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在你這邊,一早醒來,你指著落地窗外,那個天空。對,那個天空,這一塊天空,這麼大,對這區過度發展的新大樓水泥叢林已是奢侈。我走出來發現,真的,今天不一樣了,每一顆空氣分子都是甜的,眼睛前面沒有任何阻礙,光線整個充滿,非常非常明亮──不單是眼睛前面明亮,「心」裡也都照亮了。

感覺是,在前面辛苦當下或許暗自咒罵過,到了今天,再怎樣都化為了一個明確的心靈城堡。看,我們進駐日就在這兩天發生了,前天是辦公室第一次使用(其實只是坐在沙發上吃便當),昨天是臥室第一次使用(其實窗簾還沒有,臥房浴室也還沒開始用)。昨天辦的第一場活動更是一個鏗鏘有力的開始,我們這些日子以來所做的所有努力,化為一個更鞏固的東西,真實的在那邊。曾經的疑慮,也隨著今天這麼明亮,全都不見了,全都一起明亮了。我們得讚美一下自己,我是一個狀況無藥可醫的、單獨一人撫養極難帶的孩子的全職單親爸爸,被綁在家裡和家裡方圓100公尺內,離開這城東的家往西邊走半小時以上的車程都得挑日子看何日才有空。然後,我們居然「就地解決」,就地、就在南港這地,建立起這個堡壘,接下來,過去所有苦痛都成了我的存糧,都是qualification,for接下來一年要幫助100位爸爸與媽媽的志業。

昨天最重要的學習之一是來自來賓的當場回饋,我的懺悔和轉念的哲學,原來或許不一定適合比我更資深的離婚人,卻可能更適合尚未離婚的無法抉擇者。但我也知道,人人皆不同,有人已經離婚10年,痛苦度比剛離婚1個月的還高慘,我別忘記我是要幫助受苦中的人,不應分誰幾年、誰幾個月、誰已經離、誰又還沒離。

今早,和你談一個討厭朋友,突然想到,我會開始為他的未來「擔心」,我認為他未來會很慘,找不到工作,終老活在貧困。這有趣的心理轉折(從討厭他,變成擔心他以後會被討厭),我覺得與昨天我自己在課上講的「念恩」又是不一樣的境界了,那個境界,將它稱為「憂苦」。念恩的完整版是「念他的恩」,憂苦的完整版是「憂他的苦」,就是幫他想,他這樣下去最終還是害到自己。當我這樣幫他「憂苦」,也馬上讓我自己得以緩解。

今天來聽久違的讀書會,講者是上次送哥哥生日禮物的摺紙達人洪新富,可看出他專注在摺紙藝術上,狹窄的做,做到後來就做出一片海闊天空,紙藝術的故事可以寫成書、變成演講,紙藝術本身可以變成一本有機會定價高昂的立體書,也可變成極適合網購環境的裝飾品(低成本,低運費),照他分享來看,自稱喜歡賺錢的他,應該從中得到極好領悟──專注狹窄,路,就會愈走愈寬。我因為獨特的經歷,讓我有機會嘗試過爸爸角色、媽媽角色,可說是離婚男性一個特殊「活標本」,這看起來很窄的個人定位,很窄的事業取向,只要我看緊它、抓緊它,路一定會寬起來的,對嗎?我要學習新富老師,類似他,他專注紙藝術,我專注婚姻志業,相信很快就會有無限個的延伸發展。昨天和你討論,很興奮想到的是,就像Master Class,也像Netflix,怎樣讓受離婚之苦的人,每個月一個低廉的價格(SaaS),可以得到充足的服務?

新富老師說,他就是愛「玩」,第一次講的時候,我會認為這是讓聽眾印象深刻的自述形象而已,但後來看到他真的很興奮的談論各種玩具,自費在松山菸廠辦一場玩具展,據他說辦一展的費用高達1000萬台幣,他少花一點也要花到600萬,但我也知道這種展會一紅起來的話,門票躺著收,沒有太多額外成本就一張200元、150元這樣的收三個月。而我在做婚姻的時候,我是愛「苦」(不是愛「玩」),我的苦,不再只是形象,而是和所有人溝通串連的共同語言。

