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床,悄悄走出房間,門帶上,不要吵醒孩子,自己坐到餐廳趕簡報,很快的,過了七點,八點,然後是九點,妹妹果然先起床了。穿著白色雪寶休閒服的她,靜悄悄的溜到客廳,躺在懶骨頭發呆,靜了十分鐘不到,就開口說了今天第一句話:「爸比……。」

哈,甜蜜的負擔又來了呢。妹妹說,她想喝昨天泡的那個香菇湯,我說香菇湯嗎沒問題,妹妹說,不,是香菇「飯」!啊,還要拿電鍋,還要洗米,但妹妹求求我。好吧,我來弄飯,此時離我要出發只剩不到兩小時,還有很多東西沒做完,但不忍拒絕,也要自己再忙都不要忘了現在的主要角色(爸爸),和次要角色(創業者)。對孩子來說,爸媽就是天,天跑掉,就沒天了。

隨後,哥哥起床,兄妹進行了一場他們的標準爭執──昨晚已為他們買一人一塊年輪蛋糕,哥哥一早起來,就把妹妹昨晚吃了四分之一的她的那塊的剩下四分之三吃掉,妹妹抗議,我過來,哥哥說他聽不懂妹妹講什麼。然後,還有一個原本給哥哥的完整的,我就宣布,爸比就將這個完整蛋糕切給妹妹四分之三作為償還,好不好?哥哥生氣。我切的時候,刻意再多給哥哥一點,大約給哥哥多達二分之一少一點點,妹妹則二分之一多一點點。哥哥仍生氣,這時候妹妹竟對她應得的讓步了,說那她拿小的好了,讓給哥哥大的。我(為了教育孩子)說不行,此時再將妹妹又再拔了一點給哥哥,讓哥哥已經超過二分之一,而妹妹少於二分之一了,這時候哥哥還在氣我這個爸爸沒做好。

這麼清楚明白的事件,最後仍被前妻長期宣傳為我永遠偏袒女兒,就對兒子留下了深深的陰影,或許也錯過了教養孩子最佳時機。我知道兒子需要更多的愛,還在努力嘗試怎麼給孩子更多的愛卻不致寵溺到任何孩子。另外,我已經轉念去感恩前妻,不再追究這點,但留在孩子心中的陰影,還有留在我心中的陰影,就是我每天一定要把家事做得好的原因之一。

且,今天下午明明有重要活動,其實應該也實在不必做這麼足(家事)了,不是麼?做這麼足,反而帶給其他人壓力,不是麼?但,我還是做了,還是照樣的更徹底的洗掉所有碗盤、摺掉所有衣服、再洗新衣,再拿新碗盤來裝更多早餐……然後開始清地板,家事永遠比想像的還更多,心臟又在亂跳,為什麼我還是要做?明明簡報還沒做完,窗外被雨幕整片遮蔽,暗成一片,我自己都覺得自己莫名其妙了,這種堅持,到底是什麼偏執?除了前面那一點,還有一種面子上的堅持,我就是不想讓我父母或其他人看到家裡任何一點的「沒整理」,儘管只是一小角落,只是幾根頭髮;也是一種,想要給孩子最好的形象的堅持。另外,或許我在做實驗,我拉高到最極限,看看這世界會不會對我好一點?總覺得,有好多好多雙眼睛正在盯著我和這個家的一切,有敵意的,拿放大鏡找問題,然後無止盡的說嘴;愛我的,則對我無盡的擔心,怎麼澆都澆不熄。為了避免任何人再給任何情緒,所以弄得非常乾淨,看不出來任何怠惰痕跡。我的志業,家人不會太懂,所以我要把大家「看得懂」的東西(家事)先做好,所以,說到現在,還在用吸塵器和拖把處理地板……。

然後我發現我開始慌亂地提醒孩子:「哥哥趕快叫妹妹穿外出衣服。」然後覺得不對,明明應該是已經穿好的妹妹去叫還穿著家居服的哥哥?於是我再叫一次,但我口中說出來的仍是「趕快叫妹妹穿外出衣服」,等到我叫第三次還是無法修正過來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不對勁了。就在這個緊張時刻,我左手的食指關節疼痛了,才想到,不,它已在那邊痛了一整個早上,該不會是……該不會是……「痛風」也在這個年紀來找我了吧?不會吧?可是想想過去所發生在自己心臟上的莫名其妙,若它(痛風)真的突然過來,我似乎不會太意外了。

我認為,時間不夠,應該不是時間管理的問題;我應該已將我的時間用到最極限了,不然我怎麼可能每天早上6點起床,弄到午夜12點還在忙。平常的時候,所有的約會都是在最後5分鐘才把事情全部做完趕出門,很多時候根本是同一時間做好幾樣事情,比方說,一邊開車一邊聽寫,這樣子的誇張。我一整天唯一比較休息的,除了那不到六小時的睡眠,好像就只有洗碗的時候,洗澡的時候,還有摺衣服的時候────今早洗碗的時候,一邊思考著簡報內容,憑著記憶,用想像的,想著某幾張要怎麼講。

