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時的聖誕夜,在一個有火聲有暖流的假壁爐前許願。急看心臟醫,到穗科吃素,巧遇塔托博士

早上去健身,這次,才踩了兩分鐘就開始心臟的促狹感,提早停止,站不起來,只能坐著,坐了半天,才能勉強站起來走。以前這麼難過的狀況是要增加阻力到15且衝了5分鐘以後才會這樣,現在我只用平時阻力13衝了2分鐘就變這樣,換句話說,心臟缺氧好像越來越嚴重了。又想起今天天氣並沒有特別冷,反而蠻暖的,所以絕對不是入冬天氣的關係,是心臟的問題自己變嚴重了。

彷彿,我耳邊有聲音(不是真的有聲音,只是比喻呵),我聽見兩種聲音──第一種是好多好多笑聲,是一種取笑,它們(聲音們)對我說「活該」,那語氣和聲音來自前妻以及被她影響的朋友們,第二種聲音是好多好多的哀怨嘆息聲,來自於長輩,無止境的擔心,有時候像在責備,有時候又是壓著我要我相信大家都關心我。這些聲音對我的心臟並沒有太大幫助,所以我要優先處理的不是心臟,而是這些聲音。

我也知道此時延伸出去的任何憤怒感,都是沒道理的。雖然我仍保留自己的sanity,卻有一部份的我開始不理性──我竟不太再擔心下次什麼時候會發生,因為「看開了」,只要準備好終點,就不怕走過去,或許,終點也不是太差。但隨即我就認知到這是一個很消極又不負責任的念頭,我得對孩子負責,對自己的父母負責,對你負責,所以我又開始找尋醫院了,不管前面醫生怎麼講,我要再去找下一個。

這樣子的小劇場頻繁在腦中上演,中間的取笑聲和嘆息聲不斷,我還是完成了今天的健身,然後我立下一願:「不知道何時說再見,春天花絮第一次的飛起,希望那時候還在你身邊。」

因為太不舒服了,離開健身房回家不久就出發到醫院了,你也跟著我一起,還幫我在家裡收拾了一點。這次我們見了一個沒見過的醫生,今早才掛號,掛到很前面的號碼,不然這醫生今天已經排到99號,可見他有多資深的。而這位今天要看99顆心臟的老醫生似也對心臟這器官很自信,看了我相關報告,有問題的運動心電圖、有問題的核子醫學,以及輕微問題的心臟造影,雖然其他醫生都建議我再做心導管,這位權威醫師卻直接說,不用做了,一定是沒事的,都已經拍照(800切)將心臟拍得這麼清楚了,就像考90幾分的人就不必補考是一樣的意思。醫師說,我心臟缺氧出現類心臟病症狀,可能是心理因素。他還是老建議:放輕鬆,讓心情好。

走出來,你也告訴我,我要試著相信,沒錯,我心臟真的有問題,但不是生理造成的問題,而是心理壓力控制了心臟附近組織造成類似心血管狹窄,那,其實是可以靠心情好一點、穩定一點去解決──但,我怎覺得這反而是最難的。

中午你直接帶我到穗科手打烏龍麵,你先進門了,我瞄了一眼門旁冰淇淋海報,但冰淇淋旁邊站著一位小姐卻滿臉驚喜的看著我然後打招呼:「威麟哥,是你嗎威麟哥?」我嚇,是以前的優秀同事,離開廣告公司了,因為自己吃素,來這裡in-house做行銷。

這間裝潢可看出和上次的豆家很類似,果然系出同門,一片黃色與白色,麻布和木紋,完全不怕色調單一的理直氣壯,進去就是舒服到徹底。這已不是我第一次來,但上次還沒開始吃素,只覺得這餐廳什麼都沒賣,只有空空的麵和小菜,但吃素後就馬上發現,這家天啊這麼多特色,一度桌上擺了一二三四盤小菜,鮮紅色、鮮綠色、墨黑色,還有一盤是炸得金黃色有菱有角的,每盤小菜都各有道理,鹹味加甜味的靈活,有的明明甜的裡面加紅薑,有的是鹹的卻加了甜青檸,揉合起來的比例永遠是剛剛好的,據說當年是和日本達人拜師學技來的。

又是怎樣的緣份,讓我們在匆匆離開時,因為叫了車,門牌誤給到對面的,車子到了對面,還在迴轉,看見兩名歐美人從餐廳走到隔壁麵包店,你看到了,悄悄的說,那,就是「明天的講師」,《和平飲食》作者Dr. Will Tuttle(威爾. 塔托博士)和他的夫人。天啊,這城市這麼大,門口的路面這麼寬,車子這麼多,時間這麼長,為何,這麼剛好的就在這裡遇見?

