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有沒有一種做了就跑的工作,一個人也能有規模。第一批家具入工作室,整天忙做簡報,香菇湯

這幾天全力在準備這個課,開課有個好處,自己更確立了應該有的信念。要不是準備了這些教材,提醒自己,當今早哥哥將我為他準備的早餐從餐桌移到書桌去吃,對我說:「我就是不想和你坐在一起。」我不會覺得這麼安詳,不會心裡這麼的淡定。當他這樣子對我說,我竟只輕輕的問一句,為什麼呢?當他再重複一次「就是不想」,我也沒有再繼續追問或追擊下去了,或許,因為我的默然,哥哥感受到空氣裡的無聲的悲傷,於是,過了5分鐘,他吃完後,又開始和我和顏悅色的道別,順利去上學了。

一個感想,當前妻又在對這個家施作什麼的時候,並不表示她得意洋洋,反而表示她正在為著某一件(我所做的)事而感到悲傷難過不舒服。當她興高采烈的要孩子孝順我,就表示我正合她之意,當她開始施作,反而表示她正在受苦;如果此時,我因為她的魯莽而表達了我的不高興,她當然肯定會更爆發起來,加倍好幾層上去,因為她本來就是在如此不舒服的狀態了。以前我就隱約知道這個特質,但從來沒有一刻比現在更清楚。現在我居然可以完全懂了它,這樣,當她對孩子罵我的時候,我竟然有一個理由可以慶祝。

家事有分兩種,一種是即時做、即時好的,一種是現在做、未來才會好的。比方說今天看到水槽的碗盤,馬上洗,也就馬上洗好了。而有些家事,比方說洗衣服,是早上花一分鐘時間把衣服全丟進去,一小時後回來才可以「收割」的,從這邊我學到一件事──我算是一個夠勤奮的人,可以多工同時做,所以我做這種「未來才會好」的家事做得特別的好,如果我的工作,也是這樣的類型,那我就可以一次放出好多好多「火」,讓它們自動做,過一陣子再來收成;當工作夠大量,我一個人等於也可以操作一間規模化的事業了。

我未來要努力一點「四處放火」,讓更多的離婚人被幫助,這就是為什麼今天當基金會與我聯絡,我特別的興奮。她們認真的邀請我在接下來明年度來分享,分享什麼?可以和單親爸爸們的孩子們分享「爸爸繪本」,也可以直接和離婚後的爸爸媽媽們分享我成為一個單親爸爸學習歷練與反省的過程。起先,還一度不太習慣這樣的「定位」,習慣在台上教大家網路趨勢和網路行銷,而現在要我分享自己的故事,腦袋打結,不知道自己怎麼說話,但準備這次簡報時候我理解了,就像你說的,要和大家站在同一個水平上,講我的故事,大家才聽得進去,甚至我的故事最好還比其他人好更慘、更低、更接近地面,這樣子,聽到的人便更有療癒感────高高在上的人是無法給出療癒感的,低低在下的才有療癒感。我接過幾百場演講肯定有,從沒有一次這麼高興的,它是一個新的開始,我是一個每天仍在接收單親一人撫養孩子的各種挑戰的苦爸爸,竟可以接到這樣的邀請,提醒我還有更重要的任務在眼前,老鷹要飛,不要和地上動物打架,我的苦痛(前一段婚姻)已正式結束,剩下的只是收尾,我要出去幫助別人,做更大的志業,等到我幫助了人、做到了規模,再回來給出更多給我的孩子們及前面無緣的前家人們。

今天感覺是工作到了新的極致,做了整個早上到中午12點竟都不覺得累,將最後簡報都寫完了,七十多頁,這時候,早上有一男,下午又一女報名(晚上又有另一男報名)我發現這次的報名者,後來打電話確認,顯示準時到的意願相當高,我的精神更好。明天是和這些陌生人第一次認識,卻不會因為明天活動結束而結束,而是新的開始,今天我也先成立了線上群組,明天過後就會用這個群組開始每天共同運作。