早上11點多,你忍著痛,帶著幫我印好的講義、一整袋的午餐還有妹妹的資料來「救援」了,但是,一個早上的慌慌張張的大量工作,已不知道塞了多少血管,當孩子終於離開,由前妻接走,我還剩好幾樣還沒做完,此時,我想到我「最想」做的事──我好希望能在今天一切忙完,可以做這麼樣的一件事,那就是,和你,坐在一家餐廳,享用滿桌子的美食,沒有時間壓力,我們以三倍慢速慢慢吃,但嘴上卻三倍快速的、盡情的聊天。但顯然,今天沒有時間這樣子,好久好久已經沒有這樣子。究竟我們在忙什麼。

到現場,這是我曾經租過十幾年的熟悉場地,從廣告公司剛成立就在這裡辦行銷說明會,對它太熟,但今天我們被安排到的這廳,卻是第一次,這麼驚喜──它兩側成扇形打開,兩側都是窗子,講台在正中間,向左右兩邊伸展出去,拉得好長, U字型的座位也因此可以成一直線的展開,從我這個講者來看,兩邊座位像兩隻翅膀,可以飛起來,也像是兩隻臂膀,可以抱住我。尤其是右邊的窗,看出去15樓層下面的、整條復興北路的車流水,尤其壯觀,提醒我正在做的這個志業,會是這樣一個格局。而我現在準備要對這個格局做一個開始,就在這一天12月21日──目前只有我,還有兩位同事。

其實昨天試講簡報給你聽時,講得非常糟,今天你在最後一刻還如同平常做事的前行一樣的鼓勵我,今天,只要和來賓,分享,自己的故事,就好了!不要緊張。不要緊張。你這一提醒,我還真的就不緊張了。我輕鬆的和最早到教室的來賓聊天,當我發現自己開始講笑話,就知道我已經帶回我的演講魂,在這個害羞的主題上(談自己離婚),妥當了,我OK了,信心終於像風一樣的捲回來,愈捲愈高,這份簡報又經過特別梳理過,雖第一次講,不致不順,加上夠放得開,每一張都比原先計劃還更清楚的講,腦袋一直保持非常清楚。

來賓組成也正確又安心,男生女生剛好各一半,這是我們的特色。而我講的內容大約是──這場分享,我用我12條領悟來導引大家思考,中間請大家分享三次、充分討論。雖說每人狀況不一樣。可是這些領悟可以給大家練習,練習又挖出更多的概念。也帶出15條科學研究,而活動結束後開一個群組,很簡單,繼續辦更多的活動、收集更多的資料、分享一些練習的結果,最重要的是,可以讓各位幫忙分享給更多爸爸媽媽們知道。今天只來現場11位,未來可以到30位,更熱鬧。今天是12月21日,我們會發現,當今天4:30我們走出去,不是結束而是另個開始;我說,今天活動最難的不是把自己的故事袒承向大家透露,而是找「足夠男生」來參加。可是我卻是很堅持的,因為這件事必須要男女一起完成。真的有可能在今年拉出100位男生來和女生一起上親密關係課程嗎?

這場活動到底辦得如何呢?我還需要沉澱一下聽聽各方回饋才能做個大總結,我唯一知道的是,真的很放鬆,且坦白,心理狀態讓我幾乎將所有眼前的人兒都視為朋友了,也因為這樣的開放也讓我可以收到他們確認的回應,確認什麼?確認了這樣的點子不差,我離婚後這樣的人生不差,我這個人不差,我做的事不差。你說得對,這活動也不只在幫別人,我也是在療癒自己的,的確還有很多要修正,人生也罷,關係也罷,活動本身也罷,不過更多人站到我身邊了。

和2009年奠定我廣告公司起步的NET-MBA系列課程比起來,今天這場其實收入很少,但我從它可以算出了未來。我需要不少處的調整,也有比調整還更多的新的「線頭」跑出來了。這志業會開始滾雪球效應,不會太遠,它會走到的。

活動結束後,我們到旁邊喝普洱茶,熱的。這樣的厚奶茶讓我們好像在高山的帳篷邊,手戴毛手套,呼著白煙,你一口我一口啜進嘴,那樣的暖心。今天我們忙了一天,你更是帶著痛的,我們其實應該很累了,搭配幾個放肆的甜點,紅豆麻糬麵包,炸圓球包芋泥和甜蛋黃。太久沒喝咖啡因,今天這普洱茶一點點咖啡因就整個激活了我,從沒這麼興奮,我們談了好多好多,關於這個活動,我好高興我可以劈哩啪啦和你講這麼多,講完後我收嘴,你竟然還在線,然後更高興的是你竟然全都聽懂;你給我的幾個建議,我聽得出來你非常了解我的故事、我的範圍,然後在那個範圍中你又碰觸到了我所看不到的角落,再化為更多建議,它讓我立刻往對的方向變得更好。我不必再為了客氣地跟你說我聽到了,我因為太有收穫兒大聲地對你叫好,那是真實的叫好。

直到晚上回家,我才想起今天這場精彩的兩人晚餐,咦,你是偷聽到我心裡的聲音嗎,為何你知道我早上許了願,最想做的事就是來一場這樣的美食「慢慢吃、盡情聊」,早上想,下午就實現了?好像,和你在一起,什麼夢想都會實現呢。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