然後,你或許訝異,我竟然如此堅持要去和他們合照。有太多理由要我們不要主動向前,他們正在看導覽怕打擾到他們,我們的計程車已經停在旁邊(後來它果然等不住開走了)……但,我還是走進去主動要求合照,因為,我只想為我們驚喜之旅留下紀念。和你一起,總會碰到好事,只是吃個飯,竟能碰到大名鼎鼎要來開講的塔托博士夫妻,有誰能像我們一樣好運呢!如果沒合拍到,只偷拍到他們,那這個巧遇就無法大到留下深刻印記了。相信明天聽完之後,加上這張巧遇的合照,我們會很記得,且我們會更有信心,我們是多麼棒的組合。

可能今天一早被心臟折磨得真的夠了,到了下午,我乖了,真的乖乖的躺平睡個午覺,先睡了標準半小時,再加了半小時多,真正的舒服了,才發現時間已都沒了,後面接著就是孩子時間,我大好的精神現在要花在何處,真是可惜。

此時你提醒我,今天不是普通星期二,今天是聖誕夜,要不要回去陪孩子吃「聖誕大餐」?我連忙打電話給上次我們倆吃過的那間日式義大利餐廳,竟有位子,找了爸媽一起。弟弟那邊因為我們太晚約,已要自己度過了。我回到家,你幫我們買的聖誕燈已經送到,我帶著孩子一起興奮的打開箱子,拿出一串好神奇的好細好細的聖誕燈串,細如鐵絲,卻竟有5公尺這麼長。我和兒子兩人踩到前面陽台,拿著這5公尺的燈串纏繞陽台外面的金屬欄桿十幾圈,和我們對棟同一層樓的七彩聖誕燈相對應,然後,欄桿上也掛上了(同樣是你買的)紅色跟綠色的旗子,兒子在落地窗貼上了透明雪花貼紙──兒子對於佈置這種事比女兒還認真呢。我看到這些聖誕佈置真的在12月24日這晚完全上去了,心裡吁了一聲,太好,我們趕上了。

義大利餐廳,難得祖孫三代一起,今天雖是聖誕夜,明天還得上課,所以餐廳都空的,根本沒人來吃。觀察發現,離婚後我的孩子比較有機會和他們爺爺奶奶單獨相處,孩子們的態度比從前還暖和,會真正的關心兩位長輩,而不是流於勉強打招呼。我們吃了比薩、義大利麵、湯、大蒜麵包等,最後再加上,上次和你吃過的超好吃提拉米蘇收尾,黑巧克力苦苦的,後勁又因為萊姆酒而暖喉,每一口都是飽滿。

孩子依依不捨和爺爺奶奶告別,回到家,孩子問,今年有禮物嗎!我驚嚇,畢竟我是下午三四點才知道今天是聖誕夜,只能和孩子說,有沒有覺得搬家以來(也就是離婚以來)爸比一直在送你們禮物?連兒子也說,也對。

晚上,妹妹最近結交的一位班上好朋友突然打電話過來,於是,一生中第一次聽我家女兒在和她的閨蜜講電話。雖為女兒高興有了一位好朋友,但兩個小女生的對話也未免太負面,從頭到尾閨蜜都在講一個同學的壞話,她淡定的說其他同學像什麼像什麼的,而我家這個缺朋友的妹妹,在這位姐姐導引下只能傻傻一直笑、一直笑,感覺就是有朋友的愉悅感,我該怎麼辦?我心中怕的是女兒也會變成像她媽媽,每晚和好幾個閨蜜輪流電話講不完,所有聊天話題都是負面的。後來我和妹妹說,以後我們聊學校的事,聊多久都可以,爸比只有一個小要求,就是負面和正面的話題要各一半,講多少人怎麼差勁怎麼壞怎麼討厭,OK的,但也要講一講其他人怎麼有趣怎麼好,妹妹聽得懵懵懂懂,我得和她一起努力,人變負面是被負面的人所影響,自己往往沒察覺──我自己不就是這樣嗎。

今晚,你給我一個奇怪的建議,你建議我關上家裡所有燈,和孩子說些感性的話。你也知道我一定會被青少年孩子反抗不依或訕笑度過,但你要我試試看。我也想到一個點子──既然要關燈,那就來做個「假壁爐」,這樣才有圍爐聊天的氣氛嘛。於是,今晚就用了如此特別的方式來度聖誕夜,所有的燈熄,關上門窗,開暖氣,用YouTube開了一支10小時壁爐的視頻,投影到電視大螢幕上,讓那支影片裡的爐火,咖吱咖吱的在我們面前開始燒了,孩子還將雙手伸到電視機的火前「取暖」,還真的感覺到熱熱的(因為開了28度的暖氣)。伴著這氣氛,我開始和孩子們說我多麼感恩有他們陪著,也念恩前妻生了他們。除了感恩,過去一年我們也做了一些事情我們應該懺悔,對著壁爐我們並許願………這超級另類的對話和場景讓兩個孩子都笑了,雖只有十分鐘,這是近期和孩子們真正比較溫馨的一段,也對此爐火我默默的祈求,希望每一晚,及往後每一早,都可以和孩子如此的靠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