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應該不斷去想辦法不要被群體給淹沒,當你在做這件事時,你卻常會感到孤單,甚至害怕。但,你為了爭取擁有你自己,所付的代價永遠不嫌太高。」

今早我開始讀那本,你買給我的,關於尼采的書,想起我對尼采真的特別的有感。前面這段名言,就是我自己25歲寫的《i主義》一書的第一章的第一句,引用過的尼采名言。我覺得尼采說出了我一直認同的事實,這事實從來沒聽現實中任何人說過;在還不認識尼采前,即試圖闡述它們在我的書中,卻沒有尼采寫得如此清楚明白。讀尼采,我感覺不只是一直被「打中」、一直的吻合,而是「百分之百的吻合」、「全部都打中」,於是對尼采此人已不只是佩服五體投地,更感覺他彷若好久不見的朋友的一種親近感。

尼采所提的「個人主義」,照理說,到了21世紀如此自由風氣時代,應該更興盛了不是嗎?不,並沒有更興盛。比方說,尼采反對教會,抨擊它若干問題,認為人應該尋找自己,但21世紀的人並沒有往尼采的方向走。有趣的是,21世紀的人(我們)卻自認非常非常崇尚個人主義,但我們所說的個人主義,和尼采的個人主義,似乎是完全不一樣的────我們如今所說的個人主義是,我做什麼都可以,誰都不能阻止我,但尼采所說的個人主義是一個不容易的過成,自己是被蒙蔽著的,自以為是自己,其實都是在盲目跟眾、或被洗腦下的結果。必須時時檢討自己是不是自己。尼采的理論下,那種以為自己正在做自己的、很率性的,根本只是一個追風的傻子。然後我覺得可以運用的是,尼采提到一個「超人」的想像體,所謂超人不是李嘉誠,不是權勢者和富貴者,也不是善心人士,那些都太猿猴了。他說得很清楚,人的目標就是往超人走。我突然找到了一個施力點。更有趣的是,我想起,到底在21世紀經營一個幫助婚姻或離婚的的志業,為什麼對?為何21世紀最適合研究離婚?為什麼值得?為什麼「丟時」(對應時節)?透過尼采,我終於有點知道了────對尼采來說,男的女的都一樣,因為19世紀那時代,對女性的嚴重歧視仍存在且被壓抑著,連尼采本人也沒有特別去深入它。他只有探討人的本性,而他心中的「人」不分男女,很多時候他所指的「人」根本只是男性可以做的,女性在當時並不允許做。但,到了21世紀隨著平權真正到來,男女之間天生的差異愈放愈大,婚姻不長久,許多爭訟,許多矛盾,讓「人」這個物種多了機會更探索自己。我先一步來此,在第一線的感受離婚,自己品嚐,接下來要品嚐其他人的,就和你買給我這本書寫的,人類永遠不會找到真正的解答,這正是驅使人類不斷攀登、爬升的原因。研究男女,最佳時刻就是21世紀,而離婚後的我才有一張資格門票。

昨天我覺得不用慢慢了,可是今天你起床不久就送了一首慢慢給我:莫文蔚的《慢慢喜歡你》。已不再年輕,聽這旋律,被歌詞感動著,「慢慢和你走在一起,慢慢地陪你慢慢地老去,因為慢慢是個最好的原因。」你可能故意取了我「慢慢」這個名字,等我被叫習慣,再寄給我這首歌,說這是「我的歌」。莫文蔚的身影在MV中出現,想到,她自己的人生,不也是這樣;拉長的時間,一開始的莫文蔚只是一個突然出現在雜誌上的性感女星,可能只是新鮮且短命,結果她竟是留下來最久的,出道了幾十年還在出新曲,慢慢的愈陳愈香。而她自己的感情世界,別離後再回來和當初的對象一起,慢慢一起走完人生最後一半。所以,你要常常寄感人的歌給我,因為我就是一個無比工作狂,但心裡仍住著一個小孩;他期待你的釋放,也只有你可以幫他,他渴望讓你擁有他那些逝去的時間。

