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解並非表面握手,是自己真正放下怨恨。訪好友,第一次會員大會,原木店,101,弟弟點子

今天一早晴天,在家裡開暖氣迎接孩子起床,孩子也很順利起床,我順利打理好自己、順利出門,進行今天難得一早行程,孩子們也會去他們媽媽那邊參加有趣的露營活動,難得今晚不回宿。

兒子的13歲生日,週四已經慶祝過,今天送他再一個「禮物」,就是當年記錄他出生前後那幾個月的「部落格」,第一個孩子,每天為他而寫,每天企盼而寫,或許又是靠寫作排解那種害怕胎兒不健康的徬徨感吧,我將兒子出生當日的部落格,細節時間表皆在上面,給兒子看。問他看了嗎,他說:看了。

過去一年完成人生最重大的事(離婚),過去一年也是一生中過得最快的。本來人生到了30幾歲進入40幾歲就像溜滑梯突然間煞不住的快速了,再加上一年從頭到尾都在處理這事(離婚),其他事情皆只能輕輕劃過,無法在我滿佔鳥氣的腦裡留下任何痕跡,因為不記得,所以時間過超快。去年12月到今年12月(這個月)好像一下子就到,經女兒提醒,好友的可愛孩子也是12月生日,今早拜訪好友,我帶了一套你買給我們家孩子的《修煉》當臨時生日禮。

早一點到,我在樓下的沙發等。起初是一起看到這間租房的,當年好友兩個孩子連小學都還沒上,我們家兩個孩子也剛上小學不久,突然間,兒子都上國中了,好友人生職涯各項皆突破成長,我的人生各項則停滯或衰退,只有在婚姻上突「破」然後成「長」,破了是確定的,長了什麼倒還不知道。想著想著,好友突然下樓出現在眼前,我因為還在想婚姻,心裡有個洞,被迫打開,一時倉惶,忙著收拾,要自己記得的全忘了──那就是我今天一定要用比較正面的態度來講最近發生的事,最好是可以幽默的講,講的時候也要娛樂自己,免得把沉重帶給別人;每次我都倒垃圾,今天我要倒香水。

來不及準備,就來到好友這個家,那我就不必做任何準備了,因為我已經融化,這是一個多麼美好的家,孩子們穿好了外出衣服,在沙發上看書、在餐桌上等爸爸帶回早餐。幸福的夫妻,空氣中有愛,窗外滿天空的晴意,看出去是別人家的屋頂,眼睛裡全是好的光和好的空氣,還有美味的蛋餅。我在想,如果我是這兩個好友,感覺是什麼?如果我人生是這樣走,感覺又是什麼。在這裡我發現,一張開嘴我就停不下來,剛剛要自己記得的全都忘光光,半小時根本不夠聊。好友說,如果有幫助的話,以後歡迎常來。

然後來開會,這是協會第一次會員大會,理事長在論述上更清楚了,沒錯,大部份的人對目前家事婚姻現狀皆「保持中立」,但所謂中立,其實是接受現在傾斜的狀態,也就是幫了強者去欺負弱者,所以這協會訴求大家去注意到那個傾斜,有朝一日中止它。目前協會只有30幾人,但未來一年這些人都會是最早期的推動者。我在台下一邊聽著這些非常順耳舒服的立論,一邊用電腦完成了紀錄片募資文案,加了表單,我會繼續支持這個協會,但,我的立場已隨著離婚且帶著兩個孩子、親身「父代母職」而變得非常溫和,改為正面去倡導和解。而說到和解,好友剛剛就問,我「自己」(和前妻)有沒有和解?這問題很好,還好,我前天才剛剛在日記裡寫過同樣的問題。但,如果和解是一個KPI,我又怎樣才可以確保我在有生之年達成和解呢?我哀,明明剛剛脫離婚姻淒慘「是我的問題」的冤案,現在又要進入另一個、無法和解「是我的問題」的新一樁冤案。你解釋得也不錯,你說,這和解其實是和自己和解,自己將怨恨放了下來,換上了感恩;對方願不願和解不是我可以決定,但我自己已先修練完成,即是完成了自己的功課,可以自豪的move on到明天了。

