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從小被教得好好的男孩,會很希望,會很希望,被所有人視為一個好男人,無論之前的她曾經發生過什麼,照單全收,不看任何的過去,只希望能藉結合來幫助她、讓她一起走進幸福、組成一個幸福的家。結婚後,這樣的結合立刻面臨了嚴峻的挑戰,開始覺得一直被拖垮,從前是她將她家裡的過去和我說,我安慰她、照顧她、療癒她,結婚兩三年她就不再和我說了,我發現她開始和其他朋友在電話中說我,變成我才是這個幸福之家之惡源──起初我詫異、驚駭、不知為何、不知所措。在溝通後,沒有變好,只有更多不知哪裡來的憤怒,陷入愈來愈深的絕境,終於演變成後來。

一個做趨勢、做大格局的人,感覺到這種事不會只有我一人發生,它是整個社會乃至全世界的暗流,不只發生在好男人身上,也發生在好女人身上。離開婚姻,對「小我」最好的方式就是再找一個好的新對象、建立一個新家庭、重新用新的大小成員來組建一個全新的人生,以「證明」我真的可以當一個我心中那個幸福的家裡的那個好男人、好爸爸,可是偏偏離婚前認識太多同樣處境的爸爸(及媽媽),一開始我只想做個「小我」的市場,後來才開始真的想要幫助更多人。離婚後,我更發現,離婚沒有對錯,好像有某解決方案但不明顯。無論是什麼解決方案,絕對不是對立、罵某個性別。

半年前還是第一名畢業的孩子,今天帶回了他第三張不及格的數學考卷,這次已不是邊緣,而是嚴重不及格,該怎麼處理,其實,事到如今我已經無法再要求孩子逆著他的意志、做任何的補習,我只能用愛灌溉,趁他和我說明考卷一事他還聽得進去的時候,大量大量的告訴他,他絕對是聰明的孩子,若使起勁來好好努力,一定比別人更成功,不斷不斷重複這句話,再設定一些「IF」,如果再不多練習就必須回去補習班或請家教,試著導引他往順路走。

但,說真的,成績有這麼重要嗎?成績不重要,重要的是「態度」,一再而再,孩子顯示出一種對生命的滿不在乎。我和他說,比方說,若對烹飪有興趣,也需要積極且迅速,像阿基師那樣全部準備好、動作非常快,有理念有想法的背後是積極與努力的,但我的孩子也是這時代許多孩子的縮影,我承認有的時候,我也是藉由他來觀察這個世代。

早上和社工電話,我發現自己進入了另一個坐立不安的循環──我是主要照顧者,還和兩個孩子在深水裡掙扎,卻因為最近介入的力量加入了一個仍帶著怨忿的「前妻」,往後的事情更複雜了。由於恐懼,讓我心生退意AGAIN,但聽了社工的建議,我覺得很不錯,那就是「和解」,這裡指的已不再是和自己和解,而是真正「和前妻和解」。我這方已做到自己心裡放下來了,正常打招呼,將她當作一個朋友,但對方顯然並離和解意願還差非常多,我請社工和諮商的力量加入,一起協助此事。這樣的和解,我不會太舒服,但為了孩子,或許這份(和解的)美意可以救小孩,讓小孩寬慰,讓小孩放下,這是我接下來會和社工推動的──我繼續「推廣」和解。

今天接續昨天,在想同樣一個問題:到底什麼,是婚姻這個趨勢下面的一股「暗流」呢?暗流通常是跟著趨勢過來的,我看到趨勢,但沒看到暗流;或說,此趨勢真大,真強,我至今看不到任何水底下的逆聲音。

中午我輕輕一輛車出來,車子輕輕的滑在高架橋上,人也輕輕,你已先到城的東區這邊了,我也來這邊,原本應該很通暢的,但高架道有一段有車禍,阻塞了一下,讓美好的輕快少掉了一大半,今天陽光好像被空污給遮住,天空成奇特的朦朧。我接了你,在準備要回程的高架橋前,你說,別上去,去倉庫整理一下吧,好,去走走,此時你才說,你是故意拉我出來的,不然在家裡,哪想得出什麼好東西,沒錯,出來了後,我可以跟你討論,一切就動起來了。這裡是電商教父起家的大樓,員工幾百個的,三間新創公司輪流在這邊創造過三個奇蹟,而它的第一個,其實我在當創投的小襄理的時候就曾經拜訪認識過了。曾經,我擁有所有的機會,結識了如此多、後來如此關鍵的人物,令我悵然的最大原因是──我是「唯一沒賺到錢的」,以致現在得在這裡渾渾噩噩。我想起之前寫書訪問過史欽泰教授,身邊這麼多竹科奇蹟,他也是唯一沒有跟著的,但他有沒有像我一樣這麼慘的看著大夥兒十五年來這樣帶著破船來又載著滿滿黃金離開,我就不知道了。而我不喜歡來這個幾坪大的小倉庫,因為就像看到自己先前所做的事皆放在博物館裡,那是一間從前自己都看不起眼的自己的廣告公司,但如今它實在大得可以;而這倉庫處處太多的回憶,看到客戶logo,看到以前同事的名字,還有一些我還認得出來的家具,還有大批大批長了黴或生了灰塵的文具,現在買10個信封都覺得好貴,以前則是一大箱一大箱的擺那邊。

就在這裡,我突然心有一想,其實,要做的,應該是一個簡單的程式,就是因為現在沒有人在做這志業,而程式這種東西的門檻是最高的;幫助爸爸最好的方式,就是做出一套程式。

這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想喝豆漿,就來這家連鎖豆漿店,卻改為享受豆花,你說,豆花好療癒,再加三樣,不能說這碗多好吃,它其實沒味道,但就好像把天上的雲朵吃下去那樣的。談到一些同事,我忍不住說,為什麼像這樣的同事,沒有人制裁他,還讓其這樣繼續下去?為什麼大家這麼多人,都有共同的觀感,卻沒辦法一起抵制,反而世上有些善良人,卻被某人煽動,變成好多人一起圍攻制裁,到底這些惡人、善人的差別在哪裡?我實在受不了看到「惡的張揚,善的被欺」,我一人又無法改變任何事,只能──想辦法將我的觀感從「10」調到「3」──我好想離開這個循環,可是這是看不完的,只能調降。

回到家,我準備東西要再出門的時候,看到女兒自己一人坐在懶骨頭上,吃著原本我讓她帶去學校的麵包,怔怔的望著窗外,外面已近晚,光線已暗,她看著外面其實是在發呆,但她發呆裡面有多少比例是暗自的憂傷?她的心裡到底現在的組成是什麼?我常在想,是不是現在的小孩比以前更辛苦了,以前小學好像沒有這麼多勾心鬥角,這麼多關係霸凌,可能是因為都在唸書,老師學校規定嚴格,大家沒辦法自由的做那麼多事情。現在很自由了,孩子從大人間學來的關係霸凌,簡直像野火燎原,我每天從女兒聽來的故事簡直可以再出一兩本20萬字長篇小說了。

帶妹妹去接哥哥,去吃晚餐,再去看眼科,我們有說有笑的,留下了又好幾段的精彩回憶,晚上我為哥哥寫英文簡報的英文稿,直到他們上床睡,我們都很愉快,這樣,又讓我一掃早上的陰霾。無論我們這個家未來還有什麼危機,如你建議,我專注在孩子身上,給他們好。十年、二十年後,那些曾經在我們身邊的各種人,無論是幫忙我們的,還是辛苦我們的,我們都不會太記得,我們牢牢記得的只有──我們自己。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