在桌前工作,突然發現我的房間有陽光。怎麼可能,這時間、這裡、這角度,應該是不可能有陽光的啊,一看,原來九樓窗子裡面有一顆太陽,陽光照在窗上,反射進來房間;這陽光很特別,因為是映照在深褐色的染色玻璃上,所以進來的陽光,已不若直接照射的這麼強烈,比停車場那種大型水銀燈還再暗一點點,又比平常家裡的燈再亮很多。這種陽光變得好可愛,溫溫馴馴的像一隻毛茸茸的小貓咪,我特別記下這時間,早上11:34,這時間,陽光只會住在我的房間「一個窗格」的時間,等到它移出了那窗格,我的陽光就會不見了。聽花藝老師說,植物就是要在空曠的地方,隨時百分之百的日照,在城市裡面要找到一個可以「隨時百分之百的日照」幾乎不可能,不是被這棟建物擋住,就是哪個角度不對,植物少了一個最基本的存活條件,人,也是。

看到週六活動報名人數慘慘澹澹,我聯想到很多事情。看,尼采可以完成這麼多著作,也是因為他是一間學校的教授,很多人都是這樣,因為初步的成功,出版社願意出版,於是他不必去辛苦的投稿他的作品,而是出版社在等待他的作品,於是,在那個印刷業繁盛的時代,他可以高枕無憂的、專心寫出更多更好的新作品。而我的辛苦所在就是,必須要一面自己打通路、自己做廣告,一面還要繼續產出作品,於是常常處於一個狀態──到底要專心寫作品,還是要專心搞一個通路,還是要專心賺錢,然後又不斷地被其他創造了大成就的我的史丹佛優秀同學們給「提醒」我是多麼沉靜(「沉靜」已是好聽一點的形容詞)。我自己曾幫助過很多人,至少看過他們初創業的時候,而這些回憶變成了現在的我最大的阻礙──一路走來是因為我要的更多。我要的不是只是那樣子,所以我沒有努力去追求那,但如今I am running out of gas,又被孩子綁住,what can I do?

做家事就是這樣子,永遠在時限下面做,如果2點40分要出發,而現在剛好在摺衣服,那我會摺到最後1秒才衝出家門,如果,還剩5分鐘,那我會摺得再整齊一點(花了3分鐘)然後順便幫哥哥整理一下房間(花了2分鐘)──所以還是在最後一秒才衝出家門。你說得對,如果我們兩個都在同一個家,那我們會天天都在做家事,永遠出不了門──家事永遠都做不完,永遠都在時程的壓力下,這就是家管。

今天,我們在仍些許凌亂的工作室裡面吃了午餐,其實你已經整理得很乾淨了,我還記得上次搬家的感覺。每次看到這個家,就會覺得已經比以前還要更整齊,然後明天絕對又會比今天更整齊,後天也會比明天更整齊,每天每天就這樣一步一步的完成了新家。連最亂的第一天,都會覺得至少已經搬來這邊。搬家真是一個辛苦但絕對每天愈來愈滿足的過程──今天一早很會搜網路的你就找來了回收公司送出了舊家具,你變成沒有床墊可以睡,我載你回舊家拿床墊,還不知道可不可以睡。我覺得很抱歉,因為接下我沒電了,陪著走了IKEA一圈,走到每個家具,去還無法下訂。我沒有意識到今天這麼重要,一定要搞定,還搞不定。

後來我們做了一個決定,將今晚事情暫停,全部貢獻在家具上。你回到家丈量了尺寸,晚上我們再次往家具店走,你察覺到我的焦慮,連停車票卡都丟了(罰500元),你勸我先回家,還幫我買了早餐麵包、晚上的水果,才自己一個人去家具店,忙到10點多,真的搞定(幾乎)所有家具。我說,你就是能力太強了才會這麼累。你笑,你也不想能力這麼強。

晚上,我把目前報名慘澹澹的課程連結發給了爸爸群組,我知道這是一群最好的目標受眾,但我一直不想走這最後一步,不太甘願把自己的衰弱顯露出來。但這次,我不一樣,我打算面對它,正面迎接上坡路,正面迎接丟臉感,第一次嘗試告訴大家,我不成功,我要從谷底努力。身為男性,學會告訴大家我的辛苦,坦承的告訴大家我想做的事情。然而,目前,仍然無人報名。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