來到你這邊,你正在搬家模式,今天會有窗簾來丈量,有第一批家具送進來。下午,送家具來的是和四個月前我搬家的時候同一位男生和女生,他們看了我一眼,大概也覺得面熟,搞不懂為何會出現在這邊,是因為上次房子退租了嗎?(當然還沒有)然後裝窗簾的也認出我。這些動作,搬家具、組家具、量窗簾,都好熟悉,就好像不久以前才發生的,但現在的我和四個月前不大一樣了。我在簡報裡自稱「家事魔人」,這個稱號不是浪得虛名,敢這樣說,因為現在真的做得還不錯,這是我四個月前無法想像的。最近實在太忙,都叫Uber Eats或FoodPanda外送了,今天,我帶了鐵板燒給你,然後,我拉著疲倦的你,練習講簡報給你聽。從前,我怎麼可能在事前練習任何簡報呢,我多有信心哪,簡報講的差,我還是自認為好;簡報講得大家都聽不懂,我還是自認為好。但如今經過自省,我心態已然不同,可能也是信心弱,所以我會希望我真的講得好;一旦希望自己真的講得好,那觸角一伸出來,嘩,反而就講不好了,在你面前,講得支支吾吾的,怎麼辦,明天就要講了。我告訴自己,現在只能讓自己心情穩定,明天現場處理;你也提點,重點是,每一張簡報都要講到自己,每張簡報必須以自己的離婚故事為本,不然就很快就會散掉。我覺得你有聽到了真正的我,你真的了解我和我了解自己一樣多了,我要謝謝我和你一起都誠實成這樣,但我更謝謝你可以這麼慎重的將我告訴你的所有事都融到自己內裡,完全像是自己的事一樣。

我們度過忙碌下午,我忙簡報,你忙接待師傅們進進出出,下午4:00就是一個分水嶺,好像要飛到另一個國家,我離開你,飛到了孩子國,今天星期五,車接女兒再車去城內接哥哥放學,每週星期五是打牙祭時間,因此常常補習遲到,被老師念了。老師不知道對單親孩子來說是沒有週末可以和爸爸好好吃頓沒有壓力的晚餐的,唯一這樣的機會(吃一頓沒有功課壓力的晚餐)就在星期五(今天),沒關係,為了趕補習班,今天我買足孩子要的、在車上等著,讓孩子們在車上享用,我們就在車上約會吧。但一上車,哥哥就跟我說,在學校又發生衝突,這次我沒有上次緊張,因為上次我是從老師口中聽到,而這次我是從一個很有誠意說明細節的兒子本人口中聽到,且他提到他多認真使用一些溫和的方法來勸止同學並隱忍自己,但還是沒有用,所以才發生的。我趁機和兒子再教育,這是你的致命傷,最終還是害到了自己,他認同:「老師也這樣說。」我說,還好你發生了這件事,那你可以思考,以後發生大事的時候你該怎麼忍住、怎麼排解,讓自己不要害到自己。我說,你一定要「救自己」。而孩子的老師處理得不錯,孩子對老師也有信任感,我還蠻放心將孩子這幾年交給老師的,只是,孩子有天還是會再長更大,面對更複雜的人際,碰到更多的危機,我,準備好了嗎?是的,我問「我」。

聽哥哥說了他的,妹妹也搶著說她在學校同學的事,我很忙碌的調節兩個孩子的發言時間,心裡一度在想,我們家是不是真的有什麼問題,為何兩個孩子都有些人際困擾呢?但又轉念一想,同儕關係的問題,哪裡沒有,皆是輕微,而我應該驕傲,我這個老爸,居然兩個孩子都願意與我傾吐,他們在學校的這些挫敗細節,孩子也用了蠻正面健康的態度來面對(所以他們沒有遮遮掩掩,而是大方的說出來,討論解決之道)。這一點,我很自豪自己,也為我的孩子們感到驕傲。

你那邊,家具組裝到了晚上,還沒完成,你累,我回家後,提著一大壺剛燒好的熱水走到你那邊,當場泡一杯日本買回來的香菇湯。加賀屋的大雪中,這杯小小的香菇湯,溫暖了多少遊客,令遊客狂買,買回來後擺在舊家就忘記了。今天冷,剛好,滾燙的熱水沖下,雖然只出了半杯,每一口,鹹鹹香香的滾進喉嚨,它的後韻直直暖到心裡的最底層,你也有感覺到嗎。

爸媽關心我的心臟,單單今天竟就寄了三則關於心臟的視頻給我,不知為何,這是第一次沒有感覺到「怪我為何生病」,它說心臟發作只有10秒時間自救,要記得深呼吸然後很用力的「咳嗽」,但我好像在哪裡看過這是假新聞,此時我將它丟給了你,請你幫我確認一下。以前都對這種沒興趣,現在突然間不敢再輕忽了。

今天寫日記,感覺和以往不一樣,很硬,很鈍,像是明天就要大考的前晚刻意的高談闊論,自己都感覺不好了。但明天的確是要「大考」,這個志業已經run了兩年多,公司成立也快一年,一切開始就在明天。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