視力越來越差,飛蚊症嚴重,左眼看出去尤其非常不穩定,有時模糊,有時畏光──在想,如果眼睛看不見了,就不會有這些觀感了。

對於惹人討厭這件事,一直放不下,我自認沒錯,正義,正直,被黑掉,被討厭,就特別萬剮般的痛苦,因為,我從小的志願,就是希望被大家喜歡,覺得那些被討厭的人肯定是有問題──但我又突然想到,少年時期到加拿大,我就針對過此「弱點」想過了「對治之道」了不是嗎?對治之道就是,就是要惹人討厭,才能體驗最完整的人生,一票玩到飽──這一招,16歲就已經想過了,不是麼。惹人討厭才引起注目,不引人注目什麼事都做不了;而惹人討厭也並不會永遠惹人厭,最後總會繞回來。這個領悟,真就像一個開關,今天,再次打開了!是啊,我最怕的就是被討厭,但我當我確定我就是要被討厭,給了「被討厭」這件事一個好的結果,看到了它的「好處」,一切就打開了。

被討厭不管是不是有什麼原因,它一定有一個好處,就是那個討厭的內容肯定可以做成更豐富的紀錄。就這樣簡單一個關鍵,今早打開了我。今早改至內湖健身房運動,沒來過這間分館,裡面是熟悉的器材卻陌生的人,我更能專注健身,一邊思考剛剛打開的領悟。

另外一個開關,也在這麼一個不可能開關的陰雨天打開了──我從健身房徒步走到從前內湖瑞光路辦公室,其實我走了一段才到,經過很多從前回憶的地方,包括早上開車上班路邊停買的蛋餅店,還有這間銀行──那陣子是我公司最慘的時候,記得那不知情的銀行專員一直窮追我,要我用他們的投資,但她不知道我根本拿不出錢,勉勉強強拿出一點,半年後就因為賠了20%趕快請她賣了,至少這位專員讓我學會如何線上做定存開戶。後來公司幸運的有了比原先還要好了太多的歸宿,在貴人幫助下我們還玩了一波AI,這就是為什麼我不想再回去那個「循環」,好事不會發生第二次。

走到這裡,趁上班族還沒湧進來,我早點進坐從前最愛的「覺旅咖啡」,難得我可以獨自一人享用最大桌,木碗沙拉再放肆自己一片巧克力布朗尼,吃到一口不剩。我思考的第二個開關就是,不要再訴求男女的和平,而是針對最願意讀書學習與參加活動的廣大女性同胞,告訴她們「男性沒有這麼糟」。這是一個有趣的切入點,不會所謂的「粉飾太平」式的和平,但仍維持和平的基調。真的,切入角度太多,我都無法用道理來推至,無法理推出來,只能等著這些超棒的靈感像閃電在某天(如今天)突然打到我──當然,過去一個月做的事,包括與你的討論,還有12月21日辦的分享會及後續群組討論,都貢獻了一些「靈感閃電」的組成材料,這個新定位很好,不但有了書的方向,也有了明確的活動型商模,還可以繼續昨前天領悟的「幫他說他想說的話」的分享活動。

這是「英雄爸爸」一個新立足點,最以前的時候,英雄爸爸是要「救助」21世紀男性,後來,我自己變成離婚單親獨力撫養孩子的全職爸爸,體驗到女性也是同樣的可憐,轉為幫忙男性與女性互相和解,而現在,我轉而向女性(以及其他男性)「宣傳」一件事:「我們(男性)其實沒有這麼糟」(We are not that bad)。我會努力的用跑業務的精神四處宣傳,如果這個動作是在做某種反擊,那我的武器就是「愛」與和平;當我被攻擊,反而要跑過去抱住他,讓他感受到「愛」,這就是英雄爸爸。我們一起想辦法於接下來告訴大家「我們其實沒有這麼糟」,可以從個案開始,先寫在網路上,然後個案變成大家認識的對象。而如果從幾天前領悟到的「主流、暗流」來看,這定位也合理。今天當下社會主流聲音就是「男人很糟,女人委屈很多,還要更多,還要更多」而或許,我有搭上底下一股暗流「男人沒這麼糟,請聽我們一點,請聽我們一點」。只是這股暗流不像當年我逆勢推廣網路創業一樣這麼討人喜歡,這時候,我再拿今早領悟的「被討厭的勇氣」來對治之。