明天還有更美好的。弟弟提了一個點子很有意思,我現在所做的事業集中在婚姻的「Exit端」,也就是婚姻撐不下去、已經離婚的,給予幫助,這的確是大眾痛點所在。但弟弟有個想法,大家都知道,問題是出在「最前面」,也就是「Entry端」──選錯人,沒有想清楚,誤入錯誤的婚姻。沒有誰的錯,只是自己走錯,選錯,決定錯。所以他的想法是,就在Entry端進行改革,提供更好的方式讓大家決定「是否可以結婚」(我加註:可以提供一個預測離婚的分數)。這個有趣。因為弟弟總是給很好的點子,但現在要怎麼下手?我打算先在課程裡,這些Exit端的離婚男女勇士一起來完成這個機制,給我們那些「學弟學妹們」,也就是那些還沒有踏入婚姻的人,這也成為此課程的願景之一。

離開協會,自己吃中飯,沒有時間限制,風軟軟的,真是享受。那要吃什麼?出來看到阿婆甜不辣,剛回台灣就被帶來這間吃,歷經婚姻的美好、婚姻的失挫,今天我一個人來這裡,不吃甜不辣,因為它是再製食品,不吃蚵仔煎,因為它不適合心臟病,所以我吃蝦仁煎(有差嗎),然後意外發現,他們明顯的加入「蒜頭」,讓這裡的蚵仔煎味道和別家不一樣。這種發現,總是讓人喜悅,如果學到什麼(加蒜頭)下次可以複製出來讓孩子開心,對一個單親爸爸來說,又是更多一層的喜悅。

今天的我們,不像在玩了。吃了泰國餐廳三道菜300多元,你帶我到附近一家有舒適質感沙發的咖啡廳,讓無法進食咖啡因的我進行與周公的半小時約會,口罩戴在眼睛上當眼罩,成功呼到周公完成任務。我們認真的妝點我們工作室,來到有木看大型木板工作桌。在這家店,木頭就是它唯一產品,大片的原木,現代的家裡都希求一個鎮家之寶、一項主視覺,這裡每個木桌都比人還高,拖出來看不小心就會被它重量壓斷指頭,每片桌子厚達五公分,價錢也是,一塊單價即可比擬裝潢新居任何一大項(如油漆、窗簾等),還沒加桌腳和運費。但,買一張這樣的桌子,就買下了未來更好的那個夢想之房的一個重要部位,先預支然後拿來勵志,在它上面完成我們的夢想──想了這麼多,我還是下不了手,還是先將其他家具的數字確定,有剩下的預算,再豪邁決定買哪一個吧。

這個小巷子,你以前住過的地方,雞蛋糕攤位已傳至第二代,兒子和媳婦相加起來一起接替了老爸的青春,待在這街角翻轉著烤鐵模,重覆動作每天幾千次、每年幾百萬次。我們排隊買到,你說和回憶的味道不一樣,我們走,繼續往巷外,沒想到一出巷口竟就是熟悉的繁華信義區,經過四四南村,南山人壽大樓;經過了年輕人的籃球場,世貿大樓,然後是101大樓的對面,然後101大樓的裡面。曾經我租下101大樓小辦公室,剛回台灣上班刻意來101吃中飯,孩子剛出生也常叫他看101,因為,這地方是國際化的,它代表著這裡唯一的一處眺望────但是這些都已經過去了。一切晚矣。我當然羨慕那些還可以看著101作夢、有朝一日可以扭轉人生的年輕人,而我在這邊,連走幾步都會血管卡住,還能怎的?只能獃了下來。帶著你走入美食街,發現101吃的又再度翻新過,美食街店面一半以上不一樣了,人潮依舊,坐在我們對面的幾個亞裔成年人,剛吃完拉麵,一語不發的坐在原位、用微笑欣賞來往人眾,好久之後才起身離開,從吆喝聲得知是來自大陸的觀光客,一離開就兩大桌的人一起離去,一下子眼前全空了。我不禁有點羨慕他們,短暫停留在這城市幾天幾夜後,他們回去的地方會是和全世界接軌。

但我今天在台北101,也不差,至少它的筷子竟改為純白色的,多麼新潮大方。因為這是我的家,所以我可以輕鬆地發揮,發揮得最輕鬆,從這角度來看,工作室不必給真的人工作,我應該花上我所有的力氣去把我自己拍向全世界,這樣才對,這樣才對。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