新富老師送給現場來賓一人一個禮物,是什麼樣的禮物可以每人一個?他從某簿子扯下一大張紙,再一條一條的撕下,教我們依上面印刷指示,加上一根塑膠吸管,就張開了兩片有斜度的翅膀,這是「竹蜻蜓」。忽然間全班同學都站起來轉竹蜻蜓了,右手往前搓轉它向前飛高,好像有生命的又再轉了回來、緩緩落下,大人包括我都發出像孩子一樣的驚嘆,那不是刻意的叫好聲,是最原始的表達愉悅的反射反應。

我將送給孩子的那隻牆上掛的紙牛頭,給新富老師幫我看看怎麼做,他客氣地問:「我可以幫你直接處理嗎?」我問老師接下來不用趕行程,有時間嗎?他已經自己開始做起來了。實線摺凸,虛線摺凹,但這兩個口訣顯然不夠做完這隻複雜牛頭,這是老師的創作品,他本人輕輕鬆鬆就把那顆頭給上摺下摺左右調一調的做出來了,並且說,每一隻牛頭,都有牠不一樣的眼神,且都不是畫的,用紙摺就可以摺出「眼神」。最後,你建議下,我問新富老師可否幫我們簽個名?他說要用「刀刻」的簽,拿出口袋裡的簽字筆,轉開底部有一把小刀,拔起來在筆頭裝上去,他說這是自己磨的,且真的用小刀子刻出了新富二字,還寫了我兒子的名字,生日快樂,日期寫在生日那天。到這裡我的感覺好複雜。這是一個小時候希望爸爸帶他出去玩的孩子,長大以後,幫我這個沒機會常和爸爸出去玩的孩子做生日禮物。

COSTCO是神奇的地方,在這裡,總能買到一些驚喜。我會讓孩子嚐嚐「螃蟹餅」是什麼味道,且這種都不必買太多,只要買六個就可以了。還有許久不見的baby胡蘿蔔,以及在其他超市很難找的各種魚片。這邊太多選擇,每包都好多片又沉重。我已經開始上網找明天要怎麼弄這些魚片,這次要挑戰「糖醋」。

我們放棄看電影,在家休息,晚上和你逛到超市;我們的車經過之前的住處,那時候是在一種休閒mode,現在則是柴米油鹽mode,是不是生活趨於平淡的意思呢?南港是個奇特的地方,這裡的人對都市生活肯定有特別愛好,至少住一陣子也都變非常都市化了,但這些千篇一律的餐廳,你說,會讓你會變得很瘦(因為都不想吃)。我也沒辦法,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暗自再夢想,發達後,我們愛搬哪就搬哪,再去追求想追求的。

而這次我為我的「廚房部門」,增加了最後一批工具,這一買,應該所有都齊了,包括生薑、蠔油、豆瓣醬、醋、蕃茄醬,還有兩種糖,以前都不覺得這些要,雖然目前也暫時用不上,但有了這些,我才有一種當大廚的完整感,想煮什麼就可以煮出什麼,還多買了一瓶新的油。你和我一起買了這麼多,你揹一只背袋,左肩再揹一袋,右肩一袋,又怕心臟不好的我提太重,所以最後最重的那一袋,我們一人提一隻耳朵,搖搖晃晃地抬回來,放進廚房的時候才發現,天哪,什麼時候已經買好油了?什麼時候已經買蠔油了?

等孩子回家的時候,我決定去泡澡,用泡澡的來度過最後等待的15分鐘。我才發現,昨天和來賓講的那些故事,並不是過去式,而是現在進行式,且是非虛構小說(Non-fiction)、真實發生在我每天生活中的。泡在澡缸中的我,聽到門外傳來一點點聲音,好像有人關門了?好像有腳步聲?我只覺得被刺激得很不舒服──奇怪,孩子回家,不是應該很高興的期待他們嗎,但,每次孩子從媽媽那邊回來,就像去過另一個星球,往往帶了很多負面禮物回來(明天日記揭曉),常常我覺得我接回來並不是自己的小孩,總要過到隔天,才會恢復正常,和爸比我又開始有說有笑──果然,今晚一回家,就說要到舊家拿東西,且不透露是什麼。我知道一定是和他們媽媽有關,我說,沒問題的,馬上帶他們去,找了半天仍找不到。我說,你還是得告訴我,到底要找什麼,我好幫你找。孩子說,不,怕我生氣。我說我何時生氣了?孩子才說,是要找媽媽送他的一個宗教禮物。我笑了,唉,傻孩子,對爸爸真的很多誤會哦。我答應他,盡力幫他找。

需要時間,需要時間的。我會繼續用愛灌溉,直到他們不需要我的那天。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