原本已搭車到忠孝辦公室,準備進入工作模式,還帶電腦,但看到妹妹班上家長群組開始訊息爆量增加,一看,原來,這兩天,妹妹班上的同學陸續發高燒,已有七例確診A型流感,很明顯必須停課。所以我衝回家等待,也知道這個星期,唉,又泡湯了。回到家我沒得閑,努力燙了五件襯衫、一件褲子,把哥哥的制服燙得平平的。燙衣服的時候,先從選擇要燙哪些衣服開始,偏偏有些衣服,尤其我那些比較現代的防皺襯衫,還真的看不出來是否已經燙過。我發現,燙衣服沒有人在燙一半的,如果覺得這件有部份地方皺皺的,要燙,最好是整件從頭燙到尾,因為我們人眼無法看到所有的皺痕,只能靠熨斗整件衣服完整走過一遍才能將人眼看不清的皺痕通通燙平。所以燙衣服也在訓練我「下決心」,一旦決定燙這件,就埋頭下去把它燙完,即便看起來還好、不差,也是把它當作最皺最差的整個燙過一遍,別再在心裡OS猶豫偷懶。

也準備好晚上下廚,想到妹妹一回家一定鬼喊肚子餓,先把米洗好並壓下去煮……久了,我發現,其實妹妹和我真的是相依為命的,上學是我送,放學也是我接,她天天看到的就是我這個爸比,這幾天又要和她相處一星期(停課),我已在思考怎樣讓妹妹在這段時間獲得最多,我想跟她來個交換:這幾天,在家,好好的自修,如果這次自修OK,讓爸爸(我)看到她的努力,她不是一直想停止補習班嗎?就可以如她願,以後不必再補習。今天先上桌的是「砸爛魚」,是退冰不夠的阿拉斯加鱈魚,想確保煮熟而被我鍋鏟切得爛爛的,還有「醬油四顆蛋」,這道菜是因應妹妹馬上就要出發去補習,其他菜來不及備料,所以將冰箱四顆蛋全部打出來,加上你先前幫我切了一盒冷凍著的長長的蔥青跟短短的蔥白,爆香以後覺得味道不夠,加了醬油,即為「醬油四顆蛋」(我決定現在取菜名都要盡量恐怖一點),然後我試著說服孩子們,其實爸比燒的菜沒有這麼糟的,我說服了好久,還是無法說服他們,可見這種事真的不容易說服吧,不過,他們看到了我端出香噴噴的一道,還是全部吃光光了,妹妹說醬油四顆蛋還不錯,哥哥則喜歡砸爛魚:「這些都是要給我的嗎?確定你不要了嗎?」全部掃進肚子裡。後來接送補習班以後,我回來又煮了第二道「哈啦魚」,因為一邊煮一邊在線上和你哈啦,煎焦了不少處,故此名矣,還有我最喜歡的杏鮑菇炒胡蘿蔔並以石頭火鍋級的洋蔥和香油爆香,這道菜因為是我最愛,就不亂取名了,而我再次成為自己燒的菜的最忠實粉絲,自己全部吃完,這次妹妹也吃了一點。碗盤洗好,流理台擦好,廚房回復一漬不染,我開始連續第二天的關注兒子數學。我坐在他身旁,看他計算數學評量裡的題目,我發現他好多地方都用錯方法,但我更大的一個發現是────我教了他某一個方法,要他算式一定要這樣寫,他竟然可以馬上就學起來,下一題馬上乖乖的使用正確方法,這和他平時講話嘴硬的感覺完全不一樣,我第一次體驗到兒子願意聽我的話學習,坦白說,真是非常非常振奮,這樣我們父子以後還有很多東西可以學了。他也覺得振奮,因為他矯正了算法,算對了題目,不再渾渾噩噩。

就在我和孩子們晚間一起奮戰人生的時候,悄悄的,你來到了我們家的門外,將一個袋子,掛在門把上。你當聖誕老公公,給了我們明早的早餐,是孩子們最愛的bagel。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